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终曲 我与江泽民等领导合影5(有照片)by取笔名真难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勋衔16★★★☆♀] 于 2020-11-23 13:29 已读 18361 次 39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续前文:
缘由 我与江泽民等领导合影 1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52670
进京 我与江泽民等领导合影 2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55379
内幕 我与江泽民等领导合影 3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57988
本番 我与江泽民等领导合影 4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359703
 6

开幕式之后,中间有1,2天分组讨论,就在国谊宾馆进行。我按部就班,中规中矩,不多说,不少说,不沉默,也不逾矩。这倒不是我刻意地“奉母命行事”,而是整个过程的安排,并没有什么“脱颖而出”的机会。

就这样很快到了闭幕式。闭幕式之后的文艺汇演,韦丽演唱了一首《我爱你,中国》。专业唱功,没有悬念,赢得了满场热烈的掌声。

大会圆满闭幕。我们省代表团在返程前预留了一天空闲时间,让大家在北京旅游观光。毕竟来北京一趟,总要逛逛街买买纪念品;更何况还有两三位学联代表是首次来北京呢。最特殊的是工大的学生会主席,一个挺帅气的男孩子,他是北京人,考到我们省读大学,所以他只有一张单程火车票。大会结束,他就不和我们回去了,留在北京的家里过暑假。

在北京停留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们省安排了一个老乡联谊会,地点在央视梅地亚中心,参加的人员包括:我省青联代表、学联代表,以及我省在团中央、全国学联等机构工作的老乡。由于青联代表都是自行进京,车旅费会后报销,而不像我们学联代表是统一行动;加上青联代表在北京住的宾馆和我们不一样,所以,同一个省的青学联代表之间并没有很多接触的机会。借着最后这一夜的联谊会,青学联共济一堂,把酒言欢,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安排。

联谊会的具体内容是唱卡拉OK,学联代表一个不少悉数到场了,青联代表赏脸的却不多。因为不少青联代表都是单位上的业务骨干或者少壮派领导,离开岗位到北京开会这么几天,已经丢下了不少工作,所以很多人一闭幕就急着坐飞机飞回去了。

我和韦丽走进K房。一个中等身材、略有将军肚的中年男子,指挥若定,似乎是这次联谊活动的核心人物。他一会儿让服务生给我们上饮料水果,一会儿又热情地招呼大家点歌,并给每个人递上一张名片。省学联的老师称呼他“陆总”,我一看,名片上的名字是 “陆小川”,后面一连串的头衔:

XX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XXX协会副会长 XXXX学院副院长 XX省工商联副主席 XX省青联常委 全国青联代表

原来今晚是陆总买单。

韦丽是声乐专业的,唱K自然是她的强项。只要她一唱,其他人顿时失色。不过韦丽很低调谦逊,按照每人轮流的顺序,从不插播当麦霸。而陆总显然被韦丽的歌声所惊艳,点了一长串的情歌对唱,和韦丽一会儿“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一会儿“今天我要与你一起双双飞”。

陆总是当晚的金主,所以连团省委的老师也给他当助攻,对韦丽说,你唱歌唱得这么好,就多唱几首呗。没事儿,今晚又没外人,放开了玩儿。

我倒不为韦丽担心,她依然是端庄沉静的样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宠辱不惊,不卑不亢。

这时,另外一个陌生的男子朝我走过来,他先前一直坐在郑溱洧的旁边,聊了好一阵子。K房里很嘈杂,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但看得出来,他们关系比较亲密。

他坐下来自我介绍,侃侃而谈。原来他是郑溱洧的学长,农业大学前任学生会主席,也担任过省学联驻会主席,5年前代表农业大学参加了上一届全国学联代表大会,毕业后直接到团中央高就。这次他作为本次学联代表大会的会务组成员,也住在国谊宾馆。

他历数从大学开始到如今的种种骄人“政绩”,意味深长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能进团中央工作吗?这都要归功于上一届学联大会啊!你现在也一样,一定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虽然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也还不晚。我向你好好介绍一下经验,这里人多,太吵,说话不方便,待会儿你到我房间来,我详细说给你听。说着,他拿出随身带的笔,撕下一张便签,写了一串号码塞给我。

人群忽然爆发出一阵哄笑,还有人鼓掌尖叫,原来是陆总点了一打玫瑰花送给韦丽,刚刚送进K房。陆总醉态愈浓,拉着韦丽还要唱。这次韦丽温和而坚定地拒绝了,今晚已经唱得太多了,再唱就倒嗓子了。

我和韦丽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她冲着我说,我们回去吧,我想休息了。

我站起身道,好啊,一起走,我也有点累了。我手心里攥着那张小纸条。

回到房间,趁着韦丽去浴室冲凉,我展开那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名字,国谊宾馆的房间号和电话号码。我的心绪有点乱,不一会儿,韦丽从浴室出来,我赶忙把纸条塞到枕头下面。

一如我们刚到北京的第一个晚上,我们又躺在床上聊天。

我问她,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当体制内的歌手呢,还是“京漂”?青联代表有好多娱乐圈的大腕,是个好机会哦。

韦丽摇头道,这些都没有考虑。年纪大了,不适合“京漂”,也不想进体制内。这两条路都不好走,很多黑幕和“潜规则”。她说,我考大学的目的,只是想学习一下正规的、专业的演唱,并不想往娱乐圈里挤。以前我什么歌都唱,现在想想都是瞎唱;上了大学以后,我才发现原来我最喜欢古典歌剧。她又无奈地摇摇头说,唉,你不知道,艺术这个圈子里,有才华的人太多了!一山更比一山高,要出头太难了。以后,如果能教教孩子们唱歌和欣赏古典音乐,我就很开心了。

韦丽拉熄了床头灯,我却在黑暗中辗转反侧。

韦丽以超乎常人的毅力和决心考进大学,可是当浮华的名利场呈现在面前,她却坚定地推开拒绝了。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不受诱惑,只追求自己的信仰,那就是音乐。

那我呢,我要的是什么?我有点茫然。我把手伸进枕头底下,又摸到那张小纸条。我并没有对这个人动心,然而他的话却让我反思:

在北京开会的这几天确实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有没有尽到最大的努力好好把握呢?是不是这个机会来得太容易了,不费吹灰之力,所以我没有百分之百地去珍惜?除了按照大会的既定程序,参与发言,还有没有可以额外发挥的地方?如果有,又该怎么做,做些什么呢?……一百年多前的兰贵人,在圆明园的浓荫下,启朱唇,发皓齿,恰好在咸丰皇帝的御辇经过之时,婉转莺啼地唱了一曲江南小调;又或者,用更现代的方式,把咖啡还是红酒,泼洒到本来不可企及的大领导身上……想到这里,我不禁哑然失笑,算了吧,我可没这个本事!此时此刻,说不定很多人正在思考着和我同样的问题。看看与会的这些学联代表们,男同学个个英姿勃发,女同学更是姹紫嫣红,百花争妍,没有一个人不怀着雄心壮志。我又有什么本钱能一骑绝尘、一枝独秀呢。每次俺娘一听说“从政”,就不屑一顾地嗤笑一声,说,就你?!还从政?!你就是一碟小菜儿,被人吃了,还不知怎么死的!

也许,希望本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在有些人眼里,面前没有路;而另外一些人,却可以走出一条路来。不同的人,他们眼里看见的道路不一样,走出来的路径自然也不一样。再说,此一时,彼一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无需羡慕别人眼下的春风得意。

于是释然。我仰着头望着酒店的天花板,明晚就不再躺在这张床上啦。我暗道一声:别了,北京!合上眼皮,沉沉睡去。

第二天坐上返回家乡的列车,生活又恢复了往昔的平静。我坐在家里吃着冰棍,望着窗外在烈日下的老槐树,听着耳边的阵阵蝉鸣,在北京开会的那几天仿佛是另外一个平行空间里发生的故事,显得那样的虚幻而不真实。

一年后,秦军娜最先毕业。她没能留在团省委工作,而是分配到了下面一个地级市的市委组织部。这个消息令我们所有人惊讶万分:以秦军娜当时展现出来的实力和潜力,她就是进团中央,我们也不会很意外。向来乐观好强的秦军娜哭了,哭得很伤心。

两年后,也就是大三那年,我正式成为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暑假前夕,我收到了一张大红烫金请柬,打开一看,是韦丽的毕业个人独唱音乐会。我兴奋地打电话给她,尖叫道,哇咔咔,这么正式?!都开演唱会啦!

韦丽淡然笑道,哎呀,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艺术类不像你们,有毕业设计、论文答辩什么的;我们就是一场毕业演唱会,啥都在里头了。

演唱会那天,韦丽穿着黑色露背的晚礼服,站在舞台上,像黑天鹅一样,高贵美丽。我带着提前订好了一大束花,坐在贵宾席上,心情激荡。节目单上有一段来自歌剧《托斯卡》的《为艺术,为爱情》。韦丽为了她的艺术而活着,那我就为了爱情而活吧。

又一年,郑溱洧和我同年毕业。她进了北京一个部里的一个司。而我呢,由于对毕业分配没有把握,所以我应届参加了研究生考试,分数过了录取线,却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当年就读,我甚是气恼,这一段故事以后有机会再写吧。接下来毕业分配,倒是异常轻松地进了一家省直事业单位。

参加工作以后,有一天我在团委办公室里翻看本地的机关报纸。在第6版还是第7版,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落,一条简短的新闻跳入眼帘:《我省特大诈骗犯陆小川逃窜数月后今落网》。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定睛再看,没错,是他!正是在北京开会最后一晚请我们去梅地亚K歌的那位陆总。

第二年春节,我收到韦丽的拜年email,她在广东一个滨海城市工作,如愿以偿在一所普通中学做音乐老师,遇到了她的Mr. Right。她发了好多照片给我,有她的婚纱照,宝宝的满月照,家里布置得温馨舒适。韦丽终于用她的淡泊坚忍,唱出了喜剧版本的《为艺术,为爱情》。(全文完)

由于没有在北京开会的大会合影,应网友要求,补贴几张照片😜。这是我大学刚毕业时拍的一本个人写真影集,胶片。本来我拍的是动图,结果动图输出后不会动了,晕倒……

(照片已过期,下次请早哈😊)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2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100 银元!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0_12_03 16:22:21编辑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