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重返部队,父亲的革命2部2章1
送交者: mingxiaot[♂☆★★声望品衔11★★☆♂] 于 2020-11-20 10:26 已读 5043 次 6 赞  

mingxiaot的个人频道

第二章 旅长结婚 6park.com

  6park.com

6park.com

黎明请了个假,直奔抗大。 6park.com

牵马翻过最后一个山头,他一眼望尽下方的抗大操场。操场不算太大,地面上整齐地坐着几大队学员,很明显是在开会。主席台上一个身形娇俏的女兵正在慷慨激昂地讲话,她的身后还站着几个干部,可能是学校的首长。突然,女兵神情一愣,挥舞的手臂停在半空没有放下。紧接着,就见她跳下讲台,穿过学员队伍,把会场上一众愕然的头头脑脑以及学员们抛在身后,像燕子般扑过来。 6park.com

“黎明---,”一声穿越薄雾的清脆呼喊如同凌波珠玉。 6park.com

黎明脚步杂乱前冲几步,嘴里喃喃地:“竺青,竺青。”又急忙刹车,想往后缩,但竺青已经来到近前。黎明背过左手,猛地伸出右臂紧紧抱住竺青柔软的身体。 6park.com

竺青双手捧住黎明的脸,略带嗔怪地说:“你躲哪里去了? 给你写过多少信都不回。” 6park.com

黎明惊讶地回答:“我也给你写过信。” 6park.com

竺青突然抓过黎明的左臂,卷起他的袖子,急切地说:“哎呀,你受伤了? 快说,伤哪儿了?伤重吗?” 6park.com

黎明说:“我,我鬼使神差,不该来。” 6park.com

“咋啦?” 竺青拉着黎明的左胳膊轻轻晃了晃,瞪圆眼睛说:“就为这点伤?告诉你,好赖我也见过些风风雨雨,你吓得了别人可吓不住我。为什么不早说?” 6park.com

“干什么的?跑这儿来。”一声雷鸣般地炸吼。一个黑着脸的军官在几个警卫员通讯员的簇拥下站在黎明和竺青面前,他一手摁着腰间的小手枪。 6park.com

“哦,孙教育长,他是黎明,三八五旅政治部的。”竺青说。 6park.com

军官的脸色缓和了几分,一边用手摸挲着牛皮枪套一边问:“介绍信?” 6park.com

竺青咯咯笑了:“首长,我来给你们做介绍,行吗?”她转过脸对黎明说:“忘了对你说,这是我们的孙教育长,老红军。” 6park.com

孙教育长瞪了竺青一眼,却没说什么。 6park.com

黎明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介绍信递过去,孙教育长接过信,随便瞟了眼就退给黎明,悻悻地说:“回去告诉赵闷灯儿,就说我孙大头惦记着他。”转身带人离开。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对竺青说: “别忘了,我们还在开会,有组织纪律。” 6park.com

6park.com

但黎明和竺青很快就忘了一切。 6park.com

竺青拉着黎明在土坎边坐下,摘下军帽,顺了顺额前的青丝,轻声问: ”我们多久没见了?” 6park.com

黎明答:“一年多吧。上次送你是去年年前,天还下着雪。” 6park.com

“还好,我们都来不及变老。” 6park.com

“你要老了,我还干个啥的共产党? “黎明瞪着眼说。 6park.com

“瞎说些什么呀?”竺青抿住嘴,脸上浅淡地洋溢出两个酒窝。 6park.com

“那不是?干共产党图的就是个理想,理想只有年轻人才有。等你老了,满脸皱纹,弓腰驼背,说话唠唠叨叨,还有个啥意思?”黎明显得特认真。 6park.com

“那好。等我们老了,你走北方,我去南方,隔远远的,最好还隔着海,你也不用说,我也不用想。” 6park.com

“于是就老和尚念经:‘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6park.com

黎明拉着竺青的手,思绪沉浸在胡言乱语中无法自拔。操场上的抗大学员开完会,开始分队操练,指挥员铿锵的口令声和学员们整齐的步伐声清晰可闻。 6park.com

 “哎,你说你给我写了好多信,都写了些什么?说说。”竺青低下头,轻轻拍打脚上的布鞋。她的鞋刚洗过,清清爽爽,很干净,虽然也溅了几星黄土。 6park.com

“都过去了,说起来也没意思。” 6park.com

“不嘛,我要听,就想知道你都说些什么。”竺青嘟了嘟嘴。 6park.com

“这么老些,谁记得住?” 6park.com

“捡要紧的说,几句话也行。” 6park.com

黎明想了想,就把在医院后山写的那封信背诵了一遍。他的语音干枯乏味,还有些结巴,像小学生背书。 6park.com

“这有啥意思?”竺青的声音细得像蚊子。她依旧低下头,独出一根纤巧的小指,慢慢挤捻鞋上的稀疏泥点。黎明转过头侧望竺青那半月红润的脸颊,感觉她抿住的嘴角带着温馨的恬怡。 6park.com

黎明闪电般地在竺青脸上亲了一下,竺青的头埋得更低了。 6park.com

黎明红了脸,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又沉默了很长时间。 6park.com

“不乐意了?”竺青用手指轻轻弹了弹鞋上碾碎的泥土,把黎明的手拉过自己的腰间。 6park.com

“嗯。“黎明故意沉下脸。 6park.com

竺青憋着笑,推推黎明的胳膊:“别闷着,再说别的。说什么我都高兴。” 6park.com

“有什么好说的? 整天在医院呆着,咽的是土白色消炎粉;裹的是土白色纱布;涂的是土白色棉花签;睡的是土白色被单;睁开眼是土白色粉墙;出来进去是医生护士的土白色大褂和土白色口罩;连吃饭簌口洗脚用的都是土白色洋瓷缸和土白色洗脸盆。刚才路过一石灰坑真把我吓了一大跳,楞以为满世界都过了一盆漂白消毒水。” 说着话,黎明习惯性地掏出怀表看了看。 6park.com

竺青咯咯笑了,边笑边用手把黎明的怀表摁回他的上衣口袋,说:“你呀,就不能收起你的时间观念? “ 6park.com

黎明直楞楞地冲了一句:“那个孙大头究竟怎么回事儿?” 6park.com

“看把你憋的。嗯,我高兴。”竺青有些得意。 6park.com

“王八蛋的,我们的信八成叫他给扣了。”黎明恼火地说。 6park.com

“别小心眼。人家是老革命,资格比你还老,连这点水平都没有?”竺青用手摇摇着黎明的胳膊,不是撒娇,胜似撒娇。 6park.com

黎明哼了一声,心说:老革命? 老革命里混账王八蛋海了去。他闷头问道:“他是不是喜欢你?“ 6park.com

“不清楚,就是挺关心人的。” 6park.com

“屁的个关心。“ 6park.com

“哎,同志之间就不能有其他关系?  ”竺青小声试探着说。 6park.com

“你干脆---,”黎明嚷了起来。他本来想呛竺青:‘你干脆喜欢他’,但心头咯噔,把刚要出口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6park.com

竺青似乎没注意黎明想说什么。她双手抱膝,抬起头任风吹动额前青丝。 6park.com

“---学孙猴子,上下五千年。”黎明终于憋出这么一句。 6park.com

竺青仿佛回到现实,嫣然一笑: “嗯,我喜欢你这样。最讨厌你认真,满脸革命,像个老树蔸子。” 6park.com

“逑,我在说什么?” 黎明突然想到山路遗留的那张照片,好像晴空万里飘来大团乌云。他心里焦躁,从地上跳起来喊叫道:“竺青,我得走,赶快回部队。” 6park.com

他大步走到自己的坐骑旁边,狠狠地说:“我发誓:不打倒国民党,绝不讨老婆。” 6park.com

话一出口,人却泄了气。黎明照着马屁股狠抽一鞭,黄鬃马长啸一声,惊跳起来向远方奔去。竺青转头看看黎明,什么都没说,就静静地坐在原地。 6park.com

人生一世,九九八十一难,最难的就是慧剑斩情丝。黎明觉得自己真没出息,连这点心思都放不下。他把两根手指伸进嘴里打了个响哨。黄鬃马“腾腾”跳跃,飞快地跑回来。黎明重新走到竺青身边,拉起她,扶她上马。 6park.com

“你喜欢骑马,上去,我走前面带路。”黎明神态平淡。 6park.com

于是黎明牵马引路,竺青骑马跟随。他们走在红泥道上,趟溪流,或过青石板搭就的小桥,赤足追鱼;挽袖逐兔;含叶弄箫;结草做弦。他们好奇林中鸟;迷惘陌上花,涮蚌壳;洗圆石;掘地蝗;挑蚯蚓,坐断壁残垣辨鸡鸣犬吠;卧深草蒿莱听牛哞羊咩。长风先声,破云余韵,他们的身影随着夕阳的步伐不断变换方位。 6park.com

黎明离开时,四周已是袅袅炊烟。当时没有相机,一切都随风飘散。但在他的梦中,很长时间都保留着一九四六年内战前夕,在灼烈阳光下那冰清玉洁的残痕。 6park.com

  6park.com

6park.com

平汉战役后,三纵移驻豫北,背靠太行山,面对从新乡到孟县一线的国民党军队。纵队部驻在焦作市区原日军旅团部的营房。营房临近一座矿区,背山面水,宽阔平坦。中央一条笔直的水泥大道,两边几摞排列整齐的小洋楼,一色的水洗红砖红瓦,镶嵌在碧绿的草地上,跟积木似的。黎明离开抗大后,先找了家兵站过夜,第二天下午才到纵队部。很巧,在营房大门口碰上了白丁。两个人互致“狗日的”问候以后,黎明问他来干什么,白丁回答是参加纵队党委召集的扩大会议。 6park.com

“赵保田在干什么?要你代表?” 黎明觉得奇怪。 6park.com

“他呀,有得忙呢。”白丁哼哼道。 6park.com

突然就听旁边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刘行淹和二三十个男男女女走过来,后面还赶着几辆大车,大车上插着红黄绿色的彩旗。刘行淹眼尖,看见黎明连忙跑过来,握着黎明的手说:“黎部长,你总算回来了。看看这里,堂堂纵队宣传部都快变成群工接待站了。” 然后转过身给几个地方大妈介绍:“来来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宣传部的老首长黎明同志。以后军民联欢的事儿啊,就他说了算。” 6park.com

几个大妈级干部一拥而上,争相恐后和黎明套近乎。黎明也不知道说什么,就“啊啊”几声而已。送走这伙拥军代表后,白丁揪住刘行淹说:“老黎刚回来,我也是头一遭来这儿,都是刘姥姥进大观园,打不清方向。你是这儿的老家伙,先带我们四下里转转,当当义务向导。” 6park.com

“应该的,应该的。你们想先看什么地儿?“刘行淹挺干脆。 6park.com

“要知道什么值得看,还用问你?”白丁说:“瞧这地方大得,还没进来就觉得眼晕。先带我们瞅瞅当兵的和当官的都住哪儿,还有仓库,马圈,当然别忘了食堂,吃饭的地儿。吃饭不积极,必定有问题嘛。” 6park.com

“眼下还轮不到吃饭,首先要解决的是屁股问题,找个住的地方。”黎明说:“要不这些行李包袱往那儿搁?总不能全副武装参观游览吧。” 6park.com

“对对对,咱们还是先打整房屋,铺陈床铺。”白丁连连点头。 6park.com

“不用了。这话儿要搁半年前倒真是个事儿。” 刘行淹先让两个小干事把黎明和白丁的马牵到马厩去,接着带路来到一栋双层宿舍楼前: “听说你们要来,我们早准备好了。” 他身上带着钥匙,打开一间房门,让黎明和白丁进去,嘴一努: “喏,干干净净,把行李往床上一扔就齐了。” 6park.com

屋内两张床,两张桌,四把椅子,墙上还带壁柜,果然清清爽爽。 6park.com

“好家伙,连被褥都是现成,比住旅馆还舒坦。”白丁扔掉背包,一屁股坐在床上。 6park.com

“说说半年前什么光景?”黎明拉张椅子坐下。 6park.com

“那就有得说了。刚住进来那会儿,院墙和楼房的墙壁烟熏火燎,黑的白的涂抹得乱七八糟。每间房子都缺门少窗,墙皮开裂。屋角落,门缝隙中满是蚂蚁和蟑螂,你要走中间两步没准就踩着一只大老鼠。那老鼠都不怕人,踩一脚瞪你呲牙咧嘴。再出去看看园子,嗬,杂草丛生,分不清哪是花,哪是藤。园子里有鱼塘,但没鱼,窝的是癞蛤蟆,爬地虎,还有蛇。花房里也没花,木头架子上盘的,挂的都是些蜘蛛,蜈蚣,蝎子,说不清的甲壳虫和毛虫。” 6park.com

“什么什么? 你说这儿还有,嗯,花房?”白丁大感好奇。 6park.com

“没花房,这么些花花草草怎么来?”刘行淹觉得白丁少见多怪:“告诉你,园子里还有两座澡堂呢。到了冬天,大锅炉一烧,滚烫滚烫的热水搁头上浇下来。白主任,你就光着屁股美去吧。” 6park.com

“干坐这儿干嘛? 再带带我们四处走走。”黎明急切地唆撺刘行淹,站起身就往门外跨。刚走出门,只听头顶“哗啦”一声,一盆洗衣服水从天而降,把黎明淋得浑身湿透。 6park.com

“啊,澡堂子怎么修在宿舍大门口?”黎明还没反应过来。 6park.com

这时就见一位年轻媳妇站在二楼护栏边,忙不迭地说:“同志,对不住,我没看见您。”紧接着就见组织部部长魏文中,也是黎明的老熟人,披着衣服,屐鞡着鞋从里屋出来。他看见黎明的狼狈相,一边责骂老婆:“看看看,说了你多少次,别从楼上往下倒水,就是不听。”一边笑呵呵地对黎明说:“哟,大笔杆子回来了。再多几天,陈司令员都快不会写报告了。” 6park.com

“魏老种,你真有种。大白天的不工作在家泡媳妇。”白丁骂道。 6park.com

“白主任,你是眼皮子太浅。这儿是纵队部,不是你们战斗部队,哪有那么多的情况?”魏文中依旧站在楼道上,笑咪咪地对黎明他们说。 6park.com

黎明回宿舍换衣服,白丁和刘行淹跟着进来。黎明对他们说:“我们在医院没事干,看的新闻都是说国民党在根据地门前打人,抓人,修工事,开枪开炮搞挑衅,好像天要塌下来了。没想到部队反而不紧张,大家一门心思过日子。” 6park.com

“你瞎操个什么心?。旅上面是纵队,纵队上面有军区,军区上面还有中央。打不打仗是大问题,上级自然有人管,咱们看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白丁显然也对这个话题毫无兴趣,他转过头问刘行淹:“哎,小刘,纵队首长住的地方不快赶上皇宫了?” 6park.com

“明天的党委会就在首长们住的小洋楼开。你去看看就知道了,一水的东洋风格。小隔间,活动拉门儿,红木地板,壁灯,落地灯,吊灯,榻榻米,蒲团软垫,花架,窗户上还挂着细竹软帘,要啥没有?” 6park.com

“这帮家伙是要在这儿长住了?”黎明坐到自己的床沿上,好像自言自语。 6park.com

  6park.com

6park.com

黎明回来当天就去纵队司令部报到,见了政委吴梦迟和司令员陈锡联。吴梦迟要他先参加纵队党委扩大会,然后和白丁一道去三旅搞些基层调查,写出当前的部队思想动态报告,上报军区和野战军党委。第二天,黎明和白丁一起去大院中央靠后方的一座小洋楼里开会。小洋楼是原鬼子旅团长驻地,现在住的是陈吴二首长。 6park.com

一进小洋楼,黎明就看见当面一间大厅,里面已经有好些人,都是纵队各部门的头头脑脑。他们或坐或站围着一张又长又方的玩意儿说笑。这长长方方的玩意儿说是桌子吧,四周却围着高高的桌沿,中央铺着绿色绒布,边角开了几个园窟窿,窟窿下挂着网格袋子。 6park.com

“哈哈,我们的大知识分子来了。”陈锡联看见黎明和白丁,指着长方形玩意儿高兴地大叫:“考考你们,这是个啥家伙?” 6park.com

“这不简单?当然是睡觉的家伙。陈司令员长得跟水牛似的,也就您睡上面合适。”白丁大大咧咧地说。 6park.com

满屋子人都笑了。陈锡联也哈哈大笑:“白丁啊白丁,你简直是土包子。这是真正的洋玩意儿,鬼子用来消磨时间的。吴梦迟同志,说说,这叫什么?” 6park.com

吴梦迟笑笑:“我以前也没见过,听别的同志说是打象牙球用的。刚来时还有几根棍子和一些球,后来不知怎么全搞丢了。黎明同志,你们搞宣传的也没见过?” 6park.com

 “你和白丁在北平上过学,那儿是大城市都没见过,何况我们陕西汉中是穷山沟。”黎明耸耸肩。 6park.com

“老子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要革命。”白丁用手细细抚摸着‘桌’面上的绿色绒布说:“该玩的没得玩,该享的福没得享。” 6park.com

“管逑他干什么的,现在让我们当了会议桌。怎么样?人到齐了吗?开会,开会。”陈锡联嚷嚷道。 6park.com

房间内顿时安静下来。吴梦迟站直身,用眼睛扫了一眼参加会议的干部,问白丁:“保田同志怎么没到?” 6park.com

白丁回答简单干脆:“三旅对面就是国民党整三师,针尖对麦芒,旅长不敢随便离开指挥位置。” 6park.com

黎明知道自山路负伤后,三旅一直没有配政委,全旅里外都是赵保田操持。不过,就算白丁说的有几分道理,这毕竟是纵队党委会,八旅,二十四旅的旅长政委全到了,你主力三旅只来了个政治部主任,无论如何都有点说不过去。 6park.com

吴梦迟却没有再追究,他拍拍手,几个参谋抱来大堆文件‘哗啦’倒桌上。 6park.com

“这些都是上级发下的文件,关于当前的形势和党在现阶段的方针政策。大家先阅读,领会精神,然后敞开思想,各抒己见,经过讨论统一思想。”吴梦迟说。 6park.com

“各抒己见,就是有话就讲,有屁就放。只要不骂娘,不动拳头,说啥都行。”陈锡联补充道。 6park.com

“重要的是敢于暴露思想,反应部队实情。上级指示我们,不要怕思想混乱,不要怕认识分歧,只有各种思想都彻底暴露出来,才能在讨论的基础上求得原则的统一。”吴梦迟又说。 6park.com

“既然是上级的上级指示,我们这些下级的下级当然要服从。问题是如何把握上级的上级精神,不要乱放炮,干扰上级的上级战略部署。吴政委,我们是元宵节猜灯谜,您最好在关键时刻提个醒儿。这样大家讨论起来,就会既热闹又不失稳妥。”白丁一本正经。 6park.com

吴梦迟眉头皱皱说:“白丁同志,你是干革命还是做买卖? 油嘴滑舌的,什么上级下级猜灯谜? 乱七八糟。共产党员光明磊落,在党的面前有什么思想不能暴露?不敢暴露?不应该暴露?” 6park.com

“对,我们是关上大门狗咬狗,没外人,想怎么叫就怎么叫。”陈锡联说。 6park.com

6park.com

第一部总目录检索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61599 6park.com

二部一章1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62364 6park.com

二部一章2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62914 6park.com

二部一章3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63624 6park.com

二部1章4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64560


贴主:mingxiaot于2020_11_20 10:26:57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mingxiaot 加上 2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mingxiaot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mingxiaot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mingxiaot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mingxiaot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