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本番 我与江泽民等领导合影 4 取个笔名真难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勋衔16★★★☆♀] 于 2020-11-05 11:50 已读 13462 次 26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续前文:
缘由 我与江泽民等领导合影 1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52670
进京 我与江泽民等领导合影 2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55379
内幕 我与江泽民等领导合影 3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57988 6park.com

终于该写到正题了,大家都等急了吧,哈哈。全国学联第XX次代表大会一共进行了5天。 第一天报到,每人发了一个公文包,里面有一大摞资料,包括每天的日程安排:时间、地点、讨论的议题等等。可惜这些原始的文件早就没了,无据可考,我只记得大略的一些轮廓。除了开幕式、闭幕式在人民大会堂进行,其他的讨论大多就在国谊宾馆的多媒体厅,从房间出来坐个电梯就到了,很方便。

吃饭也在国谊宾馆,十个人拼一桌,人到齐就上菜开饭,十菜一汤。原则上,同一个省的代表团坐一桌,多出来的和外省代表团拼一下。我们4个女生的两个房间彼此隔壁,吃饭的时候总会互相喊一下,坐一起。大家都兴奋地期待着开幕式。

第二天开幕式,司机师傅早早就在楼下等候,我们次第上了大巴,汽车行驶在北京的大街上,最后来到长安街。我坐在座位上,一直扭着头望着车窗外。我坐的大巴居中,看不见最前面和最后面的车辆。我注意到与我们同向的车道上,几乎没有其他的车辆;而对侧马路上的车辆和行人也都停了下来,感觉上实施了某种程度的交通管制。

司机师傅是个自来熟,他一眼就看穿了我们的疑虑,扭回头说道,嗨,北京人民早就习惯了!每年开多少会啊,交通管制是常有的事儿。

整个长安街只有我们这一溜车队在疾驰,路上的其他车辆与行人都朝着我们行注目礼。这情景让我有些狐假虎威地自豪起来,我想起《女驸马》中的那段“谁料皇榜中状元”: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虽然没有帽插宫花,蟒袍玉带,我这算不算现代版的御街夸官呢?

正陶醉着,转眼到了人民大会堂。会场上拉的横幅是:热烈庆祝全国青联X届X次全委会 暨 全国学联第XX次代表大会 胜利召开!我这才恍然大悟:真正的主角是青联,闹了半天,学联压根儿就是“陪绑的”呀!

我记得当时学联代表从左侧进场,青联代表从右侧进场。然而,现场的秩序根本维持不了。只听得耳边一声,“冯巩,冯巩!”,原来是青联常委、著名的相声演员冯巩进场了。学联这边本来排得整整齐齐的队伍,瞬间一哄而散,一窝蜂把冯巩围了个水泄不通。

不少人正往里挤呢,那边厢不知谁又喊了一声,“殷秀梅老师!” 不少围在冯巩外圈没能挤进去的学联代表,迅速撤出,转而奔向刚刚进场的殷秀梅。

接下来又来了好多演艺圈的名人,我看得眼花缭乱,不知要往哪个圈里冲。我更加纳闷的是,青联委员们没有几个是真正的青年,放眼望去,恐怕个个都有40开外了。后来韦丽告诉我,演艺圈的名人如果资历暂时还当不了人大或政协代表,一般就会先做青联委员。

最后,全国学联的两个老师不得不拿着手持喇叭喊话,大家不要着急,请学联代表注意纪律,先让青联代表入场,会后还有机会签名合影……

就这样好不容易,大家终于进场安坐下来。我兴奋得根本没心思仔细聆听主席台上的讲话,隐约记得好像时任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的李克强作了重要讲话,又有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等机构发来集体贺词,等等。我抬起头望着万人大礼堂的穹窿顶,正中央的五角星和围绕着五角星的无数星灯熠熠生辉,如梦似幻。我记得小学课本里有一篇课文《人民大会堂》,当时怀着崇敬和仰慕的心情学习了这篇课文,不敢相信有朝一日我竟然真切地坐在了万人大厅里。我又左顾右盼地望着周围一张张年轻的脸庞,毫不夸张地说,每一张脸庞都是那样的青春洋溢、英气逼人,置身于他们中间,我是如此荣幸和自豪。他们,哦,不,我们,就是飞扬的青春;我们,就是激越的梦想!共青团团歌在耳畔响起:我们是五月的花海,用青春拥抱时代!我们是初升的太阳,用生命点燃未来。我十分投入地跟着大会播放的团歌,一句一句地吟唱,每一句歌词都深深地发自我的内心。

学联代表和国家领导人合影,在大民大会堂的迎宾厅,当时也叫宴会厅。金碧辉煌的吊灯,巨幅国画《江山如此多娇》,也和小学课文里描述得一模一样。工作人员摆上若干层踩脚用的的移动木台阶,组织各省代表团迅速站上去。摄影师推着一个看起来很古老的照相机,也在现场指挥。等我们这四五百人都在台阶上站定,并按照摄影师的要求调整好位置,又过了大约有半小时,江泽民李鹏等国家领导人才进场,全场顿时掌声雷动。他们走进来,朝我们挥了挥手,然后在前排的座位上坐好。摄影师用照相机扫描式地扫拍了两次。领导们随即离开,他们在迎宾厅里停留的时间大概不超过5分钟,除了挥手致意,和我们没有其他互动。准确地说,我们只是组成了一堵“学联代表”的背景墙,供领导们拍照。我是这背景墙中的一份子。仅此而已。

大会闭幕的那天,每个代表都拿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乍一看,很像一个装大号狼毫毛笔或者卷轴书画的盒子,里面卷放着一张卷轴照片。照片的长度可能超过一米;宽度倒不大,大约三四十厘米。除了前排的七常委特征明显,比较容易辨认;后排的学联代表们个个脑袋只有绿豆那么大,加上那天要求大家统一着装,穿的都是会务组发放的白色短袖T恤,我费了老鼻子力气才算在合影里找到我自己。

从本系列的第一篇开始,好多网友都热切地希望能看到这张“传世”照片,对不住,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确实是个标题党。这幅卷轴照片当年拿回家以后,俺娘找人用框子装裱了起来,挂在家里。去年回国,考虑卖掉老屋,这幅照片的去留就成了令人头疼的问题。当时有亲戚建议,把照片从框子中抽出,再用起初的方式卷起来,依旧装回小盒中,这样就可以很方便地带上飞机了。然而,仔细考察过后,发现这个方法不可行:由于照片装在框子中日久,试图抽出照片难度很大,甚至可能损坏照片。最后,大家决定照片还是留在国内,寄放于我舅舅家。照片搬走之前,我曾试图拍照,可由于照片太长,效果很不理想,我随手就删了————当时竟忘了iphone有pano全景照片的模式!也万万没想到,一年之后我会在留园以此照片为主题而发帖。

去年整理故旧,还翻出了当年发的公文包。由于款式看起来偏男性化,所以我除了开会那几天拿着,回来就一直没再用过。这个包是真皮的,质量倒不错,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色泽稍微有些发暗变旧,其他一切宛如二十年前。在公文包的侧角钉着一个椭圆形的铜纽,上面刻着一排字,“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拉开拉链,空空如也,里面的会议文件早就被我扔掉了。那时候连电脑都没有完全普及,更没有如今这种意识: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文件一定要做数码备份,并上传到云端。我望着空空的公文包,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递给在旁边帮忙干活的六舅,说,六舅,这个包是我当初在北京开会发的,您要是不嫌弃,就拿着吧。

六舅从一堆旧书中直起腰来,显得有些兴奋,先是把手在干活的围裙上蹭了蹭,又似觉得不妥,转身去厨房洗干净手,再把围裙脱了,才把这个皮包接过来,然后把包比划在胸前,一会儿夹着,一会儿拎着,在大衣柜的穿衣镜前照了又照,欣喜地自言自语,说:拿着这个包,我也像个体面人了!

我鼻子一酸。六舅当初曾是我妈的众兄弟姐妹中读书最好的,在重点高中全年级名列前茅,可是最终由于家庭出身为地主而高考落榜。六舅的性格木讷内向,用俺娘的话来说,“三十拳打不出一个屁”,除了会读书,别的啥都不会。落榜的六舅这辈子都很潦倒,知青回城之后,干的都是苦力活儿,做过搬运工,在木材厂锯过木料,最后干脆守大门。总算六舅唯一的女儿莉莉表妹还争气,上了大学,有了铁饭碗,嫁的夫婿也是好人家。饶是如此,我的这些经历,总是让他们觉得炫目仰视;在我看来,其实大可不必。这些年来,我昔日的理想和激情早已如同惊涛拍岸,在冷冰冰的现实礁岩上撞得粉碎。我与六舅何尝不是某种程度上的殊途同归。六舅熟读《三国演义》,怎么竟忘了卷首的那阕《临江仙》。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未完待续)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0_11_05 15:45:44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2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