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那天我揍了几个装逼的解放军
送交者: 草庐芷甫[♂★★★★升斗小民★★★★♂] 于 2020-10-19 12:36 已读 26674 次 41 赞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我工作的城市附近有驻军,是一个旅的编制,具体不便细说。该旅下辖的一个通讯站就在我们市里,是一个副团级的单位,其实没多少人,男男女女加一起可能也就四五十个人。由于这个原因,在市里经常会见到军车来来回回,人民解放军这个光荣的称号确实好听,可具体到个人就良莠不齐了,大家都是人,只是干了不同的工作罢了!市里来往的军车经常都嚣张的很,平时也看到过多次车站附近执勤的交警和军车冲突,有时一起喝酒时说起这事儿,交警兄弟发牢骚说:”这帮当兵的太过分了,开着车根本不看交通灯,而且逮哪儿停哪儿,咱这儿可是车站路,一会儿就堵得水泄不通!你过去说,人家根本不理你,关上门,扬长而去。咱又不能真得把军车拖走,闹不好就惹麻烦!”我经常宽慰他们说:“算球了,又不是你家的路,不必上那个火,不行就喊领导,让领导来处理。”交警兄弟们笑了:“得了吧!领导一听是这事儿,你喊破喉咙也没人应一声!”大家只好一起笑笑,继续喝酒。 6park.com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终于有一天出事了。出事的不是我,是我的一个兄弟。他叫小静,是我一个厂大院长大的,其实我们上学时关系一般,因为他性格比较内向,不爱说话,我是个爱臭贫的人,所以一直走得不是特别近。直到毕业后分到所里,他是警校毕业,比我早一年上班,大家又是同学邻居,自然就玩到一起去了。经常一块出去喝酒,每次我喝醉了,他都任劳任怨的把我扛回家。小静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唇红齿白,又不爱说话,跟个大姑娘似的,看着和《机器猫》里的小静很像,再加上他名字里也有一个“静”字,所以在所里大家都戏称他为小静。但千万不要被小静的外表所迷惑,小静很小的时候,他父亲做生意有了外遇,和母亲离婚了,找了一个漂亮的黄花大闺女,从此对他不管不顾,他母亲没有再婚,一个人把他和弟弟拉扯大,十分辛苦。所以小静最不能忍受别人侮辱他的母亲,若有人骂了他妈妈,他必然会暴起动手。我之前和他一起执勤时,就因为这个和别人打过两架。回想那一天,真是事儿都赶到一起了!那天部队上来了一辆工程的大卡车,在我们所门口检修线路,车就停在了派出所的门口,那么繁忙的地段,不一会儿功夫就把路堵死了,连买菜的买水果的都给挤到了人行道上,正赶上小静带着几个人出警,警报拉得嗷嗷叫,可就是出不了门。据事后小静说,他下来找那几个当兵的理论,结果话不投机,有个当兵的还骂了句:“妈了个逼!”后来他就先动了手,大家人数差不多,谈不上吃亏占便宜,就被人拉开了!那几个当兵的就开着车悻悻地走了,临走撩下话要小静等着。小静也没当回事儿,继续领着人出警去了。 6park.com

第二天上午,我和两个协管员在外面执勤,忽然对讲机所长恶狠狠地大喊:“所有民警放下手里的事情,火速到车站路和幸福路路口集合,要快!快!快!”我赶紧给警长王哥打了个电话,说有急事。王哥沉声说:“你们先赶过去,我马上就到!”路有点堵,我赶到时,远远就看到路口有几十个警察,十几辆警车都闪着警灯,不只我们所的,还有邻近派出所的,甚至还有一些附近的交警和巡警。我连忙跑过去问所长出什么事儿了,所长恶狠狠的说:“妈了个逼的,通讯站来了一卡车当兵的,把小静堵在这儿给揍了!” 6park.com

“人呢?”我一听头皮都炸了,这小静怕是没个好。 6park.com

“人送市医院了,当兵的早跑了!”所长恨恨地把烟头扔在地上,一脚踩灭。 6park.com

“我操,这打不是白挨了!”我沮丧的想。这种事情就是这样,大家都是公家单位,当兵的其实比我们牛多了,要是赶上,大家打上一架,也就算了,可人家都跑了,总不能追到人家部队去寻仇,那更要吃亏了,而且部队特别护短,告也告不赢。 6park.com

“小静怎么样?”我很是担心。 6park.com

“不要紧,皮外伤。”旁边一位姓杨的警长说,他是小静的警长,对小静一向很好。 6park.com

一大群警察站在那儿议论纷纷,一边骂着当兵的,一边呵斥着旁边围观的群众。不一会儿附近支援的民警也都赶来了,连分局王局长也到了现场,所长看见赶紧跑过去汇报,大家站在一旁七嘴八舌地说着要去告这帮兵痞。就在这个当口,不知谁喊了一句:“操,还敢回来!干死他们!”我循声看过去,只见远处一辆军用北京吉普正朝着我们这个方向开(事后听说是回来打探消息的),可能是看见我们这几十号警察,又急忙掉头要跑,这时还没有下车的民警已经启动了车辆,我也正准备去开车,忽然一阵急刹车在我耳边响起,王哥喊了一声:”上车!”我急忙跳上车后座,抱住王哥的腰,警用三轮摩托绝尘而去。要说破三轮追北京吉普是不可能的,但这是车站附近,路不好走,王哥又是侦察兵出身,三轮摩托骑得出神入化,我在干校培训的时候,就见过王哥表演过三轮过独木桥的绝技。追了不远,眼看就要追上了,这时前面的军车慌不择路,刮在了一个电线杆上,停了下来。一个尉官打开副驾驶的门就要跳下来跑,王哥喝了一声:“搂紧!”接着表演了一个令我叹为观止的绝活儿,三轮摩托猛地蹿到了吉普旁边,然后一个急刹,摩托原地转了一个180度的回旋,偏兜离开地面狠狠地砸向了刚刚开启的吉普车门,那个尉官脚刚挨地,被车门砸得跌出去好几步,一个狗吃屎趴在地上,他刚要起身再跑,我赶上去兜头一警棍,他反应很快,头一偏,打在了肩上,再次跌倒。我抬腿又是一脚,右脚还没落地,左腿从后面被结结实实地踹了一下,踢得我一个趔趄。我回头一看,是我们所的一个协管员,平时跟小静的,我骂道:“操,你瞅着点儿!”这一耽误,后面的人也都赶了上来,开始围殴那个尉官,和从车上跑下来的另两个当兵的。我再也挤不进去,只能站在一旁边揉腿,边看热闹。这时领导们也都赶了过来,王局很焦急的样子,扯着嗓子喊:“不要。。。。打。。。,不要。。。打。。!”我站的离他不远,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他喊“打”的分贝足足比“不要”高出一倍以上,以至于后来很多民警回忆都说当时就听见王局喊:“打。。。打。。。!”不一会儿大家都停了手,经常动手的人,下手都有轻重,不会真的把人打伤,过了一会儿,几个当兵的才鼻青脸肿地从地上爬起来,我记得当时王局还撩了一句挺牛逼的话:“我会向上反映的,我倒要看看,殴打民警是你们的意思,还是你们领导的意思?”随后,又回头对我们所长说:“通知小静住院,没有命令,不许出院!” 6park.com

没等到下班,我就和小静的警长一起去医院看望了小静,小静居然人模狗样的穿着病号服,还住着单间,脸上虽有瘀紫,精神状态还挺好,“咋样啊?”大家问。 6park.com

“没事儿,就是头上挨了一下狠的,你看,这么大个青包!别的地方都是小伤。”小静说着低下头让我们看,“别担心,该做的不该做的检查都做了,都是皮外伤。” 6park.com

“没事儿就好!”说着我从怀里掏出了一瓶酒,“你俩等着,我下楼买两个小菜,咱们喝两口!” 6park.com

通过上下的不懈努力,这次打架事件最终也就不了了之了,双方各付医药费,也没有任何正式的通告出台。倒是过了一段时间,由公安局的局长和政委带队,跑去驻军单位搞了一次军警大联欢,好好地歌颂了一把鱼水情,当然我们这些参与打架的人都无缘盛会。据回来的人说,联欢搞得非常欢快热烈,双方比着唱歌拉歌,这边喊:“叫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那边喊:“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得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着急!六七八,等急了!”两边的女警女兵还都表演了节目,完事儿部队招待了丰盛的晚餐,喝得一塌糊涂,双方喝多了还相互搂着脖子,跟他妈亲兄弟似的! 6park.com

文末说两句题外话:可能有些朋友看完以后会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几十个穿着制服的军警在光天化日的闹市街头打群架!闻所未闻!的确,要是现在,不到十分钟,视频和照片估计就会传遍全世界的华人圈子。进入新世纪,随着互联网,特别是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普及,媒体这个词已经不再是记者的专利,任何吸引眼球的事情都会在社交媒体上迅速传播和发酵,虽然国内的审查制度极其严格,但在这个人人都可充当记者的年代,一切的审查都必然是徒劳的,小到网友对一盒烟,一块表的揭露导致的贪官落马,大到当事或旁观网友对重大事件的记录和及时披露。科技的日新月异终于使历史不再尘封于故纸堆里,书写的权力也不再仅仅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而是准确地记录在每个人的手机里,深深地刻划在每个人的记忆里,任何的愚蠢的掩盖和歪曲都显得那么的苍白而可笑。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2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1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1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500 银元!

喜欢草庐芷甫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草庐芷甫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