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进京 我与江泽民等领导合影 2 取个笔名真难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勋衔16★★★☆♀] 于 2020-10-28 12:09 已读 13924 次 24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续前文: 缘由 我与江泽民等领导合影 1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52670 6park.com

在火车上,我们这一行人占了4个软卧隔间。第一次坐软卧,我兴奋极了,还不敢流露出来,怕被人家小瞧了去。听爸爸说,以前只有厅局级领导才能坐软卧呢,这下我可算开洋荤了!

我和秦军娜,还有师大农大的代表,我们四个女生正好占一个软卧隔间。男同学们和老师在另外几个。那时候既没有动车,更没有高铁,去北京要整整一个晚上加小半个白天。这段在火车上的时间,正好让我沸腾的心思沉静下来,开始慢慢观察并熟悉这些新朋友们。

秦军娜,不用说了,她是我们整个代表团的核心与焦点人物。出发前的几次交往,完美地展示出她的亲和力与个性魅力,她热情活泼的个性,干脆果断的工作作风,妥妥地把我征服了。我对她的景仰,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可以说,那些天里,她是我的小偶像。

农业大学的学生会主席郑溱洧,农业经济系的,一看就是高冷的校花。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班里或者年级里,总会有这样的女生:第一、英语好。发音特标准,至少在当时的我们听来,洋味儿十足!第二、会打扮!发型也好,穿着也好,永远是校园里最靓丽、最引入注目的一道风景。第三、家境优渥,背景神秘,个性高冷。无论你是男生女生,学渣还是学霸,人家基本不会抬起眼皮来瞄你一眼。郑溱洧就是这样一个女生。在往返北京的旅途中,她很少参与我们的聊天,也不打牌,大部分时间手里捧着一本英文原版的口袋丛书,默默地看。

话说当年我好歹也算是个文学青年,可看着她的名字,只读了一个“郑……”,就读不下去了。我依稀记得“溱洧”好像是两条河流的名字,在诗经里出现过,但我读书向来走马观花、不求甚解,只是看着这两个字眼熟,却念不出来。

她淡淡一笑道,zhen wei,我的名字叫郑 zhen wei。

我有点吃惊地问,所以,你的名字读起来,和“证明真伪”的那个“证真伪”,发音一样,是吗?

她微笑点头,你好会联想嘛,嗯,发音确实一样。但我的溱洧是《诗经 · 郑风》中的一首诗。说完,又低下头去看她的英文书了。

郑溱洧云淡风轻地对我笑了这么两下,让我深深体会到什么是“微微一笑很倾城”。

师范大学的代表韦丽,音乐学院声乐系的,端庄持重,温柔随和。偶尔需要打个杂呀跑个腿呀,她总是最先应承并行动,像个和蔼可亲的大姐姐,总照顾着我们几个。我心里暗想,她也才大二嘛,不可能比我们年长很多,也许只是个性偏成熟吧。

同行的男生,我印象不深了。虽然他们是来自各兄弟院校的学生会主席,说起来也算得上是校园里叱诧风云的人物,外在形象也都不错;但我对他们没有丝毫动心,所以也没有特别关注。我觉得他们个个年纪轻轻,就一股官腔官味,派头大得很,令人毫无亲近之感。这想法实在可笑,我何尝不是与他们一样?!完全是“五十步笑百步”嘛。团总支过组织生活,我舌灿莲花口若悬河,经常脱稿讲个二三十分钟不带停的。现在回想起来,当年我那一副马列主义老太婆的嘴脸,固然有人欣赏,但私下里憎恶的恐怕也不在少数,哈哈。

一路无话,转眼到了北京啦!

我们被安排住进了“国谊宾馆”,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开车送我们的司机师傅说,你们这群孩子的待遇规格够可以了!人大代表也是住这儿。

我和师大的韦丽一个房间,郑溱洧和秦军娜一个房间。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住星级宾馆。趁着韦丽在打开行李包,把衣裙挂进衣橱;我先冲进浴室,痛痛快快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裹着白色的大浴巾,一个猛子扎到床上,闭着眼睛,把头埋进枕头里,床单好香啊!是棉织物洗涤过后的清新香味,还带着暖暖的阳光气息(其实是烘干机的味道)。

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头脑异常活跃,这些天的景象在脑海中纷至沓来,显得如此不真实。

韦丽侧躺在床上问我,你有男朋友吗?

我欢快地一笑,说,还没有。你呢?

韦丽意味深长地答道,以前有过,现在没有了。

我坏笑,你高中就谈恋爱啊!

韦丽却说,你可能不知道吧,我和你们都不一样,我是艺考生,以前在工厂工作了好几年才考上大学的。我比你们大得多,因为我高考考了整整7年……

我惊呆了。

橘黄色的床头灯,让房间里的气氛温馨、静谧而舒适。深夜无眠的两个年轻女子,在灯下吐露心扉。韦丽很坦诚地告诉我,她从小就喜欢唱歌,无论什么歌,哼几遍就会了,还喜欢摆弄各种乐器。可她一点儿也不喜欢读书,语文数学英语这些文化课都极差。她高考考了7次,每一次都是专业课轻松过关,而文化课只有二三十分。有几次,她干脆所有的选择题都选C,因为横竖都是瞎蒙,不如统统选C,说不定能撞对得多一些。第一年应届落榜之后,她以待业青年的身份专心备考。可是考了两三年,屡战屡败,一个大姑娘总这么在家里耗着也不是个事儿啊,这大学也不知哪天才能考上。加上父母在旁边撺掇,于是她参加了一个小机械厂的招工,成了机床上的一名工人。每天穿着深蓝色的宽松工作服,手上戴着劳保手套,还经常满身油污。进厂没多久,车间里一位年轻的小伙子疯狂地追求她,一开始就摆出了“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的架势。这小伙子也是工人,是车间里的技术骨干,他的零件加工得又快又好,经常在工作上帮助韦丽,一门心思要和她组成温馨小家庭,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可韦丽哪儿有心思谈恋爱呀,自从参加工作之后,她考大学的愿望更加坚定而不可动摇了。她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就这么在工厂里耗一辈子。她报名参加了很多业余补习班,恶补文化课;而那位痴情的小伙子则在她去上夜校的路上各种围追堵截。

不仅如此,每逢中国三大传统节日:端午中秋春节,他一定会拎着烟酒礼物上门拜访韦丽的父母。双休日,也不管韦丽在不在家,没事儿就上未来的岳母家干活,实在没活儿干就陪着老太太唠嗑。如此坚持了几年,韦丽的父母全站在了小伙子一边。到韦丽第6次高考落榜,她父母双双苦口婆心地劝她,你就死了心吧!别整那不着调的。看看你都多大岁数了,人家这个岁数早就大学毕业了。退一万步说,就算你考上了大学,也不一定能找到对你这么好的男人。

韦丽说,她当时几乎以死明志,才争取到了最后一次高考的机会。苍天不负有心人,在第七次拼搏之后,她终于被录取到本省师范大学声乐系。(未完待续)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200 银元!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0_10_29 1:22:14编辑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