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KTV的妹妹,身無彩鳳 雙飛易?
送交者: woshidayedi[♂★★★閒雲野地★★★♂] 于 2020-07-22 16:39 已读 181 次 10 赞  

woshidayedi的个人频道


2010年的夏天,我乘坐SAS航空公司的超大飛機直奔北京。時隔數年再踏故土,我心裡還是有些許激動的。在免稅商店,我買了一瓶洋酒和兩條Prince香菸,用於答謝去首都機場接我的東北同學老胡。說來很巧,老胡是我最後一年藝考補習班的同學,比我還大一歲,那時候,每次坐在街邊吃燒烤喝啤酒的時候,他總是摟著我的肩膀說,「哥啥也不差,就想當個明星!」



老胡在我們同學中曾經是「大哥」級的人物,主要體因為兩方面:一,好買單,仗義疏財;二,樂於助人,打架不計後果的出手。這都得益於他有堅實的後盾:老胡的父親是瀋陽市稅務局的第二號人物,母親是省公安廳主管經濟犯罪的局級幹部。這給了他兩方面的幫助,使他肆意地揮霍著青春。年輕時他長得很帥,有點像「上海灘」裡的呂良偉,加上近一米八的個子,當年深受女同學們的青睞。但這也影響了他廣交朋友的機會,因為很少有男生願意跟他混在一起,畢竟沒有人甘當綠葉,來做高富帥身邊的屌絲。只有我,不計一切後果地在他身邊蹭吃蹭喝,而且在老胡發脾氣的時候也能用一個簡單直接的笑話緩解尷尬。所以從那時起我們就成了朋友,一直到2010年。



其實他也不是專程從瀋陽跑來北京接我。他在省安全廳工作,當時在部裡開會,會開完了,就在北京等了我兩天。 6park.com

再次見到老胡讓我吃驚不小,當年那個翩翩少年已經駕鶴西遊了,眼前這個人像是天蓬元帥轉世,錯投了豬胎,除了眼睛還是一樣的炯炯有神之外,其他地方像是公園裡的動物氣球被人為地充了兩倍的氣。幸虧我是從丹麥回來,對胖子的定義已經開始從百公斤劃分了,他這種九十五公斤級戰士對我來說已經見怪不怪了。經過短暫的擁抱寒暄和互諷之後,我們倆就跳進他的車裡呼呼大睡,司機把我們叫醒時已經身在瀋陽了,我迷迷糊糊地聽見老胡問我,是回家還是睡賓館?



老胡當年已經結婚,回到瀋陽還陪著我住酒店,而且他工作性質特殊,原則上沒有任務是不允許和我這種「境外人士」接觸的,這些現在回想起來都讓我感動。我在酒店睡了一個整天,直到下午四點鐘才逐漸有了知覺。我按照留在桌子上的字條所示,給老胡打了電話,進而接到了下一個命令,「一個半小時後,西塔,平壤館。」

6park.com


我有幾年沒回瀋陽了,但對西塔還是很熟悉。這裏是朝鮮族聚集地,從2000年左右開始有大批的韓國人入駐,一下子就提高了這裏的整體消費水平。出國前我很少去那裡,據說是毒販,流鶯,小地痞和小太妹的集散地。



平壤館還是很有特色的飯店,據老胡說,這裏是朝鮮政府開設的營利性飯店,服務人員和歌舞伎統統來自朝鮮,而這些服務員和歌舞伎還不是普通百姓可以想的工作,都是些高官的孩子或者親戚。用老胡的話說,「來到平壤館,你可以享受等同於金家人的待遇」。我對這些並沒有什麼興趣,只是驚嘆於菜品的價格,以當年瀋陽人均收入對比,普通人一個月的工資,還不夠在平壤館吃四次四菜一湯。我其實蠻喜歡朝鮮的飯菜。拌明太魚,煎豆腐,鱈魚湯,辣白菜豬五花,涼拌糖醋墨斗魚,還有各式各樣的泡菜來配一碗白米飯,想想都口水直流。一餐過後,我問老胡,「你知道爛在地裡的蘿蔔和懷孕的女人有什麼相同之處?」在老胡滿眼期待地看著我時,我緩緩地說:「都拔晚了!」他哈哈大笑,說好幾年都沒聽我講色情笑話了,都是KTV的小姐給他講。我接機立刻問他,答應我的事情什麼時候安排?老胡把嘴裡的牙籤往桌上一丟,「現在就去!」 6park.com


6park.com


在我回國前老胡在oicq裡跟我吹噓了不只一次國內的KTV不僅有女孩子陪酒,還可以看這些女孩子跳脫衣舞,然後裸體用比較特別的部位托住酒杯喂客人喝酒,並美其名曰「扎啤」和「毛抬」。我對這種齷齪的舉動沒什麼興趣,而且也不會喝酒,所以並不期待。但是我對這種形式的KTV還是挺有興趣的,畢竟以前唱歌都是同學一起,男生女生一大堆,還可以直接錄成磁帶帶回家去聽的那種。當期待感戰勝理性之時,看著老胡瀟灑地在帳單上簽字之後,我們便直奔活動主題,「錢櫃」! 6park.com




西塔的「錢櫃」富麗堂皇,金碧輝煌的大堂和雕梁畫柱的樓梯,讓人有種置身於王侯將相府邸的錯覺。一個女招待把我們帶到了二樓的一個包廂之內。我們一行四人,還有兩位是老胡在飯後叫來的朋友,說是為了陪他喝酒。剛一落座,從包廂外立刻走進來一排身穿著吊帶背心和迷你短裙的姑娘們。老胡點上一隻煙,把臉轉向我,「別裝斯文了,挑一個吧!」我十分興奮,開始逐一打量姑娘們。可姑娘們並不喜歡看我,她們有的盯著天花板,有的看著沙發前的茶几,有的眼睛來回地轉來轉去。我正看得起勁兒,忽聽老胡在旁邊開了腔,「挑老婆呢?差不多就可以了!對不起啊姑娘們,這傻逼剛從國外回來,沒怎麼見過世面。我看那個就不錯嘛!」老胡把手指向一個姑娘,那姑娘看了看不置可否的我,猶豫了一下,並沒走過來。「你不選我們選了啊!你來我這吧!你們倆也選吧,不用照顧這個土包子。」「我再看看,不急。」「我也是。」他們倆話音剛落,面前的這排小姑娘像是聽到命令一樣,立刻一起鞠躬,然後匆匆離開包房。



「怎麼走啦?」我一頭霧水,「我還沒看完。」



「您別急,有的是姑娘!這幾個您相不中,馬上還有!」女招待滿臉堆笑。



果不其然,大概過了五分鐘,又來了一排小姑娘,但無論是神態和表情,跟之前的那一排沒什麼兩樣,就連長相都因為化妝而顯不出什麼區別。姑娘們在老胡的一個朋友選了一個之後就又鞠躬撤退了。



「你在丹麥混傻逼了?」老胡拍著我的大腿,「不是徵婚,是他媽的玩兒!」 6park.com


「知道知道。」我傻笑著對付他,不經意地,發現老胡的另一個朋友表情微妙。



又一排姑娘站在我們面前時,我還是猶豫不決。真的是太難選擇了,穿衣服都一樣的,長得都差不多。而老胡的朋友這一次迅速做出了選擇。正當我對著同樣不知所措的一排姑娘發愁時,突然從包廂外又進來了一個完全不同打扮的姑娘。這姑娘穿著綠色的格子套裝,下半身是長褲,在其他人的短裙中顯得格格不入。她進來之後二話不說,直接走向我,接著一屁股坐在我腿上,盯著我說:「今天晚上就你了!」



「好!」我聞到一股濃烈的酒味。



其他姑娘魚貫而出,我拿起麥克風,大聲宣布,K歌正式開始,話沒說完,腿上的姑娘就一口吐在我鞋子上。



「對不起,我喝多了!」小姑娘摟著我的脖子。



「我靠,老胡,你小子也沒告訴我還有這個儀式啊!」我連忙抓過茶几上的紙巾,抽出一把,堆在鞋子上。



「你這個叫抬頭見喜。你看看這姑娘長得多漂亮,偷著樂吧!」老胡盯著看我身邊的姑娘,一副色相。



「你怎麼看著比我還憋得慌?」我看著懷裏的姑娘,她半夢半醒,像極了辛,「哎呦,老胡,你看她長得像不像辛?」



「比辛還好看!」老胡抹了下嘴巴。



這是我第一次經歷這種場合,包間裡一共九個人,我只認識老胡,又得重新向其他人解釋我不能喝酒,一喝就倒,之後不省人事。剛解釋到第三個人時,我懷裡的姑娘就睡著了。我把她圈在我脖子上的胳膊順下來,然後把她丟在沙發上,不知道她是真睡還是假睡,只知道她矯了半天位置,最後枕在我大腿上。這半宿,我幾乎一個人霸佔了一隻麥克風,剩下的那一隻不管是誰在唱,我都跟著瞎合音,唱哎叩,只有其他人點對唱的時候我才交出麥克風。



雖然無聊,但我收穫很多。首先,我發現KTV女孩是非常會找話題聊天的,如果拍馬屁有等級的話,她們絕對是黑帶級別的。老胡身邊的姑娘離我比較近,所以她說話我聽得最清楚。我們每個人無論穿著打扮什麼樣,姑娘們都會叫我們「老闆」,即使我是運動褲配超大T恤,還用白色的頭巾包住三分之二頭的部分,她們也非說我是生意人。其次,我發現KTV女孩特別能喝,我不清楚那位睡美人之前喝了多少能醉成這樣,但至少在座的另外三位是相當善飲。三箱啤酒六個人喝了一個小時居然喝光了。而且,三位小姑娘敬酒的頻率讓我覺得恐怖,猜拳骰鐘都算是休息時間。大概過了一個半小時左右,開始脫衣舞時間了,女招待知趣地走出包房,順手關了燈,把音樂換成是夜總會的格調,三個小姑娘站在電視機前,毫無節奏和韻律地亂扭一通,接著把身上的所有衣服除掉。



說實話,並不好看。我在丹麥的夜店看過脫衣舞,通常都是很厲害的舞者,在鋼管上表演,而且是不脫下身的。這三位姑娘直接脫到光,而且還要疊好收好,毫無美感不說,還破壞了節奏和氣氛。因為本來是很快節奏的音樂和令人興奮的場景,卻突然冷靜下來疊好衣服,而且每個姑娘的表情嚴肅的要死,似乎她們是帶著無比艱巨的任務來脫衣服的,讓人會想起劉胡蘭,江姐這種英雄氣概。但這種不情不願的情緒在老胡眼裡,是美,是婉約,是浮華之下的那顆從良的心。他把這形容為一種衝突的行為藝術,還信誓旦旦要讓這裏他覺得美不勝收的女子脫離苦海。



衣服脫罷,姑娘們並不急於穿上,而是輪番地騎坐在我們身上敬酒。因為我不喝酒,身邊又擠著一個睡得像死豬一樣的姑娘,所以她們開心地忽視了我。看著他們三個摟摟抱抱,摸摸捏捏,我無恥地笑了,真想也過去一親香澤。



兩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到了買單時間,姑娘們的小費是每人500塊。這時發生了兩件出乎我的意料的事,一,老胡的一個朋友居然拿出錢來給三個姑娘發了小費,而另一個朋友則付清了包房內的其他開銷;二,睡在我身邊的姑娘醒了。第二件事讓我很尷尬。老胡的朋友也似乎並不願意給她小費,這我很理解,畢竟這種陪睡的方式要錢的話缺乏說服力。最後,老胡一聲令下,「給她,長這麼漂亮就應該給!快給!」



在場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心懷不滿的,並不只是資方。小姑娘看了看我,接過那500塊錢,尷尬地笑了笑。



「不然這樣好了,我用這500塊請大家洗澡,不夠你添,好不好?」小姑娘看看我,一臉真誠。 />



「我無所謂,只要你答應我不要再吐在我身上。」我笑了,想起辛說給我按摩要500塊。



「把錢收好,洗澡我請妳!」老胡依然是霸氣十足。 6park.com




半夜十一點,一行四人,直奔洗浴中心。這四個人是,老胡,我,像辛的小姑娘,和她的一個同事。更衣室換衣服的時候老胡突然極其認真地跟我說,他喜歡這個女孩,一會要儘可能地幫他撮合,成就苟且之事。我嘴上答應,可心裏想的卻是,這個可愛的姑娘,跟你可糟蹋了。洗漱完畢換好浴袍,我把一條白色的毛巾係在頭上。我們在休息大廳相遇後,老胡開了兩個房間,並勸說我帶另一個姑娘進房間休息。素不相識的姑娘,自然是不肯,一番交涉,最終結果,男女宿舍,同性合臥。老胡甚是不滿,也不知道他哪來的情緒,把明明順理成章的事想成大逆不道。我跟著老胡進了房間才發現,丫安排的是大床房,只有一張大床。「奶奶滴!你自己睡吧!」我有些生氣,轉身直奔休息大廳。老胡可能是也累了,沒說什麼。



休息大廳實在不是睡覺的地方,我抱著一絲希望,去敲姑娘們的房間,看看是不是分床的,好商量一下有沒可能交換。一個熟悉的臉給我開了門,並探出頭,左右看了一下。我被讓進房間,很不幸,也是一間大床房。老胡還是很夠朋友麼!



「我朋友已經睡了,你陪我聊聊天吧,我睡不著。」



「那當然,妳都睡醒了。」我坐在了床上。



「真不好意思。。。」



我們的聊天就這樣開始了,沒想到的是,她居然也是懷著一個明星夢,在瀋陽音樂學院學舞蹈的,來年準備也考北電。



半小時後,我實在太睏了,就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跟她聊天。



又過了不知道多久,她又靠在我身邊了。她講了她分手的男朋友,她講了她想去的城市,她講了她遇到的形形色色的客人。



突然,她的嘴巴貼在了我的嘴巴旁邊。。。



之後的事情我忘記了,第二天上午醒來的時候那兩個姑娘的臉都無比陌生。



回到酒店我給老胡打了電話,問他什麼時候還有時間出來。他說工作開始忙了,跟我說過兩天給我打電話,可他根本沒有我的電話號碼。



於是那次ktv之旅,就成了老胡和我最後一次相聚。





woshidayedi




22-07-2020 6park.com

註:以上照片均來自網絡
贴主:woshidayedi于2020_07_22 16:58:48编辑
贴主:woshidayedi于2020_07_22 17:01:48编辑
贴主:woshidayedi于2020_07_22 17:08:48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woshidayedi 加上 200 银元!


贴主:woshidayedi于2020_07_22 17:56:13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woshidayedi 加上 100 银元!


贴主:woshidayedi于2020_07_23 9:37:56编辑
喜欢woshidayedi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woshidayedi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