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事纵横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长津湖战役序曲:水洞之战(1)
送交者: 长岛风[♂★★★网络贵族★★★♂] 于 2019-07-11 10:54 已读 7303 次 9 赞  

长岛风的个人频道

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1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后简称九兵团)所属的十二个步兵师与美国海军陆战第1师及附属部队在朝鲜北部盖马高原的冰天雪地里进行了十七天的鏖战,史称“长津湖战役”或 “咸镜南道战役第一阶段”。朝鲜战争自爆发至今已经接近七十年,战争爆发的原因基本已经搞清,战争的进程也无争论,但战场上发生的事情却有不同的版本和相反的视角与观点。要说长津湖战役这个大题目,不得不先说说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 (后简称陆1师) 是怎样长途跋涉来到长津湖这个崇山峻岭荒无人烟不毛之地的? 美军到长津湖的战略目的是什么?美军一路开往长津湖的沿途又经历了什么? 6park.com

虽然长津湖战役于1951年11月27日正式打响,但战役的序幕却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启了。1950年9月30日,韩国第1军团所属第3步兵师(后简称韩3师)之第23联队(团)在朝鲜东海岸江陵未经联合国军批准,擅自炮击三八线以北朝鲜境内的襄阳,随即前卫越过三八线攻占襄阳。韩3师的主力和韩1军团所属另一个师(首都师)随后跟进,沿朝鲜东部海岸公路追击败退的朝鲜人民军(后简称朝军)。虽然是陆地作战,但韩军进展迅速,于10月14日攻占朝鲜东部重要的海港城市—元山,两天后攻占元山以北80公里处的朝鲜咸镜南道首府—咸兴。随后韩军兵分两路:首都师沿东海岸公路向北继续攻击前进,而韩3师则沿着咸兴—长津公路向西北方的长津湖地区攻击前进。韩3师的前卫第26联队从咸兴出发,一路与朝军残部作战,于10月21日攻占交通枢纽五老里,10月24日攻占距离咸兴西北50公里的水洞镇(美军称Sudong)。10月25日清晨,配属韩3师行动的韩1军团侦察分队在水洞镇以北的深山里遭遇敌军,两军随即发生了激烈战斗。四十分钟后,韩军不支,侦察分队退至水洞镇与主力会合。 6park.com

看到这里读者朋友不禁要问:与韩1军团侦察分队初次交火的是什么部队?他们又是从哪里来的?1950年11月25日清晨在深山里与韩军首次交火的是秘密潜入朝鲜的志愿军第42军。志愿军第42军原属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14兵团,原驻河南郑州地区,1950年3月该军奉命由河南北调黑龙江,军部驻齐齐哈尔。朝鲜战争爆发的几天后,中央军委(毛泽东)根据5月份金日成秘密访问中国时对金所做 “沿鸭绿江摆三个军作为后盾”的承诺,将原驻中原地区的军委战略机动兵团—第13兵团所属的第38、39、40三个军如数北调东北地区,组建成立 “东北边防军”。 为了加强第13兵团的实力,同时调入 “东北边防军”的还有军委炮兵所属的炮1、炮2、炮8共三个重炮师,高炮一个团,工兵两个团,汽车一个团,骑兵一个团,大军沿鸭绿江部署在辽宁安东(现丹东)—吉林通化一线,随时准备入朝支援金日成的“祖国解放战争”。同时军委又下令驻齐齐哈尔的第42军编入东北边防军序列,赶到鸭绿江一线。8月上旬,第42军在吉林通化地区集结完毕:军部、第124师和炮8师驻通化市,第125师驻梅河口,第126师驻柳河和三源浦。部队集结后,第42军调离了老弱病残,从东北军区所属的一些战斗部队补充了大量的战斗骨干,使得每个师高达1.5万人,全军高达5.5万人 (另有6万人的说法)。除此以外,部队还调换更换了武器装备,补充了反坦克炮、无后坐力炮、火箭炮、迫击炮,九二步兵炮,75山炮等装备。第42军不但针对美军进行了各种战术训练和武器培训,还从从延边自治区动员了600个朝语翻译(也称联络员),基本达到每个战斗连队配备一个朝语翻译,还配备了一定数量的英语翻译,为入朝对美军作战做了充分准备。第42军军长吴瑞林亲率作战处长侯显堂、侦察处长孙照普等人化装成朝鲜铁路职工,越过鸭绿江秘密潜入朝鲜境内,沿路侦察地形,绘制地图,了解风土人情。为了顺利渡过鸭绿江,第42军制定了详细的渡江方案,并对横跨鸭绿江的满浦铁路大桥做了改建,以利步兵在短时间内得以迅速通过。同时,工兵第14团也在鸭绿江水浅地段架设了长达370米的水下浮桥,以便重炮、高炮、弹药、给养车辆进入朝鲜。 但当时朝鲜战争的形势表面上看似乎有利于朝鲜一方,金日成误以为胜利即将在望,可能是出于历史原因的考虑,多次拒绝了中国政府主动提出出兵援助的要求。(点评:由于金日成判断失误,志愿军错过了最佳出兵时间) 6park.com

1950年9月15日联合国军仁川成功登陆,随即切断朝军的补给线并攻占汉城,朝军溃败退回北朝鲜,10月3日金日成向苏联求援遭到拒绝后,不得不请求中国出兵。10月9日第42军接到入朝命令,全军代号“图门部”。据原第42军老兵的回忆(注1) 10月15日夜该军的骑兵侦察分队和便衣侦察分队首先渡过鸭绿江,紧接着第124师前线指挥所以及第124师主力370团共5千余人换上朝军军装,趁夜色秘密渡过鸭绿江 (第42军自诩抗美援朝过江第一军)。四天以后第42军主力按:124师、军指挥所、126师、125师的顺序渡江。第42军军属炮团(36门野炮榴炮)、第42军军属火箭炮营、军委炮8师的三个团(115门野炮榴炮)、军师弹药给养运输车辆从鸭绿江水下浮桥过江 (图1)。至10月20日拂晓前,第42军以及所属各部队全部秘密渡过鸭绿江,在朝鲜境内集结待命。 6park.com

6park.com

图1. 第42军军属炮兵通过水中浮桥渡过鸭绿江 6park.com

根据当时的情报,中央军委判断联合国军主力集中在西线,东线仅有韩军的两个师,共约2万余人,尚不知晓原在西海岸作战的陆1师和陆军步兵第7师(后简称步7师)已在调往东海岸的途中。按照军委预定的作战计划,志愿军主力5个军集中在西线对抗联合国军主力,朝鲜的东部战场则由第42军单独负责,任务是迅速赶到咸镜南道长津郡以南的社仓里—五老里一线,依托有利地形组织积极防御,阻击敌军进攻并相机全歼或重创韩军,确保朝鲜东部盖马高原地区的安全。接到命令后第42军的两个师立即沿狼林山脉东侧迅速南下,向长津湖进发,为了使第42军行动更加迅速,朝鲜“次帅”崔庸健亲自下令调用朝军的苏式嘎斯-51卡车,运送第42军主力第124师、第126师、以及炮8师的第44和第45两个团星夜南下。10月23日晚,第124师前卫第370团一个加强营(2营)乘汽车赶到黄草岭一线,控制了堡后庄—真兴里 —水洞这一段公路两侧的几处高地,并连夜构筑了阵地。原在真兴里—水洞一带作战的朝军长津警备旅、坦克第43团的残部(7辆苏式T-34坦克)和一个炮兵大队 (营)(12门苏式76.2毫米野炮)均奉命接受第42军的指挥,总兵力为志愿军4万余人与朝军2000余人(注2)。 6park.com

黄草岭是位于朝鲜东部平均海拔1400米的盖马高原东南边缘的一个山岭 (图2),属南北走向狼林山脉中的一个支脉。如同上甘岭战斗并非发生在上甘岭村一样,中国战史里所涉及的黄草岭战斗并不真发生在黄草岭,而是发生在黄草岭南麓一个长达二十几公里峡谷一系列战斗的统称。这里群山连绵,地势险要,是盖马高原山区与东南平原的分水线。从位于日本海海边的咸镜南道首府咸兴(北朝鲜第二大城市)开始至长津郡的公路和铁路经过45公里左右平原地带后,进入山区一条南北走向的峡谷。这个峡谷南起一个叫做麻田洞的小镇,北至黄草岭顶端的高城庄—在院里—水涧里一线,全长25公里,是由东南方向进入盖马高原的唯一隘口。中国战史统称黄草岭,而美军战史则称之为水洞峡谷(Sudong Gorge),也称为黄草岭山口(Funchilin Pass)。 6park.com

6park.com

图2. 黄草岭的典型地形特点 6park.com

虽然峡谷内的地势相对于其他地区较为平坦,但也是山高林密,地势险要。咸兴—长津的公路和铁路就在这个峡谷中,蜿蜒曲折北上,特别是经过一个叫做真兴里(Chinhung-ni,水洞镇以北9公里)的小镇后,坡度开始急速增大,在10公里的距离内陡然增高780米。由于坡度增大,咸兴—长津的窄轨铁路也不得不在真兴里以北500米处的三巨里(Samgo-ri)火车站终止,登山的路段改为缆车拖拽上山。虽然公路不需缆车拖拽,但也要围绕高山盘旋北行,一边是悬崖,另一边是高耸入云的峭壁,最窄的路段宽度仅为3米,这也就是朝军T-34坦克,志愿军的重炮和美军的潘兴-26坦克都无法通过的原因。图3是本人一个朋友专门为这个地区绘制的截面图,虽然这个截面图并不完全合乎比例,但也能帮助朋友们加深理解这一带的地形特点。很多战史学家对这一带的地形并不清楚,所以战史中的各战场地名村名经常出现张冠李戴表述不清自相矛盾的情况。这场战斗在联军战史里称为水洞之战或者水洞峡谷之战,在志愿军战史里则称黄草岭保卫战。 6park.com

6park.com

图3. 黄草岭的截面示意图 6park.com

关于发生在10月25日清晨的遭遇战,2017年11月2日的《解放军报》(注2) 是这样描写的:守卫黄草岭发电所后山(长岛风注:黄草岭地区共有三个水力发电所,这里指的是第二发电所)796.5高地的是志愿军124师370团2营4连,机枪手朱丕克蹲在机枪掩体里,把他心爱的加拿大造轻机枪架好。几天来的急行军,又挖了大半夜的工事,他又累又困,刚打了一个盹儿,一抹金色的晨曦已照在黄草岭顶峰上了。朱丕克睁眼向山下望去,发现有十来个南韩士兵扛着枪大摇大摆地向山顶爬来,看样子他们没有发现4连已经占据了山顶。战士们都持枪瞄准了敌人。当敌人爬到距离4连阵地只有30来米时,连长盖成友一声令下:“打!”朱丕克的机枪首先开火,一梭子弹就撂倒五六个敌人,其余的扭头就跑,连滚带爬地逃下山去。朱丕克的机枪不仅打响了黄草岭战斗的第一枪,也打响了中国抗美援朝作战的第一枪。 6park.com

对于同一遭遇战,韩军的战史不如《解放军报》所描述的那么清晰,更没有那么文学化的色彩,只是韩3师含糊地记录了韩1军团的侦察分队1950年10月25日在真兴里以北的大山里遭遇国籍番号人数不明的敌军,但却查不到该侦察分队详细具体的作战记录。因为当时志愿军为了保密,入朝前扔掉一切与中国军队有关的东西,穿得是朝军的军装,加之这一带始终都有朝军活动,所以韩1军团侦察队误认为遭遇的敌军是朝军。 6park.com

遭遇战发生的两天后 (10月27日),进驻水洞镇的韩3师前卫第26联队奉命向真兴里一带攻击前进 (与志愿军战史吻合),在水洞以北的的山中再次与志愿军发生战斗。经过一天的激烈战斗,志愿军第370团2营伤亡惨重,负责带队指挥的该团副团长苑世仁也受重伤。据第42军军史(注3)所述,27日晚第370团2营放弃草芳岭和577.8高地,撤退到馆坪、第二水力发电所后山、665高地等二线阵地。但不知何故,该营4连战后被评为”黄草岭英雄守备连“,根据百度百科的资料:。。敌军的攻势更加凶猛,竟出动了100多架次的飞机,5次轰炸、扫射四连的阵地。美军两个加强营的集团冲锋但都被四连官兵一次又一次击退。坐在东京遥控指挥的麦克阿瑟如坐针毡,急令:“以最大力量打下黄草岭,迅速前进”。以上的描写有两个令人怀疑的地方:1)根据美军的战史记载(注4),10月26日陆1师结束元山登陆,步7师仍在海上),所以应该没有美军两个加强营集团冲锋; 2)最后一句对麦克阿瑟文学化的描写也没有任何根据,显然是凭借想象任意发挥而成) 6park.com

联军战史提到27日第26联队战至傍晚时分,守军渐渐开始不支,向北退却,与中国战史基本吻和。 除此以外,韩军战史提到另外一个细节:战斗中韩军捕捉到16名身穿朝军冬季军服的俘虏,审问时对方不懂韩语,换汉语审问,俘虏们才供认他们是中国士兵,部队番号是志愿军42军第124师第370团2营,该营随第124师主力于10月中旬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境内,带队指挥的是第370团副团长苑世仁。当晚第26联队的美军顾问史密斯少校向咸兴的第十军团司令部发了一份战斗简报,声称在当天战斗中捕获16名中国俘虏(图4),据俘虏供称在黄草岭附近担任守备的是中国和朝鲜军队,人数大约4-5千人。
6park.com

图4. 被韩第26联队俘虏的志愿军战士 6park.com

未完待续 6park.com

注1.  血与火的洗礼——记我所经历的抗美援朝战争,作者:万人杰,《广州文史》第77辑,广州出版社, 2013年5月 6park.com

注2.  黄草岭阻击战:志愿军血战13天 伤敌2千,《解放军报》2017年11月2日 6park.com

注3. 《从东线到西线:42军在朝鲜》,作者:郭宝恒,王恒一,辽宁人民出版社 (1991年1月1日) 6park.com

注4.   U. S. Marine Operations in Korea, Volume III "The Chosin Reservoir Campaign" , Lynn Montross and Captain Nicholoas  Canzona, USMC, Based on Research by K. Jack Bauer, PhD., Historical Branch, G-3 quarters U. S. Marine Corps, Washington, D. G, 1957 

评分完成:已经给 长岛风 加上 200 银元!


贴主:长岛风于2019_07_11 14:14:26编辑
喜欢长岛风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长岛风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军事纵横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