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斗地主(1-2)? by 取个笔名真难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勋衔16★★★☆♀] 于 2020-09-03 14:49 已读 464 次 22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前言:我很喜欢约维尔姐姐的大作《1977年台湾人民解放阵线案首犯口述历史 》,讲述伯父堂兄的家世。去年年底,我也写过一篇讲述我母亲身世的帖子《斗地主》,在军事纵横版参加征文活动。现整理删改后重发于大杂。

一提到斗地主,现在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游戏,从最开始的纸张扑克牌游戏,到后来的电脑游戏、手机游戏,无不风靡一时。网上有个经典段子说:快年底了,地下的先烈们纷纷打来电话询问人间的生活。毛主席他老人家亲切地问,大家都在忙什么呢?答曰:都在斗地主。毛主席微笑着说,那我就放心了……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当年那场席卷中华大地,血雨腥风的土地改革和斗地主,已然在大家诙谐的玩笑中,渐渐褪色而淡去。

然而,作为地主子女而被批斗的痛苦回忆,却深深镌刻在我母亲的脑海里,永远无法得到真正的解脱与救赎。

(一)

要说我母亲的故事,得先说说我外公和外婆。

我外公,识几个字,会打算盘,行走于湖南湖北一带做生意。鼎盛时期,曾拥有一家绸缎庄;志得意满之际,在湘西苗寨买了一个年轻姑娘做填房。这个姑娘就是我外婆。前面的原配夫人据说没有生养就病死了,真假不得而知,我大舅曾怀疑在某个地方还有外公的另外一房妻室和子女。反正外公此后的人生都和外婆生活在一起,外公约莫比外婆年长将近20岁。

年轻貌美的外婆,却没有“旺夫运”。自从娶了外婆,外公的生意就连连碰壁。首先是外公出门采买进货之时,将绸缎庄托付给同族的堂弟打理。岂知所托非人,外公外出期间,绸缎庄发生火灾,不仅一匹绸缎都没有抢救出来,还连帐簿都烧了个精光。而所托的那位堂弟,过了几个月忽然暴富起来,回到农村老家,大兴土木,造了好几间大瓦房。

虽然怀疑同族的堂兄弟监守自盗,但苦于没有证据,又兼是亲戚,这事只得作罢。外公没了绸缎庄,家底依然丰厚,又想开个“齑米厂”。“齑米”,是我根据母亲的发音而找到的对应汉字,我猜想是把谷物脱去外壳麸皮的过程。外公特意从上海买来了齑米的机器,未及安装运转,长沙的战事却一日紧似一日。1938年11月,蒋介石决定:如果长沙一旦失守,就实行“焦土政策”,省政府迁往湘西沅陵,老百姓也开始疏散。

彼时外公外婆已经有了三个孩子:大舅、二舅和我妈。而且外婆再一次怀孕了,四舅在肚子里,大概2-3个月。为了老婆孩子的身家性命,外公决定全家人跟随逃难的大队人马,也往湘西躲避战乱。湘西处处险山恶水,日本人应该打不进来。至于新近投资的齑米机,被当众销毁,当时的口号是“一根钉子也不能给日寇留下!”。外公开办齑米厂的企业家梦想,和后来外婆肚子里的老五一样,胎死腹中。

就这样,外公外婆把家安在湘西的一个小城,主要靠前些年积攒的老本儿,在战火纷飞的年月里勉强度日。外婆陆续又生了四舅、六舅、七舅。此间,外公尝试着做些零散的小生意。据几个舅舅们回忆,外公还曾经在家里关起门来熬制“烟土”,说得神乎其神,不知是真有其事,还是以讹传讹。最开始大伙都不知道这是干什么,只见外公把大门紧闭,支起大锅,锅子里是黑色粘稠的糊状物,满屋子飘荡着一种奇异的香气,全家人闻之飘飘欲仙。然而,烟土的利润虽然极高,风险却也极大。据说外公先后熬制过三次烟土,只有一次赚到了钱,其他两次,在半道上就被湘西的土匪给截胡了,人还给打得半死。

随着家里一再添丁,每天张开口要吃饭的人一再增加,而大舅、二舅已经长成了少年郎,饭量越来越大,要花钱的地方也越来越多。自从绸缎庄被烧之后,正现金流的日子很少,隔三差五就要典当些金银细软,如此下去,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于是外公总琢磨着要干一票大的,干完就收手。

这回外公想起了湖南人的木排生意。冬天伐木,夏天在江河里放排,做木排生意的人,称为“排客”,又叫“排鼓佬”。外公本想全仓吃进,连养老的棺材本儿都打算没给自己留。但外婆死死地抱着首饰匣子不放,嘴里嘟囔着,你个砍脑壳的老倌子,这是我和娃儿的活命钱。

外公忿忿地骂,瓜婆娘,没得见识;也就不再坚持。饶是如此,据说外公在沅水里放的木排延绵了好几里。

当时,距离在长沙筹划齑米厂已经过去了十年。日本人投降了,老百姓却没有等到和平,国共两党的内战又开始了。1948年夏天,国民党在战场上连连失利,败迹初现,物资极度匮乏。外公的木排没有放多久,就被悉数征为军用,不仅血本无回,连性命都险些不保。

外公惊魂未定地逃回家里,在床上躺了2个月,才勉强起身。历经此劫,外公心灰意冷,天亡我也,看来做生意已然没有出路。经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他决定带着一家老小回到老家池头村去务农。老家还有祖宗传下来的十几二十亩地,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总能有口饭吃吧。

(二)

务农首先要有农具。外公请来池头村的内里木匠打制犁耙等农具。外公那时已然潦倒,与他讨价还价,最后少给了半天的工钱,又没有大酒大肉地招待,自此结下梁子。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前文中关于外公的种种传说都是真的,那么外公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物,怎么会沦落到如此穷酸扣门,竟然克扣木匠的工钱,唉,以至于最终铸成大错。抑或内里木匠本来就是个无赖的流氓无产者?又或者,我低估了生活的艰辛对人的改变。

外婆先后生育了六七个孩子,又从城镇的生活彻底回到农村变成农妇,心里积攒了很多怨气,外公自然就成了出气筒。此时,外婆已经韶华不再,外公对她的宠爱也逐渐在日复一日的鸡毛蒜皮中消磨殆尽。外婆年轻时脾气就极为暴躁,进入中年后尤甚,整日价对外公喋喋不休地咒骂。几个舅舅都说,外婆可以接连不断地骂人,骂上一整天不带喘口气的。外婆骂人并非“光说不练”,她手持一把菜刀,在砧板上象剁肉丸一样,一边骂一边挥起菜刀剁砧板。不仅在家中如此,她甚至还搬个板凳坐到祠堂里,一边用菜刀砍砧板,一边骂人。村里有人来劝她,家丑不可外扬,在祠堂里骂自家男人,丢丑丢到祖宗面前去了!外婆却柳眉一竖,道,我又没偷汉子,啷个就丢人了?!这祠堂有没有他黄贵成一份?但有他黄贵成的一份,我便骂得!她再将手里的菜刀一挥,更无人敢劝。是以村里几乎无人喜欢我外婆。

外公本来也不是温良恭俭让的读书人,被外婆骂得狠了,就动起手来。两人在家里又打又砸,家什乱掷,乒乒乓乓,经常惹得村民趴在门上看热闹。我曾问六舅,谁家都难免有点磕碰啊,其他人家难道不吵么。六舅正色道,只有我们一家吵得这么凶,是全村的笑柄。接着六舅给我讲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事件。

那天夜里,外公外婆的屋里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动,孩子们已经习以为常。过了一会儿,似乎消停了一些,孩子们也就慢慢入睡。忽然,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一个气若游丝的声音:穿了,穿了,老二,你快来哦……

老二指的是二舅,大舅已经从军,此时不在家中。二舅闻声惊起,是外婆!声音是从厨房里发出的。等众孩子们赶到厨房,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只见外婆躺在厨房地上的血泊之中,用手捂着肚子,伤口还不断从指缝中渗出血来,地上扔着一根烧火棍,大门敞开,外公不见踪影。

原来,争吵中,外公随手拾起烧火棍,捅进了外婆的腹部。之后外公摔门而去。外婆求救的时候呻吟着说,穿了,穿了,就是说肚子被烧火棍扎穿了。

一群尚未成年的孩子们面对这一幕,惊恐万分又凄楚悲苦,不知如何是好。好在过了一会儿,外公回来了,还带回了药店抓的伤药,给外婆敷上。那时八姨妈还没有出生,我母亲是家里唯一的女儿,此后几个月,她就担当起照顾外婆的重任。很神奇的,没有看西医,就靠着外敷伤药,外婆居然恢复了健康,想来外公下手终究还是不重吧。

那年月,整个国家的形势象暴风雨中的大海一样风雨飘摇,外婆外公的小家则是大海风暴中的一条支离破碎的小船,随时可能彻底倾覆在海里。

6park.com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0_09_03 14:52:19编辑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0_09_03 15:18:38编辑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