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通匪死罪
送交者: oldogzhao[布衣] 于 2019-01-11 5:50 已读 1394 次 1 赞  

oldogzhao的个人频道

一、临危受命

6parker.com

6parker.com

清朝末期的某日,富阳县衙在灵桥村的晒谷场上设了临时刑常只见,知府大人将“斩”字令牌重重一甩,说一声“通匪死罪,就地正法”,屠夫挥起鬼头大刀,只听“咔嚓”一声响,朱宏的人头落了地。朱宏,灵桥第一举人,何至于落得个身首异处呢?说起来,还有一段令人唏嘘的往事。6parker.com

朱宏中举那年,年仅十九岁。受朝廷重用,被派驻广东水师任营书。朱宏精明能干,深得水师提督的赏识。八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将其击倒,无奈离职回家休养。朝廷特赐他带七品官职回家,成了虚有官职的平民百姓。6parker.com

朱宏回到灵桥后,身体慢慢好转,被众乡人推荐为罗山八庄之最大的灵桥庄庄主,灵桥人习惯地称呼他为朱宏先生。6parker.com

那年,“长毛”(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军)造反,声势浩大,势如破竹。村人听说,“长毛”已到了萧山,但凡“长毛”队伍路过或开进村庄后,只要稍有不从,就会大开杀戒,放火烧村……作为灵桥的一庄之主,朱宏先生睡不安耽,吃不知味,提心吊胆挨着日子,生怕有一日“长毛”开进村来。6parker.com

真是怕什么就会来什么。这日,县衙知县大人来到朱宏处说,据他派出去的探子来报,明日午后有一哨从南方来的“长毛”要开进灵桥休整。6parker.com

知县悄悄对朱宏说:“这次‘长毛’进村,衙门不便出面,就全权交给你来应付。一是你在广东呆过十年,听得懂也会说广东话,便于与‘长毛’沟通;二是你本身就是灵桥庄主,职责所在;三是你阅历宽广,口才出众,长于谈判斡旋,且官服在身,令人信服。”朱宏理解知县的苦衷,只得点头应允。6parker.com

翌日,朱宏先生在灵桥村东“长毛”必经的路口,摆上一溜十张枣红八仙大桌,桌上放满猪首羊头、全鸡全鸭,还有四季水果和精美的点心。朱宏身着七品官服,领着各姓族长,在村口翘首等待。足足等了近两个时辰,方见一队擎着义字旗的队伍远远走来。这队“长毛”队伍共有四五十人,由一个面孔黝黑的壮汉领头,昂首挺胸,精气神十足。朱宏迎上前去,向头领弯腰抱拳施礼:“鄙人朱宏,是灵桥庄庄主,带领族人在此恭候多时,迎接弟兄们进村扎营。”“长毛”头领大着嗓子说:“算你知趣16parker.com

朱宏以广东土话回应道:“我们一切听从头领安排。”头领一听朱宏纯正的广东土话,惊异万分,说:“你是广东人?”“不是,我在广东待过十年,当地话略懂一二。”“好说,好说,带我们进村吧1于是,众人跟在朱宏身边,浩浩荡荡进得村来。6parker.com

灵桥村人早已将下街头几间空余的仓库楼房腾出,供“长毛”宿营驻扎,楼屋西边还有一空旷的晒谷场地,正好供“长毛”操练之用。头领见朱宏安排得妥妥帖帖,心中的戒备之心去了大半。6parker.com

朱宏不敢松懈,专门指派能说会道的两位村人,不分白天黑夜轮流待在“长毛”的营盘旁,说是随时听从“长毛”头领的调遣,实则私下交代两人密切注意“长毛”的所作所为。6parker.com

二、暗杀头领6parker.com

不出朱宏所料,几天后,“长毛”的本性有所显露,上酒馆饭店白吃白喝,偷鸡摸狗、骂人打架之事时有发生。更可气的是,个别“长毛”对灵桥村中的大闺女小媳妇动手动脚的。乡人们看在眼里,恨在肚中,朱宏一再交代众乡人,须咬牙忍耐,挨过半个月,“长毛”开拔后就会一切如常。可是灵桥街上的五六个毛头小伙子却看不下去,常常聚在一起议论,要给“长毛”一点颜色看看。6parker.com

6parker.com

一转眼,十来天过去了,“长毛”们毫无收敛的迹象。灵桥人的忍气吞声,换来的却是“长毛”更加肆无忌惮。一日午后,“长毛”头领照例酒足饭饱在街上闲逛,只见横街上的小伙子阿土走上前来,油腔滑调地对头领说:“我带你去个地方,那边有几个邻村的大姑娘在割草。”头领一听有大姑娘,两眼放光,就跟着阿土去了村南罗山脚下的大平滩。远远望去,果真有两三个穿着花衣裳的大姑娘蹲在那里割猪草。6parker.com

头领借着酒劲快速赶上前去,弯腰紧紧抱住了一个姑娘。说时迟,那时快,阿土从怀中掏出一把铁榔头,狠狠地砸在头领的后脑勺上。只见头领“氨的一声,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6parker.com

穿着红红绿绿花衣裳的哪里是什么姑娘,而是三个灵桥小后生扮的。几个小后生七手八脚将“长毛”头领的尸体连拉带拖,移到山脚下的一块大石塔后面,那里早由另几位后生挖好一个大坑。6parker.com

几个人将头领的尸体推下土坑,扒上泥土,盖上茅草。几个人收拾完,对天发了毒誓后,各自回了家去。6parker.com

第二天一早,本是“长毛”队伍操练的时间,可“长毛”弟兄们一直未听见头领出操的哨声,“长毛”们开始着急起来,弟兄们开始分头寻找,天快黑了,仍音信全无。几个骨干一碰头,估计头领已是凶多吉少了,连夜派俩“长毛”去萧山向上面禀报。6parker.com

不见了“长毛”头领,朱宏先生也心急火燎,小后生们要报复“长毛”的事他有所耳闻,难道……不好!大祸即将来临,必须尽快了解真相,制定良策。于是,朱宏亲自借寻找“长毛”头领的机会,暗自调查“长毛”头领失踪的真相。结果,不出意料地在阿土那儿知道了前因后果。6parker.com

看朱宏脸色大变,阿土硬着头皮说:“朱宏先生,你别怕,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一人去抵命就是了1“你这个毛手毛脚的小后生啊!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呀1朱宏皱着眉头,说,“你们几个当事人,千万不能松口,千万不能承认‘长毛’头领是你们弄死的。其他的事由我来想办法。”6parker.com

三、设计替罪6parker.com

朱宏连夜偷偷召集各姓族长及村中长老开会,商量对策。有的说叫小后生们连夜出逃,有的说全村人出外躲避,也有的说武装反抗……最后,朱宏让大家回去再考虑考虑,待明天“长毛”上面的人来后,再见机行事。6parker.com

次日午时,“长毛”去萧山报信的人领来了两名上级“长毛”头领,一个是新派来的替代的头领,另一个是派来处理失踪头领事宜的上级。他们差人将朱宏招去,对朱宏说:“下午召开全村乡民大会,要彻查暗害头领的罪犯。”朱宏只好差人敲锣,召集全体乡民在南殿庙集中,召开乡民大会。6parker.com

灵桥全村乡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南殿庙广场上。朱宏说了开场白,要大家检举揭发害死“长毛”头领的凶手,台下一言不发,朱宏点了几个村人的名,回答都说不知道。6parker.com

最后,“长毛”头领杀气腾腾地上台讲话:“我们的头领被人害了,凶手恐怕就在台下,如果你不想连累全村,你就站出来承认,杀人偿命天经地义。限你们三天时间找出凶手。如果三天后还找不出,我们要血洗灵桥,火烧全村16parker.com

第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平静无事,没人报案,无人自首。第二天案件仍没有一丝头绪,灵桥村内暗流涌动,恐怖的气氛开始笼罩,村人们惊恐万分,坐卧不宁。很快到了第三天,一些胆小的村人开始收拾细软,哭爹喊娘准备出逃。6parker.com

快中午时,“长毛”头领见仍不见动静,于是,一声令下,集合队伍。“长毛”兄弟个个腰挎利刀,手持长戈。眼看“长毛”就要开始屠村,情势已是千钧一发。6parker.com

正在这紧要关头,只见朱宏先生火急火燎地跑过来,远远就喊:“且慢,且慢,我有重要情况向头领报告。”“长毛”头领听闻,摆摆手示意队伍暂停出发,原地待命。朱宏气喘吁吁地说:“听村人说,长期流浪住宿在秀才房里的几个外来的讨饭子,经常说你们弟兄们的坏话,还扬言要弄死几个弟兄解解气。有人还看见他们那天下午将一只麻袋沉入富春江中。他们有重大的嫌疑,你们快去捕来问问。”“长毛”一听有嫌疑人,即刻带了十几个弟兄,由朱宏领着来到秀才房村边的破凉亭。6parker.com

谁知到了亭中一看,一个年老的乞丐硬挺挺地躺在地上,早已气绝身亡。6parker.com

两个新来的头领仔细勘察后,皱眉道:“他妈的,像是服毒自杀了。”6parker.com

朱宏小心地拿起那只破碗闻了闻:“好像是砒霜。暗害头领的凶手,十有八九就是这几个讨饭子。另两个可能已畏罪潜逃,这人是个跷子,加上年老,跑不动了,只好畏罪自杀。”6parker.com

“长毛”军中既无刑事捕头,又无验尸专家。事已至此,两个新头领商量了一下,只好依着朱宏的说法结了案。于是,两个头领下令将死者的头颅割下,挂在灵桥横街头的柱子上示众。6parker.com

原来,今天天还未亮,朱宏先生和几位族长来到秀才房村边的一个破旧凉亭中,来寻找长期流浪在秀才房里的几个乞丐。他们商量好了,本想给几个乞丐一些银子,让他们顶罪,并让他们赶紧跑去其他地方。没料到一进凉亭就看到两个年轻的乞丐在哭鼻子,而年长的跷脚乞丐,平躺在一张破席上一动不动。6parker.com

老乞丐生病已有个把月了,昨天半夜咽了气。朱宏心中一动,按预先商定的办法,分别给了两个讨饭子十两银子,让他们趁天还未亮,赶快离开灵桥逃命。6parker.com

待两人走远,朱宏问身边的几位族长:“谁家存有砒霜?赶快回去包一点过来,我在这里等着。”于是,一位族长匆匆回家去取砒霜。砒霜拿来后,朱宏将一只缺了口的讨饭碗弄了一点点水,将砒霜倒入碗中,撬开死者的嘴,晃一晃,将砒霜水倒进死者的嘴中,并将破碗放在死者的右手边。朱宏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急急去“长毛”驻地报告,带着“长毛”来到这案发现常6parker.com

看着高高挂着的乞丐头颅,朱宏在心里说:“对不起,委屈你老了,待‘长毛’走后,我定会让你入土为安的。”6parker.com

四、火烧村庙6parker.com

本以为这一关过去了,谁知第二天,开刚蒙蒙亮,大部分灵桥村人还在睡梦之中,忽然被一阵喊声惊醒。“着火了!南殿庙着火了1村人纷纷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门窗一看,只见村中的南殿庙方向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村民们立即拿着脸盆、水桶冲向南殿庙,走近一看却傻了眼。6parker.com

南殿庙周围已由“长毛”兄弟拿刀持枪把守着,不许村人靠近。听先赶到的村人说,火是由“长毛”点着的。大家眼睁睁地看着大火整整烧了两个时辰,好像被掏走了心肝肾肺一样,心疼不已。朱宏也在火烧现场,他的心情比其他人更复杂。6parker.com

照理,暗杀头领的案子算是破了,可昨日傍晚,两个萧山来的“长毛”上级对朱宏先生说:“三个外地叫化子凶手,活的一个也未抓到,难道你们灵桥人一点责任都没有?其实我们心中有数的,最起码也有人通风报信,没有半点惩罚是绝对不行的1又说:“念你们尽心尽职关照我们,我们也打算以礼相待。人我们就不杀了,火烧灵桥我们还是要实施的。你通知村里的人,限你们明天一天时间,全部搬出,我们烧的只是空房子,以示惩罚。”6parker.com

朱宏听闻,直冒冷汗。这生死一关刚刚度过,这火烧关又不期而遇!你们“长毛”到底是造朝廷的反,还是造我们百姓的反!早知今日,我又何必当初。拼个鱼死网破,也不会有今日的窝囊之极。6parker.com

然而,朱宏自知身上的担子不轻,责任重大,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否则,一切都将前功尽弃。朱宏深吸一口气,擦擦额上、鼻尖的冷汗,平静地对两位头领说:“两位头领大人,你们的头领被人害了,我们也气愤,我们也着急。今天案也破了,头也砍了,为何还要对我们穷追不舍呢?就不怕我们近千人的心发寒吗?不怕他们造你们的反吗?”6parker.com

话说到这个分上了,两位“长毛”头领才开始清醒起来。是啊,不要临开拔了还要惹点麻烦上身,便和缓地道:“朱宏先生,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好多弟兄在议论,我们的头领不是三个叫花子杀的,是灵桥人做下的。再说,临来之前上面有交代,不但要严罚凶手,还要火烧房屋,我们上下都需要交代呀。”6parker.com

看看实在不行,最后,朱宏先生只好提出来,将火烧灵桥全村改成火烧灵桥南殿庙。南殿庙属灵桥村所有,当初建造时,家家户户都出了钱出了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火烧了南殿庙,等于是火烧了全村人的家园。两位“长毛”头领听了,觉得朱宏说得在理,于是,凌晨,“长毛”一把火将祖宗传下来的南殿庙付之一炬。对此,很多村人不理解,纷纷说朱宏软弱无能。6parker.com

五、征粮砍人6parker.com

不管怎么样,灵桥人总归是又过了一大难关。听说“长毛”后天就要开拔,大家终于松了口气。6parker.com

不料,那位新的“长毛”头领又来将朱宏召去,说后天要开拔了,要朱宏征集粮食数千斤,最后的时限是明天天黑前。灵桥村几乎年年遭受水灾,百姓家中的存粮不多,一天之内到哪儿去筹集这数千斤军粮?朱宏一筹莫展。6parker.com

第二天一早,朱宏只好领着“长毛”新头领及其七八个弟兄,来到灵桥横街上的“朱雪记”商行。这个商行由灵桥人朱雪创办,总掌柜朱雪在杭州总部,分掌柜朱风也就是朱雪的哥哥在灵桥分柜主事。这朱风朱雪两兄弟是朱宏的两位堂兄,平时关系还算不错。朱宏无奈之下,只得带“长毛”去自己家堂兄那儿征粮。“朱雪记”是商贾大户,确实有粮,就让堂哥一家怨恨自己吧。6parker.com

朱风见朱宏带一干“长毛”来到柜前,只好出来应酬。这“长毛”驻扎的半个来月时间里,“朱雪记”没少被“长毛”欺侮,白拿白用天天发生,朱风对“长毛”恨之入骨,听朱宏说“长毛”要向“朱雪记”征用粮食数千斤时,更是火上浇油,就没好气地对“长毛”头领说:“没有16parker.com

“长毛”头领脸一沉,厉声说道:“你说没有?那我们就要搜了16parker.com

朱风张开双臂拦住头领:“你们敢!这是我们私人的东西,怎凭你随便搜查16parker.com

“长毛”头领顿时火冒三丈,伸手从腰间抽出快刀,重重砍向朱风的脖子。只听“咔嚓”一声,朱风即刻身首分离,一颗脑袋“骨碌碌”滚到了朱宏的脚边,两只仇恨的眼睛还睁得滚圆。6parker.com

朱宏万万没想到这“长毛”的头领如此凶残,顿时后悔不已。朱风的家人顿时哭声震天,他们边哭边骂朱宏,朱宏有口难辩,悲愤交加,只觉喉咙头一热,一大口带血的浓痰“哇”的一声吐出,腿一软瘫倒在地。6parker.com

那一天,天刚蒙蒙亮,“长毛”一队人马动身开拔。为了最后不出意外,朱宏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被人搀着来到村西口,为“长毛”送行。眼看“长毛”队伍拉着三牛车粮食浩浩荡荡远去,朱宏不禁感叹:“过去了,唉!总算过去了16parker.com

事后,朱宏先生大病一场,躺在床上整整一月有余。他在病中仍不忘吩咐几位族长,将那位死了还被砍头的年长乞丐的头颅,与他的身体合葬在一起,还他一个全尸,好让这位死了还为灵桥人出大力的外乡人安息。6parker.com

六、判罪丧命6parker.com

没想到的是,“朱雪记”分掌柜朱风的老婆孩子及家人,把朱风被“长毛”砍杀的怨恨全部撒在了朱宏身上,一纸诉状将朱宏告上了富阳县府衙门,罪名是:私通“长毛”,暗害无辜。6parker.com

“长毛”造反,造的是朝廷的反,旨在推翻朝廷,建立新政。所以对于朝廷衙门来说,“长毛”是百分之一百的“匪”,通“长毛”即是“通匪”,这个罪名不轻,查实了可是死罪。其实,朱宏的行为是不是通匪,富阳知府心中最有数。当初“长毛”进村前,如何对付“长毛”朱宏是与知府商量过的,要朱宏领头主持也是知县私下面授的。朱宏在“长毛”进村期间的所作所为,富阳衙门也略有耳闻,本来也觉得朱宏虽有错失,但这一切都是朱宏为了灵桥百姓的安危而采取的无奈之举,不至于有“通匪”之罪。可经不住朱风的家属与族人天天在县衙大门前的哭诉及要去杭州府台告状的扬言。6parker.com

于是,富阳县衙只好分派刑事捕头到灵桥明察暗访数日。得出的结论是,诉状上所述之事大部分属实,罪名成立。6parker.com

这一日,富阳县衙知县大人亲自领头,带刑事捕头十多人,来到灵桥,设立临时公堂,把朱宏绑来审问,将朱宏的罪证一一确认。6parker.com

朱宏百口难辩,自知死到临头,无人能救,只好画押认罪。午间,一纸盖有县衙鲜红大印的公文贴在村中街头。公文上赫然写着朱宏有“通匪死罪,就地正法”字样。下午,召开全村乡人大会,当众公布朱宏的罪名。虽然有上百人为朱宏鸣冤叫屈,但大部分乡人为了自保,均缄口不言。6parker.com

可怜朱宏先生就这样成了一个刀下冤鬼。是夜,阿土等人哭着将朱宏的遗体收敛,身首相拼,连夜运至灵桥大平滩里入土。6parker.com

从此,灵桥村的头领与那位“长毛”头领居然成了永久的邻居。这样的结局谁又能想得到呢?

6parker.com

评分完成:已经给 oldogzhao 加上 50 银元!

喜欢oldogzha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