[返回情感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他们的情感在两声枪响之间
送交者: 一次搞大[♂★★腚能搞大★★♂] 于 2020-02-12 6:57 已读 957 次 1 赞  

一次搞大的个人频道

子弹擦过额头,

应该不只是擦破皮,

可能擦破了骨头,

伤口有小指那么长。

子弹留下好看的痕迹,

好闻的味道,

血虽然在流,

但不是喷薄而出了。

1

“砰”。隔壁突然一声枪响。

我放下手中的书,望着窗外,等。等了一会儿,椅子倒地,接着人倒地。我把书一扔,跑出房门来到隔壁。门锁着,我擂门,没有动静,脚踢,还是没动静,我急得喊:“李献忠李献忠,开门啊!”门没开,我看看走廊,上班时间,一个人也没有。我肩膀顶在门上,往后退,猛力一顶,门开了。

李献忠蜷缩在地上,旁边是他的长枪。

我以为他死了,蹲下去,看见李献忠抱着头,一脸血,地上也是血。慌乱中我拔腿要跑,要跑出去喊人,李献忠抓住了我的腿:

“肖斌,帮我一下。”

“你要死了,我很难过。”我以为李献忠是有存款要告诉我,或者是有什么话要留给伍丽华,或者留给钱宝宝。我要李献忠等一下,我得到我那边去拿笔和纸过来,记录一下:“你等等,我去拿笔。”

我拔腿要跑,李献忠抓住我的腿:“帮我把药拿过来吧。”

“你要死了李献忠,很快就要死了,我有点难过啊。”

“你很想我死吧?药。”

我回头要到我房间去拿纸和笔,是因为只有我的房间才有这些没用的东西,李献忠房子里,都是他那些有用的东西,没用的东西他没有。他的药装在药箱里,这我知道。我把他的药箱拿过来,里面什么都有,按照他的指示,先用棉签沾酒精消毒。子弹擦过额头,应该不只是擦破皮,可能擦破了骨头,伤口有小指那么长。子弹留下好看的痕迹,好闻的味道,血虽然在流,但不是喷薄而出了。我消完毒,搞我一手的血,按照他的指示,又擦红药水。擦完红药水,用药棉纱布压住伤口,再拿绷带紧紧固定住。

我搀扶着李献忠到床上躺下,给他盖好被子。他闭上眼睛,我端详一阵,确定他没有死。我到墙角烧开水,把开水倒脸盆里烫毛巾。太烫了,毛巾拿不得。提起毛巾悬在空中,等它冷一点,把水拧干,我擦干净李献忠脸上的血。

我说:“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再难,也不要随便采取自杀的方式。”

李献忠反驳:“你不要乱讲,啊,自什么杀?如果有其他人知道今天的事,就是你说出去的,我跟你没完啊。”

“不管怎么样都不要自杀。再说你自杀都搞了,还怕什么闲话?”

“不是自杀!你听不懂啊?”

“不是自杀为什么‘砰’一下?”

我把他的枪捡起来,收到门后。门里的上方,有一块横跨房间的预制板收纳台,上面堆满了李献忠和他同寝室罗忠义的杂物。我知道李献忠的枪平常是放在那上面的,别人看不到,可我不想爬上去放枪,就放门后。

“去医院吧。”

“不去。”

“不去死掉了怎么办?”

“死个屁!兔子中弹还有跳两下,你看我现在这样,休息一下就好了,看不出来啊?下午还要上班呢——咦,你怎么没去上班?”

2

上什么班?我和李献忠一个车间的。我是电焊工,我的搭档冷作工易政是个文学爱好者,刚刚在《湖南文学》发表了中篇小说,得意忘形,现在天天不干活,我的电焊活干完没事做了,我怎么上班?早上到车间报个到,我跑回来看书了。如果我不回来,李献忠自杀没人知道,他可能就死了。

李献忠是不是自杀?我无法准确做出判断,也许是他说的那样:他在调枪,枪口对着自己,完全是无意中扣动了扳机。他动作快,头一偏,“砰”,子弹擦破头皮过去了。

这怪谁呢?怪钱宝宝?钱宝宝的事都过去两年了,何必呢?我们单身楼的人都见过钱宝宝,姑娘很漂亮,跟李献忠分手了。但钱宝宝跟他分手,我们没有人感到意外,他们分手在我们意料之中。单身楼哪个都知道,钱宝宝肯定要跟李献忠分手的,他们分手不会有意外,不分手才意外。

钱宝宝是李献忠高中同学,李献忠没有读完高中,就顶他爸爸的职,到我们单位上班了。钱宝宝继续读书,居然读完了高中,又考上大学了。

本来同学期间,他们关系一般。李献忠上班,钱宝宝读大学,李献忠回乡,见到钱宝宝,就这么重新开始了缘分。钱宝宝家里穷,太穷了,家里反对她读大学,可钱宝宝硬要读,结果读了,家里不管钱。李献忠了解到这个情况时,钱宝宝在他怀里哭一回,梨花带雨。李献忠这傻瓜,他就要钱宝宝安心读书,钱的事情他来想办法。

他能有什么办法?一个工人,单身一人在这边上班,家人在株洲县的农村。他吃喝拉撒,每月工资管自己恰好,还管钱宝宝?这不做梦嘛。

可李献忠是真管呐。每个月一发工资,不是钱宝宝来,就是李献忠去。钱宝宝在衡阳读书,李献忠在株洲市上班,火车汽车,发工资时风雨无阻。李献忠自己只花一点点工资,剩余的大部分都给钱宝宝了。

6park.com

两人在一起时积攒下来的车票

他去到衡阳是怎么样的情况我们不知道,钱宝宝来到株洲的样子我们是知道的。每次钱宝宝一来,罗忠义就让位,到其他人那里去搭床,把房子给他们小两口恩爱几天。

真是恩爱啊他们,进进出出成双成对,哪怕李献忠上班,钱宝宝也跟去我们车间。李献忠干活,钱宝宝在车间仓库跟库房阿姨聊天,下班了,两个人一起回单身楼。

单身楼很多人不在食堂吃饭,不花那个钱,自己搞。自己弄饭菜的人,在门外走廊边放一个煤炉煮饭炒菜。一到吃饭时间,走廊里全是油烟味。 6park.com

6park.com

做饭用的煤炉子

钱宝宝不会做饭,李献忠会做。荤菜不用买,都是李献忠自己弄的:青蛙、鱼、鸟,偶尔有兔子。青蛙是晚上去抓的,鱼是在小河小沟里捞的,鸟是枪打的,兔子也是打的。枪是李献忠自己做的,打鸟时还是霰弹枪,无意中用霰弹枪打了只兔子,李献忠就改良枪,改做了打子弹的枪。

厂里什么都有,车工钳工焊工,做枪不难,难的是无缝钢管,不过我们车间没有,厂里的库房里有,弄到无缝钢管,李献忠很快就做出了打一粒子弹的枪。子弹也是他做的。

现在他打自己一枪,用的是自己做的枪、自己做的子弹。

3

虽然大家都知道李献忠钱宝宝最终不会在一起,但还是没有几个人觉得李献忠吃亏,为什么?钱宝宝要脸蛋有脸蛋,标准的美人脸。要身材有身材,婀娜得恰到好处。我们都是青春期,单身楼男女,都是没有雌雄同过体的,女的脸上长痘痘,男的脸上长痘痘,只有李献忠和钱宝宝没痘痘。钱宝宝那个水灵劲儿,仿佛吸食了天地日月精华,自放光华。这样的两个人确实很不相配。

毕业时,钱宝宝决绝的一面出来了。她和李献忠约好,毕业后他们去南岳衡山玩一趟,毕业前不要找她了,她很多事要忙。李献忠遵照规定,老老实实上班,可等到约定的见面时间,钱宝宝人不见了,找不到了。

李献忠到学校去找,学校已经放暑假,哪里有人?到钱宝宝家去找,她家只说不知道,没这个女儿。钱宝宝也没来电炉厂,就这么人没了。到重新开学,李献忠再到她们学校,她老师要李献忠死心,说毕业季就是分手季,毕业了,就都过去了。

李献忠跟老师说不对,他又不是学生,什么分手季?他和钱宝宝不能归到分手季里面。老师劝他不要多想,该干什么干什么。李献忠问钱宝宝分配到哪里去了、分到什么单位了,老师被他缠得不行,只告诉他一半,钱宝宝分到武汉去了,至于什么单位,无可奉告。

就这么完了。

我觉得这事顺理成章。钱宝宝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她不需要李献忠拿钱供她了,那还不分手?李献忠要到武汉去找人,武汉在湖北,跟湖南之间隔着洞庭湖。洞庭湖啊,又不是池塘,怎么过去?这不开玩笑?

我们什么都不懂,武汉在哪里,还是我从中学课本里翻出来的,要不都不知道武汉在洞庭湖以北。

跟钱宝宝分开的两年之内,李献忠完全颓废。他整天迷迷糊糊,上班吊儿郎当。

单身楼经常有人忘记拿钥匙,钥匙丢房里了,忘带钥匙,就要叫李献忠帮忙。他从窗外悬空爬到另一个窗口,爬进去开门。

那天我忘带钥匙了,来找李献忠,他二话不说,从自己窗口爬出去。在两个窗户之间,没有任何保护,掉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我趴在他这边的窗户看他,听见他手指关节的骨头咯嘣咯嘣响,看得我心惊肉跳。这次之后,我宁愿破门,再也没叫过李献忠爬窗户了。

没想到二楼伍丽华钥匙掉了,她也知道李献忠会爬窗户,叫李献忠帮忙。李献忠屁颠屁颠地去帮伍丽华爬窗户,我不放心,跟着去了,一再叮嘱他不要着急,慢慢来,当然他爬窗户轻车熟路,很快开了门。

门打开,伍丽华招呼我们坐,瞎聊,我跟伍丽华这是第一次正式接触。伍丽华喜欢听歌,我有几盘磁带是她没有的,我答应下次回家用空白磁带帮她录。但这个事我老忘记,后来路上碰到,伍丽华问了我几次。

在伍丽华这里一坐,我大概看出来了,在李献忠脸上,重新看到了他跟钱宝宝在一起时的神采。他要移情别恋了,这很好,他可以走出钱宝宝的阴影了。

一天我一个人在房子里看书,伍丽华来了,还带着一个男的。伍丽华说这是她哥哥,她哥哥来看她,要住一晚,能不能住我这里?

她哥哥就在我这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我记起磁带的事了,把录好的磁带给了伍丽华,她很感谢。这盒磁带是周峰唱的歌,里面有一首《深圳之夜》,我很喜欢,没想到伍丽华也喜欢。

4

一天晚上李献忠喝多了来找我,叫我出去散步,都十一点钟了,还散什么步?我不想去。李献忠却一定拉我去,我只好陪他。我们从单身楼所在的家属区出来,走到厂门口,又从厂门口往铁路那边走。我不想走太远,折回来,到了厂门口李献忠又把我往铁路边拖。我问他到底有什么事,他才告诉我伍丽华又出去了。

单位上级部门来检查,检查完了,到市里去吃饭。吃完饭晚上的活动是跳舞。来检查的领导都是男的,单位就从年轻漂亮的女职工当中抽人,陪领导去跳舞。像伍丽华她们没结婚的女性,是领导最爱叫的对象。

我不知道李献忠和伍丽华的关系进展到哪一步了,从他干涉伍丽华跳舞来看,进展得蛮好了。如果他们是男女恋爱的关系,李献忠不愿意伍丽华陪领导跳舞,也能够理解。

我陪着李献忠在这条路上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来回,终于万籁俱寂的身后,有车灯远远射过来,划破了漆黑的夜晚。等到车近了,我没想到李献忠忽然跳到马路中间,几辆小车全部急刹车。

车上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人认出是我们两个,叫我们滚开。我站在路边,下面是稻田,我怎么滚?滚到田里去啊?李献忠什么话都不说,就站在路中间。车上的人喊不动他,就喊我,叫我把李献忠拖开。我拖也拖不动,他像钉子一样钉在路上,这不能怪我了吧?我看到车里坐着伍丽华,跑过去,叫伍丽华下车。伍丽华下来,李献忠就挪开,让车走了。

伍丽华脸色很难看,我想拔腿就跑,可伍丽华尖利地叫我一声,她的声音刀刃一样划破我心脏上的皮肤,我只好停下,蹲在地上抽烟。

伍丽华质问:“你要干什么?”

李献忠说:“我不准你去陪舞。”

“我陪舞是我的事,要你管啊!”

“不要去了。”

“要你管?哈,笑话!”

伍丽华十分生气,李献忠如此拦路,她今后怎么面对人?更可气的是,伍丽华认为她和李献忠什么都没有,要拦,也不是李献忠拦啊。她就像平白无故,突然掉进陷阱里,这一拦,他俩的关系说都说不清楚了,伍丽华的火气很大。

李献忠几乎不说话,任凭伍丽华抱怨。

路上没有一个人,夜深沉,静谧的夜空下,他们像一对情侣在吵架,我像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起身离去,伍丽华再喊我,我不停,不管她了。伍丽华放弃了折磨李献忠,追上我,挡在我面前:“刚才我对他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我和他没什么。”

我看看李献忠,没什么为什么要拦车呢?

“你以为我和他有什么?单身楼男男女女,都在一栋楼总要见面吧?”

“废话。”

“我们就只有这样的关系啊,你不信问他!”

我不信。我往回走,伍丽华不再闹,跟着我走。她的后面是默默跟着她的李献忠,三个人三条心,走进单身楼的院子。

院子入口处,种着几株很大的夹竹桃。夹竹桃花香浓烈,我不喜欢。

都要上楼了,伍丽华叫道:“等一下,我们三个人谈清楚吧,不要把问题带到明天。”她走进夹竹桃下面,路灯被遮住,她好像藏起来了一样。我冲李献忠抬抬下巴,示意他过去谈,我走。伍丽华说:“你不要走啊。”

“你们两个人的事,你一直喊我干什么?”

伍丽华说:“你走我就走!”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让人听着难受。我惊讶地看着李献忠,李献忠惊讶地瞪着我,我走不是,留也不是。我和李献忠就这么互相看着。

伍丽华哼着《深圳之夜》的曲子,熟悉的歌词在我脑海里流过去:

“晚风吹过来,多么地清爽

深圳的夜色,绚丽明亮。

快快地奔跑,我的车儿

穿过大街小巷,灯的海洋……” 6park.com

6park.com

MV画面

周峰MV的画面出现在我眼前:一辆敞篷车,在夜晚空无一人的宽阔大街上行驶。车上站着少男少女,他们迎着风张开手臂,头发飞舞,好像他们拥有全世界,包括爱情。

我靠近李献忠,跟他低声解释:就是这首歌,我帮她翻录的磁带,我和她就这么件事,没有别的了,我不骗你。

李献忠狠狠地瞪我,咬着牙,一甩手走了。这真是说不清了,我要追上去解释,可夹竹桃下的人伸手一拉,把我拉进了黑暗里。

5

“砰——”枪响。我放下手中书,注意听。我知道枪是李献忠放的,他从前就经常在房子里放枪,有时候是瞄准窗外的鸟,有时候是打中楼下垃圾箱里翻找食物的外来狗,或者是打楼下下水道里的老鼠。他不止一把枪,他放枪不是稀奇事——只要他不把枪对着我。

这段时间我和伍丽华两个人在我房间,我们很小声地说话,很轻微地动作,我不知道李献忠知不知道伍丽华在我这里,我只是老听见他在隔壁玩枪,玩得咔咔咔地响,像咔在我心里。伍丽华看见我皱眉,她就捂住嘴乐。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吗?到底哪里让你高兴,你具体说说看。”

“喜欢看你皱眉的样子啊。”

“你自己皱嘛。”

“还喜欢看你看书的样子。”

“你自己看嘛。”

“还有你放屁,突然放,干脆又利落,像炮声一样。”

“够啦。”

“我爱你。”

“不要说这些分散注意力的话,直接说重点。”

“重点是什么?”

“还能有什么?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嘛。”

伍丽华失声:“你好坏啊——就喜欢你这么坏!”

我摇手示意她停止,竖起耳朵,因为我感觉这回不同。接着听见椅子倒地,又听见人倒地,人倒地的声音跟其它东西倒地的声音不同,人倒地的声音很特别,一听就知道。我叫伍丽华赶快回自己房间,她还想赖着,我掐她屁股,掐得她逃跑。然后我跑到李献忠那边去。

我帮李献忠处理伤口,觉得这个事情没有到要自杀的程度,我不是有心的嘛。

“我不是自杀。”

“对,你不是自杀,你对着自己开一枪,想做海明威,不过你做不了海明威。”

“我不是对着自己开枪,我是枪口对着自己,在调枪。”

“对。但你用不着把枪口对着自己,当然更不要把枪口对着别人。人生很多事情,都会过去的,不要因为一件小事就干傻事。”

“我不是自杀!你听不懂啊?”

“不是自杀‘砰’一下?”

“不要跟别人说。”

“我不会说的。很多事情,不说出来烂肚子里,就烂肚子里了。”

李献忠躺在床上,叫我把他桌上的剪刀拿过来,我问他到底想怎么样,都说了,我不是有心的。他要我只管拿过来,我不能怕他,拿过来就拿过来,开头是枪,现在是剪刀,要不要再来个锤子,啊?

他叫我帮他把枕头下的钱包拿出来,我拿给他,他打开钱包,钱包里是他和钱宝宝的照片——他们可能只有这一张照片,衡阳照相馆照的,我没见过他们的其它照片——照片里他和钱宝宝头挨着头,背景是海边的棕榈树,两个人笑容灿烂。

李献忠说:“可以了,今天结束,一切都结束。”

他把钱包里的照片拿出来,问我要过剪刀。我觉得很惋惜,假如真只有一张照片,钱宝宝大学三年,三年里钱宝宝都给他了,算了嘛。过去了就过去了,留个影像,何必毁灭呢?

他不听,剪。

两个人剪掉一个,照片剩半张。我觉得难过,把头扭向窗外。远远的窗户远景里,京广线上一列火车跑过去,距离太远,声音听不到,好像这是一列无声的火车。

我转过身,李献忠抬起眼睛看着我,把照片给我看。本来好好的两个人,本来曾经甜蜜的爱情,日子再苦,省吃俭用也不觉得苦。漫天风雪跑到衡阳去,阳光灿烂跑到株洲来,多日相思苦,一朝见面寻欢作乐,恩爱无边。现在没啦,多可惜!

照片上剩下的那个人,顾盼有神,眼睛灵动,嫣然在笑。李献忠湿润了眼睛,被子上的碎片,是凌乱的他,剩下钱宝宝在照片上,还是那么迷人。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5 银元!

喜欢一次搞大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一次搞大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情感世界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