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单枪匹马抓小偷(下)
送交者: 草庐芷甫[♂★★★★升斗小民★★★★♂] 于 2020-09-11 10:49 已读 3501 次 18 赞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单枪匹马抓小偷(上)链接 6park.com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28263 6park.com


6park.com

其实我说绝尘而去是夸张了,就这个老掉牙的破三轮绝个屁的尘。再说,我也没打算认真地追,这附近是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满大街都是人,而且鱼龙混杂,我顺着中年妇女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没看到什么可疑,所有的人都在街上慢慢地走着,穿蓝棉袄的倒是不少,我总不能挨个问吧!但我又不能不追,那个年头正流行全国公安学“济南交警”,文明执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全心不全心不好说,但样子得做出来,不然被群众到局里尤其是那帮督察处一反映,不说渎职,消极两个字的评语肯定是跑不掉的。王哥私下里和我们说过好多次了,不上班的时候赶紧把警服换下来,穿着容易惹是非,这年头公安越来越不好干了,还是小心些好。前些年他们下了班从不换衣服,喝酒划拳甚至去歌厅都穿着制服去,那叫威风,现在管得严了,前几天王哥让我用队里的小金库给每个人买了一套便装,放在单位,专留着下了班以后胡天胡地用的。 6park.com

我在马路上慢吞吞的追着,心想这上哪儿追去,象征性的追一圈得了,车站到处都是贼窝子,这会儿功夫那家伙早就藏起来了。然而我还是忽及了中国人民路见不平一声吼的热情,沿途竟然一直有很多热心的群众在围观,不少人还冲我吼道:“警察同志,往那边跑了!”个个手举得老高,像一盏盏之路的明灯。我心想:“妈的,你们这么热情,咋不去拦着他?”那是九十年代中后期,经济形势不好,再加上国有企业改革,都在下岗,城里面到处都是无事可做的闲人,还容易碰上这么好玩的事儿,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夹道围观警察抓贼的好戏。我只能顺着这些人手指的方向盲目的追下去,心里并没有抱多大希望,但这么多人看着,很多都是熟脸,咱也不能堕了威风,那以后还混不混了?我打开了警灯和警报,破三轮开始嗷嗷的叫起来,使劲加了一下油门,这一次是真正的绝尘而去。 6park.com

就这样顺着热心群众的指引,我一口气追出了一个街区,还是没看见任何可疑的人,最后七拐八拐进入了一条小胡同,胡同的路口依然站着三个热心群众,探头探脑的,看见我过来,冲我边挥手边压低声音说:“我看见那小偷跑进去了,进了那个家属院。”这个小道我不是很熟悉,只进来过一次,这是一个死胡同,里面有两栋很老的楼,是铁路职工家属院,从道口向里望去,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我不禁有些犹豫,伸手一摸,坏了!从李叔的报刊亭出来的匆忙,对讲机落在他的桌子上了。我本是出来吃饭的,除了对讲机没有带任何的警械,连副铐子都没拿,这里面情况不明,我一个人进去心里实在没底,可那么多吃瓜群众在路口探头探脑的看着,我要是掉头就走,实在是丢不起那个人,其实我有心让这些人出去找个电话帮我打一个110求援,但又觉得抹不开面子。心里犹豫的同时,我并没有停下,我缓缓地将摩托开到了小区的门口,熄火下车,迈步走了进去。 6park.com

小区里静悄悄的,连传达室都是大门紧锁,锁生了锈,看来很久没有门卫了。这是一栋老式小区,一边是四层的楼房,另一边是一排低矮的储藏室,也许是天冷的缘故,整个小区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不知谁家的电视里传出《东方时空》的音乐声。我心里有点儿发毛,车站道路复杂,车水马龙,这个小偷为什么偏偏跑进了这个死胡同?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这里是个贼窝,他在这儿有帮手,二是他是个新手,外地的贼,流窜到此。这两种情况对我来说都不妙,如果是贼窝,我单枪匹马到此,怕是凶多吉少;如果是第二种情况,我记得王哥曾再三说过,惯偷不可怕,他们绝不敢和警察放对,能跑他们就跑了,跑不了一般也会束手就擒,再由他们的头儿来交钱保人就是。如果是外地口音的流窜犯,就一定要小心了,这些人很多都是亡命徒,很可能背着案子,身上往往带着刀,所以没带枪一定不要硬来。唉,这年头经济形势不好,下岗的工人,闲散的农民大量聚集到城里,都指望着能刨点儿食,心术不正的就走了邪路。真正的小偷很多都是童子功,从夹肥皂开始练,难度系数颇高,所以现在路上的贼没几个是正经的小偷,都是半路出家,能偷就偷,偷不了就抢,反正治安不好,警察也管不过来,抓到的毕竟是少数。我们楼下的一个老阿姨,一个星期就被抢了三次,前两次都被骑摩托的抢走了手包,第三次学乖了,出门时把手包缠在了胳膊上,谁知劫匪使劲一拽,把老阿姨带了一个跟头,摔断了胳膊。想到这儿,我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个破败的小区围墙并不高,助跑一下,应该可以搭着墙头翻过去,但这种老式围墙上都是用碎玻璃来防贼的,虽然时间久了,这些碎玻璃大多已经只剩下一点儿茬还露在外面,但足以把手划伤了。我进来的大门是唯一的出口,无论如何我不能离它太远,以免后路被人抄了。打定主意,我竖起耳朵,提高警惕,慢慢的向小区深处走去。 6park.com

刚走过两个单元,我看到最里面的单元有一个人探头朝外看了一眼,又快速的缩了回去。我头皮不由自主地麻了一下,大喝了一声:“站住!”同时朝小区深处飞奔过去。那人看我追来,急忙从楼门洞里跑出,跳上一辆停在围墙下的摩托,甩下身上的蓝棉袄,打在墙头,然后双手搭上围墙,两脚乱蹬,试图翻墙而过。我不及多想,百米冲刺般跃到近前,那人此时一条腿已搭上墙头,我双手抓住他的另一条腿,那人一声惨叫,摔倒在地,一只手被碎玻璃划破了。我怕他有刀,不敢擒拿,看他正要爬起,我飞起一脚揣在他屁股上,那人一头撞在围墙上,再次跌倒,同时一把带鞘的匕首从他怀里掉了出来,“果然有刀!”我暗叫侥幸,猛扑在他身上,右手拧住他的胳膊,同时用膝盖抵死他的后背,伸出左手掐他的脖颈,不料可能是跑得气喘,再加上是第一次单独和人放对儿,刚刚是凭一腔孤勇,此时却有些心慌,手按得偏了,那人一歪头,一口咬到的我的大拇指,虽然隔着皮手套,依然是痛彻心肺,我顾不得套路,使出打野架的功夫,用右拳狠命地朝他头上打去,连打了几拳,那人吃痛松口,我急忙后撤,趁他没站起来,用脚开始没头没脑的猛踹。“操你妈,敢咬我,踢死你个王八蛋!”我穿的是警用皮鞋,踢人极重。警用皮鞋一般没人穿,因为夹的有钢板,穿着不舒服,但那天早上出门时,我发现我的鞋上有很多头天晚上吐的污渍,就匆匆忙忙的穿上这双警用皮鞋来上班了。那人被我逼在墙角猛踹,不多时就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我不跑了!”我停下脚,让他自己把腰带解了,鞋带解了,然后叫他背过身,用鞋带把他的双手绑上,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看看我自己的手,妈的,皮手套都被他咬穿了,大手指也是鲜血淋漓。“操你妈,你他妈属狗的吗?”我又朝他猛踹了一脚。“包呢?” 6park.com

“在门洞里。”他唯唯诺诺的答道,我这时才看清他的长相,黑黑瘦瘦的一个年轻人,南方口音,此时鼻青脸肿,右手还流着血。 6park.com

“带我过去!”我抬脚又要踢他,他吓得往后一趔趄。 6park.com

楼道里阴暗逼仄,堆满了杂物,他用下巴指了指其中一堆木板说,“在那下面。”透过木板的缝隙,我看到下面果然有一个桃红色的坤包。拿出来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摞百元大钞,“你动没动里面的东西?老实点儿!” 6park.com

“没有,真没有,警察同志,我还没来得及看里面的东西。”那人头摇得像个不浪鼓。 6park.com

我一手拿包,一手抓着那人的衣服来到了小区的大门口,将他塞进三轮摩托的偏兜里,驶出了小胡同。路旁围观的群众都还在伸着脖子朝里打探,见我出来,车里装着那贼,都开始指指戳戳,不知是哪个带头,竟有人鼓起掌来,慢慢地掌声连成一片,人群里不时传出叫好声,我将摩托开得飞快,昂着头,突然就那么那么地骄傲起来! 6park.com

到所里找王哥交了差,随便问了问笔录,不多时就有贼头来所里交钱领人,那年头只认罚款,因为财政没钱,市财局都要等着公安局的米下锅,所以根本没人在乎人犯,王哥还特意多问贼头要了一千块钱,给我时说:“这算是你小子的工伤补助。你胆也太肥了,你们都是大学生,以后的路长着呢,记住,命比啥都重要!”操,咬一口一千块,也算值了! 6park.com

吃过中午饭,女失主领着一群人放着鞭炮来到所里给我送了一面锦旗,上写:“人民卫士。”随后,所长叫我到办公室说:“你小子下次再干这种事儿,和我打个招呼,刚听见鞭炮声吓了我一跳,还以为又是来闹事的呢!”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2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草庐芷甫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草庐芷甫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