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城南旧事(上)
送交者: 小米辣田螺姑娘[☆★★园子仅此一份★★☆] 于 2021-09-14 22:50 已读 6303 次 21 赞  

小米辣田螺姑娘的个人频道

1 6park.com

孩子们总会守在饭桌旁用宽窄不一的木筷迫不及待的夹起一个又一个裹着辣子和蒜末的炸知了猴,不顾油温的滚烫快速塞进嘴里。随着夏夜里的虫鸣,窸窣的咀嚼像窃喜的爆竹骤然绽放,脸上关于学堂关于成长的困惑不解也都瞬间烟消云散,眼神中迸射出的只剩下单纯的渴望,这种单纯来自一个将将果腹的孩子在物质贫乏且苍白的岁月里对食物五彩斑斓的想象和渴求。而这种单纯的可以归结为“再吃一个”的贪念也同样出现男人们的脸上,他们在饭食间大多只是草草应付几句妻子的家常,问询下孩子们的课业便不再言语,身为家中顶梁柱的他们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奔赴工地、货运站开启日复一日繁重的工作。 6park.com

而在厨房里忙活了半天的女人,看到丈夫和子女流露出的满足,则也跟着欣喜像是得到了极大的褒奖,在帮丈夫压实碗里的饭后才伸出筷子夹起个闪着金黄油光的炸知了。 6park.com

这个家庭住在京南郊区一个县城里,普通得如苏北,江南,湖广亦或是纽约、北海道、多伦多,任何一个会有家长里短油盐酱醋的家庭。从这片土地上走出去或者留下来的男人女人,生下来便似带着股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韧劲。到了夏日这股韧劲就化为家人乏善可陈的餐桌上一道独有的时令菜肴,菜籽油炸过的知了猴脆生生的在唇齿间揉着蒜香和辛辣一道爆裂开,再就着饭顺着酒一起下肚。比起小年夜里才会出现的不计成本的酥肉,它才更像是这个家庭平日里最真实的缩影,贫苦却倔强的乐观。 6park.com

2 6park.com

家里的大姐已经高中毕业,在这个夏日来临前刚过了十八岁的生日。她并没有选择继续读书,与其说是选择倒不如说顺其自然地度过了自己人生中奢侈短暂的校园岁月。这之后家人帮她找好了一份在离县城不远的食品厂里打包的工作,下个月才正式上岗。于是在难能可贵的夏夜空闲里她便带着家中的弟弟妹妹和一群好吃贪玩的孩子们在树林里捕蝉。 6park.com

京南的小县城尚未经历变迁,靠着一整片叫不上名的树林,那树长的高且直,入了夏叶子绿的耀眼,连成一片摇曳生姿的波浪,据说这林子与点缀在其中的阵阵蝉鸣早在县城落成前便有了。于是县城里的人像傍海的渔民信奉着大海一般虔诚的向这片绿色索取着生活的馈赠,也同时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它以维系一代一代生命的延续。 6park.com

大姐是这群孩子里的头儿,不仅仅是因为她年龄稍长,她还孰知日头落下后多久蝉的幼虫就会破土而出,用什么样的法子烤出来的知了猴最为美味。所以附近邻里的孩子也把她当成这片林子里的大姐,央求她带着一起去探索那片埋藏着惊喜与口腹之欲的神奇之地。 6park.com

县城经历了一整季的春旱,雨水在七月才删删来迟。临近黄昏后刚下了一阵,即便时间不长也是难能可贵了,雨后的空气泛着一股泥土湿润的甜味,像小卖部里贩卖的橘子味汽水,没什么气泡只是甜,可家中排行老幺的弟弟仍如若至宝般把瓶子捧着在手里,喝到只剩一两口时便舍不得再喝,似乎在这般年幼无知的年纪也对甜蜜的事物总是短暂这件事有了几分懵懂。雨水透过土壤渗进幼蝉的洞穴,它只消挪动下身子覆盖的土壤便会塌下一小片,这是树林给细心的孩子留下的线索。也许片刻这处藏身之所就被发现只留下些许的蝉蜕。也许不会,那自此漫长的夏季里便又多了一声虫鸣。一切只是芸芸众生之中不确定的命数罢了。 6park.com

大姐就是少数在这样的年纪却有着大人一般心细的孩子。幼蝉的洞穴大多被落叶掩盖不易察觉,可她却有如被这些匍匐在地上等待着下一次轮回的落叶指明了方向一般,用她纤长的手指在潮湿的泥土中一挖藏身之下的幼蝉便破土而出,随即应声跌入一个透明的塑料水瓶中。围在大姐身边的孩子目睹了这幼小尚且带着几分透明的生物在瓶底游走难免发出几声惊呼,不过这代表着崇拜和兴奋的声音很快被制止,“会把蝉吓跑的!” 说话的是家中的二姐,看起来有几分瘦弱,她紧紧跟在大姐身后就像一根小尾巴。或许她在这群孩子中也是较有威望的存在,大家都压低了嗓门。于是,这诺大的树林中除了孩子们彼此咬着耳朵的议论和脚步声便只剩下声声虫鸣。 6park.com

很快大姐又摸到一只幼蝉,她熟练的把它塞进水瓶并不会因此发出一点点的感叹。她深知等待着这些幼蝉的命运将会如何,从她的指尖与第一只幼蝉轻轻碰触之际就以知晓。潮湿,阴冷,像被微乎其微的电流击中,这是一个蛰伏在泥土里数年之久的生命对不速之客的答复也是对命运无常的妥协。大姐轻轻把幼蝉挑在指尖,甚至可以说是温柔的把它放入瓶口,这让她想起第一天上学时自己也是如此把一本本新书放入书包中的。在这孩童们夏夜探索之旅中,哪只幼虫会被摸走哪只得以破茧成蝉一切自有定数。 6park.com

林子里暗了下来,但没人对此惧怕,县城里的孩子对这里每一处角落都异常熟络这当然得益于平日里孜孜不倦的探寻。黑暗仍会造成不大不小的麻烦,于是一道闪烁跳跃着的手电光亮了起来,大姐领着众人走了出来。但一行人的目的地并非是家而是来到了一处荒弃的石砖墙处,墙根已有几处隐约火烧过的黒色印记,那自是孩子们默契保守的秘密。大姐指挥几个年幼的男孩子去寻些干枯的树枝,林子附近遍地都是不难找到,落叶水分太多是不能拿来用的,所以生火的引子大多是带来的废旧报纸。待得准备妥当摸蝉队伍中的一两个孩子会贡献出他们从家中偷偷收集来的火柴,也许是母亲做饭时遗落在灶边的,又或者是来自父亲点完烟后随手扔掉的所剩无几的火柴盒。偶尔他们也会带来一个油彩褪色的打火机,贡献的孩子必定一脸骄傲,这对于他们可是件新鲜事物。大姐拿在手上打了几次却只是蹦出几颗火星。“哎这火机没油了。”她的叹息像是下了某种判决,引得围成一圈的孩子也跟着哀叹不已。 6park.com

好在还备着火柴,火舌很快吞没了整张报纸顺利点燃了一小堆的树枝。借着炙热的火光塑料瓶里挤成一团“战利品”也清晰可见,孩子们早在林子中通过微弱的手电就被吊足了胃口,接连咽下几口口水,急不可耐的又围着大姐近了几步,等待着她将这些通身尚挂着琥珀颜色的幼蝉依次取出,大约七八个的样子刚好一人能分到一个。待到火势渐渐熄灭,大姐用打来的水将幼蝉稍式冲洗就把它们埋入泛着火星的炭灰之下,“噼啪”这是幼蝉们在短暂生命的尽头与这夏日合奏出的最后共鸣。 6park.com

人类崇拜火,火焰带来光明也可以带来温饱,似乎任何食材在火的加持下都能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在蛋白质匮乏的年代里,炙烤过的幼蝉裹挾着些许炭火的苦涩与野性,焦灼着被塞进嘴里,牙床都被烫的起了一层皮,整个咀嚼吞咽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突如其来的幸福。土腥气完全褪去只留下肉质的酥香弹韧和舌尖上萦绕不去的回甘。烤好的幼蝉很快分完了,自家的妹妹弟弟先各发各一个个头大一些的,这个动作要快免得起了争执,然后其他的孩子也各自分到属于自己那份美味的体验。原来还喧闹顽皮的队伍在这份天然原始的美味号召下很快安静下来,孩子们细细品尝着,一颗心都似被这小小的幼蝉钓走了。 6park.com

大姐领着女孩走到墙的另一侧,男孩们确认无人后才褪下裤头把最后一点火苗浇灭。队伍解散前,大姐挨个嘱咐,“生火的事别说出去了,不然下次可不带着你。” 她说话的语气依旧孩子气十足,没人听得出下个月刚满十八岁的她就是独自一人去食品厂上班的大人了。 6park.com

3 6park.com

妻子们烹制的知了猴要远比这些用草木灰炙烤出的幼蝉精致不少,毕竟那只是孩子们山野间用于消遣解馋的发明。端上饭桌的炸知了永远用大碗层层叠叠落满,配菜也不讲究,剩下的边角料便一股脑儿下锅炒做一团,但蒜末是必不可缺的,被油爆香后裹附在金黄的知了上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那让人垂涎欲滴的味道。在货运站上班的男人随身带着饭盒,每日的午饭无非是前一天晚上剩下的饭菜,囫囵吃下图个饱。一天辛勤劳作下来最大的慰藉就只有晚上这一顿家常便饭。炸物的香气最为浓郁,到了傍晚这股香气从各家各户的门缝溢出和暑气交织到一起,等候着各自归家的丈夫。男人从这缠绵的香气中分辨出只属于自家辣子的冲鼻便慢下脚步装作漫不经心的推开家门,脸上却难掩笑意。 6park.com

若是回来的有些早,饭菜还未全部上桌,就先捞起个炸好的知了打打牙祭,裹足了蒜末辣子吃才过瘾,火辣鲜香伴着油炸的脆生,馋得早等在一旁的老二老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入了桌男人连吃了几个就停下筷,毕竟这样的炸物永远是孩子的最爱。夏夜暑气未褪,小辈们吃得辣出了一头毛毛的汗珠仍不肯停筷,直到大碗见了底才急匆匆的去寻水喝。而男人悠哉的剥开眼前一小碟煮花生,一粒一粒抿到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妻子说起工地上见闻,妻子收拾着碗筷附和,听到惊险的地方发出几声惊呼。眼见男人已经打起了哈欠,妻子嘱咐道,“老幺的事情你明天别忘了打听打听。” 6park.com

“我想去城里的餐馆当厨子。”这是家里的老么刚才闷头扒饭时对家人说出的宣言,尽管这样的念头只是来自于从同学那道听途说来关于城里餐馆的食物是多么多么珍贵的幻想,但这并非不是一条好的出路。家里的亲戚有一门远房的表叔是当厨师的,只是平时不怎么走动。妻子特意买回来一瓶莲花白叮嘱男人第二天串门的时候带上,最好能当场认了这门徒弟。 6park.com

这个家庭的老幺并不知道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就已经决定了他往后数十年的岁月里要在烟熏火燎中度过,就如那一夜被自己的大姐从泥土中翻出的幼蝉一般,懵懂着被推向前方。而多少年后他早以不记得自己当时在餐桌上始作俑者的发言,关于那一夜所有的记忆就只剩下一盘让人大快朵颐的炸知了。似乎人们回忆起过去总试图将它们与一些味道链接,曾经品尝过的味道在某一天被类似的食物所激发,就顺带着唤醒了所有关于那段时光的记忆。就像身处四十几层的写字楼盯着电脑加班到入夜后,打开同事帮着点的外卖,是蒜蓉小排,闻着那淡淡的辛辣味便突然怀念起在那堵破败砖墙的脚下从炭火下挖出来的热气腾腾的幼蝉来。 6park.com

开往城里的小客车碾过家门前尘土飞扬的土路,也驶过伴随着县城里每一个孩子长大成人的树林。小县城的逼仄落魄仿佛被旋转的车轮抛到身后,在车轮痕迹一旁的泥土里,一只幼蝉缓缓顶开洞头封盖的泥土,它的身子逐渐变得透明,一双薄薄的蝉翼正随着树林里掀起的夜风展开。 6park.com

欢快
6park.com

评分完成:已经给 小米辣田螺姑娘 加上 100 银元!


贴主:小米辣田螺姑娘于2021_09_14 23:19:12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小米辣田螺姑娘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小米辣田螺姑娘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小米辣田螺姑娘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小米辣田螺姑娘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