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我哄男票吃伟哥(18岁以下禁入)取个笔名真难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勋衔16★★★☆♀] 于 2020-08-31 12:05 已读 15162 次 29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我和男票在一起很多年了,性生活一直比较满意。前几年,忽然有一天,他早上起床,发现面瘫了!整个右边脸歪了,口歪眼斜,嘴角闭不拢,说话漏气,刷牙的时候漏水。

赶紧去看医生,医生说这叫Bell's palsy,给开了一周的药,说吃完药之后,需要慢慢恢复,大部分病人半年以后面容基本正常。一个星期眨眼过去,药吃完了,男票的脸依然歪着。

从此男票开启了怨男模式。

“宝贝儿,如果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我就长这副德行,你还会爱我吗?”

我语气坚定地说,“会啊,当然会!虽然你帅,可我爱的是你的人,更爱你的心!”

过一会儿,又来了,“宝贝儿,如果以后我一辈子就这样了,你还爱我吗?”

我依旧坚定地说,“当然啊,亲爱的,这点小挫折算什么!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要在一起。在我眼里,你和从前一样帅!”

架不住男票启动了循环播放,上述对话每天至少一遍。终于有一天,我回答得稍微迟疑了一些。男票委屈地大叫,“我就知道你们女人都是颜值控!说什么爱的是男人的才华,都是骗人的鬼话!”最后沮丧地加了一句,“早知道会有今天,我宁可你只爱我的钱!”

我坐到他腿上,搂着他的脖子,使出浑身解数,哄了好久,才算把他哄好。想想面瘫之前,男票每天早上起床以后,冲凉,吹好头发,再喷上Tom Ford的沉香乌木古龙水,象一只开着屏的公孔雀,骄傲地昂首阔步,出门去了。我发现自己严重低估了男人对自己外貌的在意程度。

刚开始面瘫的头几天,男票报复性地和我做了好几次,特别粗暴地抽插,在我的身体里横冲直撞,恨不能把我撕碎了。射完以后,他还恨恨地说,面瘫了也照样肏你,哼!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男票的面瘫却并未见起色。事件在继续发酵。面瘫后大约一个月开始,男票在床上的表现开始下滑,硬度比从前下降了很多。我没敢挑明这件显而易见的事实,只是更长时间更耐心地给他口交,舔他的乳头耳垂,吸吮他的手指,用我潮湿的下体磨蹭他的丁丁,我还像个劣等舞女一样笨拙地抖动奶子抖动屁股……男票很兴奋,但兴奋却传递不到丁丁上来,总是很难达到可以插入的硬度,有时候即使达到了,还没抽插几次又软了,从我的身体里滑脱出来。尽管力不从心,男票对我的欲望却有增无减。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反而导致了一种恶性循环————尝试得越多,失败得越多,而且挫败得更严重。

那段时间,我内心一直痛苦地纠结,到底要怎样和男票开启这个话题,才不会伤害他作为男人的自尊心。

终于有一天,又经历了一番充满挫败感的痛苦尝试之后,男票自己喃喃地念叨了一句,是不是没有新鲜感了?我们对彼此的身体太熟悉了……

我却认为,这是面瘫对男票心理潜意识造成的影响。这时面瘫有2个多月了,身体进入了恢复期,但外观上还察觉不出来。而面瘫对他心理的影响体现在生活的各个方面,比如那段时间男票总是对公众场合别人看他的目光很敏感,他连说话都不爱和人多说。所以,面瘫对性心理的影响,就象漂浮在海水下面的冰山,虽看不见,却是巨大的。屡战屡败,每一次失败的尝试又增加了下一次的操作焦虑。这种恶性循环必须打断。我相信只要有一次根本性的逆转,男票就会重拾信心雄风再起。我很想让男票试试伟哥,可男票对伟哥向来非常排斥,他认为伟哥就是西门庆暴毙之前吃的那种春药,吃了没准会精尽人亡。

趁着这次男票口气松动,我提出这个想法,男票总算是勉强同意了。但伟哥类药物在我们这旮旯,属于处方药,必须要有医生的处方才能在药店买到。再想得寸进尺地劝说男票去医生那里就诊erectile dysfunction,他死活不肯让步了。他唯一愿意做的就是如果我能把伟哥弄来,他可以吃一颗。

原则上讲,看病必须病人本人到场,哪怕是最简单的开药。第二天我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去了附近的诊所。那天当值的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白人医生,身高目测超过190,浅蓝色的衬衫,深蓝色的领带,简直是小鲜肉版本的乔治克鲁尼,……迷得我神魂颠倒,差点忘了来诊所的目的是啥。

定了定神,我开始委屈羞涩地用我那三脚猫的英语描述最近的囧境。英俊的白人小哥耐心听完我的陈述之后,说,按照规定需要他本人来量个血压,抽血查个血脂,看看有没有冠心病……但基于你男朋友的年龄,再据你的描述,他身体应该没有问题,只是心理因素。我就开给你吧。

医生开的是Cialis,中文名:希爱力。我把这个小小的盒子捧在手心里,仿佛捧着一个十世单传的婴儿,往后余生,我的性福就全在这里了。到了家里,仔细做了下功课,Cialis是比Viagra更新的换代产品,口服后30分钟达到血药峰浓度,半衰期长达将近20个小时,意味着比伟哥起效更快,作用持续时间更长。药片是土黄色的,不是蓝色的。

男票回来了,看到我那充满期许的眼神,他也知道今天不吃药恐怕是过不去了。他带着壮士赴死慷慨就义的那种表情,把药丸放进嘴里,咽下去之前,抓着我的手说 “心肝儿,万一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可要马上打911啊!” 仿佛这药一吃下去,他就变成了武大郎,我则是欲壑难填谋杀亲夫的潘金莲。

我捧着他的脸诚恳地说,“小傻瓜,你不会有事的!这药都上市多少年了,不知多少万人吃过了,很安全的,放心啦!”

男票又说,“我是由于爱你才吃的!因为爱你,我才甘愿冒险。”

我把他的脑袋抱在怀里,柔声说,“我明白,我明白……”

吃了不到2分钟,男票呆萌地问,“怎么没反应啊?!”

“这才几分钟啊,起效再快,也得有个吸收的过程嘛。亲爱的,你别紧张,先去做点别的,随便做什么都行。半小时后再说。我们都去放松一下思想,不要老想着吃药和做爱这件事。”说完我起身去看电脑了。

可是男票依然呆呆地坐着,静静地期待着即将发生在他身上的奇迹。

过了15分钟,男票说,“还是没啥反应啊……哎,不对,我的心跳好快,脸也发烫,可怎么下面还是没反应啊!”

我从电脑上转过脸来,说,“亲爱的,你太紧张了。从吃药到现在,你枕戈待旦,一直处在一种fight-or-flight 的状态,这怎么能勃起呢。勃起要在放松的状态下,副交感神经兴奋才行……”

未及我说完,男票几步冲到我跟前,看起来像一头鬣毛根根直立的暴怒的雄狮,他揪着我的衣服,说,“别再给我扯这些专业术语!劳资现在伟哥都吃了,怎么还不硬!嗯?!”

我被他推搡得跌坐在床上。忽然间,我发现他的面部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自言自语,“好像行了……”

他猛地扑上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暴风骤雨……雨润红姿娇。

6个月以后,男票的面容完全恢复了正常,骄傲的公孔雀又回来了。而我们的性生活也没有再遇到问题。那盒只吃了一片的Cialis最后过期了,我把剩下的药片扔进了垃圾箱。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2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500 银元!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0_09_06 16:34:11编辑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