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那一年的你死我活(上)
送交者: 草庐芷甫[♂★★★★升斗小民★★★★♂] 于 2020-10-27 10:21 已读 4331 次 13 赞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看了笔名版主的大作,作为一个典型的学渣,我真是很后悔年轻的时候,蹉跎了那么多美好的时光。不过,笔版作为学生会主席关于进京面圣的炫目经历,倒是让我也想起了一段大学往事,今天无事,和大家随便聊聊。 6park.com

我大三的时候,学校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我院的学生会主席被免职了!原因是考试作弊。在我们学校有两件事是雷区,一个是考试作弊;另一个是打麻将(不论耍钱不耍钱)。之所以说雷区,是因为这两件事一旦被抓住,就是开除学籍留校察看取消学位的处分。我校的学生会主席姓田,也是我们同级大三的学生,我和他认识,挺好的一个男生,就是有点儿娘。据说他平时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学习,可堂堂一个学生会主席要是补考甚至挂科也太磕碜了,所以田主席考试作弊是常态,但这一次却失手了。失手的原因是这里有阴谋,暂时按下不表。 6park.com

熟知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皇上突然挂了,剩下就该诸侯王们表演了,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于是学校里大大小小的主席部长都开始蠢蠢欲动了,其中最热的三个候选人都在我们班里,第一个姓韩,韩同学当时在院学生会任职,是农村孩子,但极其成熟,高中就是学生党员,笑面虎,为人狡诈;第二个姓赵,赵同学当时在系学生会任职,哥哥是我校重要领导,标准的小人,但比较无脑。赵同学和韩同学是我们班第一任的班长和团支书,可惜人品太差,只做了一个学期,同学们无法忍受,愤而起义,系里只好罢免了二人,但他们都有关系,分别去了系里和院里的学生会任职。具体的我在军纵的一篇文章里有详述,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看。
https://club.6parkbbs.com/nz/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16439 6park.com

第三个姓魏,老魏是我的哥们儿,也在系学生会任职,为人心机很重,但比较大气,球踢得很好,画得一手好粉笔画。而所有的这一切与我关系都不大,因为我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正是恰同学少年,到中流击水的年龄,我对这些龌龌龊龊蝇营狗苟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然而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6park.com

那天周末,第二天是英语四六级考试,我报名参加了六级考试,其实我的水平很难通过,但父母都是英语专业,一上大学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在大学里通过英语六级。女朋友米米知道我第二天考试,所以只和我卿卿我我了一会儿,就把我给支回来了,让我回寝室看看书,静静心。我无可奈何的回到寝室,一个人都没有,周末的晚上,这些家伙们都约会的约会,看电影的看电影,喝酒的喝酒去了,我拿了一本四六级单词书,躺在床上,边看边吧唧着唇边米米残留的温存,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想。突然有人推我,我一看,是老魏,他住在对门寝室:“睡鸡毛觉,赶紧起来,三缺一。” 6park.com

“不玩,没钱!”我翻个身,想继续睡,我的钱都被好友小宇借走赌博了。 6park.com

“不玩钱,就拱筛子。都等着呢,这才几点,就睡觉。”老魏锲而不舍。 6park.com

看样子是不得安生了,无奈我只好起身,跟着老魏来到了对门寝室,牌局已经布置好了,桌子上铺着毛毯(防止有声音),麻将码在中间,那就不废话了,开干吧!玩了一会儿,同学们也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赵同学也是这个寝室的,他回来后,在自己铺上摸索了一会儿,就转身出去了,我因为是背对着门口坐着,根本没注意到。一会儿小宇也从外面回来了,一看就是又输光了,他坐在我旁边看了一会儿,就推我:“你太臭了,让位让位!”我正在兴头上,骂道:“滚蛋!”就在这个档口,寝室的门被打开了,我看都没看就喝了一句:“这他妈谁,连门都不锁?”然后我就看到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惊讶的望向门口,我愕然地转头看去,学生处的吴老师赫然站在门口,此人是我院有名的杀手,折在他手上的学生不计其数,此时他正威严的站在门口,目光炯炯地狞视着屋里的每一个人,接着缓步进屋,问了一句:“玩钱没?” 6park.com

“没有,就拱了一会儿筛子。”老魏倒也不慌,沉着的回答。 6park.com

吴老师慢慢地讲毛毯卷起来,确实没看到钱,然后把我们几个的名字一一登记,连观战的同学都没放过,丢下一句话:“等着学校的处理结果吧!”说吧,拎着麻将,扬长而去,丢下面面相觑的我们。 6park.com

半晌,我问了一句:“他是怎么进来的?门没锁吗?” 6park.com

“用钥匙开的门!”老魏说。 6park.com

“哪来的钥匙呢?”我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急冲冲地跑下楼,只奔传达室,“大爷,我们宿舍的电炉子刚被学生处搜走了,学生处今天来您这儿拿钥匙了吗?” 6park.com

“没有啊!今天谁也没来过。”大爷一脸无辜。 6park.com

我回到寝室,看着众人说:“不是从传达室拿的钥匙,那说明有人告发,直接把钥匙给了学生处。” 6park.com

“明白了,是老赵这个王八蛋,他刚刚回来了一下,又出去了,我们寝室别的人都在这了。妈的,这小子太阴了!”老魏恍然大悟。“唉,我大意了!是冲着我来的,哥几个看来是跟着我吃瓜落了,找找关系吧,先度过这一劫再说!” 6park.com

“行,分头找人吧,别刚刚大三就被取消了学位,瞅你门学生会那点儿破事儿!”我觉得老魏说得对,先保命,再说报仇的事儿。 6park.com

回到屋里,躺在床上,我很沮丧,“奶奶的,还不如刚刚在床上一梦到天亮呢!”小宇这时跟了进来,丢给我一支烟,拍拍我说:“放宽心,我明天考完四级补考就回家,跟我父母求求情,应该没事儿,我妈挺喜欢你的,老说你是个好孩子,让我多和你玩,别跟着别人学坏了。” 6park.com

我也没客气,直接说:“行,你父母要是能开口,我就不用再求别人了,拜托了!”小宇虽然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但我信得过。 6park.com

“回头等事儿了了,外面找几个人,干这个逼养的!”小宇恨恨地将烟头砸在地上。 6park.com

这一夜,我有点儿失眠,我还没有心大到这种情况都可以呼呼酣睡的地步。第二天的六级考试自不必说,我根本心不在焉,稀里糊涂地坚持到时间,就交卷了,然而我并不知道另一边的四级考场又出了一件大事。(未完待续)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2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草庐芷甫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草庐芷甫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