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草庐听雪 下《娶个笔名真难 后传》 by 取个笔名真难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勋衔16★★★☆♀] 于 2020-08-25 18:47 已读 8887 次 19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续前文: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24231 6park.com

那段日子简单快乐,无忧无虑。忽而有一天,田姑娘要请个长假,去吐蕃朝圣,为大家祈福,永得平安喜乐。而令狐和兔二娘新近得到一本稀世之宝,曲谱《笑傲江湖》,他俩醉心于研习琴箫合奏,遂决定效法范蠡与西施,放舟于五湖。

突然之间,偌大的杂侃居只剩了我和他两个人。他揽着我的肩膀说,“没事,有我呢。”

(四)

过了些时日,田姑娘从吐蕃捎了信回来,一切安好;令狐与兔二娘以歌会友,也怡然自乐。杂侃居依旧宾客盈门,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那天打烊之后,我和他开了一坛兔二娘留下的酒,好好地犒赏了自己一番。推杯换盏,酒至半酣,他说还准备了一个特殊的礼物给我,说罢拉着我来到后堂。只见一个巨大的木桶,盛满了热水,水汽蒸腾。我惊呆了。平素里我们洗头沐浴,都去屋后的那条长河,只要出太阳,水就不会刺骨。像这样费这么多热水,在大木桶里泡上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这简直是帝王的奢侈,我平常连想都不敢想。

他望着我脸上的惊喜表情,说,“上次进凉州城,还给你买了一块胰子皂,只可惜没有花瓣,不然可以泡一个花瓣浴。”

我仿佛突然从梦境中醒来,挣脱他的手,叫道,“花瓣我有!”转身跑到楼上卧房中,取出平常看的古书。每年三月凉州城外桃花盛开之时,我都会采集一些桃花夹在书里。西北天干物燥,夹在书页里的花瓣很快变成了干花,而香氛如故。

我抖动古书,艳丽的桃花花瓣纷纷落入水中,香气也随即弥散开来。

他望着我,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说,“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你更衣吧,我不打扰你了”。说完转过身,朝门口走去。

我只犹豫了一霎那,就奔了过去,在他背后牵住他的手,轻声细语道,“……始是新承恩泽时。你别走了,我们一起洗吧。这么多热水,我一个人用太浪费了……”

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五)

我摸着他的肩膀,怜惜地问,“为了这个贵妃浴,今天你挑了多少担水啊?肩膀压疼了吧。”

他握住我的手,一边吻着我的耳垂,说,“能让我心爱的女人当一回贵妃娘娘,挑多少担水也值得。”

我贴在他耳边,如兰似麝地吹气道,“只要有你,每一天我都是你的贵妃娘娘,担不担水都一样————”语音未落,他又一次深深地挺进了我的身体。我轻轻呻吟,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整个人在颤栗中痉挛。我像蛇一样紧紧地缠绕着他,指甲在他背上划出一道浅浅的新伤痕。

黑暗中,我的指尖颤抖着划过他宽阔的后背,有虬结的肌肉,还有扭曲的伤疤,横七竖八,不止一处。

“还疼吗?”我轻轻在他耳边呢喃道,一颗晶莹的泪珠挂在我的脸颊上。

他摇头。

“以后再也不要去拼命了。” 我蜷缩在他怀里,哀求道。

他紧紧地抱着我,说,“再也不会了!从前,我一心想的都是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随时准备舍生取义。如今,却不同了。”他低头看着怀里的我,说,“如今,我的命不再是我一个人的,我要好好爱惜自己的性命,因为往后余生,我都要好好照顾你。”

(六)

眼见得秋意渐浓。他说想在杂侃居旁边搭一座草庐。我不解,“杂侃居楼上楼下那么多房间,难道还不够住的么。”

他笑道,“杂侃居的客房是生意。我要亲手搭一座草庐,就算再简陋,那也是我们两个人的专属爱巢。你记得杂侃居屋檐下的那一对燕子么?”

我又怎会不记得呢。就在他落户不久,杂侃居的屋檐下来了一对燕子。雄鸟与雌鸟每天数次衔泥啄石,不辞辛劳来回往返,共筑爱巢。大约有十天的样子,一个象碗一样的燕窝出现在屋檐下。从此,两只小燕子双宿双飞。民间传说,如果一间宅子有燕子来筑巢,是福星高照好运临门的大吉兆。那一天,我望着屋檐下的燕子,悄悄焚了三柱香,倒了一碗新酿的酒,对着燕窝祷告上苍。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 岁岁长相见。”

一座草庐终于在冬天到来之前完工了。

下雪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清晨起来,屋顶上都是厚厚的积雪。

家里需要干柴木炭取暖,他又进山砍柴了,回来时,鼻梁冻得红通通的,不仅背回两大捆柴,还变戏法一般,从背后探出几枝梅花。

我雀跃欢呼,拍着巴掌惊叹道,“你在哪里找到的?!”

他微笑不语,只是把梅花比在我的脸庞旁边,摇头道,“人比花娇!” 6park.com

我嗔怪,“梅花从来不是以美艳而闻名。人家是花中君子,凌寒傲霜。”

他从花枝上掰下一朵梅花,贴在我眉心间的额头上。花瓣上还带着冰晶,我只觉额头上一凉,冷香袭人。他端详着我的脸,说,“真好看,这是长安城今年最流行的落梅妆。”又说,“梅花适合冬季扦插,待会儿我把这梅枝都插进盆里,明年咱们自家院里也有梅花了。”

入夜,木炭火盆烧起来,他披着貂裘大氅围炉而坐,把我圈在他的臂弯里。他在我的耳边絮语道,“现在你知道草庐的好处了吧?”

我佯装不知,问,“到底是什么好处呢?”

“冬天,听雪赏梅,扫雪烹茶。夏天,看大漠孤烟,听长河落日。”

(七)

冬去春来,忽忽又是一年。

转眼是来年七夕。田姑娘和兔二娘不在,杂侃居没有其他的女眷和我一起乞巧。我的手工活儿做得不好,就不去凉州城里丢人现眼了。他说,那不如晚上我们就“卧看牵牛织女星”吧。

吃罢夜饭打了烊,我们搬了小马扎,肩并肩地坐在屋前,抬头看着宝蓝色的天幕。繁星满天。

也许是由于地广人稀,西域的夜空,比在中原时见到的夜空,要寥阔得多。

他用手指着东边的夜空道,“你看到那三颗很亮的星星了没有,偏西北方最亮的就是织女星,偏东南方略暗一些的是牛郎星。牛郎星两侧还各有两颗小星星,那是他们的孩子。”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果然如此。一条若隐若现的薄纱,由北向南,高悬天际,逶迤横亘在牛郎织女之间,那想必就是银河了。

天街夜色凉如水。我歪着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只觉宁静悠远,仿佛和他一起融入了神秘而广袤的苍穹中。

突然,一个煞风景的念头涌入我的脑海,待到想要打住,已然来不及了。我冲口问道,“那个海市蜃楼中的女子,你说她这会儿在哪里呢?”

他转过身来,定定地望着我的眼睛,满含笑意而又坚定地说,“此时此刻,她就在我身旁。”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祝天下有情人七夕快乐!

附注:恭贺草庐兄荣任大杂正版主,又逢七夕,戏作此文,权当玩笑,请勿对号入座。

《娶个笔名真难》链接: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211537

创意与部分文字引自上述原帖。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1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200 银元!

6park.com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0_08_29 0:49:51编辑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1_05_12 23:32:53编辑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