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际谈兵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1945年,蒋与毛的饭局
送交者: 炫笔伏逼[♂★★★★征日优战军★★★★♂] 于 2020-06-30 17:55 已读 1042 次 3 赞  

炫笔伏逼的个人频道

6park.com

6park.com


1

1945年8月28日,在登上从延安去往重庆谈判的飞机前,毛泽东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吻了江青。

或许是担心此行吉凶难料,所以当1945年8月14日,蒋介石发来第一封邀约谈判的电报时,毛泽东反应冷淡;第二天,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广播《停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

中国的八年抗战终于取得胜利,在此情况下,8月20日、23日,蒋介石又接连发来邀约电报;斯大林,以及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美军上将魏得迈也相继发来电报,希望中共与国民党谈判合作——作为国共双方各自的背景,苏联与美国,也期望国共双方能够兄弟携手、避免内战,从而也避免将苏美双方再次卷入战争漩涡。

在此情况下,毛泽东最终决定,应邀前往重庆。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左二)抵达重庆。

此前,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公开表示,将以美国的“国格”,保证毛泽东往返重庆的人身安全;国民政府陆军上将、国民党军委会政治部部长张治中,也与赫尔利一起“护驾”,陪同毛泽东坐着飞机,来到延安。

听说毛泽东要来,重庆九龙坡机场,早已挤满了中外记者,到处人头涌动。

8月28日下午3点半,迎接毛泽东的专机降落。在机场,毛泽东向中外记者们,发表了一个简短的演讲:

他说:“本人此次来渝,系应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先生之邀请,商讨团结建国大计。”

令中外记者感到诧异的是,毛泽东下了飞机后,放下身段,连续高声喊了起来:“蒋委员长万岁!万岁!万岁!”

2

8月28日当晚,重庆林园官邸,蒋介石设了一个饭局,静静等候着毛泽东。

从1927年国共兄弟相戕以来,蒋介石与曾经担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的毛泽东,已经19年没有见面了。

两个人在重庆林园官邸握手,一起合影。旁边的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说了一句:“好莱坞!”


蒋介石与毛泽东合影。

这个如大片般的历史性时刻,被照片定格下来。《大公报》的记者子冈对此描述道:

“毛泽东先生,52岁了,灰色通草帽,灰蓝色的中山服,蓄发,似乎与惯常见的肖像相似,衣服宽大得很。这个在九年前经过四川境的人,今天踏到了抗战首都的土地了。”

这一年,蒋介石58岁。

1927年国共决裂以后,蒋介石经常称呼毛泽东为“赤匪”、“共匪”、“毛匪”;在文章中,毛泽东对蒋介石的称呼,则更加丰富一点:“蒋帮头子”、“流氓刽子手”、“新兴军阀”、“反革命”、“旧势力之化身”、“中国法西斯头子”、“独夫民贼”。

但握手时,蒋介石称毛泽东为“毛先生”,毛泽东则称蒋介石为“蒋先生”,在接下来的公开场合里,毛泽东则称呼蒋介石为“蒋委员长”。

3

开饭了。

一番寒暄以后,两个时代的巨人,彼此的称呼又更亲近了一些。

蒋介石重提起多年前的叫法,叫着毛泽东的字:“润之”;毛泽东则简称蒋介石为“委员长”。

但多年的仇恨,怎是一席饭能轻易拉近的。

在赴重庆前,毛泽东在党内说:“我党的口号是和平、民主、团结”,但也要做好两手准备:“设法向敌伪购买子弹,愈快、愈多、愈好,同时注意从敌伪撤退区,收集军用资材为持久计。”

蒋介石在当天(1945年8月28日)的日记中写道:

“晚餐,以诚恳待之,并请其入余之对座也····对毛泽东应召来渝后之方针,决以诚挚待之,政治与军事应整个解决,但对政治之要求予以极度之宽容,而对军事则严格之统一,不稍迁就。”

两天后,1945年8月30日,对于这个国共两党的最高级饭局,蒋介石又在日记中写道:

“毛泽东果应召来渝(重庆),此虽威德所致,而实上帝所赐也。”

在蒋介石看来,他是以所谓“领袖”和“君王”的身份,来“召唤”毛泽东;在他看来,谈判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


1945年,重庆,蒋介石与毛泽东的聚会。

4

这场饭局和谈判,从一开始,就隐藏着危机。

全程陪伴毛泽东的周恩来很担心:饭菜的安全问题。

当晚聚餐,饭局里每上一样菜,周恩来都是要先夹一口试尝,待他感觉没问题后,毛泽东再接着夹菜。

从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来重庆,到10月11日返回延安,45天时间里,周恩来总是形影不离地跟着毛泽东,保卫主席的安全。

毛泽东走路时,周恩来总是走在前面,观察周围情况;毛泽东跟别人谈话时,他就退后半个身子站在后面;有人向毛泽东敬酒,周恩来便马上抢进半个身子,挡在主席前面说:

“毛主席酒量有限,我代了,我来代劳。”

周恩来不仅处处帮毛泽东挡酒、喝敬酒,而且经常主动“出击”,为“不方便喝酒”的毛泽东,主动回敬别人。

后来,有延安方面的工作人问周恩来,为什么一杯酒都不让毛主席喝,周恩来说:

“我怕酒里有人做手脚,下毒。”

5

重庆,到处人车喧哗。

为了保卫主席的安全,有神枪手之称,能在暗夜里打掉几十米外香烟头的陈龙,化名成陈振东,以主席秘书的身份,随侍保卫主席安全。当时,陈龙在延安担任党中央社会部治安科长,后来,他被称为“护驾赵子龙”。

为以防万一,毛泽东后来回忆说:

“蒋介石把我请到重庆架谈判,说要和平,两党联合,和平建国。当时我向党中央作了交代,到重庆后,如果蒋介石把我杀了或关了,那就由刘少奇同志来代替我。”

毛泽东说:“我准备坐班房····如果是软禁,那也不用怕,我正是要在那里办点事。现在苏联红军不入关,美国军队不登陆····国际压力是不利于蒋介石独裁统治的····所以,重庆是可以去和,必须去的。”

6

觥筹交错之后,毛泽东住在哪里呢?

当天下飞机的时候,国民党方面就跟毛泽东说,已经安排好了接待美国贵宾的宾馆,来接待毛泽东下榻。

但毛泽东笑着说:美国人住的地方我不住!张治中于是说:国府还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可以住在重庆黄山官邸,或者是住在蒋介石居住的山洞林园。

于是,毛泽东在来到重庆的第一晚,选择了住进蒋介石的山洞林园;他连续住了两个晚上,一直到第三天,1945年8月30日,才前往位处重庆红岩村的十八集团军办事处居住。

但红岩村地处偏僻,道路崎岖不平,上下山的台阶也很多,不方便开车和民主党派人士来访;并且,周围监视十八集团军的特务很多。在此情况下,周恩来又找到了为国共和谈穿针引线的国军上将张治中。

张治中二话不说,马上将自己位处重庆市区上清寺的府邸桂园让给了毛泽东居住。在住进桂园时,毛泽东握着张治中的手说:“文白兄如此隆情厚意,我只好领情了。”


重庆谈判期间,张治中(左一)将自己的住宅让给毛泽东居住办公。

但住了几天后,周恩来和中共代表们,觉得住在桂园虽然方便,但还是不安全,于是毛泽东改为白天在桂园接待访客,晚上则回到红岩村居住。

毛泽东就寝的时候,中共代表就轮流在屋外的高地上放哨,周恩来特别交待警卫人员说:“要机警细致。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确保主席的安全,不许有任何一点疏忽。”

7

又一个饭局,来了。

9月1日下午,中苏文化协会举办鸡尾酒会和图片展览,邀请毛泽东参加。

这也是毛泽东到重庆后,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

当时,中苏文化协会正会长孙科、副会长邵力子,以及国民政府党政军、文化、新闻、戏剧等各界嘉宾300多人,都参加了酒会,毛泽东自然成了现场的焦点。

宴会上,冯玉祥紧紧握着毛泽东的手,然后举起酒杯说:“你来了,中苏友好条约缔结了,来来来,让我们为总理(孙中山)的三大政策的实现而干杯!”

冯玉祥说罢,流下了泪水。


毛泽东参加公开活动。

而各界人士就跟追星一样,毛泽东走到哪里,大家都纷纷过来握手、问好,到处都是欢迎毛泽东的笑声、掌声和祝酒声,酒会进行一个多小时后,苏联驻华大使彼得罗夫邀请毛泽东到楼上参观,没想到这时候,许多人也跟着涌上二楼,门外,上千挤着看热闹的群众,有的也闯入了会场,顿时现场混乱不堪。

担心人群复杂,毛泽东可能有危险,于是,假装成毛泽东秘书的警卫陈龙,和周恩来、王若飞等人,马上挤上前去,将毛泽东护卫着下了楼梯,然后悄悄拐到楼后一个小巷子里,坐上轿车,走了。

毛泽东在这场酒会中,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而同时在会场内的国民党大佬陈诚、陈立夫,却冷清寂寞,好不尴尬。

8

但重庆谈判,并不顺利,国共双方甚至剑拔弩张。

9月17日,眼看谈判仍然没有太大进展,作为美国总统特使,来到中国促和的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急了,这一天,他将国共双方的大佬,和谈判代表都邀请前来聚餐。

在关于裁军和军队缩编的问题上,国共双方仍然争执不下。

对此周恩来提出:“关于军队数目,赫尔利大使拟议,中央与中共军队之比例数为五分之一,我方以此比例考虑,愿让步至七分之一:即中央现有262个师,我方应编有43个师;较9月3日所提方案的48个师,让步5个师;以后中央裁减缩编,中共亦依此比例裁编。”

关于解放区问题,周恩来也提出,中共愿意从广东、海南岛、浙江、苏南等8个地区撤退,仅驻防在山东、河北、察哈尔等北方地区。

但国民党方面坚持,中共最多,只能拥有16个师。

对此,中共代表王若飞当场拍了桌子,气愤地说:“那么,中央将我党军队都消灭好了。”

周恩来也不客气了,他说:

“虽然今日我等之商谈,系出于平等之态度,然而国民党之观念是自大的,是不以平等待中共的,故国民党及其政府皆视我党为被统治者,为投降者……今日我党已承认蒋先生之领导地位,已承认国民党为中国之第一大党。就蒋先生之地位而言,只有他可以说领导各党各派,领导全中国,因此蒋先生不只是国民党之总裁,而且是全国的领袖,但国民党却···以被统治者视我党。”

饭局不欢而散。

当晚,赫尔利找到蒋介石,最终蒋介石同意,中共军队最多可以保有20个师;但毛泽东对此并不同意。


9

饭是美好的,但局,并不妙。

1945年9月27日,眼看谈判没有太多进展,蒋介石于是带着宋美龄到西昌度假。在飞机上,蒋介石看到了《新华日报》刊载的,毛泽东回答英国路透社记者的专访内容,毛泽东说:

“中共现有一百二十万党员,在它领导下获得民主生活的人民,现已远超过一万万。这些人民,按照自愿的原则,组织了现在数量达一百二十万人以上的军队,和二百二十万人以上的民兵。他们除分布于华北各省,与西北的陕甘宁边区外,还分布于江苏、安徽、浙江、福建、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各省。中共的党员,则分布于全国各省。”

蒋介石对此暴怒,想到“共匪”竟然越剿越多,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

“非从惩治此害国殃民,勾敌构乱第一人之罪魁祸首,实无以折服军民,澄清国本也····如此罪大恶极之祸首,犹不自后悔,而反要求编组一百二十万军队,割据陇海路以北七省市之地区,皆为其势力范围所有,政府一再劝导退让,总不能餍其无穷之欲壑····如不加审治,何以对我为抗战而死军民在天之灵耶?”

蒋介石起了杀机。

他马上命令何应钦,重新印发1933年发行的《剿匪手本》;到了西昌后,他也没了心情游玩,在1945年9月29日的日记中,他还罗列了中共的11条罪状。

10月5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故于此时应不必为俄(国)多所瞻顾,积极肃清内奸,根绝共匪,整顿内政,巩固统一为第一。”

但想到赫尔利当初以美国“国格”保证毛泽东的安全,并且如果扣押毛泽东,苏联可能“以此借口,强占我东北,扰乱我新疆”。

最终,蒋介石放弃了这个想法。

1945年10月6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

“对共问题,郑重考虑,不敢稍有孟浪。总不使内外有所藉口,或因此再起纷扰,最后惟有天命是从也。”

10

重庆的饭局,实在凶险。

1945年10月8日,在确定将于10月11日返回延安后,国民党军委会政治部部长张治中,在国民党军委大礼堂,为毛泽东举行了盛大的饯行宴会,出席饭局的,有来自国民党党政军和重庆文化界的近500位嘉宾。

当时,国共双方已基本达成共识,计划将于10月10日签订《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也就是后来的《双十协定》),对此张治中乐观地说:

“谈判的成功已经有了百分之七十的希望,而且这剩余的百分之三十的距离,我们相信也会有方法使它逐渐接近,终于得到圆满的解决。”

对此,全场嘉宾都报以了热烈的掌声,在经历长期的国共纷争和八年抗战后,中华民族,似乎将迎来和平的曙光。


11

接下来,毛泽东讲话了。

对于当晚的这场饭局,第二天(1949年10月9日)出版的《大公报》报道说:

“昨晚张部长(张治中)又一次大请客····许多敏感的报人与各党派人到得特别早,到预定的6时半,就纷纷拥入,忙着交谈,大家都意味着将有极重要的节目出现。

6时3刻(6时45分),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到了,立刻引起全体注意。他们三人也忙着同大家寒暄,会场的空气好像显得更温暖了····张部长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他的‘忠实的报告’,就请毛泽东先生发表演说。毛先生从容走近扩音机···

(毛泽东说)统一是好的。不统一不好,我们一定要统一!(鼓掌)困难要用政治方法来解决,不能考虑政治以外的方法。(大鼓掌)

‘可是困难是有的,’毛先生说到这里兴奋极了,‘我们不怕困难!各党派不怕困难。中国人民不怕困难!’我们要在蒋委员长领导之下,克服困难,建设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富强的新中国!大家一条心,要和平、民主、团结、统一。(鼓掌)

毛先生更郑重声明:‘我们的合作,是长期的合作。困难会打消的。’最后毛先生像咆哮般地大喊:‘新中国万岁!蒋委员长万岁!’在高度的热情中,这样结束了他的演说,申明了他的最后态度。”

12

饭局搞到这个程度上,似乎大家都很嗨了。

于是,张治中又请出重庆著名的厉家班,演了一出京剧:《群英会》。

但当大家正兴致勃勃看戏的时候,周恩来突然匆匆离场,原来,中共方面报告说:隶属共产党的十八集团军驻渝办事处秘书李少石,被国民党士兵开枪打死了。

在离场调查事故前,周恩来向现场的国军宪兵司令张镇提出,事情紧急,当晚毛泽东离场,要张镇用自己的汽车,亲自护送毛泽东返回住处。


重庆谈判中的毛泽东。

张治中也急了,马上打电话给了蒋介石,就在签署合作协定的当口上,却出了这么个事,国共双方都急成一团。经过一番紧急调查,事情原委逐渐浮出水面:

原来,1945年10月8日当天下午,柳亚子到重庆红岩村拜访周恩来,后来周恩来就让李少白陪同送柳亚子回家,当时负责开车的,是新司机熊国华。

据熊国华表示,当天下午他送柳亚子出门时,已是下午4时45分,可5时半他就要送毛泽东参加当晚的晚宴,于是他一路猛踩油门,把柳亚子送到中央大学时已是5点10分了。

接着熊国华和李少石猛赶回红岩村,由于重庆多是山路,弯弯曲曲很不好走,快到红岩村时,轿车的尾部摆动,撞倒了一个正在路边尿尿的士兵吴应堂,但诡异的是,不知道是不理会还是没察觉,后面的其他士兵大喊停车,熊国华的车却继续往前开,在此情况下,被撞伤士兵的班长气恼不过,就朝着轿车开了枪,子弹穿过轿车,射进了李少石的肺部,不久李少石就不治身亡。

了解到事情原委后,蒋介石如释重负。为了让公众了解经过,他特地下令将被撞成重伤的士兵吴应堂,从中央医院转到市民医院,安排住在停放李少石遗体的病房隔壁。如此一来,来送别李少石的人们,同时也能看到被撞士兵的伤势。

对于这一乌龙事件,周恩来在处置好李少石的后事之外,也向被撞成重伤的国军士兵吴应堂道了歉,并表示将承担全部的医疗费。

13

误会似乎解除了,但这场饭局之外的杀机,也让毛泽东和周恩来怀着隐忧。

这件事之后,就在临离开重庆的前一天晚上,1945年10月10日下午,蒋介石礼节性回访毛泽东,毛泽东趁机提出,在重庆的最后一晚,想住在“蒋委员长的府邸”。

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

“余知其必有另生问题,乃欢迎其来宿也,约谈十分钟,即辞出。”

1945年10月11日上午8时,毛泽东在重庆林园官邸起床后,与蒋介石又一起共进了早餐。

这也是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最后一次:聚餐。

吃完早餐后,毛泽东在国民党要员陈诚、张治中的陪同下,从蒋介石的林园官邸出发,前往重庆九龙坡机场。10月11日下午1点半,毛泽东安全抵达延安。

在那里,数千干部群众,开始热烈欢迎他的平安归来。


1945年10月11日,毛泽东在重庆九龙坡机场,与送行的张治中、陈诚、陶行知合影。

尽管已经签署了《双十协定》,但对此毛泽东总结道:“解放区的问题没有解决,军队的问题实际上也没有解决····国共两党一定谈判不好,一定要打仗,一定要破裂。”

但毛泽东也表示:

“我看蒋介石凶得狠,又怕事得很,他没有重心——民主或独裁,和或战,最近几个月,我看他没有路线了;只有我们有路线,我们清楚地表示要和平,但他们不能这样讲····我看,现在是有蒋以来,从未有之弱,兵散了,新闻检查取消了,这是18年来未有之事,说他坚决反革命,不见得。”

而就在毛泽东返回延安的当天,1945年10月11日,蒋介石却在日记中写道:“(毛泽东)不仅无信义,而且无人格,诚禽兽之不若矣。”

但蒋介石又在日记中自负地写道:

“断定其人(毛泽东)决无成事之可能,而亦不足妨碍我统一之事业,任其变动,终不能跳出此掌一握之中。”

他哪里会想到,日后,国民党会兵败如山倒。

江湖的饭局之后,又一场兄弟相戕,开始了。

参考文献:

杨天石:《美苏两强与重庆谈判的关系》

刘大禹、王球云:《重庆谈判期间蒋介石与毛泽东的十次会谈》

周艳姣:《重庆谈判中的张治中》

杨耀健:《毛泽东重庆谈判轶事》

刘勇强:《毛泽东在重庆谈判的43天》

王春龙:《重庆谈判期间周恩来对毛泽东的保护》

陈铁健:《蒋介石有没有“六呼万岁”》

阿强:《重庆谈判,毛泽东两呼“蒋委员长万岁”》;《解放军生活》2010年第5期 6park.com

喜欢炫笔伏逼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炫笔伏逼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网际谈兵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