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那些年,我收到的情书(二)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勋衔16★★★☆♀] 于 2020-03-13 22:38 已读 7936 次 23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在我本科快毕业的时候,收到了第二封情书。这次的情书是电子邮件,那时候我还没有电脑,只有去学校的电脑机房上课的时候,才能顺便收一下邮件。

发邮件给我的男孩子是高三在我们班复读的插班生,后来录取到北方的一所重点大学。他的经历有点像草庐芷甫兄在《我的奥斯维辛》中写的小陆。我就姑且称呼他为小路吧。小路到我们班上插班复读的时候,已经是他的第三个“高四”了,也就是说他高中读了6年。然而他并不是学习不好考不上,而是每一次高考都出现临场发挥的重大失误。据我所知,至少有一次中暑,一次晕倒,所以屡次名落孙山。

我们中学是子弟学校,很多同学的父母都是同事,互相熟识。小路的妈妈和我妈就挺熟,所以小路插班到我班上的时候,他妈妈还专门和我妈打了声招呼,说让两个孩子认识认识,互相有个照应。

尽管如此,我和小路并没有很多接触,那时候在我们学校,应届生与复读的插班生之间似乎有一道鸿沟。老师安排座位的时候,要么把插班生安排在最后面,要么安排在离黑板最偏斜的侧面走廊。大部分插班复读的同学性格都比较沉默,心思重重的样子,尤其是小路,背有点佝,戴着厚厚的眼镜,眼神也在镜片后面躲闪着。初次看到他,有一种莫名的悲凉和同情涌上心头,觉得他是中国高考制度的牺牲品,一个现实中的范进。同时又有点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担心,万一我考不上会不会也像他这样?

最开始,我还不太相信他每次都是发挥失误。我心想,哪有那么巧呢,既然没有考上大学,那肯定是备考上有漏洞嘛,成王败寇,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后来慢慢在课堂上接触久了,发现那些超难的数学题和物理题,他攻无不克,简直就是一个黄冈中学的活题库。这时我才慢慢在心里对他刮目相待,但也更同情他了。小路有两个姐姐,他父母是厂里的普通工人,让他复读这么多年,他家里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他这个独子的高考是父母最大的心病。

他坐在和我隔着一条过道的座位上,有时候我数学题物理题解不出来,会去请教他。他很认真地仔细讲解,低着头,眼睛从来不看我。我听明白了就谢谢他,此外一句多余的玩笑话都没有,一句与高考和学习无关的聊天都没有。那时候我也是个戴着厚厚眼镜没有人搭讪的木讷女生,我常常觉得自己和他同病相怜,唯一的不同是我还没有上过战场,而他是个屡败屡战的悲剧英雄。

就这样一晃到了5,6月份,我不知从他的某份表格还是档案上瞄到了他的生日恰好就在高考前一个月左右。于是我留个心,买了一个带锁的小笔记本,打算送给他做生日礼物。我打开了那把小锁,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写下了:生日快乐,心想事成,天遂人愿!

那天课间十分钟,我拿出小笔记本递过去给他,声如蚊蚋,怯怯地说,今天是你生日吧,送个小礼物给你,生日快乐哦。

他机械地接过笔记本,喉咙里低低地发出一声含混不清的:唵?

过了几秒钟,他才如梦初醒似的把头微微侧向我,目光在眼镜片的侧面闪烁游移,问,生日礼物?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

我嗫嚅着不知怎么搪塞了过去,这当儿,上课铃响了,同学们都回归座位。刚才我们两个人的短暂对话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本来我们就是班里两个不起眼的人。

接下来一堂课,我们俩都有些心猿意马。他本来上课一向专心听讲,却把笔记本藏在课桌下,时不时拿出来看看,用手摩挲着笔记本的封面,又对着那把小锁和钥匙研究了半天。

然而这个小插曲只持续了这么一小会儿。到下午,大家都恢复了往常的学习状态,兵临城下大兵压境,高考就在眼前,谁也不敢怠慢。

终于,在一个炎热的夏日,高考结束了。从考场出来,我们在校门口相遇,他问我感觉如何,我皱皱眉头说,不好不坏。

我又反问他,你呢。

他难得地露齿一笑,说,我也不好不坏。

我凝视着他的脸,恍然大悟地说,你这次一定考得很好,对不对?!太棒啦!

他羞赧地说,出了成绩才算数呢。

成绩出来了,我考得不太好,只上了当年的一般本科线,他却高出了重点线几十分。他一家人都高兴坏了,商量了很久,最终决定保险起见,去了和我们厂专业对口的一所北方重点大学。而我呢,因为考分不高,想飞也飞不了,所以就在本市读大学。

大学第一年寒假回家的时候,小路妈妈领着他来我们家拜年。见面的一瞬间,我和小路都惊讶地发出了一声“啊”,我们都因对方形象的改变而差点没认出来。

小路穿了一身崭新合体的西装,眼镜也换了一副很时尚的边框,神采奕奕,精神焕发。虽然说不上很帅,但绝对是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再也不似当初复读的时候那般暮气沉沉。 6park.com

我呢,由于大学期间功课轻松,我再也不戴眼镜了。我彻底放弃了看清黑板的奢望,就靠耳朵听讲和自己看书,偶尔拿同学的笔记过来瞄几眼,反正没有挂科。在校园里走动,虽然不至于撞墙撞树,但人来人往的面孔都是模糊的。于是我就像蒙娜丽莎一样,任何时候脸上都保持着迷之微笑,让迎面而过的同学们以为我在和他们打招呼。尽管如此,还是经常由于视力不好而闹笑话,我也只能随他去了。《围城》里说,男人不和戴眼镜的女人调情。所以,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也要扔掉这副禁锢我心灵窗户的眼镜。近视眼的噩梦,直到我参加工作之后去做了LASIK手术,才算彻底终结。

大学同寝室的几个女生总会凑在一起聊聊怎么穿衣打扮,也会一起逛街买点廉价的衣服和化妆品来理论联系实践。加上我住在宿舍里,没了家里的严厉管束。所以我的形象在小路眼里想来也改变了许多。

虽然我和小路对这次重逢都十分欣喜,但由于长辈们在场,我们只是简单聊了聊相互的校园生活,并没有说很多话。那年月没有手机,更没有微信,这次分别后,我们又忙于各自的生活,没有更多的联系,只是每年过春节的时候,会夹杂在拜年的同学里一起聚一聚。

日子一晃就到了大四,这天我正在电脑机房上网查询一些信息,发现小路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邮件的主体只简单写道:快毕业了,你最近还好吗,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请看附件。附件是一个Word文档,仿宋体小四号字,整整36页!!

在那封长达36页的文档里,小路连篇累牍地叙述了他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对我的心路历程。他说他一到我们班插班复读就对我印象很好,说我文静乖巧又善解人意,但那时候不敢喜欢我。直到生日那天收到我的礼物,他才惊喜地发现,原来我竟然也是喜欢他的。还说他最后一次高考得以正常发挥,都是得益于我的鼓励。到了大学以后,别的男同学开始谈恋爱,而他心里只有我。现在毕业临近,他想问问我对未来的打算。他个人更想南下广东去闯闯,但他考虑到我在老家念大学,又是独生子女,极有可能留在老家工作。如果我不想南下,那么他就陪着我一起留在老家。他说他父母亲都很喜欢我,早就在心里默许我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了。他还告诉了我一些非常隐秘的事,比如他到14岁还会尿床,一度让他极度痛苦,思想压力巨大。当然现在已经完全好了,但是他认为必须告诉我,因为他要向我展示一个真实的他,同时他也认为,只有我才能包容和接纳他的这些缺点和不足。

这封信以前保存在一个移动硬盘里,后来移动硬盘坏掉,这封信也找不回来了。现在回想起来,这封情书应该是情真意切,沉甸甸地满载了一个少男对爱情和幸福的全部希冀。可是,同样少不经事的我却被这封情书给吓坏了,觉得他赋予了我太多责任,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我们彼此了解甚少,我并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他,当时送他那本小笔记本只是出于一种友善而不是示爱。女人的直觉让我觉得自己不一定喜欢他的个性,虽然他很可能会是一个模范老公的不二人选。他根本不懂女孩的心思,甚至都没有问我在大学这几年有没有男朋友,只是自顾自地表白。信虽然写得长,却不是文学青年,完全是理工男的思维,大写一二三下面列阿拉伯数字123,接着是小括号,1.1. 1.2……从格式上看完全是一篇科研报告,压根儿也不像情书。我喜欢浪漫的、跳脱的、霸气的、让我崇拜的、可以征服我的,……那种。我是个很没责任感的人,既不希望别人改变我的人生轨迹,也不想改变他的人生轨迹从而必须对他负责。我最怕人家说,“我为了你,做了什么什么,放弃了什么什么,……”。感觉我先不先地就欠了他一屁股的情债,要用一辈子来偿还,好可怕。

带着这种心理,几天之后,我简单而敷衍地回复了他一封短信,拒绝了他。

此后好几年没有见过小路,只是听说他去深圳一个外企工作了。

小路妈妈病重的时候,我陪我妈妈去医院探望,又见到了小路。他为了母亲的病专程请假回来,带着太太和孩子。他们夫妻俩在小路妈妈的病床前忙里忙外,有一种风雨同舟的恩爱和默契。

对于我来说,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0_03_13 22:41:26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5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200 银元!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