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久别重逢,旧情会复燃吗(曝照)取个笔名真难
送交者: 取个笔名真难[♀☆★★★声望勋衔16★★★☆♀] 于 2021-03-26 16:39 已读 13989 次 35 赞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续前文:

我生命中唯一的处男初哥: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426984

不眠不休的分手炮: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429297

(六)

我出国的头1-2年,刘凯几乎每个周末都和我在QQ上聊天。

什么都聊,有时候聊聊他的课题,我们是同一个专业一个大方向的,我稍微还能给些建议。他还告诉我,我们以前的同事李斐,也考上了硕博连读的研究生。她导师是个刚回国的海龟,在国外离了婚心灰意冷就回国发展,招的第一个研究生就是李斐。结果李斐与导师一见钟情,师生俩喜结连理,毕业后又双双回了美帝,但和我不在一个州。冥冥之中,仿佛这位导师回国一趟就是专门迎娶李斐而来,他比李斐年长11岁,很有个人魅力。我们都感慨缘分妙不可言,又感慨造化弄人。

一转眼刘凯的研究生毕业了,他不想再读博士,问我对工作有什么建议。我向来不喜欢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更何况我们现在只是远距离的老朋友。最后他选择了回到我们以前的单位。

现在看来,不得不说他的选择是明智的。最近这几年国内的学历贬值得相当快,刘凯的硕士学历如果去长三角珠三角的沿海城市,没有丝毫优势。在我们那个封闭的内地省会,却得以大展身手。加上他人勤快,嘴巴甜,读硕士之前就打造了良好的同事关系,在那个被我视之为“巴士底狱”的地方,他却混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

他工作以后忙多了。我们在QQ上的联系也慢慢变得不规则,不再保持每周必聊,隔1-2个月在网上碰到就打声招呼。我觉得这样很好,没有思想负担和精神压力。

我出国以后,以前从来不敢去我家登门的他,竟然鼓起勇气,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独自去拜会我妈。我也真服了他。俗话说,“当官不打送礼人”,更何况我妈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丈夫去世多年,独生女儿又出国去了,整天在家里百无聊赖,有人送礼上门,她好歹是高兴的。当然,刘凯依然是以普通朋友和“老同事”的身份去的,他希望能感化老太太,从而晋级成为“准女婿”。他知道我妈一贯是家里的太后老佛爷,只要我妈准了,我这里就不在话下了。

第一次没有被我妈撵出来,刘凯就认为首战告捷了,必须再接再厉。此后每年的中国三大传统节日:端午中秋春节,他都一定会拎着礼品看望我妈。我妈当年股骨颈骨折以后腿脚一直不方便,他有时候还帮我妈买米。

殊不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姜是老的辣。我妈那边厢笑吟吟地接过刘凯的礼物,客客气气地和他聊天唠嗑,送走刘凯以后,回头就在电话里各种威逼利诱严刑逼供,要我招认和刘凯到底什么关系。我死咬着不松口,我妈见逼问不出什么名堂,最后说,那我就放心了。你一定要跟人家讲清楚哦,别耽误人家的终生大事。

我妈的话戳中了我的痛处,这一点,我对刘凯始终心中有愧。以我从前对他的了解,以及后来在QQ上聊天,我知道他绝大部分时间都交给了工作。我是从“巴士底狱”反出来的,很清楚那里的情况,工作繁重压力又大,象刘凯这样刚毕业的硕士,每周至少工作60个小时。而仅剩的一点业余时间,他无非和几个老牌友摸几把牌,输点小钱,然后就蒙头在单身宿舍里睡觉。

我决定奉老佛爷懿旨,一定要和他“说清楚”。下一次在QQ上遇到他,我说,你好好谈个恋爱,成个家吧。一把年纪了还这样,不是个事儿啊。更何况你是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不像我。

他问,那你呢?

我说,呃,忘了告诉你哦,我也有男朋友了。

他又问啥样的人。

我在脑海里把几个炮友依次过了一遍,最后挑了个条件好点的,说给他听。他讷讷地只说了句,对你好就行。

(七)

继我之后,刘凯的第一任女朋友,是个外企的销售代表,业绩很不错,又漂亮又时尚。见面没多久,就搬到一起同居。我说恭喜啊,刘凯却漫不经心地说,哎,无非是彼此看着条件还行,搭伙过日子罢了。

同居了一年多,俩人都已经谈婚论嫁一起存钱准备买房了。刘凯无意间得知女朋友和客户之间的暧昧有点过火,哎,其实做销售也有苦衷。他却不依不饶,结果女的也火大了,嚷嚷着说,我和客户之间这点暧昧你就受不了!那你和你那个出国的前女友呢?!别以为我不知道!

就这样两人大吵一顿,掰了。

后来刘凯又通过相亲认识了下面地级市一位地委副书记的女儿。没过2-3个月,他在微信上怒气冲冲地说,实在伺候不了,长得不漂亮,没读过多少书,脾气还丑。

这次我说,从一开始我就不太看好你们。

刘凯说,我以为爱情彻底死掉了,就可以把婚姻当成一桩交易,没想到我还是做不到。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刘凯都很消沉。他说,真希望一觉醒来就60岁了,清心寡欲粗茶淡饭了此残生。现在天天在人世间煎熬着受苦,还不如快点把一辈子过完算了,省心。

我太能理解这种感觉了,一方面被性欲折磨得夜不能寐,一方面又坚守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小心翼翼地劝他,人生苦短活在当下,男人和女人一样,好时光没有几年。还是要多出去接触女孩子,相亲也好,约炮也罢,再不济,有应酬的时候假戏真做找个K房的公主小姐解解闷也行,别整天憋在家里。

我说完这话,他回了我一个幽怨的小眼神,说,你对我已经完全无感了么?谁见过催自己前男友去找小姐的呀。

我不置可否地说,禁欲太残忍了,违反人性。在我心里,人性永远站在道德的前面。

(八) 6park.com

一晃到了2017年,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国了。中秋前夕,我终于回到了久违的故乡。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虽然现在科学昌明,通讯与交通都这么发达,随时可以视频语音聊天,跨大洋跨半球的飞行不过十几个小时而已。然而,重新踏上故土,依然让我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我还没有告诉刘凯我回国的消息,他的微信先到了,照例的中秋问候。我淡淡地回了一句,我回国了。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是真的么?你不会逗我玩儿呢吧?

自从我出国以后,刘凯的QQ和微信签名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变过,始终是“等待良人归来那一刻,眼泪为你唱歌”。

我简单地回答道,是真的,我就在家里。他欣喜若狂地打来电话,让我在家里等着,他马上过来接我。

那天路上有点堵,我预计他的车程大概要一小时左右,正好够我简单冲个凉,再化化妆。坐在梳妆台前,我望着镜中的自己,虽然依旧唇红齿白明眸善睐,却也有明明白白的岁月风霜写在脸上。我轻轻叹了一口气,“纵使相见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我收拾好不多会儿,刘凯就到了。因为此前他已经来过我家很多次,一直坚持着每年三个传统节日给我妈请安,即使有女朋友的时候也不例外;所以他不像早先那么胆怯了。他一阵旋风似的冲进来,围着我转了一圈,然后用一种我不知该怎么描述的复杂语气说,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我淡淡一笑说,瘦点穿衣服好看啊。

他点点头,说那倒也是,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你从前那种雪白肥美的丰腴态。

我再打量他,不得不感慨老天爷是公平的。刘凯年轻的时候一点也谈不上帅,但他有两个相貌上的优点,一是人瘦;二是头发黑而浓密。这两个优点到了中年以后,简直就是冻龄神器。刘凯有这两个神器护体,看起来年轻了至少10岁。眉眼体型依旧如初,却平添了一种成熟和稳重。加上一身HUGO BOSS休闲西服,当年那个愣头青的小伙子已然化蛹成蝶,修炼成了一枚魅力大叔。就连当初他被女生们诟病的小眼睛,现在在他脸上也显得那么协调,毫无违和感。过了几天我去原来单位,听到几个小姑娘窃窃私语,悄悄议论说什么刘主任长得好像韩国的单眼皮男神苏志燮,又吃吃笑着跑开了。我没看过苏志燮的电影,百度了一下图片……还真有几分像!

那天他请我吃海底捞,这家风靡全国的火锅店,我还没有吃过,洋插队的出国狗就是土哇。饭后他执意要带我去参观他刚买的房子,坐落在江北岸的新城区。一路上开车过去,我不得不感慨国内这几年发展的确迅猛,高楼大厦鳞次栉比,霓虹灯光怪陆离。故乡,不再是那个我熟悉的城市,变得豪华而陌生。

刘凯的房子在一幢高层公寓的接近顶层,小区看起来是所谓的“高尚社区”。房间刚刚装修了墙面和地面,家具还没有买,空空荡荡的视野,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正好可以把一江两岸的胜景一览无余。江对岸是老城区的仿古一条街,重修的江南名楼矗立在夜空中,翘檐上的灯光勾勒出楼阁的典雅轮廓。只有平静的江水,依旧和过去一样浑浊无语地默默流淌。

刘凯从后面抱住我,耳鬓厮磨地蹭着我的后脖颈,梦呓般地问我,你喜欢我选的地砖地板和墙面的颜色吗?

我轻轻点头道,喜欢啊,都挺好。

他猛地把我抱紧了,呼吸有些急促地说,那你愿意做这里的女主人啦?

我怔怔地没有说话,感觉到他滚烫的鼻息喷射在我的颈项上。

他把我搂得更紧,热烈而含混不清地说,以前我没有能力给你很好的生活。现在,虽然也不是大富大贵,但小康总是有的。你看看国内这几年发展得多好,你回来吧,以你的学历和经历,一定能找到很好的工作。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在国外飘着,你知道我有多心疼,又有多担心!

两行无声的泪水顺着我的脸庞滑落,随后,我轻柔却又坚定地微微推开他的怀抱。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九)

那次见面终结了刘凯多年的梦想。他终于开始认认真真地谈恋爱了。

2018年春天,他告诉我认识了一个澳洲留学回国的姑娘,年纪比我们小很多,待人接物大方周到,性格又体贴,家境也很好。多少年来,第一次看到刘凯这么正面、积极地称赞一个女孩子!我完全能感受到他那种发自内心的喜不自胜。

(十)

刷新一下刘凯的微信,发现他的头像已经换成了结婚照。以前的个性化签名“等待良人归来”悄然不见了。再翻翻他的朋友圈,幸福满溢,俨然是一个宠妻狂魔啊,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晒娃狂魔啦。

我感到轻松、解脱,由衷地为他高兴;但同时,也有一丝丝的失落与感伤。曾经如此深爱我的人,现在终于不再爱我了,我会孤独终老吗,我会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吗?故人朋友们都各得其所了,我的追求我的梦想我的未来,又在哪里呢?

夜深了,我仿佛穿越到一千多年前,在那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化作一只鸥鸟,随着羁旅漂泊的桅杆翩然翻飞。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全文完)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2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取个笔名真难 加上 100 银元!


贴主:取个笔名真难于2021_07_23 13:59:14编辑
喜欢取个笔名真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取个笔名真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取个笔名真难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