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李文亮的故乡
送交者: 草庐芷甫[♂★★★★升斗小民★★★★♂] 于 2020-05-16 20:56 已读 5110 次 25 赞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李文亮的故乡 6park.com


6park.com

抗疫英雄李文亮刚去世的那几天,我Google了一下他的生平,看到了他是满族,辽宁北镇人。北镇这个地方我估计大杂的好朋友里除了老顽童没谁听说过。北镇隶属辽宁省锦州市,西郊有一座名胜医巫闾山,风景秀丽,民风淳朴,我年轻时曾经去过。我不是什么旅游达人,但国内外的名胜也去过不少,而去北镇的这次旅游却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可现在回想起来当年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情景甚至于那些说话的表情和语气依然清晰的刻在我的脑海里。 6park.com

那是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五一节学校放假,由于我的好朋友小宇迷上了扑克机(一种赌博的游戏机),所以我和我的朋友们都被他借成了穷光蛋,兜里没钱只能看着别的同学出去旅游。我的女朋友米米跟着家人去北京玩了,我只能仰天长叹,百无聊赖。老乐凑过来说:“我五一回家,要不你们几个都跟我去我们家吧?”我恨恨地甩出一对二,说:“你们家有什么好玩的,在你们家打几天牌,还不如坐在寝室打呢,还省个车票钱。”“我们家旁边有一座医巫闾山,老漂亮了,你不信问他们几个。”老乐笑眯眯的。老乐是我寝室老二,也是我的死党,他比我大四岁,家是农村的,复习了一年才考上。老乐是一个从不会给我带来不适的朋友,无论我说什么他都笑眯眯的接着,久而久之,我就习惯了在他面前说话百无禁忌。我有时怀旧会翻翻以前的老照片,发现我们的合影里有很多张他都不看镜头,而是笑眯眯的歪头看着我,笑容慈祥,如父如兄,所以无论人前人后我提到他都会称二哥。
6park.com

就这样我们一行五个人开始了前往北镇的旅行,临行前他们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交给我统一使用,坐了半天的绿皮火车,到了一个叫沟帮子的车站下车,沟帮子是北镇县下辖的一个镇,据二哥吹牛逼说,沟帮子烧鸡号称中国四大名鸡,好吃的很。再怎么熟,也不好空手去二哥家,我们买了两只沟帮子烧鸡,又花了十几块钱买了一条烟,唉,实在是拿不出手,可看看兜里也只剩下了回程的车票钱。我恨恨地瞪着小宇,小声骂道:“不是你不要脸,我们也不至于这么丢人!”小宇默默地抽着烟,面无表情。接下来又坐了一个小时的汽车,破旧的大巴缓慢的行驶在乡村公路上,尘土飞扬,我们五个兴奋地扯着蛋,丝毫不以为意,我对旅游这种事情一向没什么感觉,和朋友们在一起就是坐在家里侃大山我都开心,但如果是我一个人,就是免费去天堂我也不愿意。 6park.com

二哥家是典型的东北农村家庭,他有三个哥哥,一个妹妹,都已经结婚了。老父亲已经快七十岁了,身材高大,腰板笔直,见了我们非常热情。这让我们越发为自己带来的微薄礼物而不好意思,母亲是个瘦小的老太太,和我们打了个招呼,泡上了茶后,就开始和儿媳妇儿们在厨房里忙活。他的三个哥哥也都过来了,和老父亲一起陪着我们抽烟聊天。晚饭时,女人们足足准备了差不多二十个菜,我们带来的两只烧鸡也上了桌。看得出二哥家比较传统,来了客人,女人都不上桌,摆好酒菜之后,老太太就领着三个儿媳妇儿和孩子们在外间厨房吃饭,我过去劝了半天也不行。吃的是硬菜,喝的是烈性白酒,大家都是用小碗喝,这比较对我的脾气,慢慢地席间的气氛就热烈起来。老爷子一边喝一边开始跟我们讲当年辽沈战役帮助解放军运粮食的故事,我清楚地记得老爷子喝得满面红光,坐在炕上,斜靠着墙,大声的说:“现在岁数大了,想当年那可是棒小伙子,喝这些酒根本不算什么,喝完推上小车继续走。”最后喝到老爷子实在不胜酒力,靠在炕上睡着了,我们才散场。收拾完,我们五个就被安置在了同一张大炕上,这是我第一次见东大炕的实物。挨着窗户,从一面墙一直砌到另一面墙,五个大小伙子睡在上面绰绰有余。我到外面上了个厕所,顺便和老乐的大哥聊了两句,回来发现他们四个已经躺好了,给我留了个靠边的位置,我上床躺好,奔波了多半天,又带了酒劲儿,很快就睡着了。 6park.com

睡到半夜,我被热醒了,身子下面火热火热的,再加上喝的白酒,只觉得口干舌燥,看看表,才半夜三点多,我隐隐约约听到隔壁厨房有做饭的声音夹杂着两个女人的窃窃私语,听不真切。这么早就开始做饭,所以炕头被熥得火热!这几个家伙都是东北人知道炕头热,故意把这个宝地留给我,总算体会到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意思了。好容易熬到五点多,老爷子进来喊我们起床,洗漱完毕,进屋一看,桌子已经摆好了,上面又是一大桌子菜,怪不得老太太和大儿媳妇儿三点就起来做饭了,老爷子给每人倒了一碗白酒,说:“今天你们去爬山,就不劝你们多喝了,一人就这一碗。”我们再三推脱,大早上五点多,怎么喝得下?老太太看不过去,也劝道:“他们还要去爬山,就别让他们喝了,都是孩子。”老爷子收起笑容,眼一瞪,喝道:“老爷们儿说话,你别插嘴,去,去门外路上看着,等班车来了,回来喊我们。”老太太也不恼,笑眯眯地对我们说了句:“你们吃好啊,我去村头看着班车。”说罢就出门了。我们也不好再推辞,只能捏着鼻子喝了这碗酒,这是我平生唯一一次早上起来喝二两白酒,真是难忘啊! 6park.com

医巫闾山在当地算是个名胜,当时虽然没有黄金周的说法,但山上依然是乌泱乌泱的人,我对旅游没什么兴趣,本想写一篇游记,可风景如何,我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只记得因为人多,上山的台阶上一度发生了堵塞,还有两个火气大的小伙子差点儿打起来。下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在半山腰碰到了一个算命的瞎子,地上摊着一张纸,画着八卦,写着乾坤,左右无事,我就蹲下身和瞎子聊了起来。瞎子问:“想问什么?”“问姻缘。”我毫不掩饰。老瞎子又问了我和米米的生辰八字,其实米米的出生时辰我说不准,只知道是晚上,就大概估算了一个时间。老瞎子嘴里嘟囔了一会儿,说了些易经,最后说了句我听得懂的:“小伙子,瞎子我说话直,有一说一,我看你和那个丫头八字不合,将来成不了。”我笑着站起身,摸出两块零钱放在瞎子的搪瓷茶缸里,对他们几个说,你们也试试?他们嘻嘻哈哈道:“花两块钱听他瞎白话?”五个人打打闹闹地下了山,我也丝毫没把老瞎子的话放在心上,正是恰同学少年,中流击水的年纪,觉得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别说是一个骗钱的瞎子,就是鬼谷子和我说这些,我也只会哈哈一笑而过,不曾想,七年后,竟一语成谶!
6park.com

第三天,二哥的父亲一定要留我们吃完午饭再走,说让老三用拖拉机送我们到沟帮子车站,正好可以赶上回省城的火车,我们推辞不过,只好同意。这三天包括早饭每一顿饭都一大桌子菜加白酒,特别是吃到了很多大棚里的新鲜蔬菜,以前只知道大葱黄瓜蘸酱,到了东北农村才发现只要是地里长的,都可蘸酱,各种蔬菜甚至茄子,都可以生吃,甜丝丝脆生生,比市场上买的可好吃太多了。吃完早饭,他们四个打起来麻将,我一个人坐在大炕上靠着被子,惬意地喝着茶,二哥的妹妹带着刚出生的女儿回娘家来看二哥,二哥正忙着打麻将,于是她就坐在炕上和我聊天。二哥妹妹是标准的农村姑娘,虽然白皙,却不可避免的两个脸颊上红扑扑的,东北的姑娘大方,所以我们俩聊得很开心,炕上刚刚两个多月的小丫头咿咿呀呀的伴着奏。 6park.com

我问:“丫头真可爱,叫啥名字?” 6park.com

“还没起名呢!”妹妹突然笑了,“你们都是大学生,要不你给起个名字吧!” 6park.com

“我?”我真得惊着了,“这怎么可以?” 6park.com

“有啥不行,你也是孩子她舅,煞逼愣的,给想个好名字。”二哥突然在麻将桌旁插了一句。 6park.com

看着二哥妹妹满怀期待的眼神,不似作伪,突然想起了不久前看的电影《大话西游》里的台词:“你突然和我说这么严肃的事情,我牙齿还没刷呢!”那时候的我刚满十九岁,在父母眼里还是个孩子,突然有这样一个认真的要求,真得是受宠若惊,诚惶诚恐,又一想人家有那么多长辈,可能也就是随便一说,也别当真。 6park.com

于是,我装模作样地问道:“孩子找人看过吗?都怎么说?”妹妹说:“看过了,说五行缺水。” 6park.com

“缺水啊,”我沉思了一会儿,“就叫雨霏,细雨霏霏,这样就不缺水了。”说完,我用钢笔在手心里写下了这两个字,给二哥妹妹看。“真是好名字,比我哥强多了。”妹妹拍手道。 6park.com

吃完中午饭,老乐的三哥把拖拉机开过来,我们和老乐一家人道别致谢后爬上了车,第一次坐这玩意儿,不敢坐在车帮上,小心翼翼地坐在车兜里,一旁的三嫂看到,忙着跑到门口,一举手把门上挂的棉门帘给摘了下来,说:“把这个铺上,车兜里脏,也凉,铺上会好些。”我们赶紧推辞,大哥二哥不由分说,就把那个干干净净的喜庆棉门帘给我们铺上了。拖拉机突突突突地开动了,透过飞扬的尘土,二哥一家人频频向我们挥手道别,渐渐的模糊了,一如我的记忆一般。 6park.com

大四的时候,二哥找了一个同乡同级的女朋友,自控系的,女孩儿品学兼优,高高大大的,曾是自控系女足的守门员,我们总是调侃二哥说:“和五姑娘都好了三年了,怎么突然就思凡了呢?”毕业时,二哥随女友一起去了西部的一个卫星发射中心,是最早离开学校的毕业生,毕业晚会上,二哥和女友都穿着军装上了台,给大家敬了个军礼,我们激动得手都拍红了。由于地理位置偏僻和单位的保密,随后的几年一直没机会再见到二哥,直到七年后我出国前,二哥请了假专程来北京送我,我,二哥,大楚,小宇还有米米又重新聚在了一起,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一晚大家都喝多了,二哥搂着我的脖子没完没了的絮叨:“你咋这么不让人省心呢?米米多好的姑娘,你瞎折腾个啥?你一个人跑那么老远,怎么让人放心?”那一年我26岁,二哥30岁,可似乎在他眼里我还是个孩子,而我依然很喜欢这种感觉,好像七年的时光不曾流逝。我们一起说了很多掏心窝子的话,最后聊到了家里的事,二哥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父母的身体也都很好,我们还说起了那次难忘的北镇之旅,说起了二哥的兄长和妹妹,我突然好奇地问:“你妹妹的小孩儿最后叫什么名字?” 6park.com

“雨霏啊!还是你起的,你忘了?” 6park.com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2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草庐芷甫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草庐芷甫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