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我所经历的那场暴乱(五)
送交者: 草庐芷甫[♂★★★★升斗小民★★★★♂] 于 2020-04-19 22:20 已读 1069 次 7 赞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五)鲁提辖和牛二 6park.com

6park.com

        小白走后,我的心情一直郁郁,那时候正是罚款任务逼得最紧的时候,我们一天工作有多半天都在外面巡逻。其实自从上班被分到王哥这一组,王哥每次巡逻都愿意叫上我。王哥这人平常不苟言笑,整天拉着一张胖脸,但和你熟了以后,就变成了一个话痨,于是我一边巡逻,一边还要忍受着他的叨逼叨。王哥经常说,基层民警工作一定要注意三点,一是管理,他说什么是管理,别给我背书本上的东西,说白了,就四个字,不管不理。权力不论大小,你行使了,它就是权力;你不用,它屁都不是。同样是权力,你行使的方法不同,产生的效果也不一样。说着他指了指在十字路口执勤的交警,比如他们查骑摩托车不戴头盔,这个违章最多罚五块钱,没人会在乎,交了钱再说几句难听的话是家常便饭,所以你这么去干活儿,捞不到一点好处,还惹一肚子气。但是如果你把他的摩托车暂扣下来,告知他因为你没有戴头盔,再继续驾驶是很危险的,回家去带上头盔,我可以不罚你,这样既合理合法,又把他折腾够呛,他既要花钱打出租,又要耽误上班接送孩子,这样五块钱的权力就会变得有分量的多。所以记住世上哪有清水衙门,有时候你去办一件小事,手续也齐全,却被支的滴溜溜乱转,一趟趟的跑,无非就是这些所谓的清水衙门想把自己手里的权利最大化。二是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这里面有两个意思,第一句是说不要轻易把人得罪到死处,尤其在自己的辖区内,要有拉有打,这样在关键时候,才有人向着咱们说话;第二句是说咱们是个小城市,人际关系复杂,很多时候人情是大于国法的。但什么时候饶人什么时候不饶是个技术问题。举个例子你抓了一个嫖娼的,要拘留罚款,老李来找你说清,你不同意;我来找你说情,你还是不放;最后人家找到了分局局长,局长直接打电话给咱们所长,所长让你放,你放不放?于是你把人放了,这种情况下,局长和所长不会领你的人情,嫖客也不会领你的情,更重要的我和老李会恨死你了,因为你小子狗眼看人低。当然你也不能任谁一来说情你就同意放人,这样你手里的权力就被别人看低了,这个尺度我没法教你,只能在以后的工作里慢慢体会,多看多学。三是要懂得大丈夫能屈能伸,千万别以为你穿了这身制服就有多了不起,这和打仗是一个道理,该冲锋时决不能卧倒,该卧倒时决不能冲锋,你们年轻人火气大,但也要分清时间和场合,否则会吃大亏。王哥说的第三条我深有体会,前几天他就被一个泼妇指着鼻子骂了半个小时,祖宗三代的无论男女的生殖器都被问候了一遍,他竟然面不改色,照样站在那儿吞云吐雾,这乌龟功我可真学不了。 6park.com

6park.com

        一天上午,我和王哥带着协管员小武出去巡街,刚转了一会儿王哥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对我说:我去车管科办点儿事儿,可能要午饭后才能回来,所长要是问了,你替我遮掩一下。我知道这是王哥一个主要的挣钱渠道,我们那个城市当时市民出行主要是骑摩托车,其中一种台湾产的无级变速摩托大概要卖到两万以上,王哥的一个战友在南方有门路,以每台三千块的价钱从深圳走私进来,再通过军车运往内地,王哥主要是负责给这些走私车上牌照,使之合法化。 6park.com

6park.com

        我和小武吃完中午饭后就坐在饭馆的门口喝茶抽烟,这时一个妇女走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倒,就开始哭,我赶紧站起来用手扶她起来,这种场面被不怀好意的人看到一煽动就是麻烦。这个妇女大概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穿得极为朴素,拿着一个青灰色的老式提包,哭诉道,她是我省北部城市的人,家里有严重的病人,因为听说我市有一个药神庙极为灵验,就坐了六个多小时的汽车来到我市烧香,昨天到我市后,在车站广场被一个买水果的讹诈,撕扯的过程中,身上的一百多块钱也被人偷走了,她身上没钱拜不了神,也回不了家,昨晚就是在火车站里对付了一宿,一个好心的饭馆老板给了她一个馒头,今天正百般无奈时就看到了我。叙述完原委,她又开始哭,她的口音和流泪的样子不由使我想起了小白的母亲。我从兜里掏出仅剩的四十块钱(早上我刚刚给所长交了两万块的罚款),交给她,然后领着她到车站广场,对正在执勤的交警兄弟说了一下情况,嘱咐交警兄弟等她吃个饭后,把她送到回北部城市的长途汽车上。 6park.com

6park.com

        我和小武继续巡街,其实老太太描述的那个买水果的我知道是谁,姑且叫他牛二吧。牛二早年是我市车站附近的一个大混子,八三年严打时进去了几年,出来后继续好勇斗狠,可时代变了,他当年的那一套已经不灵了,结果得罪了一个大哥,被剁掉了一只手。残疾以后,牛二连好勇斗狠的本钱都没有了,只好在车站一带卖水果,可他死性不改,缺斤短两是小事儿,坑蒙拐骗,碰瓷拉皮条,坏事做尽,尤其爱欺负外地的旅客。最近听说他又和车站一带的贼头儿季三儿搞到了一起,他负责讹,季三儿的手下趁机偷,从老太太的描述看这事儿应该是真的。小武这时对我说:“看来牛二和季三儿搞到一起的消息是真的,这家伙真是欠收拾。”牛二因为常年在车站一带混,被我们所拘过好多次了,罚款他没有,拘留他又不在乎,对他来说在哪儿不是吃饭啊。于是不是特别大的事儿,所里也懒得搭理他。而且他对我们所的情况特别熟悉,他清楚地知道所里谁是正规民警,谁是工人和协管员,所以他从不把小武这些协管员放在眼里。我知道小武很想借机收拾他,就对小武说:“昨天的事儿,这都过了一天了,也没个证据,不过你们几个最近留意一下这个事儿,争取抓住点儿证据,趁机办了他。”继续走着,在火车站广场,老远我就看到牛二推着一辆装着水果的三轮车晃了过来,到近前时他嬉皮笑脸地跟我打招呼,他那个无赖样儿惹得我心头火起,我说了他一句:“听说你最近出息了,小心别让我抓着你的尾巴。”牛二一听,赶紧停了下来,说:“这说的什么话,我你还不知道,就在这儿买个水果,挣个辛苦钱。”说完掏出一根烟递到我面前,我没搭理他,正准备过去,这时牛二竟然把烟伸到了我的嘴边,我一挥手打掉了烟,骂道:“滚蛋!”这时我明显看到了牛二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恨意。小武也在旁边帮腔:“你还卖水果,你纯是坑蒙拐骗,”说着他拿起牛二车上的秤:“你这秤一斤怕是能秤出来二斤吧。”牛二瞪着小武吼道:“你少在这儿胡说八道,我的秤都是工商局校过的。”说着就伸手去夺小武手里的秤,也许是这一夺,也许是这一吼,也许是以前的积怨,小武竟然双手往腿上使劲一磕,秤断为两节。牛二这时已经抓住小武的胳膊,叫道:“你赔我秤。”小武比较瘦小,挣了两下没有挣脱。我吼道:“松开。”伸左手抓住牛二的手腕,一提,翻腕一拧,想制住牛二,但我忽及了牛二以前也是大混子,又常年只用一只手臂,所以他手臂的力气极大。我没拧动,也不及多想,下意识的用两只手抓住他的手臂,同时弓步上前,用膝盖顶着他的腿,团身用肩头猛地一靠,牛二毕竟吃了一只手的亏,噔噔噔退出好几步,险些跌倒。 6park.com

6park.com

        我隐隐觉得今天的冲突有点儿过分了,转身带着小武就要离开。突然一辆自行车横在了我的面前,一个女孩儿指着我说:“你们怎么欺负残疾人?太过分了。”女孩儿穿着蓝色的校服,应该是附近初中的女生,梳着短发,圆圆脸,稚气未脱,但个头已经和成年人差不多高了。她看起来很激动,小脸涨得通红。我打着官腔说:“他讹诈过往旅客,请不要阻碍我们执法。”“你们就是欺负残疾人,我都看到了,你们必须道歉。”小女孩儿不依不饶。这时牛二竟然一步扑过来,双手抱住我的腿,躺倒在地,像一个毛毛虫一样整个身体缠在我的小腿上,嘶嚎道:“警察打人啦!”我挣不脱,这时人群已经围了上来,我心想:坏了。我试着解释,但根本没人听我说话。我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喊王哥支援,但此刻我还想着为王哥打掩护的事儿,不知道他办事儿回来了没有。人越围越多,这时我身后响起一声大吼:“你们哪里是共产党?你们是国民党。”我刚要回头,一只手突然抓走了我的警帽。身后站着一个老人,身材高大,满头白发向后背着,衣着讲究。他一只手拿着我的警帽,一只手正使劲地拽帽子上的警徽。我没有动,因为跟这样一个老人去撕扯,会激起众怒的,闹不好我今天就被留在这儿了。他不知道警徽是用螺母固定在帽子上的,徒手怎么拽的下来。估计是使的劲儿太大了,他的手被警徽的边缘给划破了,血顺着他的手就流了下来,看来口子不小。这一来,老爷子更激动了,也让我第一次看到了什么叫须发皆张,他一边挥舞着流血的手,一边慷慨陈词,痛骂共产党和政府,那样子好像党和政府和他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似的。具体说的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他用那只流血的手指着我的鼻子,一遍遍地质问我:“你到底还是不是共产党?”这个问题竟使我无言以对,我真不是共产党员,那个时候我连入党申请书还没交呢,可怎么说咱也是代表党的暴力机关,所以也不能矢口否认。我心想: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执勤中最怕碰到的三种人:残疾人,女人和老人,我都一起碰上了。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一些闲汉无赖甚至还有几个季三儿手下的小毛贼,他们眼里都流动着不怀好意的目光,我知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得赶紧求援,我用对讲机呼叫王哥,天灵灵地灵灵,希望他办完事回来了。王哥很快回话说马上到,几分钟后我就听到了警笛声。只见王哥开着一辆警用三轮直冲了过来,满脸煞气,到了人群前也不减速,这时人们对警察的天生畏惧和王哥的煞气还有这些年积累下来的人脉起了作用,人群竟不自觉的闪出了一个口子,王哥的摩托一头扎了进来,吱的一声猛刹住车,王哥瞪着眼睛问牛二:“你想怎样?”牛二还是很怕王哥的,停止了撒泼,说道:“陪我的秤。”王哥二话没说,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递给牛二,低哼了一声:“行吗?行了就走吧。”牛二站起来接了钱,竟推起车悻悻地挤出人群走了。主角走了,其他的人也大都偃旗息鼓,我和小武趁机上了车,绝尘而去。我不知道二十块钱够不够赔牛二的秤,但不管怎么说,这次无论是我还是王哥,面子是栽了。 6park.com

6park.com

        晚上托王哥办事的朋友请吃饭,我心情不好不想去,王哥非拉着我一起。席间王哥破天荒的没有替我喝那杯立正酒,于是后来我就喝多了,跑到厕所里吐得天昏地暗,依稀间还能听到王哥在旁边叨逼叨:“我平常跟你说的都他妈白说了,你小子是一句没听进去。还好最后你记住了我说的乌龟功,要不你今天非吃大亏不可!” 6park.com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50 银元!

喜欢草庐芷甫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草庐芷甫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