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斗地主终章,附照片🧧by取个笔名真难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品衔12★★☆♀] 于 2020-09-15 13:16 已读 4956 次 31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斗地主 一,二 链接: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28344
斗地主 三 链接: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29584
斗地主 四,五 链接: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29666
斗地主 六、七、八 链接: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30689

(九)

而母亲,也始终活在她的时代里,至今依然没有走出来。

美国一位心理学专家在他的网站中说,创伤后应激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诊治,有可能终生存在。

我母亲,至今不敢有一丝享受,甚至不敢让生活稍稍舒适一些。所有的中国老人都很节俭,然而像我母亲这样节约到病态的,却极其罕见。比如,电冰箱洗衣机这些在八十年代就广泛普及的日常家电,我母亲只在别人家里见过,从来没有买过,并且抵制使用。洗衣服用的是一块恐怕有二十年历史的搓衣板,不仅搓衣板上那些木楞子都已经磨平,整块搓衣板多年遭受水的浸泡,已经完全腐朽,在上面一搓,碎木渣就往下掉。郑阿姨送了一块新的搓衣板,她舍不得用,洗衣服仍旧用这块旧的。即使体力已经衰弱到一整天只能手洗一件上衣,母亲依然固执地把我朋友送的洗衣机给退了回去。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座机电话已经在中国普及十几年了。于是我用这辈子第一个月的工资,给家里装了一部座机电话,很便宜,五六百块钱吧。因为没有电话非常不便,就如同现在没有手机一样。结果母亲为此整整一年没有和我说话。母亲就是这么执拗的一个人,我理解她的痛,她却把这种历史的痛进一步传递到我的身上。

十几年前大舅家的表哥来探望我妈,曾经给我妈装了一个燃气热水器,既不要我妈出一分钱,也不用我妈操一分心,一条龙服务,买回来安装好了,测试了水温,教会了我妈怎么用。本来是皆大欢喜的事情,没过多久我妈发现管道煤气每个季度要收六块钱的“抄表费”,认为自己受了剥削,于是气愤地打电话给管道煤气公司,要求停止服务,拆掉管道煤气的终端。由于表哥装的这个燃气热水器只能使用管道煤气,不能用液化石油气,故而也就跟着不能用了。然后我妈自己联系了罐装的液化石油气,发现不仅请人家送罐子上二楼要赔笑脸递烟,而且每次换一罐新的液化气,要收一百二十元的“换瓶费”,于是大呼上当,说共产党简直黑到了家。

所以,无论是我还是家里的亲戚,没有我妈的首肯,根本不敢给她置办任何东西。

这次回国,母亲的旧居依然和三十年前的陈设一模一样,墙壁斑驳,家徒四壁。家徒四壁并不准确,应该说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破铜烂铁,整个家恍如一个巨大的垃圾站。即使是吃低保的棚户区孤寡老人,家里也比我家像样些。有朋友曾经开玩笑说,如果要拍五六十年代的电影,不需要去什么专业外景地,直接来我家就行了。随便拿起一件东西,不是三十年以上就是五十年以上。厨房里一个装盐的罐子,缺了一只耳朵,罐子上写着“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还有一个沏茶的茶壶,茶壶嘴给磕豁了,茶壶上烧制着几个大字“毛主席万寿无疆”。

住在我家周围的邻居,要么搬走了,跟着子女住进了恒温电梯房;没有搬走的,房子也都翻新装修了好几遍,铝合金窗电热水器冷暖空调微波炉等等这些都是最起码的家装配置,我们家一样也没有。在今年回国的这两个月中,我连洗个热水澡都极其困难。我无数次非常冲动地想去宾馆开个房间,不为别的,单单就洗一个痛快的热水澡。我还是克制住了,一来我也小气心疼钱,二来是觉得我这么大手大脚对不起俺娘。大家记得周星驰的电影《功夫》吧,开篇有个人在包租婆的院子里蹲在地上对着冷水龙头淋头发,对,我在家里就是这么洗澡洗头的。

母亲经常唠叨,人呐,千万别得意。共产党能让你吃进去,就能让你吐出来。吃下去的时候舒坦,吐出来的时候可就遭罪喽。这几十年,我见得太多了……母亲总是害怕历史会重演,当年的土改、文革这些政治运动,会以其他表现形式卷土重来。只要她在中国一天,这种内心的恐惧就无法根除。

母亲既不相信中国政府,也不相信中国的银行。以前她把现金卷成一小卷一小卷的,塞在家里的角角落落里。我和我父亲都遇到过好几次,正打算把一摞废纸扔掉,好在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夹着一叠五十元或者一百元的钞票。父亲为此气得脸色铁青,却也无可奈何。因为母亲总害怕银行的存款数额大了,她又成了地主。前几年外汇管制没有现在这么严苛,我母亲赶紧把钱都换成了美元,开了个账户,存在我这儿。

离开中国,到西方国家定居,是我母亲这辈子的终极梦想。直到来我这里探亲,母亲才开始使用电冰箱。她惴惴不安地站在冰箱前面,有些手足无措地问,这个大家伙会倒下来吗?门要怎么打开呀?我心如刀绞。

到国外探亲之后,我曾经试图说服母亲去心理学医生那里接受咨询治疗。心理医生说,由于年代久远,要诊断创伤后应激症候群PTSD,需要做全面系统的评估,全过程可能需要将近一年,花费至少五千刀以上。俺娘一听就不干了,首先她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问题,其次还要花钱(我都没敢告诉她数额,但她知道不是免费的)。第三,这个PTSD即使诊断了,也不一定会对她的移民有帮助。最后,她腿脚不便,行动艰难,也做不到经常跑心理医生诊所。由于年轻的时候太拼了,走多了路,母亲的膝关节严重磨损,在家里走路都要缓慢地扶着墙壁挪动,外出必须坐轮椅。

母亲经常和我提到一部日本老电影《望乡》,讲述那些被卖到南洋当妓女的日本女性的晚年生活。善良的阿菊妈给所有的姐妹们买了墓地,叮嘱大家就在南洋养老,不要再回日本。可是思乡心切的阿崎忍不住还是回去了,却发现日本早已没有她的容身之地。阿崎虽然在南洋卖春,但由于是日本把她卖到南洋的,所以她只恨日本。所有这些日本女性在南洋的墓碑,都是面对南洋,背朝日本。母亲反复给我讲述这个故事,暗示自己就如同剧中被祖国抛弃的阿崎婆。

也许是意识到这次回国可能是最后一次在中国停留了,母亲特意让我把从前在医专读书的照片冲洗放大并冷裱处理,一起带来。照片上的母亲剪着齐耳短发,一双大眼睛顾盼生姿,嘴边梨涡浅现巧笑嫣然,再看看眼前风烛残年的母亲,不得不感慨,人生的确是弹指一挥间。(全文完)

这是我的第一张证件照?,三角眼鼻孔朝天,小时候太丑啦 6park.com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200 银元!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0_09_15 13:40:04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