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今朝有酒喝,莫管生与死:一战法军与红酒的故事
送交者: 潜水人[♂首辅宰相★★★★★♂] 于 2019-08-14 5:16 已读 318 次  

潜水人的个人频道




在欧洲的大众流行文化里,第一次世界大战常常与酒联系在一起,比如有一种鸡尾酒,称为法兰西75(French75)。此名来源于法国研制的M1897式75毫米野战炮,常简称为法75。此炮是在火炮发展史上影响很大的著名速射火炮,在一战中被广泛应用,行销世界众多国家,其仿制型、改进型和衍生型遍及全球,并且又经历了二战,甚至至今还有少量服役,是名副其实的百年经典。




▲  一战时期法军装备的M1897式75毫米野战炮。



战后,欧洲知识界在反思一战的惨痛教训时,将这场空前的战争浩劫比作一场歇斯底里的大型聚众酗酒,欧洲各国都像喝醉酒的壮汉一样打成一团。然而,在战场上,酒精和烟草一样是前线士兵最渴望的东西,能够给他们带来精神上的慰藉。尽管在战争初期各国军队对于配发酒精饮料比较谨慎,但随着战争的进行,士兵们对酒精的需求与日俱增。作为一战的主要参战国,同时也是著名的美食美酒国度的法国,在一战时期也向部队配发了大量的酒类,其中包括红酒,那么它们给法军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呢?




▲  一杯French 75鸡尾酒,名字来源于法国制造的著名速射野战炮。

 

1914年8月,法国对德国宣战。刚开始法军士兵们拿到手的饮料只有水,没过多久,也就是在9月份的时候,士兵们的每日配给中加入了皮纳德红酒(也称为“plonk”,即便宜的酒),这是一种低质的廉价红酒。起初,士兵每日红酒的配给量为1/4升,随着战争艰苦程度的增加,红酒配给量也跟着逐渐增加,到了1918年1月已经达到3/4升,相当于现在的一瓶红酒。有时,在没有皮纳德的时候就配发啤酒、苹果酒或白兰地替代红酒,但在前线总是保持着最基本的酒精饮料供应。




▲  一幅法军士兵与皮纳德红酒的海报,这样的宣传海报还有很多很多……


▲  漫画中的法军士兵向一桶皮纳德红酒回首敬礼,法军士兵们在整个一战期间都能喝到这种低廉的红酒。



在某些特殊场合,也会配发其他的饮料,如加香葡萄酒或起泡酒。一名退伍的法国老兵加布里埃尔·谢瓦利尔(Gabriel Chevallier)在他的回忆录中提到,在7月14日国庆日的时候,每四名士兵可以分得一瓶起泡酒。另外,配给士兵们的皮纳德红酒中有时会混入白兰地。在一些报导中显示,有些还混入了乙醚。在后方,部队能够获得品质较好的红酒、科尼亚克白兰地和其他白兰地,特别是在咖啡馆和妓院,更有不少迎合士兵们喜好的好酒。

 


▲  起泡酒也是一种葡萄酒,其特征为含有一定数量的二氧化碳气泡,香槟就是一种经典的起泡酒。



反观德国,并没有留下让前线士兵大量饮用红酒的记录。法军为何会如此出手大方,全力满足前线士兵对红酒的需求?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提高士气,以酒壮兵胆。红酒对于法国人的生活来说不可或缺,据说不少有小孩的法国人家,吃饭时也会让孩子跟着喝兑了水的红酒。

众所周知,一战时以堑壕战为主,交战双方都难以突破对方的机枪防线,战事常常陷入胶着状态。每次下雨,战壕里就变成一片泥海,让本来就十分痛苦的战壕生活更添一份悲惨。战壕内的卫生状况也令人堪忧,时常有老鼠出没。即使遭到德军的炮击和毒气攻击,法军士兵们也只能龟缩在战壕内,陆陆续续有士兵因为承受不住恐惧带来的心理压力而精神崩溃。




▲  一战时期法军士兵在前线饮用红酒,对于他们而言红酒一日不可缺。



战争总是残酷的,指挥官们不能允许法军士兵们一直躲在战壕里。一声令下,所有士兵都得跳出战壕往前冲,在当时没有遮掩物的战场上,许多法军士兵就这样被德军的机枪像秋风扫落叶似地射倒在地。

面对残酷的战事,离开家人和爱人的士兵们在战地唯一的乐趣就是食物和红酒。他们每天靠配发的红酒将自己麻醉,这样便能忘却直面死亡的恐惧,尽管忘却是短暂的。




▲  大量的廉价桶装红酒被送上前线,对于法军士兵来说,缺什么都不能缺酒。

直至现在,法军喝红酒的传统仍被保留下来。二战后,西德和法国为了加深相互间的友好关系,各自挑选出一些高素质的士兵成立了一支“法德混合旅”。根据曾在这支部队服役的德国士兵回忆,法国士兵用餐的时候,一定会备一支小瓶红酒,而德国士兵用餐时没有任何酒精饮料。

 总之在一战前线,最充足的物资莫过于红酒,皮纳德已经成为法军后勤的一种必需品。为此,法军购买了巨额数量的红酒,还不忘大肆宣传,鼓励平民为了打赢战争努力存好他们的红酒。

 


▲  一副描绘法军士兵在日常痛饮红酒的漫画。

如果你到法国一战遗址,如凡尔登,你可能会大吃一惊,那里有关法国士兵和红酒的画像如此之多。战争期间,法国国内的宣传海报上都是士兵和他们的红酒。一位现代法国葡萄酒行业的从业者表示,战争经历使得来自法国不同地区(尤其是那些来自啤酒高消费地区)的士兵们变成了红酒消费者。红酒最大的贡献就是促进了法国的“民族团结”。葡萄酒商也说,那些在战壕里共饮红酒的经历让士兵们抛开了乡土观念,结下深厚的情谊。


 


▲  法军士兵还亲手采葡萄酿酒,这脚丫子的味道不错。 

在法国的战争文学和诗歌中,酒占据着相当显著的地位,从这些文学作品当中也能一窥士兵们的前线生活。法国著名作家亨利·巴比塞(Henri Barbusse)于一战期间出版的小说《火线(Under Fire)》中提及,红酒在法军前线是绝对不可缺少的。根据他的描述,士兵们从不惜私吞其他人的红酒配给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不少平民看准士兵们转移阵地的时机,以更高的非法价格向他们兜售红酒。他还说,军营里常常弥漫着烟草、红酒和劣质咖啡混合而成的臭味。同样,战后的文学作品中也说到士兵们渴望从家乡食物中得到安慰,巴比塞笔下的士兵就幻想着能喝上一口家乡的红酒。

除了红酒,法军经常在发起一场进攻之前给士兵们配发白兰地,但这种“壮胆酒”并非总是能达到预期效果,正如加布里埃尔·谢瓦利尔描写他在参加贵妇小径战斗的经历:“我们喝的白兰地有令人恶心的血腥味,而且烧得胃难受。里面不适当地添加了氯仿,麻木了我们的大脑,当我们忍受恐惧折磨的时候,在我们等待锯齿状的钢制解剖刀要折磨我们身体的时候。”



 


▲  一幅颇有意思的画作:为了我们的士兵保护好红酒!



既是一个超现实主义诗人也是一名法军退役老兵的纪尧姆·阿波利奈尔(Guillaume Apollinaire)认为,酒既有战略上的好处也有令人深感不安的地方。在他所写的《致意大利(To Italy)》一诗中提到,皮纳德最大的能耐是团结了法国人和意大利人共同对抗德国人。他有一首非常著名的战争诗——《尚帕涅的葡萄种植者(The Grape Growers in Champagne)》,他在诗中描绘他的战友就像带有血的香槟酒瓶。这首诗因为以葡萄种植者命名而令人印象深刻:
 A grape-grower was singing bent over his vinesA grape-grower without a mouth on the far horizonA grape-grower who himself was the living bottleA grape-grower who knows all about warA grape-grower in Champagne who’s an artilleryman

 


▲  法军士兵与皮纳德红酒的宣传画报。

酒是法国战争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还是一战士兵们战壕生活的组成部分。在大众文化中,关于法军士兵的描述总有酒的存在,无论是战争期间,还是之后。通过战时宣传和战争消费,红酒变成了法国的国民饮料。然而,战争也破坏了包括尚帕涅地区的很多葡萄种植园。总之,正如麦克斯·勒克莱尔(Max Leclerc)所写的诗歌《皮纳德颂歌(Ode to Pinard)》指出的那样,红酒既不是民族自豪感的体现,也不是对文明的威胁,它仅仅是法军士兵们能够获得少数安慰之一,一点帮助士兵们度过前线生活的慰藉。

 

评分完成:已经给 潜水人 加上 50 银元!

喜欢潜水人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潜水人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


view.html"); } else{ include("/home/bbs_pub/pub_tpl/thread_view.html");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