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去年此时
送交者: 草庐芷甫[♂★★★★升斗小民★★★★♂] 于 2021-01-26 15:43 已读 1734 次 15 赞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前天看了大杂网友澳洲雪梨子的《武汉封城周年的另类纪念》,以及我刚刚转了一篇关于纪念科比去世一周年的文章,想想去年此时我被困国内,彷徨无措,想起回来后写了一篇《疫情日记》,翻出来一看,不由感慨万千,去年此时,万万想不到,一年过去了,形势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日趋恶化。在此重发一下,以示纪念。(文中有些名词还是当时的称谓,比如当时我们就把新冠叫做武汉肺炎,既然是日记,就不改动了。) 6park.com


6park.com

别样的春节-疫情日记 6park.com


6park.com


6park.com

1月20日 腊月二十六  6park.com

我们一家四口登上的回国的飞机,两个孩子都很兴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渐渐的夜幕降临,机舱里的灯也熄灭了,同行的乘客大多进入了梦乡。我依旧是清醒而激动的,已经有整整十年没有回去和父母一起过年了,中国人过年总是向往团圆的。不由想起十年前和父母一起过年的情景,那一年我年前回国和一个朋友商量些生意上的事,完事儿后离年关已近,就回家呆了几天。年三十晚上,我和父母也没有出去吃饭,父母弄了几个菜,端起酒杯和父亲碰了一下,父亲一饮而尽,感慨道:“这些年,三十晚上我和你妈就是下几个饺子,吃完看一会儿春晚也就睡了,今天真高兴,咱俩多喝几杯。”我和父亲喝光了一瓶酒,虽然只有三个人,但看得出父亲很激动,话也特别多。后来我有了孩子,生活慢慢地忙碌起来,虽然两三年左右会回去一趟,但都是来去匆匆,更没有机会回家过年。几年前,我看电影《唐山大地震》,里面有个桥段说,张静初和养父陈道明因误会离别多年后,带着孩子回家看望老人,一家三口在一起吃年夜饭,陈道明由于妻子去世多年,一直都是在老战友家过的年。正吃着,老战友打来电话问陈道明怎么没有过去吃饭过年,陈道明道歉说女儿回来过年,一激动就忘了,指着餐桌旁坐着的母女二人说:“我真过不去了,你看我这也一大家子人呢!”当时,我的眼泪就一下涌了出来,止不住的在脸上流淌,这部电影有很多打动人的地方,但这一幕却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从那以后,我就想一定要抽时间全家人回去和父母一起过个年。  6park.com

对于我们这种双职工家庭来说,全家回去过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假期的安排,孩子耽误功课都是要考虑的事情。去年,我和媳妇商量趁孩子还小,功课没那么多,今年一定要回去过年,让老人高兴一下,也让孩子们好好体会一下中国春节的热闹,毕竟他们也是中国人啊。临行前两个孩子都很兴奋,特别是小儿子,和他的好朋友,老师,教练,队友炫耀说:“我要回中国过年啦,中国的新年可热闹了,有耍狮子,舞大龙,还有灯会。”  6park.com

夜渐渐深了,我还是睡不着,飞机上的一个婴儿在不停的哭,还有后面不远处一个女人在歇斯底里的咳嗽,似乎要把肺都给咳出来了。我后来常想,这要是发生在一个星期后,估计全飞机的人都得疯了,会生出立马跳伞的心。其实,我在一月初就在留园上看到了关于武汉疫情的新闻,当时心里有些紧张,毕竟我的家乡与湖北接壤,赶紧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询问情况,父亲满不在乎的说:“都是造谣的,这不,电视上正播呢,造谣的人都抓起来了!”父亲是共产党员,革命了一辈子,对党的话坚信不疑。晚上吃饭时,我和媳妇儿谈论起疫情的事,我说:“说实话,我不相信这件事是造谣,很可能是真的。”但假期,机票,酒店一切都订好了,我们不可能因为猜测就取消行程,我们还定了去北京玩几天的计划,想带孩子们看看巍峨的长城,怎么好因为所谓谣言就给他们泼冷水呢?第二天,我在大杂闲逛,又看到了一篇关于武汉疫情的文章,我在下面跟帖询问,但无人应答,那时候绝大多数人还没把这场灾难当回事儿,当然也包括我。 6park.com

到达北京机场后,一切如常,机场里挤满了回家过年的满脸喜悦的人,打指模出关后,发现机场里有些人带着口罩,但十不足一,我和媳妇儿还谈论了几句疫情的事儿,媳妇儿说之前看过一篇专家文章说,这个病不会人传人,我不太相信,但也没有太当回事儿,马上就要见到亲人一起过年了,心里除了喜悦,再也装不下别的事情。  6park.com

高中时代的好友小勇到机场接我,晚上我们两家人在一起聚餐,把酒言欢,孩子们都很开心,疫情的事儿早就被丢到爪哇国去了。  6park.com

2020年1月20日0-24时,国内3省(区、市)报告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77例(湖北省72例,上海市2例,北京市3例)  6park.com

1月21日 腊月二十七  6park.com

归乡心切,我们一大早就登上了回家的飞机,父母和姐姐一家都到机场接我们,父亲近两年身体不好,感觉苍老了许多,但看到两个孙子,精气神一下就上来了,和母亲一人拉一个,老老小小笑声不断,把我们丢在脑后,我的情绪也被感染起来,心潮澎湃。  6park.com

吃完中午饭,我和媳妇儿为了倒时差出去逛街,孩子留在家里和爷爷奶奶玩得不亦乐乎。两个人手拉手兜兜转转,很多地方是故地重游,仿佛年轻了十几岁,又回到了谈恋爱的时光,路过那家约会时的常去咖啡屋,还特地进去坐了一会儿。路上熙熙攘攘,戴口罩人的很少,大多是防寒防霾用的棉口罩,到处都是过年的热闹和祥和。晚饭后,给亲朋好友打电话,告诉他们我已到家,几个老兄弟立刻嚷嚷着要出去喝酒,我说给我几天倒倒时差,养精蓄锐,年后咱们好好喝,争取把你们都撂倒。  6park.com

2020年1月21日0-24时,国内13省(区、市)报告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49例。 6park.com

1月22日 腊月二十八  6park.com

早上起来,母亲问想吃点儿什么,我说出去吃吧,很久没吃外面小街上那些美味的早餐了,羊汤,胡辣汤,肉夹馍,想想都流口水。一家人在外面的小饭馆里吃了顿接地气儿的早饭,孩子们直呼太好吃了。我先吃完,就站在小饭店的门口抽了根烟,心满意足,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竟是我在国内的两周时间里在外面吃的唯一的一顿饭!吃完后,我领两个孩子去剪了个头发,俗话说的好:有钱没钱,剃头过年。剪头的时候,发现理发师竟然都带着口罩,隐隐的一丝不安袭上心头,看来我们也要注意防护了,尤其是我还带着两个孩子。  6park.com

回家后,赶紧上网搜索关于武汉肺炎的相关报道,以前回国都很忙,很少看电视和上网,用惯了谷歌,上惯了留园,猛一下还真不习惯,只好打开新浪看看,虽然知道这些官方报道有很大水分,看罢还是觉得问题严重,当看到一篇专家论点说,这次病毒不会感染儿童,重点是中老年人时,我对父母说,你们一定要小心,最近少出门,尤其不要去人多封闭的空间,记得出门戴口罩。父亲也意识到了问题严重,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口罩,居然找到了两大包口罩,还有一包是后来大名鼎鼎的N95。母亲说,还好不会传染小孩儿,虽然这样的专家论断我不相信,但还是自我安慰一下。是啊,同样是人,小孩子的抵抗力只会更弱,更应该是易感人群,怎么能因为目前的确诊患者里没有儿童,就想当然的认为不会传染儿童,这些专家也真是瞎扯蛋!  6park.com

午饭后,媳妇儿的哥哥开车来接我们一家回娘家,我们一家四口都戴好了N95口罩才出门,车上我对媳妇儿的哥哥说,你的应酬多,一定要小心,还特意把准备好的口罩都给他。他却满不在乎的说:“没事儿,非典的时候我都没戴过口罩。”路上,我专门停车去了一家药房买小孩儿的口罩,售货员告诉我存货不多了,我赶紧把剩余的两包都买了下来。到了媳妇儿家,自然是热闹的很,孩子们闹成一片,我坐在沙发上专心地看着新闻,关于疫情的新闻已经成了主要话题,越看心情越是沉重,就给父亲打了个电话,父亲大年初一在饭店订了四桌饭,想让两家的亲戚在一起热闹一下,电话里我对父亲说,形势严峻,为保险起见,订的饭店还是取消了吧!父亲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叹了口气说:“你们轻易不回来过年,我就想让大家热闹一下,还是再等等看吧。”想起年迈父亲的殷切的目光,初次听说我们要回国过年的激动的声音,我的心刺痛了一下,只好说:“好吧,看看明天的形式再说吧。”晚饭时,媳妇儿担心的问我:“既然是这个情况,而且日趋恶化,咱们要不要把临走前带老人孩子去北京玩的计划取消了?太不安全了。”我有些不忍,两个孩子从没做过火车,也没见过长城,听到我们去北京玩的计划后欢呼雀跃了好久,这就要退票和酒店,可怎么和他们解释?媳妇儿比较坚决,断然说:“俩孩子你不必担心,我去给他们解释!”丈母娘家丰盛的晚餐顿时变得索然无味,我也就胡乱喝了几杯收场。 6park.com

截至1月22日24时,国内25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571例,其中重症95例,死亡17例(均来自湖北省)。13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393例。  6park.com


6park.com

1月23日 腊月二十九 6park.com

 一早醒来,就看到了武汉将于上午10:00封城的消息, 虽然已经知道疫情严重,但还是很震惊。大多数湖北以外的国人也都是从这一刻开始才真正意识到疫情的严重和残酷的。一时间电视,微信各种真假消息满天飞,特别是一个广泛转发的上海虹桥机场把肺炎患者装箱拉走的视频,我虽然不能判断其真假,但依然感到了深深地恐惧。钟南山开始劝说大家尽量呆在家里十四天,不要出门。朋友们也转来了很多我省和湖北接壤的城市挖断道路,设置障碍以阻断交通的视频和照片。媳妇儿这时从娘家打来电话说已经取消了去北京玩的车票和酒店,还说想把回程的机票提前。我犹豫起来,疫情发展太快了,我很担心按原计划过完十五,就真得走不了了。但马上就要过年了,我想让年迈的父母和两个孩子开开心心地过个年,这时候说提前走的事,实在不是时候。 6park.com

不料,下午就传来了我们旁边的两个城市相继封城的消息,朋友圈微信群里充满了让人恐慌的各种消息。如果这样发展下去,我们很可能是下一个封城的城市。如果只有我自己,我倒希望赶紧封城算了,一了百了,我就踏踏实实在家呆着,父母年纪大了,身体都不好,我也想多陪陪他们。可我还带着两个孩子,危险不说,总把他们圈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儿。一个03年在北京参加过SARS抗疫的医生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不要相信官方的数字,真实的数字至少在十倍以上,能走赶紧走。”父母也一再劝我提前走吧,我心乱如麻,说让我再想想。 6park.com

截至1月23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29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830例,其中重症177例,死亡25例。  6park.com

1月24日 大年三十  6park.com

一大早,我去丈母娘家接老婆孩子回家过年,按我老家的规矩,年三十中午贴对联,中午之前家人必须都回家,因为不能把家人贴在门外面。坐上出租车,我发现司机连口罩都没戴,我笑道:“哥们儿,你也太牛了,都什么形势了,你还不戴口罩?”经过一路上的聊天,下车时,司机说:“照你这么说,这个肺炎比非典还严重,看来我也得弄个口罩戴上了。” 6park.com

全家人都到家后,父亲拿出对联和透明胶布,我踩着凳子开始贴对联,隐约感到了一些过年的气息,不由想起小时候帮爸爸贴对联,我捧着一大碗浆糊站在奶奶家的大门口,父亲站在凳子上贴着对联和门神,从下面望上去,显得高大而伟岸,刺骨的寒风穿堂而过,心里却是热乎乎的。如今我和父亲换了位置,我在上面,父亲在下面仰头看着,白发苍苍,皱纹里写满了幸福。这些年年味儿是越来越淡了,为了这个团圆年,父亲买了很多红灯笼和装饰挂在屋里和阳台上,我们还在电梯口也贴了一副,忙活完感觉喜庆了好多,过年就是要人多团圆啊。一个下午我都在厨房里准备年夜饭,我一直以来都有个心愿,就是为父母好好准备一顿年夜饭,让他们尝尝我的手艺,我使出压箱底儿的本事做了八个菜两个汤,中间媳妇儿进来几次和我说改票提前回去的事,我不耐烦地说:“一切等过今晚再说!”我实在不忍心破坏这刚刚营造出来的喜庆气氛。  6park.com

晚饭时一家人欢聚一堂,频频举杯,但我看得出父母和媳妇儿都各怀心事,孩子们倒是无忧无虑地玩闹着。父亲身体不好,不能多喝,我心中烦闷焦虑,故意大声谈笑着,一杯接一杯的喝,渐渐有了酒意。快结束时,父亲亲自给我倒了一满杯,长叹了一声,说:“今年你们回来过年,我和你妈是非常非常高兴的,本来还打算走时和你们一起去北京玩两天,不曾想赶上这个事儿,那时候你打电话问我疫情的事儿,我还说政府已经辟谣了,谁知道是他们胡说八道呢!算了,不说了,你也别再犹豫了,赶紧该机票走吧,我们岁数大了,本来也不大出门,不会有事儿,只要你们平安,我们也就放心了,不用挂念我们。”我不知说什么好,叹了口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借以掩饰眼里的酸楚。 晚饭后,照例是拜年发压岁钱,我领着老婆孩子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给父母磕了三个头,父母怎么拉,我都没起来,磕完这次下次不知要到什么时候。完事儿后,孩子们热闹了一会儿就去睡觉了,我们围坐在沙发上看着春晚,媳妇儿在专心致志地联系着改机票的事儿,我和父母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春晚,说说岳云鹏,说说黄晓明,说说肖战谢娜,谁都没再提疫情的事儿,这和我之前无数次想象过的情形一模一样,只是我的心里却乱成了一锅粥。  6park.com

截至1月24日24时,卫生健康委收到29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287例,其中重症237例,死亡41例。  6park.com

1月25日 大年初一  6park.com

一早醒来,媳妇儿顶着黑眼圈儿跟我说机票已经改好了,改到2月6号,还有更早的机票,问我要不要改?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还是想在家多陪陪父母,我说这是打运气牌,早走不一定是好事儿。今年的初一,分外冷清,心里烦闷,我就爬到大厦的顶楼去抽烟,阳光明媚,极目四望,往日繁华的街道,车辆和行人稀少,萧条的让人想哭!  6park.com

晚上给大学时同寝室的哥们儿打电话拜年,他在武汉的一家大型国企工作,竟然告诉我他还在值班。我问他那里情况怎么样?他说不太好,他们小区里已经死了五个人,有一个还是他去抬的尸体,聊了几句大家都不在状态,没有了扯蛋的心思,就挂了。想想刚才的对话,我一阵不寒而栗。  6park.com

截至1月25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收到30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975例,现有重症病例324例。累计死亡病例56例。  6park.com

1月26日 大年初二 6park.com

上午媳妇儿的哥哥开车来接我们一家回娘家,虽然电视,网络乃至居委会都在极力劝阻人们相互走动,但我们好不容易回国过一次年,我怎么也不忍拒绝媳妇儿回娘家的要求,都是爹娘啊!结果到了媳妇儿家小区的门口,所有的机动车已经不许入内了,行人必须检测体温后才会放行,大舅哥没办法,只好开车离去,我们一家人下车肩扛手抱着礼物,徒步进去。  6park.com

缺了大舅哥一家,这顿团圆饭吃得也是索然无味,孩子们没有表兄妹一起玩儿,也是提不起精神。晚饭后,我打电话让姐夫过来接我回家,这个时候打出租就太冒险了,媳妇儿和孩子打算在丈母娘家多住几天。  6park.com

截至1月26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0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744例,现有重症病例461例,累计死亡病例80例。  6park.com

1月29日 大年初五  6park.com

接下来的几天形势急剧恶化,每天的新增病例都在1500到2000之间。初二从媳妇儿家回来后,我就出过一次门,就是听说楼下的药店刚进了批口罩,急忙跑出去买了30个,十块钱一个。这几天来,酒精,口罩,消毒液包括双黄连都被买空了,听药厂的朋友说,人们现在都是在药厂门口排队,双黄连生产出来直接就被抢购一空,根本到不了中间商的手里。这期间全家除了我,就父亲出门买了一次菜,回来说大白菜48块一颗。  6park.com

晚上,姑姑打来电话,说想来看看我,看看孩子,她刚抢到了一些双黄连,顺便给我们送来。我小时候有一年多的时间是跟着姑姑的,所以她对我就像妈妈一样。由于小区已经封闭,我们就在小区的大门口见了面,大家都全程戴着口罩,相互拜了年,其实连容貌都看不清楚,姑姑把双黄连,给孩子买的礼物还有压岁钱递给我,我们一起戴着口罩拍了张合影,就匆匆告别了,匆忙得连伤感都没来得及。  6park.com

截至1月29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711例,现有重症病例1370例,累计死亡病例170例。  6park.com

1月30日 大年初六  6park.com

一大早起来,就看到了一个让我心惊肉跳的消息:加航双向停飞直飞中国的航班。赶紧打电话去加航询问,可怎么都打不通,幸好媳妇儿通过微信联系到了加拿大这边当时帮我们订票的中介,得到的回复是他们要先帮2月3号之前的旅客办理改签,然后才轮到我们,催也没用,他们也是忙得不可开交。不能坐以待毙,于是我和媳妇儿一人抱一个电脑,在各个网站上搜寻回程的机票,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单程机票都涨到了两万多一张。好容易看到有个七千多的,等确认提交时,又显示没有了。就这样煎熬到了下午,终于找了一个五千多的国航机票,2月8号从广州飞,赶紧抢了下来,谢天谢地!  6park.com

第二天,加航方面给我们也确认了改签的机票,还是2月6号,只是改由仁川机场中转。我和媳妇儿商量了一下决定,两张机票都保留着,等确定能登机了再退另外一张,双保险。  6park.com

这两天,加拿大开始在武汉撤侨,媳妇儿说也去网上登记一下,以防万一,登记完很快就收到了回复,说目前撤侨仅限武汉地区。 6park.com

截至1月30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9692例(四川省累计确诊病例核减1例),现有重症病例1527例,累计死亡病例213例。  6park.com

2月3日 正月初十 6park.com

自从初五开始,我市就开始了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明媚,气温更到了十度以上。初五下午,我们全家人戴着口罩在小区里走了两圈,看到小区里有不少人在散步,甚至还看到一对母女在打羽毛球,连口罩都没带,小女孩儿在阳光里笑得很灿烂。第二天,电视和网上就开始连篇累牍地叫停人们出门散步,甚至还发布了多起因外出散步而被感染的消息,吓得我们再也没敢带孩子下过楼。初六那天,小儿子突然对我说:“爸爸,我不想过年了,我想回去了。”我不由心里一酸,一把把孩子搂在怀里说:“宝贝儿,过年不是这样的,中国过年可热闹了,只是今年不一样。”我不知道该怎样给六岁的孩子解释这件事情,只希望不要让中国年成为他童年的一个阴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特意腾空了一个房间,带着两个孩子开展了丰富多彩的室内活动,足篮排,保龄,乒乓,一家人围着两个孩子玩得不亦乐乎,孩子们玩得很开心,我很欣慰。妈妈还高兴得说:“还是这样好,以前,你每次回来都是和狐朋狗友在外面野,现在多好,踏踏实实在家陪爸妈呆着。”  6park.com

这些天形势也越来越严峻,公交车停运了,接着出租车和网约车也停运了,最后小区彻底封闭了,不许进也不许出,如果上班,需要拿着单位的证明到居委会开通行证,而且是一天一开。门卫处有附近几个超市和药房的电话,需要买菜和买药可以打电话给送过来,其实只送了一天,也就不再送了,需求量太大,超市配送不过来。好在是过年,家里都屯了不少肉,只是青菜没有了。我们家因为姐夫是公务员,需要每天上班,所以可以外出顺便带些菜回来,真不知道别人家都是怎么过的。听姐夫说,超市里也没几样菜,大白菜都卖空了。 6park.com

其实刚开始几天,我还是比较享受这种圈禁生活的,由床到沙发,再由沙发到床,各种葛优躺,看看电视上上网,实在烦了,就爬到顶楼去抽根烟。经常看到不远处的楼顶上也有一对老夫妇在锻炼,每次抽完烟,我都和他们挥手告别,他们也很高兴,冲我喊着什么,离得太远听不清。有一次,我意外的发现对面楼顶上有一个女孩儿在练瑜伽,脱了外套,只穿着紧身的毛衣,身材很棒,我聚精会神地看她练完,然后冲她挥挥手,她发现了我也很确跃,跳着跟我挥手告别。站在楼顶望下去,往日繁华的大街更加空旷了,除了执勤的车,几乎看不到车辆,人也很稀少,姐夫回来说,现在街上三人以上同行,就要接受盘查。我在国内工作时,自诩看到过这座城市任何一个时段的街道,但也从没看到如这般死寂! 6park.com

截至2月3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0438例(黑龙江省核减2例),现有重症病例2788例,累计死亡病例425例 6park.com

2月4号 正月十一  6park.com

再有一天就要走了,心中有不舍但更多的是担心,担心航班被取消,更担心路上被传染。家里人通过各种渠道搜集了一些口罩,酒精棉给我们路上用。我给亲友们一一打电话告别,在农村老家的三舅接电话时说,他正准备去村口执勤把守路口。我说都什么情况了,你还出门?三舅说村里要求党员必须要去。我说那你一定小心,记得带好口罩。三舅叹了口气,说没有口罩,根本买不到口罩。  6park.com

晚上姐夫打电话说,接到通知明天开始全城机动车禁行。这可怎么办,那还怎么去机场,总不能骑自行车去吧。我赶紧给以前的老兄弟在公安局工作的小周打了个电话,小周说他看到了这个通知是防疫指挥部发的,但没有要求交警部门具体怎么执行,所以不用担心。他说着叹了口气:“这次你回来,我们弟兄连顿酒都没喝上,本来想着召集一群老兄弟好好聚一聚,我们这些人都忙,不是你回来,平时也很难聚到一起,谁曾想碰到这个破事儿!”他忽然压低了声音说:“跟你说个刚传达的内部消息,昨天我们一个民警可能是在执勤过程中被传染了,接着又传染了家人,他家人不知道情况,又在医院上班,今天中心医院的儿科两个病区的医生,护士,病人及家属总共八十五人全部被封闭在医院里了。兄弟,疫情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你这一路又是飞机又是酒店,可一定要小心啊!多多保重,我们只能下次再见了!”我说:“你也多保重!”就挂了电话。  6park.com

截至2月4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4324例(海南省核减1例),现有重症病例3219例,累计死亡病例490例。  6park.com

2月5日 正月十二 6park.com

上午父亲拿着我们的机票护照到居委会办了出门的通行证,吃罢午饭,一家人把我们送上了车,在小区门口洒泪而别。我十六岁去上大学时,父亲一直把我送到学校,行程1500公里;我二十七岁出国时,父亲亲自开车送我到北京;两年前我回加拿大,父亲大病初愈,依然坚持送我到机场;而这一次是父亲最短的一次送别,仅仅止步于小区门口的梧桐树下,头天晚上母亲问我下次什么时候回来?我肯定地说:“明年孩子放暑假我一定回来!”姐夫开着车慢慢前行,后视镜里父亲戴着口罩,满头白发,身形有些佝偻。唉!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6park.com

车辆疾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街道两边停满了车,姐夫笑着说:“你看这场景像不像美国灾难片里废弃的城市?”我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快到机场时有一道卡,我们被警察拦了下来,要求我们出示身份证,看了我们的护照后,我听见一个警察对另一个说:“他们两个都是本地出生的,孩子是在加拿大出生的,没有问题。”不远处还站着几个穿着防护服的人,我估计如果我的出生地写的是武汉或者湖北,今天就肯定走不了了。到了机场,检测体温后才允许进入。机场里人不多,都戴着口罩,上飞机后还发现一个哥们儿穿着一次性雨衣,带着泳镜,显得特别滑稽。 6park.com

到北京是傍晚时分,又测了一次体温,才允许出机场,北京下起了鹅毛大雪,坐在去酒店的车上,看着窗外冷冷清清,路过一家很大的饭店,里面也是空无一人。到酒店大堂,再来一遍测体温,查身份,确认不是湖北人。进了房间后,我和媳妇儿拿出酒精棉把屋里仔仔细细地擦了一遍,才让孩子进来。孩子们都饿坏了,也不敢出去吃饭,泡了方便面,就着火腿肠,草草对付了一顿。饭后我给高中好友小勇打了电话,我说起从机场过来这一路的冷清,没看见几辆车,小勇笑道:“不要说机场了,我刚刚开车从长安街过来,长安街都空空荡荡的,凄凉得很。”  6park.com

这一夜,我在忐忑不安中辗转反侧。  6park.com

截至2月5日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8018例,累计治愈出院1153例,隔离治疗26302例(其中重症病例3859例),累计死亡病例563例,现有疑似病例24702例。  6park.com

2月6号 正月十三  6park.com

早上来到首都机场,又是一轮测体温,机场里人不多,机场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了往日的热情,和你说话时都刻意的离得远远的,我看到一辆警用电瓶车停在大厅里,周围用黄色警戒带拦着,问个事情都要站在警戒线外面。上了飞往仁川的飞机后发现,飞机上的人十不足一,各行各业都在停工,航空业也是勉为其难。到了仁川中国来的旅客被指向一条单独的通道,区别对待,要填健康申报表,承诺不是湖北人或是没有去过湖北,又测了一次体温,心中不由泛起一丝屈辱的感觉。韩国其实疫情并不严重,但仁川机场还是人人都戴着口罩,不过总算大着胆子在饭店吃了一顿饭,总吃方便面也不是个事儿。  6park.com

下午的时候,登上了飞往加拿大的飞机,我和媳妇儿交替着休息,必须时刻盯着两个孩子,怕他们不小心拉脱了口罩或是揉眼睛。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是一次纯粹的冒险,飞机上万一有一个病毒携带者,大家就危险了。终于等到飞机着陆,发现机场里除了刚下飞机的人,大多数的人都没戴口罩,也没有人测量体温,海关工作人员在护照上盖了章,说:“Welcome home!" Home,home,  终于到家啦,心中竟是从未有过的温暖和激动!  6park.com

截至2月6日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31161例,累计治愈出院1540例,现有确诊病例28985例(其中重症病例4821例),累计死亡病例636例。  6park.com

2月7日 正月十四  6park.com

抗疫英雄李文亮去世。  6park.com

我这一天都在身心俱疲中昏昏沉沉,没有上网,没有看电视,并不知道这个消息。  6park.com

李文亮(1986年10月12日-2020年2月7日),满族,辽宁北镇人。北镇隶属辽宁省锦州市,西郊有一座名胜医巫闾山,风景秀丽,民风淳朴,我年轻时曾经去过。  6park.com

回来后,一直在家自我隔离,两个孩子无所事事,整天缠着我讲故事,英文的讲完了就讲中文的,前几天我还给他们讲了《狼来了》,讲完了我问他们:“听懂了吗?”  6park.com

小儿子说:“听懂了,就是说不能撒谎。”  6park.com

我说:“对,撒谎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6park.com

6park.com

评分完成:已经给 草庐芷甫 加上 50 银元!

喜欢草庐芷甫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草庐芷甫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草庐芷甫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