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不会打球的笨女孩(上)by 取个笔名真难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勋衔16★★★☆♀] 于 2020-08-08 14:13 已读 4135 次 26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一)

那天下了网球课,我终于忍不住问教练,您看我还要多久才能打到3.0啊?

教练看起来有些言不由衷,每个人打到3.0的时间不一样,你不要着急,先慢慢练。

通常,得到了这样的回答,我也就不再追问了。可是,这个相同的问题,在过去的几年中,我已经先后问了好几次,每次他都是这么安抚中带着敷衍地把我搪塞了回去。所以,这次我决定坚持到底。教练已经把拍子放进了网球背包,准备离开了。我移了一步,堵在他面前,咬着嘴唇问:教练,你告诉我实话,是不是我这辈子无论怎么努力,都打不到3.0了?

教练看着我,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你何必这么纠结3.0这个级别呢,只要打得开心,能锻炼身体,学习网球的目的就达到了,不是吗?!说完,他拎起网球包,离开了场地。

我呆在原地,反复咂摸着教练刚才的回答,第一次忘记了和他说再见。

(二)

玩过网球的朋友们都知道,网球水平的分级:1.0是初学者,以0.5依次递增,大部分业余爱好者,集中在3.0-4.5之间。5.0以上是专业选手,最高级别7.0,就是温网澳网这种国际赛事的选手了。对于业余爱好者,3.0这个水平,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分界线。因为3.0及以上水平的选手,可以很容易在球场上约到球;而3.0以下的初学者,则几乎找不到球友打球。通俗地讲,到3.0,就出师了;没到3.0,还是小学徒。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3.0水平,对网球具有了一定的控制力,两个3.0的球友互相能对拉得起来。如果遇到更高水平的球友,虽然高手那方会有些乏味,但3.0那一方也搂得住,至少双方也还能打。

3.0以下的球友就比较惨了。两个网球初学者是很难互相练习的,因为双方都缺乏对球的掌控,你打过来的球,我接不住;我打过去的球,你也接不着。两个人在球场上看着网球乱飞干瞪眼,在毒辣的阳光下满场捡球,汗流浃背,乐趣全无。

学网球如果长期不能晋升3.0,慢慢地也就放弃了。我周围凡是会打网球的都在3.0以上。或者说:只有过了3.0,你才好意思说你会打网球。

每个球友从1.0晋级到3.0的时间很不一样。比如我一个朋友,他轻描淡写地说,网球很容易啊,就一个夏天,我自己打墙打了几个月,去社区中心的网球班一测试,就3.0了。当然,前提是他的羽毛球和乒乓球都打得相当好。

我听了他的话,暗自叹了一口气,想起了小学课文里那篇《小马过河》。河水暴涨,小马想过河,却害怕河水会淹没他。于是他先是问了小松鼠,小松鼠说,水太大了,差点淹死我,你千万别去。小马不甘心,又问大水牛爷爷,水牛爷爷说,没问题,你过得去!就学网球而言,我这位朋友,毫无疑问是大水牛爷爷,我呢,则是比小松鼠还要矮小的小爬虫。

尽管我自知天分太低,绝对无法和这位朋友相比,他的话却鼓励了我打墙的信心。从此以后,一个背着网球拍,穿着网球裙的笨女孩,在烈日炎炎的酷暑中,孤独地打墙。

(三)

以前在国内,我也打过墙。那是为了学乒乓球。

我小时候胆子很小,身体协调性不好,加上家里管得严,很少去户外跑跑跳跳的。我在帖子里写过,比如两条腿交替下楼梯这个动作,一般四岁左右的孩子就能做到;可我直到小学3年级,也就是将近10岁,才能比较顺利、彻底没有心理障碍地完成。现在回想起来,我在这方面的发育是存在缺陷的。

读小学之前,我做过的最宏伟的壮举就是绕着我家的房子走了一圈。我鼓足了勇气才出发,心里怯怯的,对这趟旅途充满了不确定感,最后终于有惊无险地回到原点,也就是我家门口,我觉得自己简直堪比费尔南多·麦哲伦了。读大学的时候,我把这段经历讲给同寝室的范君听,范君笑得肚子都痛了,她说她在读小学之前,已经把家附近的几座山都爬了个遍,哪里有鸟窝,哪里有树洞,哪里可能有蛇,她都清清楚楚。我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她个子小小的,却能轻松斩获女子七项全能冠军。

我的体育差,差到没有一项运动能玩儿的,从排球、篮球等传统大球,到经典国球的乒乓球、羽毛球,统统不会。从小学到中学,每次换一任体育老师,对我来说,就会有一次致命的折磨与羞辱。因为我总会不可避免地由于身高原因被选拔进入各种运动队,女排、女篮、跳高……都一一试过。每次的结果毫无例外,那就是我入队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被淘汰出局。有一年学校运动会,班主任又赶鸭子上架,非要我参加跳高。我几次跑到杆子前面就自动减速,不敢跳过去,最后一次终于一咬牙一闭眼把心一横,起跳!结果连人带杆摔了个大马趴,体育老师兼裁判员又气又急又心疼,在旁边大喊,没事吧,摔着没有?丑小丫,你长那两条长腿是干什么的呀?!

到初三,这个情况发生了进一步改变。我从小近视,初三眼睛度数又加深了,戴起了600度的眼镜。眼科大夫说我不得从事“剧烈”的运动,比如高台跳水,因为这容易引起视网膜剥脱。一旦网脱,那个年代就意味着失明。这下可把我妈给吓坏了,她把剧烈运动,延伸解读为一切运动。她自己是医生,以医生和家长的双重身份专门去学校领导那里介绍了情况,班主任和体育老师都明白了:这个独生子女宝贝疙瘩不能上体育课,否则眼睛忽然瞎了他们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人家上体育课,在阳光下纵情奔跑跳跃,开心地玩耍;我就只能傻愣楞地坐在树荫下发呆。虽然不再由于肢体笨拙而受到嘲弄,但是我不仅觉得自己很无趣,而且完全游离于班级集体之外。长期不上体育课,我整个人都变得很慵懒,说难听一点就是疲沓,步伐迟缓,没有一点年轻人的朝气蓬勃。

那时候在学校里,最流行的运动莫过于乒乓球。晴天在室外打,下雨在室内打,同学里好些乒乓球高手。我看到他们在乒乓球台上奋力抽杀的潇洒姿势,无比羡慕,心里却想,这样手眼敏捷的运动,又岂是我这种笨人所能奢望的。

我家里乒乓球拍和羽毛球拍都有,是我爸买的。我爸体育不错,身体灵巧,动手能力也强,不知怎么就生出我这么个笨女儿来了。我爸的羽毛球虽然也是业余水平,但在单位里参加过比赛,好像还拿了名次。我读小学的时候,只要天气好,我爸就在楼下教我打羽毛球,就像他用勺子给我喂饭一样,把球喂到一个最理想的位置,按说我只需抬起手臂把拍子轻轻挥过去就行了。可我依然大多接不住,即使偶尔接住,球也会磕飞到一个不期然的地方,让我爸爸很挠头。现在我回头想想,爸爸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像我这样一个到小学毕业才完全学会自己吃饭的人,怎么能期望我学会打羽毛球呢,打羽毛球显然比吃饭的难度大得多。

我常常望着家里的这些拍子发呆,我凝视着它们,仿佛有几个世纪那么久。忽然有一天,我象举起一个重达千斤的锤子一样,拿起其中一块乒乓球拍,再找到一个乒乓球,笨拙地开始打墙。当我右手握拍,左手把球扔出去,我右手的球拍根本碰不到球。虽然家里的墙上没有镜子,可我能想象,我的躯体看起来有多么可笑。我沮丧地坐在地上只想哭,哭够了再开始练。最开始,几乎只是满地捡球,狼狈不堪。慢慢地,终于好起来了,从墙上弹回来的球,我可以再次打过去,弹回来,打过去,弹回来,打过去……雪白的墙壁虽然像一张苍白而没有表情的脸,却有着一颗并不冷漠的心。来回击球的过程,成了我与墙壁的对话。一次一次的挥拍,我向墙倾诉着一个孤独女孩的心声,而墙壁或凌厉或温柔地把球弹回来,仿佛一会儿严厉地训斥,一会儿又春风化雨地拍拍我的头。

一个人独自打墙变成了我喜欢的一种运动形式。

学网球,我也决定从打墙开始。

续《大象漫步》罗曼史: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404449 6park.com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1_07_23 14:16:57编辑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