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婚姻家庭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给资助企业家当“二奶”: 女大学生悲愤投江诉不尽心有多苦
送交者: 有良知的疯狗[♂☆★★声望品衔11★★☆♂] 于 2022-06-22 21:56 已读 2727 次  

有良知的疯狗的个人频道

给资助企业家当“二奶”:

女大学生悲愤投江诉不尽心有多苦

               DINGZI

 2006年2月21日黄昏,湖北省长阳县上空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在县城广场西侧的咖啡厅里,一名中年男子和一个容貌秀美的女孩发生了激烈的争执。10多分钟后,女孩流着泪地从咖啡厅走向清江岸边,随后纵身一跃,跳入了冰冷刺骨的江中。一旁的中年男子慌了神,连忙向四周大喊:“快救人!谁能救人上岸,我奖现金10万啊!”然而,此时暮色降临,江边人迹罕至,中年男子眼睁睁地看着女孩消失在滚滚江面……

2月26日凌晨,投江者被打捞上岸。自发赶来的千余名群众聚集在广场附近,将现场包围得水泄不通。随着警方的介入,死者的身份揭开了谜底:原来,死者名叫田春燕,曾是鄂西民营企业家章达明资助的贫困大学生,后又成为了他的“二奶”。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大学生为何会走上不归路?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辛酸故事?近日,笔者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企业家别有爱心,女大学生误入资助陷井

 

2003年8月,湖北省长阳团县委在全县发起了“关注贫困学子,奉献一片爱心”公益活动,呼吁社会各界人士解囊救助贫困学子,帮助他们完成学业。

活动在县城轰轰烈烈地开展后,引起了当地一名企业家的注意,他就是时年38岁的章达明。章达明出生于湖北枝江,24岁那年,他娶了当地制酒厂老板的女儿吴金蓉为妻,协助岳父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30岁时,章达明喜得贵子,他给儿子取名为章旺。2000年,章达明的叔叔调到长阳县委当干部(实任长阳县委书记)。当年年底,章达明在叔叔的支持下担任长阳县凯达客运集团公司总经理。他购置了15辆客车,专跑长阳至宜昌境内县市的短途客运,生意异常火爆。

2001年,章达明将妻儿接到长阳后,又在县城广场商业街投资兴建了一家占地300多平米的“家电城”,还在乡镇下设了五家分店。财富如滚滚流水般涌进章达明的腰包,近千万的资产让他的生活富足而悠闲。美中不足的是,章达明的妻子年长他三岁,容貌早衰,朋友们时常取笑他娶了个“黄脸婆”。章达明为此郁闷不已,常借口谈生意在外面拈花惹草。

当章达明得知团县委发起的资助活动后,平时热衷于提高知名度的他赶到团县委,决定资助一到两名贫困学子。章达明认真地翻开着“贫困学子”登记表,随后,他选中了一个名叫田春燕的女孩。从登记照上看,田春燕五官精致、皮肤白皙,是个标准的美人坯子。章达明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当即就从登记表上抄下了田春燕的家庭住址。

2003年9月2日,在办理完相关手续后,章达明决定去“看望”自己的资助对象。一大早,章达明就开着“本田”轿车出了门,在崇山峻岭间颠簸了近四个多小时,来到了海拔1600多米高的田春燕家中。

田春燕1982年5月出生在长阳县资坵镇凉水寺村,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妹妹田双燕小她三岁。由于居住深山,交通闭塞,田春燕一家一直在贫困线上挣扎。更为不幸的是,1999年盛夏,父亲在帮亲戚盖房时不慎跌落,腰部以下严重受伤,从此瘫痪在床。

在贫困中长大的田春燕自小容貌出众,而且聪慧伶俐。父母见她如此争气,咬牙坚持让她继续念书。而妹妹田双燕为了支持姐姐,初中毕业后就只身前往广东打工。2003年8月,复读了一年的田春燕如愿考上了三峡大学水电学院。

正当一家人为田春燕考上大学后的大笔学费而发愁之时,章达明意外地出现在他们的家门口。章达明说明来意后,田春燕的家人兴奋不已。当章达明看到青春靓丽的田春燕时,不由暗自吃惊:田春燕高挑的身材,凸凹有致的曲线,秀发如瀑束在脑后,浑身散发着说不出的青春和纯洁。阅人无数的章达明还从未见过如此漂亮可人的女孩,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

躺在病床上的田父因为贵客的到来格外激动,他拉着章达明的手说:“你可真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哪!要不,让我女儿认你做干爹,以后就要麻烦你多关照了啊!”章达明连忙推辞:“我这辈分哪能做干爹啊!若您不嫌弃,我就认春燕做小妹吧!”

田春燕站在父亲的身边,一直低头不语。前不久,全家人都为她的巨额学费愁眉苦脸,让她的心情也跌落到谷底。“想不到世上还真有这么好心的人!”田春燕不由感叹自己的幸运。

随后,章达明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4000元钱,递给田春燕说:“妹子,你家里这么困难,以后你上大学的费用就由我负担吧!”田春燕接钱的时候,由于激动手一直在颤抖,眼泪也忍不住涌了出来。当章达明得知田春燕已到了学校规定报到时间的最后一天时,他立即对田父说:“如果您放心,我今晚就开车把春燕送到学校!”

田春燕将行李收拾了一番,在村里人羡慕的目光中,坐上了章达明的“本田”轿车。一路上,田春燕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到达学校时,天色已昏暗。章达明主动帮田春燕跑前跑后,办理各种手续,让田春燕的心里溢满了感激。

第二天,田春燕在室友羡慕的目光中送走了章达明,她青春的脸庞绽放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恩人显露兽性,忍辱屈当“二奶”

 

大学的生活丰富多彩,但同时也是社会的缩影。入学不久后,田春燕所在的室友提议大家一起到酒店聚餐,以庆祝新学期的开始。当得知每个人要交100元活动费时,田春燕和两个农村同学纷纷退缩了。室友不解地问田春燕:“你哥哥那么有钱,你为何这么抠门?”田春燕窘在那里却不好解释,只好搪塞过去。

章达明果然没有食言。自田春燕上学后,每个月初,他都亲自开车按时把600元生活费送到田春燕的手中。每次到宜昌,章达明都热情地把田春燕接到高档酒店吃饭,还带着她到时代广场购物。穿戴焕然一新的田春燕褪去了以往的土气,变得成熟时尚。看着越来越楚楚动人的田春燕,章达明内心潜藏的欲望也逐渐升温……

此时田春燕的内心悄然发生着变化,城市生活的多姿多彩和同学之间贫富差距的悬殊给了她强烈的冲击。她不止一次地在日记中写道:“我一定要用功读书,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全家都过上好日子!”大学上半学期结束时,田春燕的成绩名列前茅,她还获得了学院颁发的二等奖学金。父母和妹妹得知后,写信鼓励她再接再厉。家人的鼓励和章达明的支持,给了田春燕无穷的力量。大一下半学期开学后,她比以前更加刻苦和努力了。

2004年4月30日下午,刚走出校门的田春燕就看到了章达明,他手捧一束鲜艳的映山红,笑容满面地站在校门旁等她:“春燕,这是你最喜欢的映山红,我特地托人去采摘的!”田春燕一脸惊喜,接过花使劲地嗅了两下,脸也被花儿映衬得一片绯红。章达明趁机牵着她的手说:“走,咱们到滨江公园散步去!”这时,田春燕班上的同学迎面走来,田春燕赶紧抽回了手,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章达明关切地说:“燕子,读书很辛苦,五一放长假,我带你去三峡旅游吧!”田春燕抬起头,无限感激地说:“章大哥,我们全家欠你太多,以后我拿什么回报啊!”“你这话说得太见外了,既然我认你做了小妹,就会对你负责到底。”章达明信誓旦旦。

5月1日一大早,章达明带着田春燕,从宜昌九码头登上了一艘豪华游轮。沿途中,章达明体贴地买来各种好吃的零食,一路与田春燕欢声笑语。

在游览了白帝城后,游轮夜泊奉节。晚上,章达明和田春燕在酒店各开了一间房。夜里10点多钟,劳累了一天的田春燕洗完澡后,披着浴巾走出了浴室。这时,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田春燕将门开了一道缝,探头想看看是不是服务员查房。谁知门刚一动,章达明就从门外冲了进来,并随手把房门反锁上了。田春燕惊得目瞪口呆,她抓紧裹在身上的浴巾问:“章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此时的章达明,看着眼前犹如出水芙蓉般清丽的田春燕,那久久盘踞在身体里的欲望急剧膨胀。他深吸了一口气,冲上前去一把抱住田春燕说:“妹子,你太美了,我早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田春燕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被平时温文尔雅的章达明重重地压在了身下……

一番云雨过后,章达明满足地躺在床上,回味着久违的激情和愉悦,田春燕用被子捂着脸抽泣不已。

“你这姑娘可真死心眼,都什么时代了还这么想不开!跟着大哥有吃有玩,怎么都不会委屈你!”章达明开导田春燕。

田春燕听罢,内心涌起一股强烈的恨意,她恨章达明夺去了自己的贞操,当即就想冲出门离去。可冷静下来,她又犹豫了。在后来的日记里,田春燕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情:“我恨他却又离不开他!如果离他而去,那我的学业就完不成了,所有的理想都会落空。一想到爸妈期盼的目光,一想到小妹还在异乡为生计而奔波,我的心就被揪扯得生疼。为了亲人,为了前途,忍受这暂时的屈辱又算得了什么?”

三峡之旅返回的途中,她几次失声痛哭。为了安抚田春燕,回到宜昌后,章达明为她购了新款的手机和高级手表。看着全副“武装”的自己,田春燕心里的耻辱感稍稍有所平息。特别是回到学校后,同学们投来的羡慕眼光,带给她前所未有的满足。

目睹田春燕的变化,章达明心中暗自窃喜。他更加频繁地以联系业务和进货为借口骗过妻子,开着“本田”到宜昌与田春燕幽会。5月底,为了方便起见,他在校外的北山坡小区为田春燕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此后,章达明常常夜宿于此,尽情享受着田春燕青春曼妙的身体。田春燕则过起了一边求学,一边当“二奶”的另类生活。

然而,自从和章达明发生关系后,田春燕的心思完全无法集中到学习上,原本好学上进的她整日无精打采,经常无故缺课,平时的测试都不及格。更令老师和同学们惊讶的是,原本淳朴的她越来越热衷于涂脂抹粉,穿衣打扮。老师的批评,同学们的微词,她都充耳不闻,原本立下的目标也都被抛在了脑后……

2004年暑假来临前夕,田春燕所在学校的领导因得知她长期在外租房不到学校上课,郑重地找她谈话,并劝其退学。田春燕心里十分难受,感到自己辜负了父母的期望。但同时,她也觉得自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与其在学校偷偷摸摸做“二奶”,被同学瞧不起,还不如靠着章达明将来找个好工作。7月初,田春燕怀着沉重的心情,瞒着家人办理了退学手续。

田春燕退学后,章达明将她接到长阳县城,为她在四冲街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居室,还购置了沙发、彩电、冰箱等物品,让她过上了专职“二奶”生活。田春燕写信对父母撒谎说,今后,自己寒暑假都不回家了,要留在城里打工,只有过年才可能有时间回去看望双亲。

在2004年8月到12月的四个月间,田春燕先后两次怀孕,到县人民医院做了流产手术。第二次怀孕因是宫外孕,让田春燕痛不欲生。肉体上的创伤让田春燕深切地感到自己这种“二奶”生活不是长久之计,等到容颜衰老,自己将会一无所有。她试探着对章达明说:“既然你天天说你老婆这不好那不好,那你们干脆早点分手吧!到时,也好给我一个名分,对我父母有个交代。”听了田春燕的话,章达明一时怔住了,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田春燕结婚,更没有想到单纯的田春燕会提出这个要求。

章达明的老婆为人十分强悍,但若没有她家的雄厚实力,就没有章达明的今天。如今他的事业如日中天,他可不想为了一个女人惹恼了老婆,弄得身败名裂。于是,章达明笑着对田春燕说:“你年纪还小,不着急。大哥不会亏待你,以后自然会给你名分!”

 

 

“二奶”纵身一跃,滔滔江水诉不完心中悔恨

 

田春燕天生丽质,每次和章达明走在街上时,都会惹来许多男人艳羡的眼光,有时就连女人也要多看她几眼。为了拴牢这个“猎物”,不让别的男人与他“争食”,章达明给田春燕规定了“五不准”:不准给男人打电话,不准接听男人电话,不准跳舞,不准交异性朋友,不准随便外出。

尽管章达明一再掩饰他和田春燕的关系,但他的妻子吴金蓉还是察觉到了蛛丝马迹。听闻章达明包养“二奶”的事情在县城传得沸沸扬扬,吴金蓉在家气得大哭。夫妻俩争执不断,有时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开骂。

田春燕眼见事情已经无法收手,索性不再藏头露尾了。她公开挽着章达明的手在县城出入,吴金蓉恼羞成怒,几次扬言要“灭了她”。但为了顾及家族企业的声誉,她又一次次忍让回去。

2005年1月,田春燕又为离婚的事情与章达明发生了争执。见章达明一脸的敷衍,田春燕也失去了理智:“我把最好的青春年华都给了你,你却毫不珍惜,我要你付出代价!”田春燕的声音越来越大,连房东都赶来劝架。委屈之下,田春燕竟摔门冲了出去,她一口气跑到章达明的“家电城”,与吴金蓉当面吵闹起来:“如果你不和章达明离婚,我就死给你们看!”

吴金蓉又气又急,冲上去狠狠地扇了田春燕两个耳光:“你这个不要脸的小妖精,竟然到我这里撒野,还有廉耻吗?”说着,她叫来三名男子强行把田春燕赶走了。

从那以后,田春燕的处境变得艰难了。章达明对她不再百依百顺,甚至经常冷落她。为防止她移情别恋,章达明将她的手机号呼叫转移到了自己手机上。只要哪个男人给她打电话,都要受到他刨根问底的审查。稍有不慎,田春燕便会遭到谩骂和殴打。

在物质上,章达明也不像以前那样慷慨,给她每月的生活费降至300元,有时连交房租都不够。住在她对门的女孩曲红看她实在可怜,经常在物质上接济她。痛苦不堪的田春燕常常抱着曲红号啕大哭,倾诉自己的心酸和难过。曲红劝她:“你这么年轻。有的是机会,何必为一个不值得的男人苦等。自身这么好的条件,到哪里不能找个养活自己的饭碗?”

2005年3月5日,经过一番痛苦的思索后,田春燕决定离开长阳,到广东投奔妹妹一起打工,开始新的生活。当她收拾行李走到车站时,心中怅然若失,她犹豫着拨通了那个熟悉的手机号码:“章达明,我就要离开你了,从此我再也不会见到你了!”

挂断电话10分钟后,章达明的“本田”轿车就赶到了汽车站。他冲上车,连扯带拉地将田春燕拽了下来:“不打招呼就想走?你以为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告诉你,还不清欠我的学费和生活费,你死都别想走出县城一步!”

章达明把田春燕拽回住处,狠狠打了她几记耳光。然后,他一边在田春燕身上发泄兽欲,一边用手卡住她的脖子吼道:“如果你再敢离开屋子半步,我就掐死你!”田春燕面无表情地躺在床上,任凭章达明折磨。此时的她,心如死灰。她痛恨自己的优柔和软弱,痛恨自己临走前还对章达明心存幻想。

从此,章达明将田春燕看管的更严了,还派了几个手下盯梢。整日被困在屋里的田春燕除了每晚对日记倾诉内心的痛楚,几乎足不出户,变得越来越孤独和沉默了。

2005年11月的一天深夜,已进入梦乡的田春燕忽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喊门声,她刚一开门,几个小混混就迅速冲进屋里,不由分说将穿着单薄的田春燕拖下楼去,当街一顿乱打。

“你最好老实点,有人请我们来惩罚你!”一个长相凶悍的男子边挥舞拳头边吼道。田春燕被这伙人打得遍体鳞伤,凄惨的哭喊声在静谧的夜里格外清晰。房东被吵醒后,怒不可遏地指责打手:“你们太不像话了,竟敢当街打人!赶快滚出去,不走我就报警了!”

田春燕在房东的扶持下回到房里,悔恨的泪水浸透了枕巾。田春燕在绝望之余终于意识到,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和章达明结婚,她只不过是章达明手中的一个玩物。回想起当初走出大山进大学校园的诸多人生理想,再想到眼前的处境和至今都不知道她已经退学的家人,田春燕哭道:“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啊!”

2006年春节前夕,痛苦不堪的田春燕发现自己又一次怀孕了。回想前两次流产时那种撕心裂肺般的巨痛,她浑身都在颤抖。

春节当天,田春燕在租住屋里躺了一天水米未进,邻家飘来的香味和大街上此起彼伏的烟花爆竹声,使她想起了山里的父母,想起了妹妹……这几年来度过的噩梦般的“二奶”生活,让她痛悔之余,终于下定决心,要不顾一切挣脱章达明的控制,去寻找自己的新生活。她在最后一篇日记里写道:“再次怀孕的痛苦让我生不如死。此时,我对他已经没有半点幻想,只想赶快结束这场恶梦,彻底地将过去删除……”

可没有经济来源的田春燕此时连做流产手术的钱都拿不出,自尊的她又不好意思向邻居和房东开口借。为此,她决定最后一次向章达明开口要钱,等孩子打掉之后,她就彻底地与章达明断绝关系……

据事发后,章达明接受警方讯问时及当时目击者叙述——

2月21日当天的黄昏时分,天空下起了雪,章达明接到了田春燕的电话,约他到长阳广场西侧的“海王星”咖啡厅吃晚餐。吃饭间,田春燕说:“我又怀上了你的孩子,你给我一笔钱去打胎吧!这是最后一次找你要钱,你凭良心给,然后我们分手……”

“谁知道你怀的是哪个的种,还找我敲诈?休想!”章达明阴沉着面孔说。

“看来你是存心不想让我活了!”田春燕趴在餐桌上痛哭起来,悲恸的哭声引得一旁吃饭的客人都纷纷将目光投向他们。

“活不下去就别活了!”章达明说。

田春燕愣住了,良久,她目光呆滞,流着泪缓缓走出了餐厅。章达明追出来继续奚落她,田春燕一言不发。她脱下了章达明为她买的皮外套,取下小坤包和手机放到江堤上,随后纵身跳过堤坝,跃进江中……

章达明见田春燕真的跳了江,一时也慌得不知所措。他赶紧四处呼救,并悬赏10万元救人,却始终无人响应……

惊闻女儿的噩耗,田春燕的父母和在深圳打工的小妹火速赶到县城。瘫痪的父亲是乡亲们背下山的,田父抚摸着躺在江堤上女儿冰冷的尸体,哭得昏厥过去:“燕子,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姐啊,我把读书的机会都让给你了,全家人都指望你,你就这么轻易地死了,让我们怎么活啊……”妹妹田双燕抱着姐姐的尸体悲恸欲绝。现场围观的上千名群众无不为之动容,岸边还有几名认识田春燕的老年人一直不停地抹眼泪:“造孽啊,多好的闺女,就这么去了……”

2006年2月27日上午,田春燕的尸体火化。在整理田春燕遗物的时候,田双燕发现姐姐所有的“家当”只是一本厚厚的日记,一个几乎已经磨损坏了的手机,还有小坤包里仅剩下的15元钱。在滋润哺育过她的清江岸边,这只曾经充满青春活力的春燕化作万千粉尘,融进了浩浩清江……

此事发生后,长阳县公安机关曾找章达明做过讯问笔录。田春燕的妹妹田双燕还在长阳县城找律师欲起诉章达明。律师告诉她,必须在短时间内搜集足够的证据以及人证才有可能告赢章达明。为此,田双燕和父母费劲周折找到了田春燕生前的好友,以及房东、跳江时的目击者等,但这些证人因顾虑重重,最后都不愿意出庭作证。万般无奈之下,田春燕的父母向章达明提出赔偿10万元的损失费。最终,双方接受了公安机关的出面调解,章达明一次性支付给田家3.3万元赔偿,此事就此了结。

迫于巨大的舆论压力,2006年3月底,章达明和家人搬离了长阳县城。目前他开办的家电城仍然在经营,但已更名。

 

喜欢有良知的疯狗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有良知的疯狗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婚姻家庭首页]
有良知的疯狗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