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斗地主4-5 by 取个笔名真难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勋衔16★★★☆♀] 于 2020-09-06 17:12 已读 6103 次 23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斗地主 一,二 链接: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28344
斗地主 三 链接: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29584

(四)

外公自绝于人民,事态却并没有因此而平息。就在外公上吊身亡的当晚,以内里木匠为首的大蜇细蜇黄裕瑞秃鸡婆等人,又来到牛栏,要外婆一家去参加批斗会。外婆前两天接受批斗的新伤还没有好,更何况现在她是家里唯一的主心骨,六舅七舅他们还只是孩子,只能让我妈带着四舅去接受人民的批斗了。

土改的批斗是后来文革批斗的雏形,比如喷气式阴阳头穿着大棉袄在酷暑中暴晒数九寒天往身上浇冷水等等,这些凌辱与酷刑都脱胎于早期的斗地主。寒冬腊月,我母亲这样一个十四五岁的花季少女,当众被剥光衣服,跪在一条长板凳上,被藤条鞭打,打昏过去再用冷水泼醒。这样的批斗持续了整整一个冬天。隔三差五,不需要任何理由,只要“贫下中农”心情不好,都可以把我母亲揪出来批斗一番以泄愤解气。还有一次把我母亲吊起来鞭打,打完以后把人放下,我母亲象烂泥一样瘫软在地,半天没有任何反应。秃鸡婆找了根棍子,在我母亲身上乱捅,发现手指还会轻轻地收缩,得意得对内里木匠说,还有气儿,没死!

内里木匠说,还是那句老话,打死一百个地主也不要紧,只要不死一个贫农雇农。

我一直很怀疑母亲在批斗的过程中还遭受了严重的性侵害。虽然她并未主动提及,却屡次强调自己多次被当众剥光衣服,我觉得颇有暗示性。可能背后的真相比鞭笞吊打更加令人发指,母亲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每一次回忆都是一次痛苦的重新经历。母亲年轻的时候不丑。从我有记忆起,她就不遗余力地要把她和我身上的女性社会特征去掉,比如永远剪短发、从来不穿高跟鞋,衣服的色调和款式都是深蓝色灰黑色的宽大罩袍,不得展现一丝女性美,就差没在脸上抹上锅底的烟灰了。而且直到现在,“性”这个话题在我们家里依然讳莫如深。

一九五二年的冬天,母亲的生活基本上由被批斗和讨饭两大要素组成。在不被批斗的日子,母亲就领着四舅出门讨饭。外婆给人洗衣服纳鞋底做针线挣几个微薄的小钱。外婆虽然是少数民族,但她小时候生活在与汉族混居杂居的地方,汉化很严重,所以她也缠过足,三寸金莲不能长时间站立,也无法走远路。她给人家洗衣服做家务活儿,能坐则坐,如果坐着高度不够或者不顺手,就得跪着。

这中间遇到一位恩人,名叫黄泽喜,也是同族的远房亲戚,早年间受过外公的恩惠。他也参了军,比大舅幸运得多,他参加的是解放军。拿了复员费,荣归故里,惊闻外公一家遭到了灭顶之灾。他悄悄包了三十元钱和十斤大米,月黑风高之际,偷偷丢进我母亲和外婆的牛栏。五十年代初的三十块钱,那可是一大笔巨款啊。外婆后来对母亲说,要没有这三十元钱和十斤米,可能咱们一家都活不到今天。

母亲记住了外婆的这句话。我离开家去杭州读书之后,母亲就重赴湘西,想找到当年的这位大恩公。那会儿虽然有网络,但还没有微信。几十年没有联系了,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这么一个只知道名字的老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我妈和四舅,两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在几个县的派出所户籍部门一家一家地问过去,户籍民警听了母亲的故事都很感动很热心,最后终于找到了黄泽喜的家人。黄泽喜老先生已经仙逝。黄泽喜的儿子也退休了,退休之前是县里一个机械厂的副厂长,日子过得挺不错。黄泽喜的孙子成了家,刚刚添了小宝宝。我妈一见他们的面,就给孩子包了六千元的红包。我母亲只是个从企业退休的普通职工,她的退休工资比起事业单位的退休金,矮了一大截,六千块钱也是她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俺娘说,虽然六千块比当初的三十块多了两百倍,却远远不及那三十块钱的恩情。所谓大恩不言谢,救命之恩是无法回报的,只是略表一点心意罢了。

(五) 6park.com

又过了些时日,大舅终于和家人联系上了。因为他懂无线电技术,那个年代这样的人才极其珍稀,县里一切无线电技术问题都要找他,所以组织上让他“戴罪立功”“好好改造”。他不被批斗的时候,相当于县里广播站的实际负责人,周末还在电影院放电影。书记县长家里的收音机坏了,都是找他修。这样明里暗里,大舅有一些收入,可以寄给外婆,贴补家用。

二舅在仁和堂当学徒,也差不多出师了。老板见他勤快聪明能吃苦,还能写一笔好字,挺器重他。二舅也有一些收入寄回家。

如此,外婆、母亲和后面几个小弟妹的生活才得以维系。

一九五八年,大跃进开始了。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人民公社”“大炼钢铁”之外,教育领域也出现了大跃进,河南省登封县带头,随之全国各地都办起了共产主义大学。当年的《人民教育》社论曾给出过一个的惊人数字:“仅仅两个月的时间,据十九个省的不完全统计,民办中学和各种民办职业中学已创办五万多所,入学学生达两百万余人。” 这样的教育质量可想而知,然而,教育大跃进带来的扩大招生,却给了我母亲一个重新上学的机会。一九五八年,我母亲考上了一所地区医学专科学校。

一九五八至一九六一的三年在校期间,正好赶上全国大饥荒。学校的体育课几乎取消,因为屡屡有同学在跑步时加重低血糖反应而晕倒。上课的安排,常常是半天上课半天劳动,学校里开辟出来好几块地,老师带领同学们种上萝卜南瓜,学习三五九旅的南泥湾精神自给自足,殊不知南泥湾当初种的是罂粟。母亲非常感念这个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读书刻苦自不必说,劳动的时候也冲锋陷阵,一个女孩子硬要和男同学比体力,颤颤悠悠地挑着一担粪肥去浇菜,眉头都不皱一下。(未完待续)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100 银元!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1_07_23 14:10:36编辑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