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莫妮卡的胸針 之一 夜激情
送交者: woshidayedi[♂★★★閒雲野地★★★♂] 于 2020-05-30 7:07 已读 8306 次 16 赞  

woshidayedi的个人频道

如果你不小心在夜幕降臨的時候走出哥本哈根中心火車站的西出口,那麼你會很快在那幾個早已打烊的店鋪拐角看到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如果在夏天,你甚至不用等到太陽落山。因為超長的日照時間會讓這些流鶯們顧不得那麼多顏面。畢竟沒人會等到夜裡十一點半再出來接客,有時候甚至十二點,太陽的餘暉還關照著這個破破爛爛的角落。

拉斯就是這樣搖搖晃晃走到這裏來的,具體為什麼會來這裡,恐怕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此刻酒精的刺激加上夕陽的照射,讓他有點恍惚,而且耳畔不時地迴響起妻子在三小時前電話裡那句話,“你要是真想多分點錢,就不要拖下去了,快簽字!不然我會讓你只穿著內褲滾出我的房子!”

“只認錢的婊子!” 拉斯一揚脖子,灌了一大口手中瓶子裡的金酒。

“嘿,你氣色不錯嘛,老兄!看起來就像是剛被別人睡了老婆!哈哈哈哈!” 街角的一個流浪漢對著他晃了晃手裡的啤酒。

“謝謝,那個雜種。。。”拉斯嘎然而止,“真他媽好笑,怎麼會跟流浪漢搭腔,老子是名人!是他媽的名人!” 

他的這半句話當然不會說出來,畢竟目前來看,酒精還沒有把他刺激到忘乎所以的地步。但他恨死了肖恩。這個當年還在他老婆律師事務所打雜的小子,如今竟然堂而皇之的取代了自己而睡在了路易絲的身邊。對,就是這個小子,當初拉斯還想過是不是他愛上了正在讀大學的大女兒娜娜。結果,一個清晨他剛剛結束一個案件拖著疲憊的身體打開家門準備好好睡上一覺的時候,他聽到那令人腎上腺激素分泌迅猛的聲音。最初他以為是女兒交了新男朋友。可在他打開臥室房門的一剎那,他看到那個熟悉的身體正被肖恩抗在肩上。更可笑的是,路易絲當時竟然一邊忘情地大叫一邊讓自己關上門出去。辛虧他有把手槍藏在車裡的習慣,不然說不定他會開槍結果了他們三個人當中的一個,具體是誰,只有上帝知道。

之後的無數次的爭吵中他耗盡了本在工作之外就很少使用的精力,他甚至被趕到了客房的沙發上。而每次肖恩在歡愉之後去廚房補充飲料的時候,總會刻意經過他。有一次肖恩站在客房門口,略帶神氣地說:“ 我聽說諾爾堡地區的房子很便宜,何必要睡在這裏忍這麼多不必要的氣呢?”

就連大女兒娜娜都當著自己的面誇獎肖恩,還說,“自從家裡有了肖恩,我覺得院子裡的花都開始對著我笑了!”

“這幫臭不要臉的傢伙!” 拉斯自顧自的嘟囔著。

“沒人讓你來這,不要以為穿的體面就有權利對別人指手畫腳,滾開!”一個黑人妓女衝著拉斯豎起了中指。

“我。。。”拉斯覺得有點無辜。

“我可以讓你盡情地發洩你的憤怒。並且讓你知道我有多麼的臭不要臉。來嗎?”一個拉丁女人搖晃著她渾圓的屁股高喊。

“都是些只認錢的婊子!”這次拉斯沒有發出聲音,而是快步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當他走到另一個街口時才放滿了腳步,“只認錢的婊子!” 他吐了口氣,感覺輕鬆了很多。他攔下一輛出租車,並迅速鑽進後座。

“新港街!最多酒吧的地方!”拉斯半閉著眼睛。 



當兩個幾乎把整個胸部都露在外面的女孩嬉笑著經過拉斯身邊的時候,他確定,這才是他放鬆發洩的地方。他闖進臨街的一個酒吧,找到一個靠櫥窗的位置坐下,以便於把屋內屋外的性感女孩都看個遍。

“您手裡的酒是不能在這裏享用的,我可以幫您寄存在吧台。”

“哦,無所謂,幫我扔掉它!” 拉斯用炙熱的目光看著面前的這位性感女招待。

“好的沒問題!您想要點什麼東西?” 女招待面帶微笑地接過半瓶金酒。

“我想要妳,如果可以的話!哈哈哈,妳真漂亮!”拉斯開著老套的玩笑。

“那得等我下班之後,現在還不可以。”女招待微笑地眨了下眼睛。

“好吧,看看我能不能堅持到你們打烊。給我薯片和一瓶威士忌。”

“好!”女招待轉身而去。

拉斯看著那一扭一扭的屁股,心裏一陣陣悸動。

當拉斯把第三次把杯底的酒一飲而盡時,他發現斜對面坐著一位紅髮女郎,正向他張望,四目相對的時候,拉斯感覺到一股炙熱襲向他。他站起身,迎著那股炙熱走過去,此刻,他感覺又回到了二十歲,時刻準備著任何一隻發情小母鹿的挑釁。

“能請妳喝一杯?”拉斯直接坐到女郎對面,把手中的威士忌舉了起來。女郎笑了笑,既沒有拒絕,也沒有接受。

“請給我們一隻杯子。”拉斯衝著吧台大叫。儘管他的聲音埋沒在酒吧的音樂裡,但女招待還是在一分鐘之後遞給他一隻杯子,並甩給他一個誘惑的眼神。“該死的小丫頭,遲早把妳丟在床上!” 拉斯強壓心裡的邪念,把杯子擺在女郎面前。他一邊把酒倒進杯子,一邊盯著女郎的臉。雖然女郎沒有任何表示停止的動作,他還是在把酒倒進杯子一半高度的時候停止了這個動作。

“我叫拉斯,拉斯。斯蒂芬森。” 拉斯看著女郎,他發現那兩個像排球般大的乳房前,掛著一個金色胸針,上面用連筆體寫著的字母似乎是「莫妮卡」。

女郎微笑著從嘴裡說出一大堆連串的音,聽起來像是葡萄牙或西班牙語。

“英文,會說英文嗎?”拉斯不懂女郎在說些什麼。

女郎欠身而起,把嘴湊到他耳邊,輕聲說著什麼。因為酒精和音樂混在一起讓拉斯聽得不是太清楚,但他隱約聽到,“我是莫妮卡,我愛你。”

他早聽說南部歐洲人的火辣和熱情,但他沒想到居然這麼直白,他握住女郎的手,拉到嘴邊親吻了下手背。。。



這一夜太美妙了,拉斯幾乎忘了他這幾個月來所有的傷痛,他享受著他們在衛生間,浴室,露台,樓道裡的每一個細節,直到最後一滴威士忌被他一飲而盡,他徹底睡著了,更貼切地說應該是,暈倒了。





“該死的傢伙,醒醒,醒醒!”一個粗暴的聲音把拉斯吵醒。他張開眼睛,一個滿臉鬍鬚的穆斯林大漢正在拍打他的頭部。

“你他媽的幹什麼?”拉斯本能地一腳踹翻了這個粗魯的胖子。

“你他媽的大早上不回家,睡在我家門口也就算了,你那該死的手機鈴聲吵死我了!”胖子倚著牆角坐著,似乎不想起來。

拉斯沒再說話,他站起身,快步離開這個老式住宅的樓道。走出大門,一股涼風吹在他臉上,這讓他清醒了不少,在他把手摸向手機的同時,他發現了警戒線和閃著警燈的兩部警車。

“拉斯!”這個聲音在週日的早上異常清脆。拉斯轉頭望去,發現米卡斯在河岸邊向他揮手。

“米卡斯!早安!”拉斯左右張望了一下,隨後橫穿過馬路走向米卡斯。

“你去哪裏了?我給你打了兩個小時的電話!”

“週六晚上,伙計!我不能也享受一下安靜嗎?” 

“現在你享受過安靜了,給你看個更安靜的。發現一具女屍,跟我來吧。”

不遠處的地上,躺著一具濕漉漉的屍體。拉斯跟在米卡斯身後,他暗暗地罵了一句,就在接近屍體的時候,突然,拉斯看到屍體胸前那個金閃閃的胸針,他仔細地看了下上面的字母,赫然寫著「莫妮卡」。

“該死,怎麼是她!”

“你認識她?”米卡斯有些差異。

“不認識,但是昨天晚上。。。該死!這他媽是誰?” 拉斯盯著屍體的臉,那是一張有著金色頭髮的陌生面孔。


6park.com

待續
贴主:woshidayedi于2020_05_30 8:04:39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woshidayedi 加上 2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woshidayedi 加上 100 银元!


贴主:woshidayedi于2020_05_30 18:35:34编辑
贴主:woshidayedi于2020_06_03 13:47:32编辑
喜欢woshidayedi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woshidayedi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