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日本操纵的“满蒙独立”及其恶果(组图)[转载]
送交者: nurgaci[内阁学士★★★★] 于 2019-08-11 15:28 已读 730 次 1 赞  

nurgaci的个人频道

        严格说,“满蒙非中国论”不是学术问题,它是日本为分裂和侵略中国炮制的歪理邪说,现在网上所谓元清不属中国的论调都是这个论调的变种。与其多费口舌去和这些糊涂的人辩论,不如认真回顾历史,自我警醒。 6park.com

卢沟桥事变前日本占据的中国满蒙地区 6park.com

一、为配合日本侵华出台的“满蒙非中国论”

日本侵华是上千年的国策,到了近代,更是侵略与理论并行,数次打断中国工业化进程,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我们回顾一下近代日本侵华前后日本各界的嘴脸。

1、日本“经世家”佐藤信渊提出的“中国征服论、合并支那论”。

日本幕府末年的科学家、思想家、经济学家佐藤信渊(1769—1850),被誉为“经世家”,行过医,当过私塾先生,做过幕僚。其写过一本《宇内混同秘策》,也称《混同秘录》,是其对日本及世界发展的预测及设想,所谓“宇内混同”就是“统一世界”的意思,当然是指“日本统一世界”。

日本幕府末期的经世学派主要主张是日本要突破岛国局限,雄飞海外,即所谓“海外雄飞论”,最终目标是要用武力统治全球。佐藤详细地提出了实现该目标的“秘策”,主张以朝鲜和中国大陆为主攻方向,同时北寇俄国、南略琉球、中国台湾、南洋和印度,其核心是征服中国。

佐藤宣称“日本人是最优秀的人种”,“皇因欲开拓他国。必先从吞并中国开始”,“当今世界最易取之地,莫如中国之满洲”。因为“满洲与我(日本)之山阴、北陆、松前等地隔海相对凡八百余里;加之,满洲人性急而少谋略。况且,自中国首都北京往返满洲海岸,沙漠辽阔,山谷险恶。而自皇国征伐此地,顺风举帆,一昼夜即可达其南岸”。进而提出“合并支那”,“合并是使支那和日本置于同样的政治体制下。”佐藤刻意将原是满族称呼的“满洲”篡改为中国东北地区。

2、侵华构想代表吉田松阴把“满洲”与“支那”并列。

吉田松阴(1830—1859)是继佐藤后从理论上阐述“日本扩张主义”的侵华构想者。1851年吉田在日本东北游历时发现库页岛“东连满洲,北接俄罗斯,实与我(日本)经国大计相关”。1854年吉田企图偷渡至来访的美国佩里舰队,被幕府逮捕囚禁于长洲的野山监狱,后又被软禁在家。后因“安政大狱”于1859年11月在江户被处死。

吉田写的《幽囚录》鼓吹对外扩张,对其后的山县有朋等军国主义分子产生深远影响。吉田写道:“今急修武备,舰略具,炮略足,则宜开垦虾夷,封建诸侯,乘间夺取堪察加,隩都如。谕硫球朝觐会同,比内诸侯。责朝鲜纳质奉贡如古盛时。北割满洲之地,南收台湾,吕宋诸岛,渐示进取之势。” 作为对外扩张的第一步,是“割易取之朝鲜、满洲与支那”。吉田把“满州”与“支那”并称。

3、参谋本部长山县有朋授意提出“满洲另立一国”。

1887年,日本参谋本部第二局局长小川又次奉参谋本部长山县有朋之命撰写《清国征讨策案》,提出要使“满洲另立一国”,其领域包括“东三省以及兴安岭以东、长城以北之地,并由日本监视之”。

4、群魔乱舞——日本密集出台“满蒙非中国论。”

1921年底到1922年9月,京都大学教授矢野仁一先后发表了数篇论文,即《支那无国境论》、《西域蒙古满洲非中国固有领土论》、《中国非国论》及《中国的国家及社会》。在《支那无国境论》一文中,矢野慌称:“中国不仅没有国境,且因没有国境,也可以说不成为国家。”在《西藏蒙古满洲非中国固有领土论》一文中,矢野又提出“云水漂地带的边疆的西域、蒙古、满洲是假国境,不是真国境,也就是说不成为中国的领土”。1933年,矢野仁一出版《满洲国历史》,中心论点就是“满洲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领土”。

白鸟库吉在其所著的《从历史上看满洲国》提出“满洲作为满族、蒙古族、汉族争霸地,在该地区三民族的波动有时为南北向,有时为东西向,其历史是断续的,而非一贯的”。“本来,中国人对于满洲,就如同西域、蒙古一样,将其称为塞外或关外,漠然将其视为中华世界以外的土地”。

1925年“满铁”理事松闪洋右在就郭松龄倒戈反奉一事给外相的信中明确提出要把“满蒙”与中国其他领土区别开来。

日本军国主义为了达到扩张侵略目的,渗透“满蒙”地区,绞尽脑汁想把满蒙从中国领土中分裂出去,因而歪曲满蒙历史,挑拨满蒙汉民族的历史恩怨,鼓吹“满蒙非中国论”,其行动代表为日本侵略中国先锋组织的浪人特务组织“黑龙会”。该组织的创始人是头山满,代表人物有内田良平,川岛浪速等。“黑龙会”一名的含义就是要把俄国势力赶过黑龙江,由日本取而代之。

黑龙会效法沙俄与前苏联,利用御用历史学家,歪曲丑化满蒙历史,挑拨满蒙汉民族的历史恩怨,尤其是提出了令世界蒙古史学界嗤之以鼻的“成吉思汗为日本流亡贵族论”。

辛亥革命期间,“黑龙会”核心成员内田良刚撰写了《支那改造论》和《支那革命调停案》等文章,表面上积极支持并高度评价辛亥革命,但实际上提出:“吾人不惜性命援助孙革命之原因,在于其与日本利益相一致。”

1928年,内田良平、头山满等人向首相田中义提交意见书,鼓吹日本政府应“迅速解决满蒙问题”,“将满蒙与支那本土分离”,“确立东洋和平之基础,以完成我日本之天职和使命。”

5、日本法西斯主义理论者北一辉正式提出“满蒙非中国论。”

北一辉(1883—1937)是日本思想家,社会活动家,政治哲学家,国家主义和超国家主义的提倡者,日本法西斯主义理论奠基者。北一辉青年时代曾多次流亡中国。

北一辉鼓吹“满蒙非中国论”。强调,“既然日本已通过日俄战争的胜利从俄国手中夺取‘满洲’,则‘满洲’在日俄战争结束时就已是日本的领土,其主权早已和中国毫无关系。”

6、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明确提出“满蒙非中国论”。

日本军部法西斯团体主要成员石原莞尔被称为“满洲国之父”。他明确提出“满蒙非中国论”。说“满蒙非汉民族领土,其关系勿宁说与我国日本更为密切。就民族自决立场而言,‘满蒙’是满洲人及蒙古人的满蒙……”石原制订的《占领满洲计划》中强调:“从历史等方面观察,满蒙与其说是属于汉族,毋宁说应属于日本民族。”

日本政友会头目、“满蒙积极政策”的推行者、外务省次官森恪在公开演讲中鼓吹:“满蒙并非中国的领土。满洲作为清朝始祖,即爱新觉罗氏的发祥地,是满族的领土。我们所说的中国,是指中国的十八个省。本土的汉族对满蒙地方历来都是不关心的”。

7、日本法西斯主义政权以“满蒙非中国论”基调制定侵华政策。

田中义一(1864—1929)是山县有朋的得力门生,是充满侵略中国野心的政治家。他出生于日本长州藩荻郡的菊屋横町,其父田中信祐是在藩主出行时负责打伞抬轿子的下级武士。1894年参加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期间担任“满洲军”参谋,1914年晋升为少将,后又升为大将。

1927年夏,时任日本首相的田中义一与参谋本部、陆军省和外务省的极端军国主义分子举行“大陆问题的解决办法”的秘密嗟商,确定“把满蒙从中国分割开来,划为单独的区域,在该地区渗入日本的政治势力”的方针。在7月7日“东方会议”上,公开发表《对华政策纲领》,公然将中国领土区分为“中国本土和满蒙”,妄图把中国东北分割出去,变为日本的殖民地。7月25日,田中发表《对满蒙积极政策奏章》,即《田中奏折》,其主要内容之一即“满蒙非中国论”,内称“此所谓满蒙者,依历史非‘支那’之领土,亦非支那特殊区域……”“待有机会时,以得寸进尺之法而进入外蒙古。且内外蒙古沿王公旧制,我如欲进出内外蒙,可与蒙古王公缔结利权,增我国力于内外蒙古也。对南、北满之利权,则以二十一条为基础,另添附带权利,以便保持我永享之权利。”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在占领东北后扶植起伪满洲国,并开始向内蒙渗透,在对汉族地区鼓吹“满蒙非中国论”的同时,又对蒙古地区宣扬蒙独思想,在“七七事变”前夕扶植起以德穆楚克为首的伪蒙自治政府,但遭到蒙古族各界强烈反对,连德穆楚克本人也意识到日本人的险恶用心,加以抵触。 6park.com

二、日本浪人与日本女谍在“满蒙独立”中的行为

日本间谍笹目恒雄(1902—1997)是日本帝国主义执行“满蒙独立”政策的先行者。笹目又名笹目秀和,日本茨城人,祖上经营酿酒,为贵族院议员。之父为地方铁路的站长。

1925 年底,笹目在日本开办针对蒙古留学生教育的“戴天义塾”,到九一八事变前从内蒙呼伦贝尔等地将30余名蒙古族青少年带往日本留学。他广泛结交蒙古上层人士,与德王、郭道甫、包悦卿等交往密切。 1936年初化装成蒙古喇嘛,潜往中国西北地区。

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所藏《外务省记录》中有4份1930年前后笹目的史料。分别是“戴天义塾”蒙古留学生的费用由“满铁”支付;1929年笹木向日本外务省请求蒙古留学生的经费,外务省同意从机密费中支出;“戴天义塾”在1931年以后解散 ;笹目在西宁被捕后写给日本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室孝良的求救信以及日本外务省与驻南京日本使领馆等为了“救出”其而拍发的往来电报。

日本山口大学图书馆藏笹目《自绥远省百灵庙至青海省西宁侦察报告书》。该资料是笹目1936初年潜入中国西北侦察、7月在青海西宁附近被扣捕,被“救出”后写给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的侦察报告书。

1933年德王等在百灵庙发起内蒙古自治运动,日本军方派笹目潜入德王府,观测动静。德王也曾讲“日本为了笼络我,派笹目恒雄持日本陆军大将林铣十郎和松井石根中将的信,来我旗访问。笹目伪装成喇嘛长期潜伏在庙上,进行间谍活动”。

1932年3月,笹目以“为蒙古独立”运动募集资金名义返回东京,分三次往北京汇款30万日元。1933年3月“为将来独立后的蒙古培养人材 ”以林铣十郎大将、松井石根中将为后援,从三井、三菱等财阀募集23万日元设立“日蒙协会”。1934年1月12日日本军方解散“日蒙协会”,设立日本军方的外围组织“善邻协会。 ”

1936年7月27日,笹目在西宁城郊被马步芳执行“巡逻防共”任务的士兵抓获,理由是非法持有武器。笹目难忍牢狱之苦,给青海省长马步芳写信,承认自己是日本人,谎称与特务间谍行为无关,求尽快摆脱牢狱之苦。10月7日,国民政府外交部通知须磨,笹目已从西宁送往兰州,被“保护”在兰州公安局,近日送往郑州日本领事馆。1936年12月12 日笹目到达北平,1937年2月26日即向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提交了长达约15万字的《自绥远省百灵庙至青海省西宁侦察报告书》。报告中对所通过地区的交通状况;过往地方的对日、对苏态度;青海省的政治、军事情报;民族纷争以及赤化的可能性;中央与青海的关系;喇嘛教的势力与外来蒙古人的位置;青海、西藏间的交通贸易关系都作了详细的叙述,绘制了地图,“以资将来用兵时参

考”。

呜呼,国民政府,夫复何言!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军事谍报机关派到中国的女间谍己不限于以体面的职业做掩护。谍报机关挑选大批女性,灌输效忠天皇的思想,进行间谍技能训练,然后派到中国。这些日本女子或嫁给中国人和在华的西洋人,或做女招待、歌女、舞女、妓女,利用各种机会开展谍报活动。

活动的战略目标之一是在内蒙古东部地区培植亲日势 。日本政府和陆军参谋本部首先选中了蒙古东部地区的喀喇沁王贡桑诺尔布作为争取对象。

1902年,贡桑诺尔布接受日本邀请秘密访日,提出派一名女教师到 内蒙古开办女子学堂,派一名军事教官来帮助训练王府军队。

是年冬,由福岛安正少将的推荐日方派河原操子到喀喇沁旗王府当间谍。河原操子在赴喀喇沁旗途中,写下她的决心和抱负:“喀喇沁在何方? 在北京的东北,距北京有九天路程……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遭 土匪抢劫。越打听,越叫我这软弱的女子担惊受怕。但是,我又想,这是可怕的令人痛苦的蒙古经常发生的事情。现在我的祖国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不是我应该说可怕和痛苦的时候。……我下定决心,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完成肩负的重任。”

喀喇沁旗辖地32800平方华里土地,位于承德与赤峰之间,北上可进昭乌达和哲里木草原,西行可入乌珠穆沁草原和察哈尔各旗县,南经承德古北口到关内。贡桑诺尔布是肃亲王善耆的妹夫,又是清朝世袭郡王,是俄国和日本进行侵略活动的争取对象。大臣中有不少人是亲俄派。

河原操子到达喀喇沁王府一周后举行女子学堂的开学典礼。河原操子在女教师的身份掩盖下担负秘密任务,是联系和中转北京、热河、赤峰之间的密码电报负责人,侦察俄国间谍的活动情况。

1903年,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又派伊藤柳太郎大尉到喀喇沁王府训练军队。原在承德活动的退役军官吉原四郎奉命到喀喇沁旗给伊藤当助手。这时,一个蒙古人的日籍妻子渡边美代己潜伏在王府附近的一座喇嘛庙中。河原操子迅速与渡边美代取得了联系。这样便以河原操子、伊藤柳太郎为核心在内蒙古东部地区建立了一个强大的谍报活动据点,并影响其他旗的蒙古王公贵族在政治上倾向日本。以至两三年 后奉天将军赵尔巽在奏折中惊呼:对东蒙各旗如再“不加整理”,长城以北将有可能在外人操纵下“举为敌国”。

河原操子作为日本喀喇沁的谍报活动联络人,在回忆中说:“我虽然信赖喀喇沁王与王妃,但是过于激烈的谋略战,使我夜不能寐,幻觉经常袭击着我。”

河原操子还经常接待被日军派往前线的由军人和浪人组成的“特别任 务班”,这些人破坏东清铁路、切断俄军电话线、利用土匪骚扰敌人后方。

在日俄战争期间,河原操子为日军提供了大量重要情报,从而成为日本近代史上第一个著名的女间谍。 6park.com

三、川岛浪速具体操纵“满蒙独立”

川岛浪速(1865-1948),日本长野县松本人,日本浪人,川岛芳子养父。1886年来中国,曾于上海、东北等地搜集情报,从事间谍活动。分裂中国,策动满蒙独立运动。曾谋刺张作霖,失败。“九一八”事变后定居大连。后回国病死。写有《对华管见》。

1911年l2月1日,外蒙古宣布“独立”,随后向内蒙古王公发布 《优待条件》八条,声称“内外蒙古皆属一家”,劝导各王公“一体归顺”。

19 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清朝统治的瓦解提供了蒙古王公内部分离势力的土壤。 6park.com

川岛浪速和肃亲王善耆 6park.com

依照川岛浪速的计划,利用清肃亲王善耆和宗社党,策划满洲“独立”活动,并积极物色、拉拢、利用内蒙古蒙古王公,鼓动内蒙古 “独立”,配合宗社党的活动,求达到满蒙“独立”。

1912年1月29日,贡桑诺尔布与川岛浪速达成协议 :

“一 将内蒙古合为一强固之团体,以捍卫蒙古之利益、维护大清皇位之存立为目的。

二 团体设立统一全内蒙古的机构,以掌管一切军政要务 。

三 川岛将竭力促成喀喇沁王担任此机构之首脑 。

四 为达到此目的,应先在喀喇沁王管内整编优势兵力,渐次将各王公组织起来。

五 川岛负责筹划经办此事所需武器、经费及与相关日本人员签订协议。

六 喀喇沁王以川岛为总顾问,参与谋划一切军政事宜。

七 所用要员俱由川岛奉喀喇沁王之命监督节制。

八 内蒙古团体成立后,如受他国侵逼难以自卫时,应首先向日本帝国寻求援助。

九 内蒙古团体须与日本帝国保持特别良好的友谊,以维持大局,并务必维护日本人的实业计划,以期两利。

十 内蒙古团体与俄国的外交事宜,务应先与日本政府秘密协商后处置,不得未经商议而随意订立条约。” 6park.com

被川岛浪速强奸后的川岛芳子

说实话,读到这些条文,我都感到奇怪,什么时候争着做日本走狗还这么急迫?川岛浪速在日本政权内到底是什么级别的东西?可见卖国贼是什么样的社会渣子。

宾图王棍楚克苏隆被川岛浪速视为“东部蒙古王中之最有希望者”。 接到外蒙古檄文后,此人怂恿各王公响应哲布尊丹巴。他提议从哲里木盟起事,北联呼伦贝尔、西结西部各盟,和外蒙统一起来,搞一个蒙古独立王国。他的这一计划和野心为川岛浪速所青睐并加以利用。

19 12年始,川岛浪速伙同陆军大佐高山公通、少佐多贺宗之、大尉松井清助、大尉木村值人等人,加速策动内蒙古王公举兵“独立”步伐。经费由川岛浪速居中联系 ,由内蒙古王公个人向日方贷款。

经费解决后,川岛浪速及其同伙制定了策动内蒙古王公举兵的具体计划:“一、松井清助偕同喀喇沁王暗暗逃出北京到内蒙,然后聚集有力的蒙古人,招募若干兵员,赴满洲领取武器之后,转运到喀喇沁、 巴林两地王府。二、木村值人偕同巴林王,暗暗逃出北京去巴林,招兵训练。三、多贺宗之调拨武器,在满洲交与松井,暂时回北京之后,立赴喀喇沁王府,俟武器到达时,在蒙古举兵起义。”

计划中最为关键的运送武器的行动却最终失败。松井清助等人在公主岭车站将武器伪装后,载于47辆大车向巴林旗方向运送。6月上旬, 在科尔沁左翼中旗达尔罕王府以北的塔库夏包(音译)被奉军吴俊升部截获。

此时,日本政府态度发生变化,川岛浪速被参谋次长福岛安在急电召回国内。福岛指示:“据说你在搞满蒙独立运动,经政府阁议决定, 禁止一切这类行动,今后要断然中止。”内田康哉外相表示:“此时,问题牵涉到满蒙,在外交上必受猜疑,实在有难处。中国情况既 已变化,革命党建立国家,日本要跟它保持亲善协和关系,尤其是列国间已成立借款团,日本不准备参加。今在满蒙闹事,对国家很不体面。所以你的计划务必要中止。”

所谓 “第一次满蒙独立运动”,由于日本政府出于中国形势的变化和外交上的考虑,以及中国政府对分离势力的应对,最终夭折,以失败告终。

首先,中华民国政府的态度和政策措施得到大多数内蒙古王公的支持 和认同。中华民国政府一再强调 “五族共和”、 国家统一的政治主张, 努力争取蒙古王公的支持。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临时大总统宣言书》中明确强调包括汉、满、蒙、回、藏及蒙古、西藏在内的 “民族之统一”和“领土之统一”。 2月12日,清帝退位诏书发布,同时公布了《清室优待条件》,其中包括《关于满蒙回藏各族待遇之条件》,这更为蒙古王公解开了心结。1912年3月25日,袁世凯下令“劝谕蒙藏”各族,“现在政体改革,连共和五大民族,均归平等”,批准成立“蒙藏统一政治改良会”,又成立专门机构管理蒙藏事务,吸收蒙古王公参与管理,并为之加爵。这些政策措施给予蒙古王公新的利益赋予,使其切身利益得到了最基本的保障,赞同和拥护民国政府,增强了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向心凝聚力,孤立和分化了蒙古王公中的分离势力。

其次,分离势力在内蒙古王公中只占少数,其主张和行动并不能得到大多数王公和上层分子的赞同和拥护。他们与日本方面只是出于互为利用的关系,并无坚定的立场和决心。 6park.com

四、“满蒙独立”的破产 6park.com

日本战时明信片:实行三光政策,抢掠中国人民的财富 6park.com

1912年,日俄通过第三次协约,两国互相承认在内蒙古的“特殊利益地区”,川岛浪速等政客的转而研究如何把日本权益从南满地区扩大到东部内蒙古。

1915年通过“二十一条”等日本迫使中国扩大了其在华权利和权益。 全国各地反日情绪日益高涨。此时袁世凯复辟帝制,各省纷纷独立, 中国政局再次陷入混乱。

1915年夏,川岛与蒙古骑马队首领巴布扎布及肃亲王为中心的宗社党再次勾结,并得到青柳胜敏等日本军人的协助,开始谋求第二次满蒙独立的计划。

日商大仓喜八郎以满蒙肃亲王领地为抵押,出资100万日元资助宗社党,其中50万元专门作为这次独立运动的军费。

3月21日,驻吉林日本领事森田宽藏由东京出发到安东、奉天、牛庄、长春、哈尔滨和北京,向各地领事转达外务省如下方针——“对于反袁运动……如果有人给予援助,帝国政府将予以默认,进而为了严格统一其行动,政府在幕后加以操纵。”同时日参谋本部于3月下旬向东北派遣土井市之进大佐、小矶国昭少佐、松井清助大尉等四人。宗社党青柳预备役大尉陪同肃亲王第七王子前往蒙古巴布扎布处联络。日方不断派人与奉系军阀张作霖接触、暗示日本支持他独立并提供武器弹药等诸多援助,希望由此打开控制东北的捷径。

然而,袁世凯突然去世,黎元洪晋升为代理大总统。1916年8月16日,日政府派遣外务省参政官柴四郎和参谋本部中国课长滨田大佐作为特使到满洲,解散了满洲举事团,第二次满蒙独立运动再次无疾而终。

“满蒙独立”运动策划失败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野心并未收敛。随着军国主义势力的膨胀,日本终于在1931年大规模武装入侵我 国东北,并于第二年制造伪“满洲国”。日本帝主义的侵略野心暂时得到实现,但最终仍未逃脱覆亡的命运。 6park.com

五、历史的回声

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后,蒋介石在对庐山军官训练团的一次讲话中说: 我们所见到的日本人,没有一个不是侦探,没有一个不是便衣队。法国人曾经有两句讲日本人的话,一句说:‘日本在外国的男人,没有一个不是侦探’。还有一句说:‘日本在外国的女子,没有一个不是妓女。’但是这些妓女,也统统是做侦探的。所以你们各位将领,特别要知道:日本人无论和我们讲什么好话,没有一个不是要吃我们的血,没有一个不是来侦探我们的事情,要来灭亡我们国家的!我们一定要格外的当心,格外的防备!

历史已经掀过去沉重的一页,今天我们依然应以史为鉴!

最后,我们认识三个“川”字辈的日本人物、女卖国贼 6park.com

永远不能放松警惕!一个是分裂中国的日本浪人,一个是日本侵华间谍头子,一个是卖国求荣的格格。 6park.com

在最艰难的国弱民贫、内忧外患的时候都挺过来了,现在即使国际上再有川字辈的蛇鼠蟑蝇,也挡不住我们前进的步伐!


贴主:nurgaci于2019_08_13 13:57:29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nurgaci 加上 50 银元!

喜欢nurgaci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nurgaci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闲来茶馆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