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娶个笔名真难--老顽童令狐冲故事续章(大杂英雄录)
送交者: 草庐芷甫[♂★★★★升斗小民★★★★♂] 于 2020-01-16 20:16 已读 4610 次 13 赞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古道 西风 瘦马 6park.com


6park.com

我没有马,一个人在西北古道上踽踽独行,偶尔过路的行人看到我乞丐似的模样,都避得远远的。他们不知道我怀里揣着一张汇通钱庄的两万两银票,银票上还依稀有着她手指的芬芳。 6park.com

“怎么是你?”她惊诧地问。 6park.com

“我本就不该来。”我故作冷漠的回答,“我是来拿拆迁款的。” 6park.com

“老顽童为什么不自己来?” 6park.com

“他有事绊住了,他是我义兄,我来也是一样的。” 6park.com

她递给我银票时,怔怔地盯着我看,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接了钱,落荒而逃。我并没有走远,在附近的树林里藏了几日,想再好好地看看她。我看到那个叫令狐冲的家伙在她院外吹了几天的萧,两个人很有些琴瑟和谐的感觉,只是我听他们最后合奏《滚滚红尘》时,那个令狐冲颇有些心不在焉,很想临走前去提醒她一下,不要相信那个小白脸,想想还是算了,她会相信我吗? 6park.com


6park.com

她叫笔名,我和她认识时她就已经和我义兄老顽童定了亲。我始终忘不了第一次见她时的样子,那是一张不施粉黛,却又宛若桃花的俏脸。朱唇微启,似笑非笑,那天就是我沦陷的开始。可惜老顽童一心向武,婚后不久就离开了家,我也再没有理由去看她,这次我实在忍不住,就假借拆迁款的事去与她见面。“她一定把我当成贪婪小人了!”我苦笑道。嘴里很苦,心里更苦,我突然跪倒在路边的杨树下呕吐起来,肝肠寸断。“妈妈,你看他想不想一条狗?”一个过路的小男孩儿指着我说。 6park.com


6park.com

我决定去找老顽童,让他回家,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事。 6park.com


6park.com

东海,桃花岛 6park.com

桃花岛主西蒙冷冷地看着我,“我活了52岁,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到桃花岛惹事。”他早年为船员,曾纵横四海,一身水上功夫十分了得。 6park.com

“你放了老顽童,我就离开。” 6park.com

话不投机,动手,我六根不净,抵不住他的一曲《碧海潮生曲》,我败了。 6park.com

“年轻人,你有胆,我就破例让你见他一面。” 6park.com

我见到了老顽童,他在专心致志的练《九阴真经》,心无旁骛。 6park.com

“你为什么不回去,笔名一直在等你?” 6park.com

“对我来说,真经就是一切,练不成真经,我绝不离开。可笑那个西蒙,还以为困得住我,我只是贪图他这里清净罢了!” 6park.com

“那。。。那笔名怎么办?” 6park.com

“兄弟,你也知道爱情于我是最难练的武功!”说罢,他长叹一声。 6park.com

我劝不动他,又打不过他,只好离开。 6park.com


6park.com

我辗转于江湖,没有别的本事,只能去做杀手。我虽然武功不高,可不怕死,我可以为了一两银子去搏命,因为我生无可恋。很快我就有了名气,我用我搏命的钱去喝最贵的酒,这酒叫醉生梦死,我第一次去老顽童家做客时,笔名请我喝的这个酒,她亲自为我斟满,那一天我喝醉了,酒不醉人人自醉。我每天都是杀人,喝酒,简单而痛快,直到十年后我在一个掮客那里听说华山派掌门令狐冲要和魔教教主任盈盈大婚的消息。这些年我一直以为笔名等不到老顽童,会和令狐冲在一起,他们毕竟琴箫和谐过啊。然而,我错了,小白脸子靠不住。 6park.com


6park.com

华山,山门。 6park.com

果然是办喜事,我远远就听到了喜庆的唢呐声。我是千里迢迢来搅局的,我要质问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然而,令狐冲没有下来,华山掌门好大的架子,只派了他二师弟来应付我。二师弟生的肥头大耳,是华山气宗,使一个九齿钉耙,虎虎生风,我打不过他。 6park.com

“算了,兄弟,强扭的瓜不甜,事已至此,你何必执念呢?”二师弟倒是个厚道人。 6park.com

“你怎么称呼?我日后找你算账!” 6park.com

“哦,我姓朱,在家排行老八。” 6park.com

我慢慢的走下华山,耳边忽然想起一阵萧声,吹奏的是那首《因为爱情》,看来令狐冲已经忘了《滚滚红尘》了。 6park.com


6park.com

从华山下来,我突然很想去看看笔名,我一直知道她的消息,只是没有勇气去看她。房子拆迁后不久,她就去了江南。笔名在江南有个闺蜜,是号称江南第一大家闺兔的兔啦啦,她们一起在苏州留园开了一家杂侃居酒楼。 6park.com


6park.com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6park.com


6park.com

小桥 流水 人家 6park.com

苏州 留园 杂侃居 6park.com

我进来时笔名不在,其实我是看见她出门才进来的,我还是没有勇气面对她的眼睛。兔啦啦殷勤的打着招呼:“客官,吃些什么?” 6park.com

“剁椒鱼头,烤乳猪。”我恨恨地说。 6park.com

“喝什么酒?”兔啦啦笑靥如花。 6park.com

“醉生梦死。” 6park.com

我很快喝完了一坛女儿红,这个贪心的老板娘竟然拿女儿红蒙我,可能是她看我土头灰脸的,像个乡下人。这时,我看到了一叶扁舟,顺水而来,扁舟之上,红衣翩翩,身姿绰约,正是笔名。我慌忙从怀里掏出珍藏了十年的汇通银票,放在桌上,落荒而逃,身后还依稀听到兔啦啦惊喜的声音:“两万两,哈哈,发财啦!” 6park.com


6park.com

长江,水天一色 6park.com

我蜗居在船舱里,喝着闷酒。艄公是一个年轻人,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整日笑嘻嘻的,无忧无虑。 6park.com

“年轻人,你为什么整天都在笑?”我醉醺醺地问他。 6park.com

“为什么不笑呢?生活多美好啊!整日里我可以面朝大海,春暖发呆。我要是像你一样天天愁眉苦脸的,还不如去死的好。”他还是笑嘻嘻的。 6park.com

“去死?”我呆呆的望着滚滚江水。 6park.com

“喂,大叔,你不会真想死吧!你这样跳下去,爱你的人,等你的人该多伤心啊!” 6park.com

“你说得对,我不能这样死,她会伤心的。”我喃喃道,她会伤心吗?我不知道。 6park.com

“你叫什么名字?年轻人” 6park.com

“我姓江,江小鱼,我就是一条快乐的小鱼!” 6park.com

我听说过这个名字,他出身恶人谷,还能整天活在阳光里,真好!我很羡慕这个姓江的年轻人。 6park.com


6park.com

我心里生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我要去挑战天下高手,让他们杀死我,这样她就不会为我的死介怀了。 6park.com


6park.com

南岳衡山 6park.com

江南大侠玉米穗是兵器谱上排名第三的高手,他学自东瀛,一手东瀛破风刀法神鬼莫测。不到十合,他的刀就划断了我的发梢,抵在我的咽喉上。 6park.com

“杀了我!” 6park.com

“我刀下不斩无名之辈。”玉米穗满脸不屑。 6park.com


6park.com

东岳泰山 6park.com

武林名宿烟斗狼内功精湛,一招泰山压顶几乎压断了我的腰。 6park.com

“杀了我!” 6park.com

“你我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杀你?”烟斗狼一脸诧异。 6park.com


6park.com

又是十年,这十年来,我北平战州官,胶东斗长岛,黄山击六少,嵩山怼中华,一败再败,无一胜绩。最后一役,我甚至败给了一个浪荡江湖的流浪枪手,他拍拍我的肩说:“兄弟,你武功不错,可惜,你心乱了。”我的心不是早就死了吗?又怎么会乱?我迷惑不解,十年的搏杀,我早已忘了我比武的初衷,我到底要什么?没有人能回答我。 6park.com


6park.com

我怀揣困惑,一路向西。 6park.com


6park.com

甘凉道,田记面店。 6park.com

我竟然在这个破败的小酒馆里,又喝到了醉生梦死,这十年我醉心比武,已经很久没有干杀手的买卖,大多时候穷困潦倒,自然喝不起最贵的醉生梦死。我喝光了酒馆里所有的醉生梦死,然后整整睡了三天。等我最终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而美丽的脸,恍惚间我以为看到了笔名。 6park.com

“嘿,大叔,你死了?” 6park.com

“我死了,那这里是阴曹地府?” 6park.com

“放屁,这里是田记面店,你喝光了我们所有的好酒,一共两万两银子,赶紧给钱!” 6park.com

我记得我曾经怀揣两万两银票闯荡江湖,那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我的两万两已经给了人,再也不会有了。她并没有逼我还钱,而是给我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小米辣米粉,上面飘着红彤彤的辣椒,绿油油的香菜,我饿极了,一口气吃了三碗,浑身是汗,仿佛又活了过来。 6park.com

“看来你还没死透,有活过来了,记得你欠我的钱!”她大大咧咧地说。 6park.com

临行前,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等我有了钱一定还你。” 6park.com

“我姓田,他们叫我田螺姑娘。”她抚了抚额前的头发,我看到她鼻梁上有一颗美人痣,嘴唇上的胭脂膏子十分鲜艳。“你记得就好,别光想着死,记得你欠别人的钱!” 6park.com


6park.com

我继续向西,直至大漠的最深处。在一个叫纵横山的地方,搭了一间草庐,每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是再也没有喝酒,开始学习喝茶。每日里看大漠孤烟,听长河落日,倒也逍遥自在。 6park.com

“大叔啊,你总说听长河落日,落日怎么能听到呢?”棋盘对面坐着一个小姑娘,双手托着圆圆的脸,一双大眼睛,黑葡萄似的忽闪忽闪,瓷娃娃似的。她是不远处星月宫的小公主星月夜,没事儿总爱偷跑出来找我下棋,倒也解了我的不少寂寞。 6park.com

“你还小,等长大了,你就能听到落日的声音了。” 6park.com

“我可不小,”小丫头不服气地挺起胸脯,“你看,我可不小。” 6park.com

我笑了:“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我极目远眺,天边夕阳西下,红霞漫天,仿佛间我看见一个红衣少女,身姿绰约,一张不施粉黛,却又宛若桃花的俏脸。朱唇微启,似笑非笑,一时间不由痴了。“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6park.com


6park.com

杂侃居首席评论员六大先生看了我的文章,点评道:“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难乎?易乎?娶个笔名真难也!” 我问道:“六爷,如此,奈若何?” 六大先生抬头看看天,漠然道:“你问我吗?我只是个路人甲罢了。”
6park.com

临行前最后一贴,纯属游戏之作,请勿对号入座。有些英文名字没能涵盖,实在抱歉。谢谢大家,给大杂的好朋友们拜个早年! 6park.com

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6park.com


6park.com


6park.com



贴主:草庐芷甫于2020_01_16 20:53:49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500 银元!


贴主:草庐芷甫于2020_01_16 21:56:57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200 银元!

喜欢草庐芷甫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草庐芷甫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