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雜種「片段」
送交者: woshidayedi[♂★★★閒雲野地★★★♂] 于 2020-05-24 1:43 已读 3445 次 12 赞  

woshidayedi的个人频道

2 6park.com

和兩個跟自己臉孔更為相似卻無法交流的男人待在一起並不能讓宋文感到放鬆,一路上他覺得母親似乎都變得像陌生人一樣,因為他聽到一種語言從母親嘴裡說出,但他絲毫聽不懂半句,他呆呆的坐在後排座位上,一直看著車子駛向一片空曠的荒野。

“小文,”母親終於說出熟悉的語言,“一會兒媽媽帶你坐飛機好不好?”

“喔?”宋文對飛機沒有任何概念,只知道是能在天上飛的機器。

“小文已經是大孩子了,應該不會害怕吧?”媽媽的笑臉讓宋文多少放下了些緊繃的神經。

“我爸也一起嗎?”

“爸爸不會去的,爸爸以後都不會跟我們在一起了。”媽媽還是保持著笑臉,但卻無法掩飾從目光中流露出的哀傷。

“喔。”由於前排坐著兩個陌生人,所以宋文並沒有把悲傷表露出來。

“對不起,媽媽沒有問你的意見,就替你安排了這一切,我希望你能像媽媽一樣重新振作起來。”

“好。”宋文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能應付著說話,他覺得胸口發悶,這密不透風的小汽車使他更加壓抑,他想透透氣,或者最好能有個無人的曠野讓他一邊奔跑一邊大哭一場。

“你怎麼了?不舒服嗎?”媽媽還是像以前一樣心思細膩。

“這窗子能打開嗎?”

隨著從媽媽嘴裡發出的宋文聽不懂的幾個字,車窗的玻璃居然向下移動了幾寸,正好可以讓宋文的半張臉感受到清爽的空氣。

“媽,你剛才在念咒語嗎?怎麼窗子就這麼開了?”宋文好奇的看著媽媽。

媽媽被宋文的話逗得笑起來,“小文,媽媽在說日語。”接著媽媽用宋文聽不懂的話對前排的人講了幾句,前排的兩個人也大笑起來。

清風和笑聲讓宋文放鬆了很多,他也想跟著大家笑笑,可試了試,卻沒辦法笑出來。前排的兩個人又開始說些宋文聽不懂的話了,他張大眼睛,一臉茫然的看著媽媽。

“小文,前排的叔叔在說你說話風趣。他們不是外人,現在不能給你介紹,因為他們在前面,這樣介紹太失禮了。”

“喔。”宋文看著媽媽,想起兩年前父親口中說的日本人,不由得開口問:“媽媽,你是日本人?”

“是的。”媽媽目光平靜慈祥。

“可老師和同學說,日本人是壞人。”

“媽媽像壞人嗎?”

“您不像,可前排的兩個叔叔挺像。”

“他們為什麼像壞人呢?”媽媽臉上掛著微笑。

“因為他們跟我見過的大人不一樣,還說我聽不懂的話。”

“就因為這個就是壞人了?”

“喔,我也不知道,但是都說日本人是壞人,媽媽你能不能不是日本人?”

“這個媽媽自己決定不了。”

“為什麼?”

“小文能決定自己是哪國人嗎?”

“能啊,我是中國人啊。”

“你為什麼是中國人呢?”

“因為,因為我爸爸是中國人。”

“但是媽媽是日本人啊,小文以後跟媽媽生活的話,小文就也應該是日本人啊。”

“那我以後是日本人?”

“對啊,媽媽要帶你去日本生活。”

“那我也是壞人了?”宋文一臉茫然。

“對啊,照你說的日本人都是壞人,那今天開始,你就是壞人了。”媽媽的眼睛彎彎的,笑容格外好看。

這句話彷彿一句詛咒,應驗在宋文未來的生活中,可當時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坐在飛機上因為緊張自己要飛在天上,他一直閉著雙眼,時間久了,居然睡著了,就連如何下的飛機,如何坐著小汽車上山,如何來到一間富麗堂皇的別墅他都忘記了,只記得媽媽對他說,要去的地方在山裡。

宋文腦海中山裡的景象和眼前真的是天壤之別,之前去過姑母婆家的村子,那是他第一次聽到山裡這個詞彙,崎嶇山路,黃土便道,漆黑夜晚,還有穿著破舊衣衫的鄉民,這些才是家住山裡的象徵。而如今看到的景象卻是綠樹環繞,溪流點綴,燈火通明,還有那座類似於在電視裡看到的幕府時代將軍府邸的宅院。宋文看了看媽媽,不知什麼時候媽媽已經換上了日本傳統的和服,一雙木屐在山谷的夜色裡聲音格外清脆,而站在對面的則是一位鬚髮花白手拿折扇同樣一身和服的老人。

“這是媽媽的父親。”媽媽介紹了一句後便躬身施禮。

宋文也深深鞠躬,這是從小媽媽給他培養的習慣,這個時常伴隨著別人異樣目光的習慣今天卻尤為恰到好處。

“你叫宋文?”老人面帶微笑。

“是。”宋文又驚又喜,這老人居然說了他能聽懂的話。

“進屋吧孩子。”老人言罷轉身走向前廳。

媽媽開始邁步向前,步子很小,但頻率不慢,木屐敲擊在石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宋文跟在媽媽身後,緩緩地邁著步子,走到台階時才發現台階兩旁站著幾個身著黑西裝的男子,他們並不是很顯眼,但在傍晚時分全都戴著太陽眼鏡卻讓宋文覺得好笑,可他並不敢笑出聲音,因為他耳邊總能響起他媽媽常說的一句話:失禮是最丟臉的事情。儘管他不懂如何才叫失禮,但媽媽神情嚴肅,雙目直視地面,他也必須學著媽媽的樣子,不能有半點馬虎。從院子走到前廳本來沒有多遠的距離,可這一路宋文覺得走了很久,終於走進前廳想鬆一口氣的時候,發現自己只能站在媽媽身旁,並沒有能坐的位置。前廳很寬大,形狀像一個被四根柱子撐起來的帳篷,家具很少,只有幾張椅子,上面都坐著看起來比媽媽年長些的人。

白鬚老人坐在最正中的位置上,開始說些讓宋文聽不懂的話,但看起來好像是在向媽媽介紹在座的每一位。而每說到的那一位,都會和媽媽欠身施禮。這讓宋文自然的聯想到傳說中富甲一方場景,他也覺得明天的自己就彷彿曹公雪芹和高公鄂筆下的賈寶玉。

現實總是和想像相去甚遠,當你不小心憧憬下一秒的時候,很可能結果再好,對你來說也索然無味,更何況接下來的生活完全粉碎了宋文對深宅大院,婢女書僮的憧憬。隔天下午,媽媽就戴著他離開那所宅子,並幾經周折來到了一個位於札幌市區的一所舊公寓裡。這是一間有著兩間和室和獨立衛生間廚房的公寓,每間和室都差不多有六個榻榻米大小。媽媽給宋文準備的房間採光很好,幾乎整天都能享受到陽光的溫暖。說起來這公寓要比宋文之前在中國的所住的房子好很多,若是宋文直接搬到這個地方,或許他會興高采烈的接受這一切,可因為之前畢竟看到那麼富麗堂皇的景象,所以心中多發悲涼的情愫。雖然隨身行李並不多,經過簡單的收拾一切顯得井井有條,隨後媽媽又做了簡單的湯麵給宋文。

“媽媽,我們以後要在這裡住嗎?”宋文看著眼前的拉麵,並沒有開始吃,而是不停地用筷子戳著碗裡的滷蛋。

“暫時先住在這裡。”媽媽用勺子喝了口湯,發出宋文熟悉的聲音。

“媽媽,我怎麼覺得您這麼陌生呢?”宋文抬起頭,“尤其在您說日語的時候。”

“現在呢?” 媽媽用筷子夾住宋文的筷子。

“好些了,”宋文笑著把筷子抽出來,夾起麵在空中轉了半圈,然後放在嘴裡,“就咱倆在一起的時候尤其好。”

“快吃吧,吃完飯我想教你一些簡單的日語。”

“我為什麼要學日語啊?”

“因為週一你要去上學。”

“媽媽,我能問您個問題嗎?”

“說。”

“我們為什麼要住在這裏?”

“你想住在哪裡?”

“您父親那挺好的,”宋文笑了笑,“好多房子,又好多有趣的東西,我們為什麼不住在那裡呢?”

“那不是我們的家啊。”

“這也不是啊,我們的家在中國啊。”

“那是過去的事情了,人要往前看。”

“奶奶也說過這話,媽媽,爸爸不要我們了嗎?”

“小文,我們是人,不是東西,我們不屬於任何人,爸爸媽媽是分開,不是爸爸不要媽媽了。”

“喔。”



3



沒人能阻止時間的前進,一秒也難做到,儘管宋文拼命想讓時間停止在週日,可週一還是準時準點光臨到他頭上,當媽媽拉著他走進一個完全陌生的學校那一刻,恐懼完全佔據了他的心。當媽媽用他聽不懂的語言跟一位老師交流,並把他送到一間教室門口,他緊張地連心跳的聲音都如同有人擊鼓在耳畔。他被安排在一個角落裡,沒人跟他說話,他也完全不懂別人在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就這樣一天天過去,直到有一天,一個女孩在放學時站在他的書桌前。

“你是中國來的?”女孩看著宋文。

宋文點點頭,令他奇怪的是,他居然聽得懂這女孩說的日文。

“你叫什麼名字?” 

宋文拿出筆,在本子上歪歪扭扭的寫出“宋文”這兩個字。

“這怎麼讀呢?傷腦筋啊。”小女孩嘟囔著。“我叫田中美惠子,請以後多關照吧!”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宋文覺得心裡暖暖的,像在冬季的早上喝上一杯冒著熱氣的咖啡。從這天開始,宋文回家的路上總少不了美惠子在身邊,儘管宋文說不出半句話,可美惠子每天都是饒有興致的把發生在她身上的事以及她對各種事情的稀奇古怪的想法對宋文全盤托出,有時候她像是在自言自語,有時候她也停下來看看宋文的反應,有時候她會詢問宋文的看法,有時候她會期待宋文的回應。

就這樣一天天的兩個人從下課到放學都一直待在一起,終於在一個半月後的一天,宋文開了口。

“我覺得你不用在乎中村君的看法。” 宋文脫口而出。

“你說什麼?相本。” 美惠子無法正確說出宋文的名字,只能勉強說出“相本”。

“我說你不用在乎中村君,其實你誰也不用在乎。”

“你能說話了?”美惠子張大眼睛,用異樣的目光打量著宋文,似乎面前的這個人出了故障。

“誒,好像可以說。”宋文撓撓頭,笑了笑。

“天吶。”美惠子拔腿就跑,用最快的速度消失在最近的街角。

以上發生的突變讓宋文著實沒有意料到,而之後的幾天美惠子無論是下課還是放學,都躲得遠遠的,偶爾兩人目光相對時,她也是立刻閃躲到一旁,像是再也不想跟宋文有任何交流。時間彷彿又回到兩個月前他剛來時候的樣子,從上學到放課,一個人孤獨的生活在人群之中。就這樣大概一週之後,一個身材高大的男生站在了他書桌前。

“中國來的?” 他說話的腔調毫不客氣。

“是。” 宋文知道他的名字,黑川龍一。

“中國很遠的,為什麼跑到這裏來?我聽說你沒有爸爸,是這樣吧?”

“是的,我和媽媽一起生活。”

“啊,看來美惠子說的沒錯,你小子真的會說我們的話了,” 龍一皺皺眉,然後加大了音量,“可是會說我們這裏的話不代表你就是這裏的人,滾回中國去吧!”

宋文嚇了一跳,他之前很少在日本聽到有人如此大聲的說話,他環顧四周,其他同學也都把目光集中到他身上,這些目光如同利劍一般刺在他心上。他連忙抓起書桌上的本子塞進書包,拎起書包跑出教室,就這樣一直跑回家中,進了屋踢掉鞋子,立刻躲進自己的房間,把頭蒙在被子裡放聲大哭,眼淚在這一刻盡情地沖刷著他被風吹得發紫的臉,似乎要把他今天,甚至兩個月以來悶在心底的壓抑徹底釋放出來。

不知道哭了多久,宋文的鼻子早已不能呼吸,而咽喉也乾得要命,眼睛腫得似乎連張開都吃力,他從被子底下鑽出來,才發現媽媽面帶微笑的站在門口。

“放鬆些了嗎?”媽媽把手帕和一杯水遞到宋文面前。

“媽媽,我們不能回去嗎?” 宋文接過水杯,喝了一大口。

“回去哪裏?”

“中國啊,我不想在這裡生活下去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媽媽的語調出奇的平靜。

“同學們都讓我滾回中國。”宋文看著媽媽始終微笑的表情,情緒也平復了很多。

“是這樣嗎?同學們都這麼說?”

“沒都說,可我看得出來他們是這麼想的。”

“看得出來?”

“一個高個子同學對我說的,他們都看著我,好像他們都同意他說的話。”

“好像?”

“嗯,反正有人對我說了這樣的話。”

“只有一個人吧?”

“是,可是他說那麼無理的話。”

“明天媽媽跟老師去談,我保證他不會再對你說這樣的話了。”

“可是我,媽媽,沒人願意跟我做朋友,他們甚至不願意跟我說話,我就像個怪物一樣在班級裡。”

“這些只是從你的小腦袋裡冒出來的單純的想法,你真的有去和他們溝通交流嗎?你真的想和他們做朋友嗎?你不是一直覺得日本人是壞人嗎?”媽媽語速緩慢,卻一字一句的敲進宋文的腦袋。

的確,宋文並不想跟他眼中的壞人做朋友,甚至討厭和他們說話,上課從不抬頭,與同學連眼神的相遇也刻意迴避,他仔細想了想,卻是就像是別人眼中的怪物。

“可他們確實是壞人,今天還對我說了這麼粗魯的話。” 宋文心中略感釋然,加上剛剛哭過,長期以來的壓抑似乎完全散掉了。

“明天開始你試著去了解一下,你聽別人說他們是壞人,不如自己親自去體會一下他們到底有多壞。”媽媽眨了眨右眼,端著空杯子走出宋文的房間。

早秋清晨的陽光,輕而易舉的就溫暖了一個八歲孩子的心,讓他能掃去陰霾,重新開開心心的走向學校。宋文的心裡計畫著,一定要改變對同學的態度,至於如何開始,他想到了昨天掛在媽媽臉上的微笑,那微笑是那麼美,讓人覺得親切舒服。宋文把目光投向身邊的媽媽,他覺得媽媽每天都是這麼美,美的自然,充滿親和力,這讓他不由自主的開始模仿媽媽的微笑,他偷偷盯著櫥窗上倒映著的臉,他發現,充滿微笑的那張臉,看了也會讓自己輕鬆愉悅。

在媽媽和老師談話的時候,宋文告別媽媽並向媽媽老師分別鞠躬後走進教室,他強忍著把笑容掛在臉上,怯生生的應著同學們的目光。或許是上帝在幫助他吧,他居然發現,很多女孩子向他露出同樣的笑臉。他把目光轉向美惠子的方向,發現美惠子也沒有以前那樣的躲閃,而是直視著他,目光中溫和了很多。他走到位置上坐好,打開書包,拿出本子的時候,耳邊響起了向他問候的聲音。

“今天氣色不錯嘛?”鄰桌的女孩很認真的看著他的臉。

“嗯,還不錯。” 宋文被她看的優點害羞。

“那就保持這樣吧!加油!”

“謝謝!”

“不好意思,其實你根本就是日本人嘛,你跟我們長得一樣啊,不像他們說的那種可怕的怪物。”

“謝謝。”宋文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叫藤原涼子,叫我涼子就好,希望我們能成為朋友。”涼子伸出了右手,她的手很小,手指短短的,像是嬰兒的手。

“你好,我叫宋文,請多關照。”宋文拉了拉涼子的手。

這是宋文來日本後最開心的一天,上午課間休息的時候老師把宋文和龍一叫到了一起,並讓龍一向宋文道歉。道歉後的龍一竟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處處維護宋文,似乎已經和他成為了朋友。下午放課之後,涼子和他一起步行回家,美惠子也在途中突然出現向他道歉,然後加入其步行的隊伍。



4



不要害怕悲傷,因為悲傷是幸福的開始。這是宋文在這次事件中得出的結論,而下定這結論的時候宋文正在藻岩山上享受著春季郊遊的快樂,距離那次不愉快的經歷已經有半年之久。

“宋文,你看這裡居然有這麼多菌類啊!”龍一的臉被風吹的有些微紅,但他依然把套帽向下拉了拉,確保整張臉都露出來。

“你認識菌類喔?”宋文提著他的軍產,笨拙的移動著身體。

“他認識就奇怪了,”涼子跟在宋文身後,用手抓著他的棉衣,“生物課的時候總是在偷偷看漫畫。”

“那是因為老師講的那些東西,家父已經給我講過幾次了。”龍一把頭低下,熟練的把樹枝折成圓圈。

“對喔,上次聽你說起過,令尊是有名的獵手呢!” 

“是這樣嗎?這麼有趣的事情幹嘛不說給我聽呢?”涼子從背包裡拿出水壺,打開蓋子喝了一口,然後遞給宋文。

“家父的事蹟並不有趣,都是些危險的經歷,女孩子還是不用知道的好。”龍一圈住一組蘑菇,輕鬆的把它們連根拔斷。

“可是你還是講給宋文聽了呢,所以不妨也講給我聽好了。”涼子把宋文喝過的水壺重新裝回背包。

“週末吧,要是大家都有時間,我們去北海道大學附近那家烏冬麵店聊天好了。” 龍一將所得的菌類認真的分類,丟掉一些雜亂的,把相對最完整的一顆遞給宋文。

“我週末總是一個人在家,閒得很呢。” 宋文把一顆完整的真菌植物裝進事先準備好玻璃罐頭瓶子裡,然後扭緊蓋子。

“涼子呢?有時間嗎?” 龍一把剩下的菌類裝進事先準備好的盒子裡。

“我週六的時候要去練小提琴,週日下午的時候有時間。” 涼子幫龍一把背包重新背上。

“那就週日下午吧,我聽說北海道大學那裡有電車經過,但是具體是哪個路線忘記了,不過我可以問問,家父應該知道的,如果沒問到的話,週日就讓司機去接我們,你家他還是認識的。” 龍一沖宋文笑笑。

“你們倆怎麼這麼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涼子一臉的不高興,“宋文你怎麼能只邀請黑川君到你家作客呢?”

“哈哈哈,那是因為黑川君跟宋文的令堂大人學習鋼琴啊,宋文這小子也從不邀請我去他家的,但每天下午我還是準時出現在他家,有時候還和他們一起吃晚飯呢。”

“看不出你還學鋼琴。” 涼子吐了吐舌頭。

“怎麼?只允許你學音樂嗎?”

“宋文,你媽媽是鋼琴老師嗎?”涼子提高了音量。

“是的,可她不只是會鋼琴吧。” 提起媽媽,宋文開心地笑了。

“好厲害啊,我也想學習鋼琴,其實我對小提琴的興趣並不如鋼琴,只是單純家父的選擇。” 涼子看著宋文,“宋文同學的媽媽這麼厲害,那宋文同學也應該懂些樂器吧?”

“他應該什麼也不會吧,” 龍一笑出聲音來,“每次我在學習鋼琴的時候看到宋文總是在玩我大概兩三年前就玩膩了的電子遊戲。”

“可我在來日本之前並沒有玩過,”宋文背起背包,“說實話,玩了快一個月,也有些膩了。”

“好吧,那我們就約好週日下午見面吧。” 涼子適時的把話題岔開,她知道兩個人又要聊一些無聊的電子遊戲內容了。

“喔,就這麼決定!” 龍一和宋文擊掌後齊聲說。

宋文從沒有想過他會在日本交到朋友,而且一次就是兩位。在這之前他可能連什麼是朋友都不清楚,他從小的玩伴是他的表哥,但表哥在他六歲那年隨父母移居美國,從此顯有聯絡。坐在龍一家的私人轎車裡的感覺比之前那次坐轎車好多了,他覺得舒服又自然,而且聽著龍一滔滔不絕的跟他講他們家族的歷史,就像聽故事一般。

偶爾司機會接著龍一的話多引伸幾句,這位司機叔叔是在黑川家族工作多年的人,大概五十幾歲,對龍一家大大小小的事情也是清楚的很,當聽到從小孩子的視角中形容的事蹟時,他總是面帶笑容,有時候龍一講些神乎其神的事蹟時,他總會用誇張的笑容插嘴道:“也沒那麼誇張吧?” 看著我們在後座哈哈大笑的時候,他又會板起臉孔道:“ 我要轉彎嘍,小心啊!”

當宋文和龍一一併走進“知朋來”烏冬麵館的時候,涼子已經在一個角落裡喝著飲料,從面前冷飲的高度判斷,似乎也是剛到這裏沒有多久。但她迅速發現了龍一和宋文,然後大聲地招呼他們。龍一沖著涼子揮揮手,並沒有走過去,而是走向麵店的服務台。宋文跟在龍一身後,學著他的樣子,也把目光投向掛在牆上的大菜單上。龍一要了湯麵和飲料,然後付錢,接著頭也不回的走向涼子。宋文呆站在那裡,畢竟他從沒出現在飯店這種地方過,也不知道如何點餐,因為距離的關係剛才也並沒有聽清楚龍一是如何做的,正在猶豫不決的時候,身後傳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

“小朋友,現在該你去點餐嘍。” 

“喔,” 宋文回過頭尷尬的笑了笑,“失禮了,我第一次來這裏啊。” 宋文小聲的說。

“很簡單的喔,只要走過去跟櫃台裡的姐姐說你想要吃什麼就好了。” 看到宋文還是沒有要走過去的意思,這位阿姨就拉著他走到服務台。

“這位小朋友要點餐。” 阿姨笑著說。

“歡迎光臨,想要吃點什麼呢?” 櫃台裡站著的姐姐笑得很甜。

“不好意思,我是第一次出門吃飯,那就要湯麵就好了。”宋文努力擠出笑容。

“好的,還有別的嗎?”

“飲料吧。”

“那套餐比較划算喔。” 

“可以。”

“一共是350圓。”

宋文摸了摸口袋,他並不太知道350圓到底是多少錢。

“小朋友,阿姨幫你付錢可以嗎?”身旁的阿姨一臉的笑容,“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像你這麼可愛小孩子呢!” 6park.com

未完
贴主:woshidayedi于2020_05_24 3:07:03编辑
贴主:woshidayedi于2020_05_24 4:29:58编辑
贴主:woshidayedi于2020_05_24 4:32:30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woshidayedi 加上 2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woshidayedi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woshidayedi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woshidayedi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