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祭青春之 浴袍下的少妇
送交者: woshidayedi[♂☆★★閒雲野地★★☆♂] 于 2021-05-02 17:38 已读 22530 次 13 赞  

woshidayedi的个人频道

上一篇 6park.com

https://club.6parkbbs.com/pk/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465059 6park.com

我不擅长话别,无论与谁。 走出烈日炎炎的火车站出口,我只有一个念头,即,回家冲凉。这个念头促使我的脚步不自觉地加速。 席娟同我并肩而行,而她挽住我的手,似乎从我们走下客轮那一刻起,就没离开过。一路上我们一直听着音乐,而那首「First love」,她已经可以轻松地唱出日文的正确发音了。 昨晚日式酒店的味道似乎还漂浮在空气中,那有些硬的榻榻米,和壁橱的遮板会发出「嘶嘶」的声音,都无法阻止我们把最后一丝力气化作热情的留念。席娟的整个身体在柔弱的灯光下毫无保留地展示给我,据说是要留给我一个完整的印象,而我却失去了第一夜和席娟在一起的兴奋度。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习惯性感知」,对唾手可得的事情失去了本该有的热情。

席娟似乎并没有察觉我有什么不同,她依然像第一次那样的全身心投入,可她的这种投入,让我陷入了更深的内疚中。女人因爱而性;男人因性而爱。我能够在整个过程中深深地感受到席娟的爱,尤其是在她说完「不再见面」之后。这种背地里的爱在席娟的每一次热吻中都变得沉重,爱得太单纯,反而压得我透不过气。

「小情侣,要住店么?」一个看起来像退休了的大妈横在面前。

「我长得这么像外地人么?」我迅速绕过这位大妈,继续前行。 6park.com

「你住哪里?」席娟的声音有点颤抖,明显是因为走路太快。

「三好街,音乐学院。」

「哦,那不顺路,我往北。」

「哦,」我抬头看着金黄色的太阳鸟,咬着嘴唇发出微弱的声音,「要不要我送妳回家?」

「不要!」席娟学着我咬嘴唇的样子,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那再见?」

「嗯,如果有缘!」

我们没有再见,而是各走一边,就这样过了一分钟,彼此消失在茫茫人海。三天,席娟和我的人生交集只有三天,如果多年后真的有人问席娟留给我的印象,我会回答说「干净」,比处女还干净,就像夏季的雨后,草地干净得发亮。

我差不多睡了十二个小时,来消除这次旅行的疲惫。尽管比原计划提前了三天回家,可我还是觉得是一次不错的旅程,本来计画中只有青岛,可即墨,烟台,大连都带给我惊喜。

离开丽花十五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丽花跑回韩国后就把我给忘了么?是什么能让她这么长的时间都不想给我任何消息呢?我翻了个身,伸手在床的另一端摸索着。丽花,妳在哪里?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妳,我一直在想妳,我一直在。 。 。等一下,我好像一直在对不起丽花?不是么?从看到施颜,再到和黑裙子同游,最后是席娟。丽花呢?会不会也跟别的男生在一起?

人的想法就是这么奇怪,总会从自身发生的事情去联想成,别人也会发生一样的情景。以己度人,不是聪明的做法,可此刻的我,是在是难以抑制对丽花在韩国这几天的经历好奇。为什么不联系我呢?到底丽花是不是也跟别人同游呢?

划破寂静的电话铃声,阻止了我的胡思乱想。我套上了意见宽大的T恤,然后光着屁股跑到客厅的沙发前。

「喂,找哪位?」突然想起我妈要求对放假期间打来的电话严肃对待。

「侑京吗?失你吗?」电话那头是黑裙子熟悉的声音。

「嗯。」我突然紧张起来,好像之前的不辞而别是犯过的错误一样。

「侑京啊,你下午有时间吗?」

「有时间。」我不自觉地认为理亏,不知道为什么。

「那侑京能不能来给我们上汉语课啊?」

「汉语,课?」

「是啊!侑京之前,不是答应要做我们,的汉语老师吗?」黑裙子咯咯地笑了起来。

「哦,想起来啦。」听到黑裙子的笑,让我感觉放松了很多。

「那下午两点半的时候,来我家吧。」

「好!」

放下电话的我,好像经历了一番审讯一样。我害怕黑裙子对我的不辞而别兴师问罪,因为毕竟刚刚有了象征性的肌肤之亲,我就一走了之,把她一个人丢在酒店里。既然理亏,一会儿去上课不要报酬好了,就当是陪礼吧。

下午的「河畔花园」似乎午睡的时间还没结束,小区内一个行人都没有,走进楼道就更是空空荡荡,只有我的脚步溅起的灰尘,陪着我摇摆。走进黑裙子的家,另外两个妈妈已经坐在餐桌前了。桌上摆着各种水果和饮料,给人一种茶话会开始前的感觉。黑裙子把煮好的咖啡端给我们,然后,又非常自然地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并不知道要给妈妈们讲些什么,所以开始的气氛有些尴尬。而且我和黑裙子坐得很近,她的一举一动都像是带着风,刮进我的心。我很怕她如小猫般的手,再一次放在我身体的某一部位上,而害怕的同时,仿佛又有几分期待。

「不如我们看一下,HSK的教科书吧?」黑裙子看出了我的尴尬,主动帮我想出了教授的内容。

「什么是HSK?」我头一次听说。

「就是汉语水平考试的简称。」黑裙子拿出一本厚厚的书,摆在我面前。

「哦。」我接过书,大致翻看了一下前面的几页。

「侑京啊,第一次上课,随便吧,随便一点。」李秉承的妈妈把祖传黄豆粒压扁,微笑着看我。

「是啊,是啊。不用紧张,我们,先放松一下也好。」

「呀,不如这样吧!我们,一起,去都来米吧!一边学习,一遍放松一下!」李妈笑得更开心了。

「都来米」是座落在西塔街的一家韩式洗浴中心,它应该算得上沈阳最早的有火龙浴大厅的娱乐会所了,当年在沈阳的韩国人大多数都会在下班后跑到这里来放松休息。通常晚上九点之后,顾客们才会陆陆续续地占满各个位置。如果是下午的时间,浴场里几乎没有什么客人。

浴室冲洗一番后,我换上了一套「浴衣」,浴衣的款式接近在日本泡汤时穿的那种,只不过对日式浴衣进行了改良,做短了上衣的尺寸,同时又添加上一条刚刚长过膝盖的「浴裤」。浴裤的设计很差,因为要兼顾腰围和裤长的比例,所以,发给我的浴裤,裤腿短得要命,裤裆又高得吓人,所以在走路时难免会跟我的「弹头」亲密接触。

换上浴衣浴裤后,我被服务生带到火龙浴的大厅,等了一会儿,妈妈团也从女更衣室那边走了过来,而且,她们三人穿的浴衣的款式,跟我穿的一模一样。我不禁失笑,相比她们的「凤毛临搅」,我这点痛,不管在不在风雨中,都不算什么!当然,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穿上浴衣前,是需要向服务员问一件一次性内裤的。但当时的我,完全是真空上阵。

火龙浴的大厅里有几个封闭的蒸气室,在蒸气室的门口,可以从温度表上看到每个房间的室内温度。四十度的房间,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不算是折磨。我躺在一张类似火炕通铺的最里面,用头上的毛巾蒙住眼睛,享受着皮肤稍微灼热所带来的快感。没多一会儿,突然感觉有一条腿缓缓地搭在我的膝盖上,并不停地摩挲。我心里一惊,难道黑裙子这么大胆在众目睽睽下就来这种肌肤之亲?还没等我来得及拿开毛巾,一只脚从膝盖顺着大腿的内侧,快速地移向我的下体,并直接接触到了我向左歪的那条。就在接触的瞬间,那只脚一愣,似乎觉察到我没有穿内裤这件事,随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立刻摘下毛巾,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人躺在我身边。我立刻坐起了起来,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开了,黑裙子从门外走了进来,她浑身已经被汗水打湿,胸前的两个乳房,若隐若现。 。 。


贴主:woshidayedi于2021_05_02 17:40:48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woshidayedi 加上 200 银元!


贴主:woshidayedi于2021_05_02 17:54:44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woshidayedi 加上 1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woshidayedi 加上 1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woshidayedi 加上 500 银元!

喜欢woshidayedi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woshidayedi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woshidayedi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