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事纵横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砥平里的火海与人海:骑5团装甲支队的战斗伤亡
送交者: 宋阿毛[☆★★声望品衔11★★☆] 于 2022-05-13 11:35 已读 7111 次 11 赞  

宋阿毛的个人频道

砥平里的火海与人海:骑5团装甲支队的战斗伤亡

Chipyong-ni:Battle Casualties of Task Force Crombez 6park.com

承前文“第23团支队的战斗伤亡”: 美/法军在砥平里总减员约500人,其中死亡97人。 https://web.6parkbbs.com/index.php?app=forum&bbsid=2154&act=view&tid=2756093

本文叙述增援美2师23团的骑5团装甲支队及步兵的战斗伤亡。

1951年2月11日傍晚,邓华指挥的横城反突击战发起,第四次战役正式开始。至2月14日夜,联合国军在砥平里–原州一线的位置如下图所示: 6park.com

自原州向西至文幕里的单位为:187空降团、美2师38团并荷兰营、美2师9团,继续往西则为刚刚扩大的美第IX军防区:韩6师、英联邦27旅、骑5团、美24师21团等。美2师23团位置孤立前出。 2月14日晨,英联邦27旅(4个步兵营:英英澳加 + 新西兰炮营)过南汉江沿24号公路北进向砥平里靠拢,但被116师346团、347团阻在内龙里以南,这里的战况并不激烈,英军的进展也不大。

2月14日下午16时,美第IX军军长Maj. Gen. Bryant Moore电话通知作为第IX军预备队的骑5团立即准备过南汉江承担为砥平里解围的任务。骑5团傍晚时分经骊州向东由梨湖里的浮桥过南汉江后折向西北沿24A公路,当夜由于后浦里以北一桥梁中断而在此宿营,以待工兵构建便桥。

2月15日中午12:30骑5团已位于上草峴里、马头里,此时受到道路以西126师378团自143高地和道路以东116师348团自152高地的阻挡,此处距离砥平里尚有10公里(6.2 miles)。随后骑5团团长Marcel G. Crombez借用骑1师师长Maj. Gen. Charles Palmer的直升机对向北的道路进行了一番空中侦察,估计有中方有约至少2000士兵部署在道路两侧 (- Barron p222) 。本文推测378团+348团+377团布置了至少3个营向南阻击,至少3个营截断24A公路。

下午15:00,Crombez估计不可能在天黑之前整团平推至砥平里,因而决定编成一支坦克为主的特遣队(Task Force)单独突进。他的编队包含: * 13辆第6坦克营D连的M46巴顿式

* 10辆第70坦克营A连的M4A3E8谢尔曼式

* 第8工兵营A连1排的4名工兵

* 骑5团3营L连

6park.com

第6坦克营D连原属于美24师并非骑1师,只因其前一天正好位于长湖院里距离骑5团最近。巴顿式坦克拥有90mm主炮兼底盘转向灵活,因此布置于前列。第70坦克营A连还留下两个坦克排(谢尔曼,76mm主炮)留在马头里用于继续支援大部队。TF Crombez合计坦克23辆,4名工兵搭乘第2辆,步兵搭乘车队中间十余辆坦克,最前和最后4辆坦克不搭乘步兵。这个命令对于骑5团3营L连来说显然凶多吉少,因为没有步兵装甲车可供防御和机动,这一路几乎就是裸奔,因而3营营长LCol. Edgar Joseph Treacy激烈反对这种安排(作为两人此前作战理念不和的报复 – Blair p707)。反对无效后,LCol. Treacy和连长Capt. John Curran Barrett决定从全连186人中留下26人作”种子”,Treacy另外自行安排5名韩国担架员驾驶一辆卡车落在最后用于收容伤员。 6park.com

15:30-15:45左右,装甲支队从马头里出发,每辆坦克间隔50-yard,车队拉开约1公里长,中间每辆坦克上挤满约10名步兵。出于对部下可预见伤亡的关切,LCol. Treacy在最后一刻自行决定随车队北上,他跳上了第6辆坦克操纵机枪。Crombez安坐在第5辆坦克内并关闭了所有的舱盖,只与其他坦克通过无线电联络。 车队很快受到116师和126师的拦击,在曲水里以南和以北各有一次停留。每次停留步兵首先必须跳下坦克于路边卧倒隐蔽或射击,但是坦克重新启动时并未给出任何联络讯号,因而在第二次停留重启后,坦克上还剩约70名,其余人员或者没赶上坦克的速度、或者被旋转的炮塔扫下来、或者已经伤亡无法继续。在第70坦克营A连其余坦克的掩护下,数十人得以陆续返回马头里附近的己方阵地。

从曲水里往砥平里,最险要的地段是砥平里以南2.5公里处玉峴里129高地的断崖式隘口。在此处公路必须通过一个长约140米、两侧坡高10米左右的狭窄地段,这是中方阻击最佳的、也是最后的机会。之前所有126师和116师的AT爆破小组或是无法近身、或是被L连步兵和坦克的车载机枪击倒,并且没有埋设地雷。在到达隘口以前,没有造成敌方坦克损失。 下午16时30分前,115师措手不及地发现敌军坦克已经到达己方的后背和左侧,急忙利用有利地势组织反坦克行动。在隘口,居高临下的115师人员采用了各种武器,特别是美制M9 2.36-in火箭筒击中第1辆坦克的炮塔,造成车长、炮手、装填手受伤,但行走机构无碍。随后第2、3辆隆隆通过后,第4辆被美制M20 3.5-in火箭筒击中炮塔左侧并引起殉爆,造成车长、炮手、装填手阵亡和另外两名乘员受伤,驾驶员John A. Calhoun烧伤后拼命踩油门前驶避免了堵塞车队。随着越来越多的坦克通过隘口后调转炮塔射击,两面夹击下后续的坦克越来越容易通过此处。但最后的一辆救护卡车因轮胎被子弹击穿未能通过,据信已头部负伤的营长Treacy在此处被俘 (– Appleman p284)。

据吴信泉著《39军在朝鲜》p351-2:“刘兆...所带领的三四五团一营全部展开在曲水里至砥平里的公路西侧山头上。...刘兆营长亲自抱着重机枪指挥他在公路边上的一营,用90火箭筒[本文注:中式仿制的90毫米火箭筒1951年5月定型,此时尚未列装]打坏了敌人这支先遣支队的4辆坦克 [本文注:至少打出4发,但至少2发未造成敌方损失]。”然而行文夸张的双石(aka 周军)称:“15日15时30分,三四三团参谋长汪明德发现三四三团一营集结地南光阳南山有浓浓的弹幕...公路东侧的三连火箭筒手李喜帮、杨喜贵操着一支“巴祖卡”,用6发火箭弹击毁两辆坦克。”美军确实被击毁一辆、击伤一辆,这功劳归属到底是相信吴军座还是写手双石就见仁见智了,反正都是115师的部队。Barron p234 称后来在玉峴里隘口找到5发美制火箭筒曾使用过的痕迹。更鸡血的是42军文工团 张永枚编《美军败于我手》p232:“我亲眼看见又一个战士爬上美军坦克,把棉军帽扣在坦克了望孔上,坦克‘瞎’了,他拿爆破筒把坦克炸毁。377团就炸毁了骑1师13辆坦克。”377团朱永山部“炸毁13辆坦克的功绩”不知115师是否心存感激。

下午17:00前,已经通过隘口的22辆坦克能够看见从砥平里内杀出的4辆美23团的坦克。由于缺乏通讯联系,有误击但无伤亡。沟通后联合对公路东侧343团第2营据守的马山阵地反斜面后背猛烈轰击。当天343团2营+344团9连已经承受了半天的地面反击、炮击和空袭,作战能力最终过了临界点而全面溃散,并导致343团、344团其余隐蔽部队的连锁反应。据1951.9吴信泉的39军《入朝作战基本总结》:“由于该师[115师]对情况判断错误,因此仓惶撤出战斗,部队拉的远,产生混乱。”指挥作战的23团2营营长Edwards p51对此情景描述颇为戏剧化:“They had withstood terrific artillery and air bombardment throughout the entire day, but now the appearance of the tiger tanks, throwing lead in all directions, was too much for the superstitious Chinese. Thousands of Chinese on all the close and distant hills could now be seen running in long files away from the perimeter. Every available rifleman and weapon on and inside the perimeter began firing and there were more targets than weapons. The Chinese ran like terror-stricken deer and stumbled over their own dead and wounded in their wild desire to get away from the perimeter. Hills were swarming with frightened Chinese, whose only thought was to get as far away from the perimeter as possible. ”不知王少伯营长是否有过回忆文章可与之对质。

17:15 PM,在差不多打光弹药后,合并后的26辆坦克驶入砥平里。这时随坦克的只剩下非常幸运的4名工兵和L连23名步兵(1人后来伤死,12人战伤,10人无碍)。在原出发时的160余步兵中,20人阵亡,20人下落不明,40余人战伤(– Appleman p283, Barron p239)。据ATIS联军情报翻译处于1951年6月25日所发布《敌军文件》,刊载了ATIS翻译的19兵团于3月29日所印发的“战斗经验汇编”称:343团俘虏20人,包括营长即Treacy (Twenty enemy, from the battalion commander down, were captured)。经查骑5团3营在这次行动中死亡(包括阵亡+伤死+被俘后死亡+失踪后认定死亡)合计共40人,名单如下: 6park.com

坦克部队的损失:第6坦克营D连3排排长1st Lt. William R. Bierwirth统计得3人阵亡,5人战伤 (– Appleman p613)。第1辆坦克车长Lt Lawrence L. DeSchweinitz,炮手Cpl. Donald P. Harrell,装填手Pvt. Joseph Garland战伤。第4辆坦克车长Capt Johnnie Morris Hiers,炮手John E. Trautman,装填手Micheal LaMagna阵亡,驾驶员John A. Calhoun和副驾驶员(Frank Hand?)战伤。 6park.com

中方损失:2月16日在TF Crombez所经道路两旁计遗尸876具 (876 enemy dead were counted along the route of TF Crombez – Appleman p284)。总伤亡未见中方材料公布。零星的记录如:王少华,贵州省普安县人, 42 军 126 师 378 团2营机枪连战士。1951 年 2 月15日朝鲜杨平郡曲水里牺牲。- 贵州省《普安县志》1999,p1069 6park.com

 对于这次解围行动更全面的描述亦见长岛风 –“骑5团增援的是非功过”

https://club.6parkbbs.com/nz/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400821

团长Crombez亲自部署、亲自指挥了增援行动并从总体上可以认为成功。李奇微称其体现了进攻精神: “Task Force Crombez, in its relief role, epitomized the offensive spirit.” (– Mossman p300) 虽然军内很多人反对,李奇微还是给Crombez了一枚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 (一等功)。砥平里之战中Crombez和Freeman均以团长身份获DSC,但在李奇微回忆录 p107和1952年5月 国会演讲中均特别称赞了Freeman而未提及Crombez,仅笼统说an armored task force of the 1st Cavalry Division。Crombez的反对者包括第8集团军参谋长Henry Hodes怒斥:“No son of a bitch earns a DSC inspiring his troops buttoned up in a tank. I know. I am an old tanker.” – Hamburger p216 本文认为Crombez主观上确实有不惜一切代价染红顶子的意图,特别表现在对步兵伤亡的漠视和对步兵贡献的打压上。得知营长Treacy违令并很可能已被俘后,Crombez扬言要将其送上军事法庭,并且将3营军官全部换成自己的亲信。长远来看Crombez的行为不可能在后来的作战中期望得到下属的信任和凝聚力。Crombez在团长位置坐到1951年7月,之后明面上是升职而调离了作战岗位。Treacy死于中方的战俘营。

Crombez的坦克纵队进入砥平里事实上标志了邓华第四次战役攻势的终结。

2月13日14时[横城作战结束、砥平里尚未开战],邓华电各军:“第42军主力进至原州西南地区...第120师进至原州西北地区,并归第42军指挥。第66军主力进至原州东北地区...第117、第118、第198师在横城地区打扫战场,14日晚向原州方向行。”由于砥平里连续两晚受挫和2月14日原州方向失利,2月15日11时,邓华电各军:“昨(十四日晚)仓卒攻击未奏效,为加强攻歼该地打援…一二零师归建,参加攻砥平里作战,…各部统于十五日晚调毕部署,决于[16日]黄昏再攻砥平。”可见邓华已经开始弱化原州攻势而试图加强砥平里方向,修整一晚后再攻。120师(及125师主力)当日在原州西北蟾江以南受挫并且不可能一晚行军到达砥平里即刻参战。15日13时,邓华请示彭德怀、朴一禹等:“从整个情况来说,今晚继续攻砥平里原为有利,但准备来不及,又会形成仓促作战,故于今明两日进行准备,调整兵力、火力,决心明晚[16日晚]攻歼该敌,估计准备后再攻是可能将该敌歼灭的”。美23团凭借自身的力战弹药虽竭但士气正旺,即使Crombez的坦克不来亦已为自己赢得了24小时的修整时间可获补给,虽然23团当时并不知道。

15日16时许,4辆美23团的坦克从砥平里内杀出对343团2营据守的马山阵地反斜面直射。数十分钟后骑5团的22辆坦克的加入使之成为单方面的杀戮。18时30分,邓华急电彭洪解并金韩:“各路敌均已北援砥平里之敌,骑五团已到曲水里。今下午已有五辆坦克[注:此数字不确]到砥平里,如我再攻砥平里之敌,将处于完全被动无法机动,乃决心停止攻击砥平里之敌。…时机紧迫未等你回电即行处理毕。”

2月18日,骑5团与第23团在砥平里换防。版花7916说“砥平里战斗结束3天后[即2月18日]”,42军119师就一路跑到了“座防山、万树洞 [7916只知道抄,瞎编地名]” 展开顽强防御。他显然就是照着徐师座的雄文拷贝不走样,座防山、万村洞在哪她也不知道。我给她一点提示:骑1师的部队慢条斯理到那儿已经是3周以后的事儿了。下图为骑1师在3月的阶段线。 6park.com

美军在“第四次战役第二阶段”中所采用的拉平锋线、分阶段蠕攻模式给中方造成了错觉,以至于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嘎然而止后对美军的骤然反击毫无准备,最突出的案例即纽曼排级装甲支队突进昭陽江渡口: 6park.com

https://club.6parkbbs.com/nz/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810336  


贴主:宋阿毛于2022_05_13 11:38:34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宋阿毛 加上 50 银元!

喜欢宋阿毛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宋阿毛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军事纵横首页]
宋阿毛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