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聊电影]我的明星梦 上+红包祝大家父亲节快乐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勋衔16★★★☆♀] 于 2020-06-21 15:29 已读 3084 次 22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一)

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还有那么些微的表演天赋,是在读高中的时候。

当时我们的英文老师,针对大家普遍听说能力欠佳的状况,在班里尝试一种新的教学方法:以小组为单位,让大家把每一篇课文都改编成一个短剧。剧本改编和表演排练,由我们自行完成。每一篇课文上完,在课堂上他会抽出一节课的时间,让8个小组的英语短剧进行汇演,并打分和总结。

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出现了,我所在的小组每次都是总分第一,团体冠军。不是我的英文好,而是大家一致认为,我“特别会演”。

这下有些同学不干了。他们说,按照行政小组来参演不公平,由于每次的卡司cast都一样,这样有的小组永远第一,有的小组永远垫底。现在明星啊导演啊,都是自由签约,咱们也应该打破行政小组的区划,进行自由组合。

我们这位思想前卫的英文老师,认为大家言之有理,准奏。

从此以后,排练英语剧,就成了一个热闹非凡的大趴。自习课闹哄哄的,大家离开座位,三五成群,脑袋凑在一起,看似严肃地讨论剧情。还有那嘴皮子油滑的男同学们,互相拍着对方的肩膀,张导李导的叫,让人忍俊不禁。我们整个教室,就如同炉火上一锅滚着的粥,在教学大楼安静的走廊里,很远就能听到人声鼎沸。

好多次班主任数学老师走进来一看,火冒三丈,皱着眉头,用尺子把讲台敲得啪啪响,怒喝道,静一静!静一静!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人都离开座位了,还有说有笑的!你们看看人家隔壁,都在安安静静地看书写作业。你们还有点火箭班的样子没有?!

大家都一脸无辜地表示,这是在完成夏老师布置的特殊作业啊。班主任顿时没辙,只得由着我们去了。

自由签约之后,我参演的组还是第一,这个魔咒依然没有被打破。有一篇课文《教授和他的发明》,讲的是教授的发明被偷,聪明的教授与警察配合,抓获了罪犯的小故事。我所在的这一组中规中矩,剧本就按照课文来。我演教授的女秘书,戏份是:得知教授的发明被偷,着急得哭起来。我在需要哭的时候,假模假式地哭了————没掉眼泪,但两三个同学事后问我,刚才你真哭了啊,你怎么说哭就能哭啊。我不知他们是不是故意哄我的,反正我挺开心。 这次组队,不知怎么搞的,班里几个人高马大的男同学成了没人要的“剩男”,被迫组队在一起,他们自称是“明星大联盟”,并信誓旦旦地扬言这次要夺得第一。最后一个上场的是“剩男明星队”。他们大刀阔斧别出心裁地改编了剧本,两三个块头大的男同学齐齐戴着墨镜,扮演“劫匪”,另外两三个男生则扮演“警察”,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同学扮演教授,齐活了!因为他们的口语一般,所以他们把课文改编成了“动作”“警匪”片,重点放在劫匪如何绑架与胁迫教授,警察又如何风驰电掣地抓住了坏人,都是肢体语言。整个短剧,几乎没有对话,倒有几处人工口技做出来的特殊音效。

每个参演的小组也是评委,不演的时候给其他小组打分,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再平均一下……“剩男明星队”的最终得分,竟与我所在的小组得分并列。

这是有史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夏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有点为难地最后宣布:“剩男明星队” 屈居第二。虽然他们的剧本改编脑洞大开令人叹服,几个男生的表演也相当到位,然台词太少,背离了锻炼口语和听力的初衷,故降为第二。我所在的小组再次夺冠,神话始终没有打破。

(二)

一晃临近高考,大家都开始讨论自己心仪的学校。有同学问我,你想去哪个大学啊?我摇摇头,默不作声。本来我对文科更感兴趣,从初一到高三,我当了整整六年的语文课代表。可在高二分班的时候,按照我爸妈的意愿分到了理科班。因为他们固执地认为,文科班的学生都是理科学不下去的,我虽然理科不拔尖,但至少还能勉强蒙混过关。再加上文科班的早恋象春天里的韭菜一样疯长,所以他们断断不敢让我去文科班。我呆在理科班,可以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毫不起眼沉默寡言,又如同嫁给了楚王的息夫人,“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自从英语夏老师开始推行英语短剧,而我参演的小组屡次夺冠,才让我灰暗的高中生活平添了一丝亮色,也在我的心底埋下了一颗明星梦的种子。

然而,报考中戏或者上戏的“表演系”,远远比我当记者当作家的梦想更加遥不可及。首先,我根本不知道这些表演专业的艺考招生流程是怎么样的,什么时候、在哪里进行。我悄悄地把纸张版本的“普通高校招生简章”翻来覆去查了个底朝天,在艺术类一栏里只看到了绘画美术、钢琴、声乐,这几个专业的招生细则。“表演系”象传说中的神话,在招生简章里仙踪渺然。那会儿互联网还是新生的萌芽,除了考生、老师之间的口口相传,几乎没有其他的消息来源。我心里绝望极了。

然而,转念一想,即使我能详尽地掌握“表演系”的招考流程,我就真能去得了吗?首先,我爸妈一定会“以死抗争”,对,毫不夸张地说,是“以死抗争”。我父母的思想都极其正统保守,我妈不止一次地说,“我要是巩俐章子怡这些人的家长,我早就不活了……你看看她们,今天和这个亲嘴,明天和那个搂搂抱抱的,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祖宗八辈儿的脸都给丢光了,罪过啊罪过……” 我默不作声,心说,妈,您生得出像巩俐章子怡这么漂亮的女儿吗?!真要有这么出人头地扬名立万的女儿,您老不定乐成啥样呢。

再者,即使我瞒天过海,冒天下之大不韪,悄悄潜入北京或者上海,如愿参加了表演系的艺考,我就真能被录取吗?客观地说,被录取的概率极低,和买彩票中大奖或者走在马路上被一个闷雷劈死的概率差不多,在统计学上被称为“不可能事件”。从小学到高中,我既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正式文艺演出,仅仅在班里的英语课表演自我感觉良好。相形之下,我们班倒是有好几个女生参加过班级、学校、区里、甚至市里的文艺汇演,人家都没打算报考艺术类院校,只想着能挣点特长加分,我这算得上是哪儿门子的一根葱啊。 6park.com

想通了这些,我就老老实实地在灯下做我的物理卷子,继续和动能动量左右手定则切割磁力线做着艰苦卓绝的斗争。我深知自己对于“表演艺术”的痴迷和钟爱,就如同一个出身贫贱一无所有的少年偶然得到了美丽公主的惊鸿一瞥,一见钟情过目难忘……然而这种钟情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表演,是我心目中的艺术女神,缪斯。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如在水中央。

(照片已过期,抱歉)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100 银元!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1_04_09 1:00:52编辑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