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四大名著]老兵物语(上)
送交者: 草庐芷甫[♂★★★★升斗小民★★★★♂] 于 2020-12-08 14:23 已读 7906 次 20 赞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一)汉中平元年   涿郡 6park.com

我叫张三,我从记事起,就是涿郡城西张家庄小张爷的跟班儿,这不奇怪,我爹是老张太爷的跟班儿,我自然是整日里跟着小爷瞎混,这样的日子真惬意!每天早上起来,和小爷练几趟拳脚,然后一起骑马到城东李记拖刀面馆儿,吃上两大碗面,别提多舒坦了。哦,对了,李掌柜的闺女小翠儿十六了,每次我去都特意跑出来给我端面,有时会红着脸垂着长长地睫毛小声说:“多吃点肉!”我用筷子挑开上面红彤彤的辣椒绿油油的香菜白生生的面条,就看见下面好几大块切得方方正正的牛肉,真香啊!有一次,我正在边上看小爷画美女图,小爷突然歪着头一脸坏笑地说:“李掌柜的闺女是不是喜欢你?”我瞠目结舌之际,腰上早挨了小爷一脚。“你还跟我装,每天早上的拖刀面,你碗里的肉比我的还多!” 6park.com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小爷兴冲冲地带着两个人回家,一进门就冲我喊道:“三儿,准备酒菜香案,摆到后面的桃园去。”我来到桃园,安顿好一切,只见他们三个冲香案跪倒,齐声道:“念刘备、关羽、张飞,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我在一旁看得血脉贲张,以至于很多很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那天明媚的阳光,满园的桃花开得正艳! 6park.com

小爷要去投军,我自然也得跟着,披挂整齐,小爷在我胸口重重地捶了一下,说:“等灭了黄巾贼,立了功名,我去找李掌柜给你提亲!”随后,小爷去校场整军,我一个人跑去了城东,小翠把一大碗拖刀面放在我的面前,我笑嘻嘻地看着她小声说:“翠儿,我要跟小爷去投军了!杀黄巾,立功名!”她一声没吭,转身进了里间。出来收钱的时候,将一个翠生生的玉坠儿狠狠地摁在了我的手心儿里,长长的指甲扎得我钻心的疼。 6park.com

第二天一早,我随三位爷整军出城,县尉及百姓父老都到城门处送行,敲锣打鼓,热闹非凡。我骑着高头大马,胸戴红花,好不风光,人群中看见小翠儿穿着一件大红的罩袄,脸上搽了胭脂,黑油油的头发随风舞动,她看到我,脸上满是笑容,冲着我拼命地挥手,我没有看她,策马扬鞭,“丈夫处世立功名,等着我回来!”我心中默念。 6park.com

那一年,黄巾作乱,我十七岁。 6park.com


6park.com

(二)汉建安元年  徐州 6park.com

小爷又喝醉了,大爷临走时一再叮嘱我,让我看着小爷,别让他喝酒,我知道小爷拿我当兄弟,却从来不听我的话。晚间宴席上,连元龙先生的话他都不听,还打了不肯喝酒的曹豹五十鞭子。曹豹那厮仗着是徐州的地头蛇,瞧不起我们这些北地汉,该打! 6park.com

“三儿,你觉得今晚吹笙的那个女子如何?”小爷一手搂着我的肩,摇摇晃晃地笑着。 6park.com

“哪个?我没注意”我使劲扶着小爷,怕他跌倒。 6park.com

“哈哈,你还跟我装?你小子魂不守舍,一晚上就盯着人姑娘看了,你当我是瞎子!”小爷笑骂。 6park.com

终于把小爷扶到了榻上,半梦半醒间小爷嘟囔了一句:“三儿,不小了,该成个家了!要不是这些年东奔西跑,你孩子都能去沽酒了。。。”说罢,沉沉睡去。我摸了摸挂在项间的玉坠儿,手心隐隐作痛,十二年了,平黄巾,讨董卓,救徐州,仗打了一场又一场,身上的伤疤多了一条又一条,可我离涿郡却越来越远了,恍惚间,我又回到了涿郡,又来到了李记拖刀面馆,小翠领着三个娃娃出来,娃娃们都喊我爹,多年不见,小翠还是那么好看,她笑吟吟地看着我就是不说话。。。突然,火起,我从梦里惊醒,满头大汗,只听得人马喧嚣,四处高喊:“曹豹作乱,吕布进城了!”“莫走了张飞!” 6park.com

我急忙跑进屋唤醒小爷,小爷酒尤未醒,勉强披挂上马,却抵不住乱兵,我保着小爷死战,得以从东门逃生,匆忙间,我回望徐州城的冲天大火,紧握缰绳的手心钻心地刺疼,这一败,我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6park.com

那一年,徐州兵变,我二十九岁。 6park.com


6park.com

(三)汉建安十三年  当阳长坂坡 6park.com

我们又败了,曹军南下,刘琮望风而降。我们不得不从安居了七年的新野县仓皇出逃。这些年虽然我已经习惯了东奔西走的军旅生涯,但离开这个生活了七年的地方,还是不免心生眷恋。我站在渡船上,寒风凛冽,脚下是滚滚长江,身边是扶老携幼的百姓,两岸哭声不绝,我心下凄然:“这一去,离北地就越发远了,怕是今生都要做南方蛮夷了!好想念那碗香喷喷的拖刀面啊。。”在荆州生活了这么久,我还是不习惯南方的冬天,湿漉漉的,浸入骨髓的寒,让人的心都不免寒冷而潮湿。 6park.com

入夜,曹军袭营,死战。天明,得脱,小爷率我们二十余骑,一路向北寻觅众人下落。行至长板桥,小爷突然笑了,对我说:“三儿,我看这里很好,你们去砍些树枝绑在马尾上,到东边的树林里撒欢儿地跑,曹阿瞒素来疑心重,一定不敢过桥。” 6park.com

“这能行吗?”我狐疑。 6park.com

“一定行,他们都以为我是个粗人,想不到我也会用计。”小爷拍着胸脯,“别忘了,爷当年还会画美人呢,粗人,哈哈哈哈。。。” 6park.com

我仿佛又看到了当年小爷在涿郡老家偷画街坊吴小姐的跳脱样儿,风华正茂啊!这些年戎马倥偬,已经很久没看过小爷画画了。 6park.com

正发愣,小爷朝我的马屁股上狠狠抽了一鞭,骂道:“快滚,让老子会会这百万曹军!”我高呼一声:“兄弟们,走!砍树去喽。” 6park.com

二十余骑随我风驰电掣,我策马狂奔,回头看去,只见斜阳下,小爷立马横矛,威风凛凛,好似画中门神一般。 6park.com

曹贼果然中计,竟被小爷三声给喝跑了。我们一拥而上,奉上马屁滚滚。小爷笑骂道:“少扯蛋!赶紧把这桥拆了,曹军一会儿还会回来。” 6park.com

“不都跑了吗?怕是胆都吓破了,还敢回来?”我不解。 6park.com

“百万大军啊!你真当都是泥人么?”小爷喃喃地说,“这次过江,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回去。”言语间竟有几分萧瑟。 6park.com

“回去?”我心里一紧,抬头看了看小爷,发现他的鬓角竟有几丝白发。 6park.com

可怜白发生! 6park.com

那一年,血战当阳,我四十一岁。 6park.com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2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草庐芷甫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草庐芷甫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