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我所经历的那场暴乱(八)
送交者: 草庐芷甫[♂★★★★升斗小民★★★★♂] 于 2020-04-28 22:15 已读 1307 次 11 赞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暴乱(下) 6park.com

6park.com

        我们七人开着车一路向东,没有开车窗,破昌河面包的空调也不给力,我身上一会儿就湿透了。透过车窗向外看,路上的行人并不见少,甚至是越来越多了。车辆小心的在路上行驶着,生怕节外生枝。大约开了二十多分钟,对讲机又响了,这次是市局指挥中心直接呼叫的,说通往市政府的几条路上有不同程度的发生了打砸事件,有两辆防暴大队的警用吉普和一辆警用依维柯被烧毁了,人员也不同程度受伤。指挥中心命令所有前往武警支队大院集合的民警,如果人数较少,应就地隐藏警用车辆,改为步行前往。王哥把车拐到了旁边的一条不起眼的小路上,说他和旁边的一个饭店老板很熟,不如把车开到那个饭店的后院去。
6park.com


        到了饭店停好车,王哥用饭店的电话给所长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我们的情况。所长说,一定要注意安全,沿途的情况很糟糕,实在不行你们把警服脱掉,但一定要保证凌晨一点前到达武警支队。当时还不到11点,不出意外的话,12点半之前我们应该可以到达。我们几个都把警服短袖脱了放在车里,一线民警夏天执勤的时候都喜欢在警服里面穿一件白背心,主要是吸汗,省得汗湿透了警服,既不雅观,也不舒服。警棍也都摘了下来,小谢还试图把警棍别在裤裆里,试了几次实在不行,只能扔进了车里。我们只是把证件,手铐和对讲机放在裤兜里,王哥说:“路上两个人一组分开一段距离,相互之间能看得到就行,要不一群穿白背心的人走在一起太扎眼”。于是我和小谢一组走在前面,小孟和小周在中间,王哥领着两个工人殿后。临走前,大家商量说快到商场时,有一条小街,我们在哪儿碰一下头,看看有没有新情况,路上对讲机都关掉,别暴露了身份。我和小谢一前一后的向前走着,大约两三步的距离,这样免得被人偷袭了。一路无话,除了看到一辆窗户被砸得稀烂的警用依维柯之外,没有什么麻烦。在小街碰头时,王哥又给所长打了一个电话,所长说骚乱队伍走得并不快,不过他们会途径交警支队家属院,现在局里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寄希望于他们不知道那几栋楼市交警支队的;另外商场周围已经有人在趁机打砸抢,要我们通过时小心些。 6park.com


        商场附近一直是我市的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几栋大型百货矗立在周围,我上班的那年,市局专门在这里建了一座豪华的110报警亭,而且里面配的是清一色的女警,这些女民警都是个头,长相精挑细选出来的,有好几个都是和我一起招进来的大学生,其实也就是个形象工程,有点儿当年大连女骑警的意思,只是我们这样的小城市可拿不出大连那样的手笔。这些女民警分成三组,二十四小时值班。每组还配了一名男民警,以应付突发的危险。晚上女民警们就睡在报警亭里,男民警就在旁边的招待所里睡觉值班。有一天晚上,附近饭店有人喝醉了闹事,警长接到报警后联系值班的男民警,可那名男民警可能是晚上喝了点儿酒,睡得特别沉,电话响了半天也没人接。由于是饭店的人来敲门报的警,催得急,值班警长只好叫着其他四名女警一起出警了,结果一个醉汉把五个警花儿打的是抱头鼠窜(这个词用得不好,没有阶级感情,但确实是当时的实际情况),全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这次洋相也让上层震怒,从上到下处分了好几个人。当然这又是题外话。我们路过商场时,那个豪华的报警亭也被点着了,熊熊火焰映红了天际。我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小谢,这小子已经连白背心都脱了,斜搭在肩上,活脱脱一个城乡结合部的暴徒模样。他冲我龇牙一笑说:“不用担心,小警花儿们早撤了。”我还看到一些人已经开始砸商场的橱窗,还有人在旁边叫好。我们不敢多看,继续前行。 6park.com


        快十二点半的时候,我们到达了武警大院。验了证件后,我们来到了里面的训练场,这里到处都是人,看样子武警已经集合的差不多了。门口停了好多车辆,有不少消防车。找到我们分局的队伍后,看到所长也在。所长说我们所的人都到齐了,现在原地休息待命。我发现有不少民警和我们一样都穿着白背心,就和所长说,警棍都留在车里了。所长说大家情况都差不多,已经和上面反映了,看看能不能提供多余的警械。再说了,武警已经集结了一个大队并两个中队,听说我们主要负责抓漏网的和暂时看押。过了一会儿,有几个武警拿来了好多方凳,说砸了吧,砸了一人拿条凳子腿儿,也比空手强。我目瞪口呆之余,心想:穿着背心,再拎条凳子腿儿,这不就是个暴徒嘛。一会儿小谢拿了一条递给我,我无可奈何的接过来,一看,凳子腿上还有两个大钉子,像个狼牙棒。玩笑归玩笑,我得把大钉子给拔下来,要不一不小心再要了谁的命。时间到了,领导们拿着喇叭开始战前动员,我只顾蹲在地上专心致志地拔钉子,也没仔细听他们在说什么。只知道现在暴徒们还在商场一带打砸抢,时间一点多了,多数围观的人群已经散去,现场应该还有不到一万人。具体方案是武警消防的八辆消防车在最前面,用高压水枪进行驱散,之后武警官兵和防暴大队跟进从东西南三面围剿和抓捕,公安民警们在外围配合。抓捕的暴徒直接押到公安局大楼,除局长办公室和指挥中心外所有的办公室都用来暂时关押,连夜审讯,绝不姑息一个暴徒。随着市长一声令下,大家开始排队等车。王哥小声招呼我们几个说:“等到最后再上,这种事还是要安全第一。”我们就故意落在最后,直到最后一辆车,看看身边已没有其他人时,我们才上了车。上车后,司机还和我们开玩笑说,这么多车这么多人,估计等我们到地方,事态都平息了。 6park.com

6park.com

6park.com


        车队开出武警大院,一路向北,高音喇叭一直在宣传,呼吁闲杂人等不要在街上逗留,继续打砸抢的将依法严惩。不一会儿就到了商场附近,八架高压水枪同时开动,骚乱的人群一下就懵逼了,和平年代谁见过这个啊?几百名武警下车后举着盾牌,排着整齐的队伍,喊着号子,迅速完成了包抄。剩下的故事只用八个字就可以概括了,狼奔豕突,摧枯拉朽。所以从那以后我就不相信还有武警平息不了的暴乱,更对十年前的那场野战军开着坦克平暴的目的和意义产生了怀疑。我们下了车,王哥嫌丢人,让我们把凳子腿留在了车上,大家聊着天看热闹像吃瓜群众一样悠闲。正说话间,有人喊:“拦住他们”。只见两个人朝我们这个方向跑过来,后面有民警在追。这两人慌不择路,可能看我们又是便装,径直冲我们跑了过来。守株待兔,还不容易,我急步迎上,伸脚一挑,前面的那人就惯性飞了出去,他惨叫一声,我和小谢上去抹肩头拢二臂,就把他铐上了,我右手抓着他的头发往上一提,才发现他刚刚跌倒时估计是脸先着地,左半边脸血肉模糊,甚是可怖。另一个人见势不好,刚想转向,也被另外几人按倒铐上。形势是一边倒,高压水枪水花四溅,我们也就没往前再冲,就专心在外围捡漏。后来又抓了两个。人群散了,消防队开始灭火,因为我们车上很空,又安排了十余个被抓的暴徒在我们车上,所长说你们就把这十多个人押到局里交给刑警队审讯,完事儿你们就在局里找个地方休息到天亮再回家,路面上还不太平,你们一定等到天亮再走,放一天假,好好休息。我们一路在局里,移交了人犯,就被安排到会议大厅休息,里面有泡面和热水。折腾了一夜,真得饿了。休息的时候,惨叫声不时的从不同的楼层传来,初时听着惊心,后来吃完面,抽了两根烟,慢慢习惯了,困意袭来,渐渐睡着了。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50 银元!

喜欢草庐芷甫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草庐芷甫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