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际谈兵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随笔】刚刚,惊天密谋曝光,帝国的噩梦来了!
送交者: 雨晴相悦[☆★声望品衔7★☆] 于 2023-11-17 10:55 已读 2994 次 3 赞  

雨晴相悦的个人频道


写完之后才发现过了12点,就在这个小号里发吧!
今天开聊前,还是老规矩,得先声明一下:这篇文章,是写给思辨能力强的人看的。
因为这篇文章中,会涉及到古怪的人,还有古怪的知识,估计不少人一时难接受。
这条消息大家都看到了吧:昨天晚上,各路官媒都报道说,缅北明家的三个电诈头目,也就是明国平、明菊兰、明珍珍,已经被缅甸警方抓获,并移交给我们了。
然后就看到画面:被移交的这3个人,手上带手铐,脚上是脚镣,两眼空洞,茫然无神,气势全无。
前两天网上传的视频和照片,这帮人流露出来的,除“土”外,可是充满那种“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的土霸王味道!
天壤之别!
离温州市公安局发出通缉令,才4天!
对这3人,用什么来形容呢?
只能用这两个词了:
不知天高地厚!
夜郎自大!
但当时看了画面后,心里还在想:不是通缉了4个吗,最大的那个呢?
过一会儿,消息又出来了:明家首脑明学昌在缅北自杀身亡。
然后人横着的画面,也出来了。
啥感觉呢?
有点感慨,在有生之年,终于亲眼目睹了什么叫“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另一个就是“虽远必诛”。
但这整件事,没这么简单。
原因呢?
也很简单,只要看了解这几件事就够了:
一是果敢这地方究竟有多大?
大约2700平方公里。
二是它人口有多少?
也就是20多万,放在国内,也就是个小县。
所以昨天移交的这几个人,是些什么人呢?
称他们“小军阀”,都算抬举了。
其实就是股较大境外黑恶势力。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要说了:听你的意思,这件事的意义,也就是打了个电诈集团,抓了一些黑恶势力头目这么简单?
如果这么想,那就完全错误了,因为这件事的意义,那是非常之大!
大到很多人都想象不到的地步!
我敢保证:至少有两个人,听到昨天这个消息后,他们的棺材板恐怕都压不住了!
这两个人是谁呢?
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
一个名字大家比较熟悉,中国史和世界史教科书里,都读到过:乔治·马歇尔。
二战之后,美国人搞了复兴欧洲的“马歇尔计划”,大家还记得吧?
另一个人大家就不见得那些熟悉了,他叫乔治·凯南。
此人有两个称号:“冷战鼻祖”“遏制之父”。
光这两个称号,就有种此人冷血、残酷的感觉。

好了,接下来开始说这两个人的故事了。
从乔治·凯南讲起吧!
他1904年出生在美国威斯康辛州,爸爸是个律师,他出生2个月,妈妈就因为胎内炎去世了,所以他是幼年丧母。
偏生他爸爸又是个性情冷漠的人,不怎么喜欢和小孩聊天,所以很长很长时间内,他一直以为他妈是难产而死的,是他害死了他妈,因为从稍微懂事起,他就充满了自责,所以就养成了内向、孤僻,同时又十分敏感的性格。
为啥要说这么一段呢?
因为从人类历史来看,很多牛叉的战略家,都有这种气质,当上面这三个因素综合得比较好时,人就变得勘破生死浮沉,浮在半空看人生。
怎么说呢?
可能因为幼年这种非常特殊的经历,乔治·凯南变得挺适合搞战略的。
到什么程度呢?
很多人到一个地方,就是到一个地方去,哪怕做外交官也是这样。
但他不同。
他能搞这种人生代入,看透他所在的社会,常会产生似乎从冥冥之中飘来的灵感。
1944年10月,当时他在苏联当外交官,当时二战还在进行,他在莫斯科街头漫步时,突然一种感觉产生了:凯南觉得自己就是在莫斯科度过了童年,眼中的一切、耳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他能看透很多人的内心。
几个月后,1945年5月,苏军攻占柏林,知道消息后,莫斯科全城的老百姓,都跑出来欢呼,放烟花、点火炬、一起唱歌跳舞。

乔治·凯南也挤在欢呼的人群中,他脑子涌现的,却是另一个想法:这些人都以为战争结束了,其实战争才刚刚开始。
冷战!
一个社会中,有这种气质的人,其实不少。
但这种人想要影响社会,却非常难。
因为他们得性格实在是太孤僻,实在是和社会上的绝大部分格格不入,喜欢他们的人没几个,也就没啥特别的升迁机会。
1946年2月,机会来了。
美国财政部朝着美国驻苏联大使馆,发来了一份极其无聊的电报,大意是:为啥苏联人现在既不想加入世界银行,也不想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为啥说这份电报极其无聊呢?
因为就在二战结束后那段时间,美国驻苏联大使馆,三天两头地,会收到美国各个部门发来的,各种无厘头的电报:像战争部,也就是后来的国防部,问为啥苏联人把某个部队,摆在某个方向;像国务院问什么条件下,苏联人才会和美国人一起搞战后重建?
反正问题都挺幼稚的。
之前对这类问题,美国驻苏联大使哈里曼往往都懒得理,三言两语地,含糊着打发掉就是了。
但那天不行!
因为哈里曼快要离职了!
他从1943年就当苏联大使,都当了快4年了,早就想换个地方干干。哈里曼他老爸是美国铁路大王,超级有钱,总统都得巴结他,听说他想换地方,马上就让他去当驻英大使。
其他人也都乘机,忙着开小差。
活就全落在乔治·凯南身上了。
他成了临时代办!
这时的乔治·凯南,当外交官已经20年,啥机会都轮不到他,按照规矩,再过几年他就得退休了,他一直很不甘心。
当天他正生着重感冒,发高烧、鼻窦发炎还牙龈出血,但乔治·凯南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所以他就找来使馆的秘书海斯曼,跟她说:今天要让你的手受累了。
然后就开始长篇大论地,口述起来。
这一讲,就是8000多字,对苏联来了个全面系统,由内而外的分析。
在历史上,这叫“长电”。等他讲完,海斯曼点了点字数,都觉得大吃一惊,因为外交文书从来都是很短的,人家问啥你就答啥,这也太长了吧!
财政部的人看到电文,也顿时傻了:文牍往来,最多也就几百字,这8000字也太长了吧?
结果就传到海军部长詹姆斯·福莱斯特手里。
这位老兄的经历,极其丰富,啥都干过,甚至有段时间小罗斯福没当总统前,他还当过小罗斯福的私人助理,就把这份电报推荐给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看了。
杜鲁门是个什么人?

他其实算是小镇出生的那种人,但在一战时他出名了:他近视眼,按道理说可以不当兵,但他为了表现“爱国热情”,去当了兵,在欧洲参加了一战。
杜鲁门打完仗后就回老家开个小店,因为不会做生意,还搞亏了,但他近视眼还抢着当兵这事,太引人注意,所以有人就拉他从政,慢慢地越干越大,到后来被小罗斯福拉着,两人搭档选总统,等小罗斯福死了后,他就当了总统。
因为自己没啥主见,他挺肯听别人话的。
看完之后,他也觉得乔治·凯南这篇文章写得不错。但他因为自己对外交这一行不怎么懂,早就养成了绝大部分事情,都听另一个人的习惯,又把这篇文章,拿给这人看了。
结果此人也大为赞赏。
他就是乔治·马歇尔!
这里又得介绍一下这个人:乔治·马歇尔1880年出生,之后去念军校,参军之后先菲律宾混,一战爆发后,他在欧洲战场担任作战参谋,之后在1924年,被派到了天津,担任美国驻华15步兵团副团长。
此人属于啥都行的那种人,既能识人,像后来大名鼎鼎的艾森豪威尔、麦克阿瑟等一大堆二战名将,都是他的下属,至于巴顿,更是他下属的下属;还懂战略,这一点我们后面会提到;更要命的是,他还挺善于搞人际关系。
绝对的六边形人才。
在天津时,他碰到一件事:当时直奉战争,直系惨败,10多万溃军直奔天津而来,这些大兵手头枪,却没钱没吃的,马歇尔当时手头只有1000人,根本挡不住,也不敢挡,怎么办?
他想了个办法:在天津周围,设了很多粥棚,还有临时收容所,但你想吃东西,就得先交出武器,才能拿到食物,而且规定他们拿到食物后,不许进天津,必须绕城走。
这批溃兵本来就急着想回老家,就纷纷交出武器,拿着食物,直接回家了;天津城也避免被兵灾之祸。
这一搞,他名气就搞大了,还得了个称号“马团副”。
1927年,马歇尔离开中国,在我们这里差不多呆了不到4年时候。但此人口风很紧,对中国人什么评价,他之后一句都不说。
他之后的日子,就牛起来了:1939年被小罗斯福提拔为陆军总参谋长,之后美国几乎所有的二战名将,都出自他门下,和小罗斯福一起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搞定了二战。
正好在乔治·凯南搞出“长电”时,杜鲁门正好想要马歇尔当他的国务卿,帮他设计美国二战后对整个世界的政策。

马歇尔立即拍板:把乔治·凯南召回来!
还立即任命他当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主任。
直接把他当亲信。
到什么程度呢?
乔治·凯南的办公室,就在马歇尔办公室隔壁,而且两个办公室之间,除了正门外,还有个小门,凯南想什么时候进马歇尔的办公室,就可以什么时候进。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谋划起来了。
怎么谋划的呢?
当时苏联最强,所以两人主要谋划的,是怎么对付苏联。
对苏联,乔治·凯南其实一点都不害怕,他说:俄罗斯这个民族,有种近乎本能的不安全感。
这种不安全感怎么来的呢?
因为它害怕西方!
凯南说:俄罗斯人“对西方更能干,更强大,组织得更好的社会抱有畏惧心理”,所以只要碰到什么事情,它就会张牙舞爪,表现得绝不妥协、不惜一战!
所以该怎么对付俄罗斯人呢?
很简单。
就是让俄罗斯人打心底里觉得自己不行,只要美国坚持把这种对“民族素质的考验”坚持到底,美国将会不战而胜。
之后美国就搞出“马歇尔计划”,还推出“遏制战略”,这段历史很多人都非常熟悉了。
但很少有人想到:就在他们搞苏联的同时,还在设计一个针对我们的局!
什么局呢?
先说一下当时中国的情况:
首先当时的中国,确实孱弱不堪,像钢铁产量,全国才只有几万吨,连给每个人打一把菜刀,都不够,灾荒连连,饿殍遍地,瘾君子泛滥……
但从另有一方面来看,中国也浮现出了非常强大的生机。
日本人作为战败国,退出了朝鲜半岛;
它还正在被美国人搞去工业化,将来据说会成为一个农业国;
甲午战争时丢掉的台湾岛,也拿回来了,1870年代美国人李仙得就在日本人中,拼命鼓吹的“岛链”,也就此破局了;
中国在历史上,自古以来,就对东南亚有传统影响力,像之前在泰国、马来亚、菲律宾的华人,都是在当地生活,但一定要回老家娶亲,甚至有时男人回不了,女人就抱着一只大公鸡或者一把雨伞拜堂成亲的都有。
当时的东南亚各国,虽说还在殖民统治下,但谁都看得出来,它们成为独立国家,只是迟早的事,凭着这些国家和我们之前的传统,将来倒向我们,从当时的形势来看,简直是顺水推舟的事。

我上面讲过:马歇尔此人城府很深,他在中国快4年,对中国人啥评价都没有。
但乔治·凯南却不是。
他讲了很多。
而且他对中国越研究,就越绝望,越不知道该怎么下嘴!
一点都没面对俄罗斯人的那种自信!
看看他是怎么评价我们的吧:
他先说:中国人很聪明,“我以前认为,而且现在仍然认为,他们可能是世界各国人民中最聪明的”,而且因为美国人很天真,美国人做事漫不经心,同时还容易被奉承所“误导”,所以“我们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什么一种感觉呢?
充满恐惧!
为啥乔治·凯南不害怕俄罗斯人,却害怕我们呢?
他是这么说的:因为“中国人平常的外在行为具有高度文明的性质”,“他们的许多品质令人钦佩——他们的勤奋、他们的商业诚实、他们的实际精明和他们的政治敏锐性”。
看到这里,大家会觉得说:这些不都是好事吗?
但乔治·凯南觉得不是。
他对我们的态度,差不多是这么一个意思:我们美国人,可是要统治全世界的呀,你这个民族人口那么多,又那么优秀,对我们来说,实在太可怕了!
那怎么办呢?
乔治·凯南说了一个非常古怪的办法:躲!
想尽一切办法,不和我们打交道!
他说:“我们美国人有一些主观上的弱点,使我们不具备与中国人打交道的能力”。所以“我们美国人与中国的关系越少越好”。
大致就是:我只要不和你打交道,你就没法搞定我们了!
到啥程度呢?
1949年,胡适听说有乔治·凯南这号人物,非常想和他会会,就找了个熟人牵线。胡适还是常大队长那边的人啊,知道乔治·凯南怎么反应的?
坚决拒绝,说自己没空!
简直是畏中国人如虎!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以为,乔治·凯南只是看到我们,就想到比美国更高等级的文明,就觉得害怕,那只是种情绪而已。
如果这么想,那就错了!
从种种迹象来看,他和马歇尔把这种害怕我们的想法,付诸实施了!
从哪里能看出来呢?
第一件事是蛙岛的事,很少有人知道,从马歇尔当上美国国务卿,乔治·凯南成他亲信后,美国就开始对在《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中规定把蛙岛归还我们,就开始嘀嘀咕咕,甚至暗中就想反悔了。
差不多从马歇尔上台后,美国人就时不时地,叫上几句蛙岛要“联合国托管”!
后来等1950年6月朝鲜半岛刚开战,当时马歇尔已经不再当美国国务卿,而当国防部长,他就立即派出第七舰队,横在台湾海峡。
看到这里,大家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你第七舰队横在台湾海峡,属于侵略啊,朝鲜半岛发生内战,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美国人跑来侵略我们干嘛?
这其实就是个借口!
现在才知道,早在1949年之前,乔治·凯南就给麦克阿瑟建议说:应该把蛙岛再回去,弄到盟军总司令,也就是麦克阿瑟指挥下!
那时候,中国掌权的,还是大队长!
第二件事也挺狠:再次扶植日本。
本来麦克阿瑟因为菲律宾战败的怨恨,对日本搞去工业化,如火如荼。结果1947年马歇尔上台,干国务卿后,让麦克阿瑟立即停手,不但不能去对日本工业化,还得扶植,还得给日本因为战败正在挨饿的老百姓粮食吃,以防中国起来。
这里要注意哦!
马歇尔当时防的,就只是纯粹的中国,才不光哪个党!
第三件事就是今天要说的重点了:切断中国和东南亚的千年联系。
马歇尔1947年当上国务卿之后后,马上就开始干这件事。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在泰国。
我们都知道:二战时,泰国是有黑点的,它当时和日本人合作,后来日本投降前后,才突然摇身一变,说我要反正,我之前和日本结盟,在1942年对英美的宣战无效!
当时事情太多,没来得及顾到它。
当时中国已经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泰国当时一门心思想的,是消除黑点,加入联合国,所以就对我们非常讨好,甚至在1946年还和中国签署了《中暹友好条约》,意思是:我给自家老百姓什么待遇,就给你的老百姓什么待遇。
结果马歇尔上台后,美国人就不断和之前的总理銮披汶勾结,这人就是和日本人合作的,到了11月,泰国就发生军事政变了,銮披汶上台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排华!

大批的华人学校被关闭,大批的华人被逮捕,而且这些学校和华人,很多还都是常大队长哪一派的,常大队长后来找到泰国人,说表示抗议都没办法。
怎么说呢?
很短时间内,就把这条联系给切断了。
美国人狠到什么程度呢?
1955年,銮披汶觉得搞排华这件事,都搞了这么多年了,你美国人总该满意了吧?凡事也不用做绝嘛!于是就决定松松手,结果当时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马上就来问了:你松手,你还想不想要我们美国的援助?
菲律宾呢?
我之前介绍马科斯家族的历史时,也曾说过:当地的华人,哪怕在当地经商,一般来说,也是一定要回老家娶亲的,所以联系很广。
因为它是美国殖民地啊,所以做得更狠,出台很多政策,严禁华人从事很多行业,基本就是这个行业不许华人干,那个行业不许华人干,华人要是回国了,就别想再回去。
缅甸当时英国殖民地,是怎么样呢?
更狠。
他们居然鼓励当地人,在中缅边境,对来往的华人搞抢劫,而且抢光之后,再把这些华人堵回国去!
除了马来亚和新加坡,因为华人比较多,没出现这种现象。
总之就是:1947年在马歇尔当上美国国务卿后,东南亚形势突变!
第四件事就是朝鲜战争,这我之前说过,麦克阿瑟本来对过不过三十八度线,有点犹豫。杜鲁门是干脆就不让他过三八线的。
结果马歇尔跑出来,跟麦克阿瑟说:你要过!
前面说过,马歇尔是马克阿瑟的老上司啊,麦克阿瑟向来听他的,老上司说过,怎么能不过呢?
于是就过了,结果这次不像前面,结果遭到了我们的反击,才没让美国人压到鸭绿江边。
怎么说呢?
如果大家非常认真和仔细地,再把现在我们所面对的形势来看一遍的话,会发现虽然经过100多年,但我们现在所面对的亚洲格局,居然还是和甲午之后,几乎一模一样!
蛙岛虽然战后收回,却因为美国人的可以阻扰,仍然处于分裂状态!
琉球不但没能复国成功,还在美国人手里,变成一根更牢固的锁链!
二战后的轴心国,都丢掉领土,日本却成了唯一能保持赃物的国家!
菲律宾,则是脉冲式地,留在美国手中!
比甲午的好的地方,则是经过志愿军的浴血奋战,我们不用在鸭绿江,和对手对峙。
不如甲午的地方,则是经过马歇尔和乔治·凯南的一番操作,东南亚的华人社会只能自生自灭,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得到母国新的血液。
怎么说呢?
我之前说过:最早提出岛链这个概念的,是美国人李仙得,之后被日本人从1870年到1930年代,试了一把,直到二战时彻底崩盘。
马歇尔和乔治·凯南呢,则是把这个办法,重新演了一遍,重新在我们周边,布下了一道锁链,让我们的磅礴的力量,无法对外投送,巨大的国力、民族性和人力优势,无法输送出去。
再说和这有关的三件事吧:
1949年7月,整个西方几乎所有的商界和外交界人士都到场了,庆祝“马歇尔计划”实施两周年,马歇尔拨开他周围一圈的贵宾,朝着坐在遥远偏桌的乔治·凯南,举起了酒杯,庆祝他们共同布下的这个局。
但这有用吗?
其实没用。
因为在怎么对付苏联的长电里,乔治·凯南自信满满地说:为了避免毁灭,美国只需达到其民族之最好传统,并证明值得作为一个伟大的民族而生存下去。
但对我们,他却怕得要死,直接说:中国人是世界各国人民中最聪明的,“我们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布下一道道防线,然后远远地躲着我们!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就明白我在开头说的那些话了:这件事不是送来几个电诈头目这么简单,而是意味着自从1947年起,从马歇尔和乔治·凯南设局起,就像阻断那个我们和东南亚之间的联系,被证明在逐步破局!
他们的目的,就是竖起一道道锁链,让我们一直留在甲午,既听不到太平洋的涛声,也看不到东南亚的丛林。
移交几个电诈头目的事,虽然小,却在证明:我们挣脱铁链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还是那句话:凡是打不倒我的看,终将使我更强大。
昭昭天命,可以一时被阻挡,最终结果却无法被改变。
喜欢雨晴相悦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雨晴相悦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网际谈兵首页]
帖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