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被陌生人搭讪的几次经历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勋衔16★★★☆♀] 于 2020-04-29 17:41 已读 17456 次 35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令狐版主在《野狼Disco》里唱道,不能搭讪,搭讪你就破功了。每个女性都遇到过被搭讪的经历吧,我先随便写几个自己的,抛砖引玉,给大家逗逗闷子。

(一)

有一回,我正乘自动扶梯呢,遵循“左行右立”的规则,我站在右边。就感觉有人蹬蹬蹬一溜小跑从左边跑上来,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停下来,冷不丁冒出一句,Why are you so pretty? 未及我反应过来,他又蹬蹬蹬地跑上去了。 6park.com

我当时就像猝不及防被打了一针兴奋剂,但随即镇定下来,这多半是一个恶作剧。西人小伙子都爱开玩笑,极有可能的是,两个大男孩打赌。一个说,看到电梯上的那个中国女人了吗,你要是敢去和她搭讪,这20刀就归你了。另外一个为了挣零花钱,把脸一黑,说干就干了。这会儿背不住有人在我看不见的地方笑得打滚呢。

等我也到了自动扶梯的终点,却见他还在那里等着,胳膊下夹着一个滑板。见了我,把滑板扔到地上,轻盈地一溜曲线滑到我身边。一起喝个咖啡吧?

我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大男孩,褐色卷发,身高一米八五以上,估计能比我年轻7-10岁。我轻轻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笑了一下,不理他,自顾自地只管走。 6park.com

他让我想起《绝望的主妇》里,那个给Gaby打理花园,后来和Gaby上床的高中生。可我不是Gaby。

(二)

还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公园里瞎逛。一个亚裔男子忽然对我叽里呱啦讲起我听不懂的语言,我初步判断是日语。我用不太利索的英语告诉他,我是中国人,不会说日语。他立即满脸歉意,用更加不利索的英语说,真不好意思,可你看上去太像日本人了。

以前我男票曾经不止一次说我像日本人。说多了,我有点火大,就反问他,我哪里像日本人了,难道我眼睛很小吗?!

我男票说,哎呦,夸你呢,你还不明白。“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这种动人的情态只有日本女人才有。

在回忆的恍惚之间,这个日本人还一路跟着我,说些有的没的,什么在这里要遇到一个日本人太难了呀,好想念日本啊。我也没赶他走,懒心懒意地就让他说,反正一多半我也听不懂。

就这么说着,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一个比较僻静的所在。刚才他和我搭讪的地方,人流如织,这会儿那些健行的人都不知哪儿去了。

我忽然有点紧张起来,悄悄侧头看看他,还在专注地和我唠嗑呢,倒不像是个乘人之危的坏人。但我转念一想,坚决不能留给“好人”变坏的机会。正好此时路过一个通往出口的岔道口,我赶紧打断他,然后一溜烟地跑了。

(三)

第三个故事,有点复杂。先要说点前奏。

那一年,作家苏童受邀来我们这个城市访问,很低调。我到达会场的时候,发现只有寥寥几十个人,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想想龙应台来的时候,队伍都排到大楼外面去了。参加的大部分是苏童的华人读者,也有几个主修中国研究的西人学生。

由于人少,所以气氛特别融洽,苏童坐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平易近人,整个座谈会如同唠家常。主持人让大家有话尽管说,有问题尽管问。然而,也许正是由于人少,真正的骨灰级粉丝都没有到场,不仅提问发言的人很寥落,而且先后提的几个问题,如同漫反射一样,东一榔头西一棒的,都没有抓住苏童作品的精髓和实质,在我看来完全没有说到点子上。我平素是个少言寡语的人,本来那天只打算静默地坐在角落里,看一眼偶像,就心满意足了;可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快半小时,会场气氛还如此清淡,就忍不住聊了聊我对苏童笔下女性形象的感想。其实我读过的苏童小说也不多,聊的无非是他的几部代表作,《米》里的织云绮云,《红粉》中的秋仪小萼,《妻妾成群》中的梅珊与颂莲。

当我说完这番话,忽然意识到全场的目光都注视着我,刚才发言的时候浑然不觉,现在却陡然脸红心跳起来。接下来的谈话内容几乎是沿着我的话题进一步延伸展开,苏童也鼓励了我几句。我幸福到飞起,虽然人还坐在椅子上,一颗心已经腾云驾雾飘飘欲仙了。

一个多小时的座谈会很快就结束了,主持人说现在大家可以上来请苏童签名并合影。刚才发言的时候不见人多,现在不知怎的呼啦啦拥上去一大群,黑压压地把苏童埋在中间看不见。我一看这阵势没有半小时根本轮不到我,这会儿还有人往会场里涌入,看来有些人是单冲着签名合影来的。我心想名人也许最讨厌这种虚无的应酬和繁文缛节,自己根本没有印象见过这人,他却趁乱拍得一张合影,日后拿去四处炫耀。今天能够和苏童面对面地直接交流了看法,于我已经足慰平生,何必还要签名与合影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呢。

我最后看了一眼台上的人群,转身离开了会场。

这件事过去了大约两三个星期,有一天的午餐休息时间,我在市中心闲逛。正在等红灯变成银白色的行人通过标志,马路对面一个中年男子朝我这个方向又是挥手又是喊话,而且他喊的是普通话,嗨,你好!

我环顾四周,没有其他的华裔面孔,那他应该是朝我喊。这时交通灯变了,我横过马路。他正好截住我,劈头就问,那天在苏童座谈会上发言的是不是你?

我一惊之下,颇有些得意,又有些感动。没想到那天的事情居然还有人记得,而且还这么巧,竟然在市中心偶遇了。

他说,我们做个笔友吧。我说,好啊。

于是两个人都掏出手机来,正准备留电话,那会儿微信还没有普及。他仿佛又想起了什么,说,还是留email吧,email比较方便。他随手拿出一个精巧的便签簿,飞快地写了一行字,撕下来递给我,说,这是我的邮箱,你给我发一封信,你的我也就自然有了。

我看了一眼,那是一个公司的办公邮箱。我说,好。

回家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给那个邮箱发了一封简短客气的邮件。 6park.com

然而,一天,两天,三天,五天,十天,……我的信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我又找出那张他撕下来的便签,核对email地址,没错呀。发送状态,也分明显示发送成功。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看来是不会有回音了。 6park.com

(四)

最后这个故事,发生在不久前。

那天我正在华人超市推着购物车买东西,一个小哥凑过来问,您知道东北大拉皮在哪儿吗?我抬起手来,茫然地往对面划了个圈,说,那边有卖干粉皮的,不知行不行……

本以为他会朝我指的方向奔过去,谁知他却跟着我的购物车一路走,一边说,看您像南方人,您吃过东北大拉皮吗?

我低头扒拉着几颗西兰花,漫不经心地答道,没有。

嘿,我跟您说,我做的东北大拉皮儿啊,那可是绝了!接着他就开始不厌其烦地介绍东北大拉皮的详细烹饪过程。

听着听着,我停下手里的活计,也不买菜了,趴在购物车的架子上,冲着他笑。我这么一笑,他忽然有些尴尬了,不知该怎么进行下去。正好一个超市工作人员路过,我赶紧说,喏,你还不去找你的东北大拉皮吗?!

收银的时候,我发现他排在另外一列里,低头看手机。我心里默默地有些感动,很久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个满面风霜的中年妇女,已经没有什么女性魅力可言,而他刚才的小举动,恰似照进我生活的一米阳光。这当儿,他正好抬起头来,四目相对,我对他最后微笑了一下,然后推着满载的购物车走出超市。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0_04_29 17:57:21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1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200 银元!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