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我的奥斯维辛(三)
送交者: 草庐芷甫[♂★★★★升斗小民★★★★♂] 于 2019-11-15 20:34 已读 3722 次 17 赞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我的奥斯维辛(一)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180107 6park.com

我的奥斯维辛(二)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186624 6park.com

6park.com

疲倦,枯燥和简单的重复,一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对高三一的学生来说,唯一自由的时间只有星期六的晚上,小陆还是照旧吃完晚饭就直接去了教室,对这些老复习生来说,是没有所谓的自由时间的。我一个人坐在床上,百无聊赖。离开家之前,妈妈说这个周末会来看我,毕竟走得匆忙,她会准备一些吃的和用的,给我一起带过来,然而她并没有如约而至,我不知道为什么,也懒得去想,在那个联系靠书信,紧急靠电报,性命攸关才打长途电话的年代,多想是没有用的。晚饭吃的是两个大馒头,两勺土豆片,这个破学校唯一的肉菜是用炼过油的肥肉渣子做的,看着就恶心,一个星期了,我始终没勇气去尝试一下。出门不远的街上倒是有一些小饭馆,我一个人也没心情,紧张了一个星期,我也很需要这样一个晚上静静地想一想,想过去,想将来,想朋友,想小丰满,不拘想什么,只是让自己的思绪信马由缰,我突然感到非常的寂寞。 6park.com


6park.com

所幸的是,就在第二个星期,小宁来找我了。小宁是我们厂一个副厂长的二公子,俗话说:老大疼,老小娇,中间是个受气包。小宁的父母都是事业型的人,所以小宁这个受气包从小就被送到了县里的爷爷奶奶家,由爷爷奶奶带大。上初中的时候,他被父母接到身边了几年,于是我们做了两年多的同学,后来他父母上调到了省厅工作,只把老大和老三带走了,说是忙不过来,而小宁又被送回了爷爷奶奶家继续上高中,我们初中时关系就不错,所以一听说我来了,他就跑过来找我。从此,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他是我这一辈子最好的几个朋友之一,我们的友谊也一直维持到现在。小宁为人忠厚,仗义,除了学习不好,各方面都很优秀,直到现在,我父母提起他都会说:这是个有礼貌热心肠的好孩子。小宁是文科生,班主任又管得不严,所以每到快吃饭的时间,同桌的小勇经常会拍我一下冲窗外努努嘴,我就会看到小宁夹着个饭碗,双手插在裤兜里,在窗外的走廊上边踱步边等我,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就会涌上心头。 6park.com


6park.com

从那以后,午饭和晚饭我都和小宁一起吃,我和他共同语言很多,除了学习什么都聊。小宁可以说是我枯燥生活的唯一调剂,尤其是到了周六下午下课后,小宁也不回爷爷奶奶家,我们一起到县城里唯一的一个二层楼的饭店,点几个菜,再要几笼小笼包子,大快朵颐。有时我也会叫上小勇,小勇是农村孩子,家里很穷,通常都推托不来,在我的生拉硬拽下来吃过几次。以至于三年前我回国路过北京,小勇领着老婆孩子请我们一家吃饭,二十多年没见了,自然聊起了那些往事,说起了那家二层楼的饭店,我已经想不起饭店的名字了,小勇却准确的说:“春满楼。”对,就是这个名字,很俗气。 6park.com


6park.com

吃完饭,我和小宁会挺着浑圆的肚子一路溜溜达达,一个星期的油水都在这里面了。九十年代初的贫困县城,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路边小饭馆里飘出的饭香此时对我们也不再有吸引力,我们开始似懂非懂的谈女人,街上的人不多,夕阳西下,晚风拂面,我们就一直晃啊晃,直到夜幕降临,我们会到电影院看夜场电影,一口气看三场,出来时已是午夜一点多了,我住的出租房早已大门落锁,不方便再去打搅房东的好梦,我就会和小宁去他的小屋,他有关系,学校给了他一间教学楼楼梯拐角的储藏室,虽然很小,却是方便而独立。回去后我们躺在床上继续聊天,要是天气好,我俩就会搬着被褥爬到教学楼的屋顶上,看着满天繁星,畅谈着友情,爱情,理想和人生,直到天微微亮才沉沉睡去,天亮后被阳光刺醒,小宁搬着被褥回屋继续睡,我却要赶紧起来去上课,因为老齐要求周日早上八点必须进教室了,虽然只睡了两三个小时,我却是精神抖擞,匆匆用小宁的牙刷毛巾洗漱完毕,我朝着教室飞奔而去。很多年以后,我一次回国专程去拜访小宁,小宁那时刚刚离婚不久,和新交的漂亮女朋友一起请我吃饭,这小子身边永远都不缺漂亮女人。席间,我们都喝高了,小宁搂着我的脖子对他女朋友说:“别人都说好得穿一条裤子,那是扯淡。你知道吗?我们俩当年合用一个牙刷。”他女朋友皱着眉头说:“咦,真恶心。”小宁喷了一口烟,撇着嘴说:“你懂个屁!” 6park.com


6park.com

书归正转,说回老齐,老齐的严厉果然名不虚传。开学不久,我就领教了一次。那是一次晚自习,那天老齐不知有什么事儿,9点钟下课时并没有在教室门口把着,结果有十多个县城里的同学就提前回家了。等老齐快十点时返回来一看,也没二话,把名字都记下来。第二天早上,全都给叫到教室外面,一顿雷霆,真是凶神恶煞一般,临了一人踹了一脚,包括四个女生,无一幸免。这些都是应届生,而老复习生们是不需要监督的。十点钟老齐走了以后,他们还会自觉地留下来学习到十一甚至十二点,学校十点钟就准时熄灯了,这时老复习生们会从书桌了里拿出一根蜡烛点上,有些人还会点上烟便抽边看。我为了等小陆一起回去,也经常留下来看书,慢慢地也就和身边的这些老大哥们混熟了。有时候学累了,他们也会递给我一根烟,大家一起扯扯蛋。我抽烟就是那时候学会的,我还记得抽第一根烟时的感觉,根本不像影视剧演的那样,我仿佛对这个东西很熟悉,也很亲切,很快就掌握了要领,学会从嘴里吐出来,再从鼻子里吸进去,再潇洒的吐个烟圈儿,这一抽就是二十多年。这些老大哥有的已经有女朋友了,想想也是,这要不是高考闹的,二十多了,在农村可能孩子都有了。所以他们经常谈论性事,这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我上学较早,那时还不到十六岁,听了他们说的那些简直是目瞪口呆,神往不已,唉,以前觉得自己挺牛逼的,听完才知道我和小丰满的那些事儿简直就是小孩儿过家家。有一次我听到一半,问了一个特别傻逼的问题:“第一次你们弄完事儿以后,那血流得到处都是,你们怎么收拾啊?”那天主讲的老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指着我说:“哪有那么夸张,你小子以为是杀人啊!”(未完待续)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5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200 银元!

喜欢草庐芷甫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草庐芷甫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