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海军炊事兵总决算:炊事员长(大结局)
送交者: 狂心中[♂★★★★★如狂★★★★★♂] 于 2019-03-13 11:10 已读 2812 次 4 赞  

狂心中的个人频道

6parker.com

前情提要:在前串良航空队主计科分队士的邀请下,高桥兵曹登上担任复员运输任务的海防舰工作,在日本本土与中国大陆之间运送被遣返的日本侨民。高桥随船第一次到达了中国,并目睹了战后日本归侨的窘困状况。复员船上已无军纪约束,以至于乘员们会因为薪酬问题公开对抗上级,迫使高桥以先任下士官的身份出面平息。 6parker.com

拾金不昧 6parker.com

被称为“海贼船”的复员船上早已没有军纪的约束,舰长对此也深感困扰,却无可奈何。在针对航海津贴的事情向乘员们做出解释后,我无意中看到在舷梯一侧的黑板上有人用粉笔工整地写下了一行字:“依理而行,则棱角突兀;任性而动,则放浪不羁;意气从事,则到处碰壁。”文末落款是舰长。 6parker.com

这段话来自著名作家夏目漱石的小说《草枕》(上文由丰子恺译),大概是感叹世事无常,人世艰难。我没有去询问舰长写下这段话的原因,或许他想借夏目漱石的话表达此时的心境吧。可是,那些大老粗们是否能够看懂这段话,又有多少人会理解和同情舰长,都不得而知。总之,这段黑板留言让我印象深刻,久久难忘。 6parker.com

6parker.com

■ 日本著名文豪夏目漱石(左)和他的小说《草枕》(右)。 6parker.com

和过去的海军一样,主计科常常被怀疑偷占便宜、中饱私囊,虽然不至于捅到报纸上当作贪污犯曝光,但在物资金钱非常匮乏的战后时期,乘员们对于薪资和物资分配问题都极度敏感。我想他们一定曾经质问舰长:“主计科到底有没有私吞我们的工资?”搞不好舰长自己也对我们主计科抱有同样的疑虑。我虽然在很多方面是个粗线条的人,但从本质上依然胆小怕事,就算有贼心也没有贼胆。让我借工作之便伪造凭据,侵吞财物,或者通过暗箱操作为本舰乘员变相加薪,那种事情对我来说太过勉强了,难以做到。在战前的日本,普通人对于权威非常敬畏和服从,其实守法意识非常薄弱,老实巴交、奉公守法的人常常被当成笨蛋看待。 6parker.com

战后初期的日本正在进行币制改革,用新发行的日元替换战前的旧日元。作为主计科的先任下士官,我有时会去银行办理业务,领取现金以支付乘员的薪水和其他消费事项,而银行工作人员的办事方式让我非常震惊。当时,100日元面额的新纸币尚未在博多地区发行,于是银行将一种临时印制的“证纸”(类似邮票的票据)贴在100日元旧纸币上,直接当作新纸币使用。本来应该是银行人员将证纸贴在旧纸币上,然后交给前来办事的主计科人员,结果对方以工作繁忙为由,直接将证纸和旧纸币一起交给我们:“请你们自己贴好吧。”我们只好带回舰上,自己给旧币贴上证纸,发放给乘员们。 6parker.com

6parker.com

■ 战后初期贴有证纸的100日元旧纸币,证纸贴在钞票的右上角。 6parker.com

某次,我去银行领取工资,回到舰上后竟然发现百元面额的证纸多了三整张。那种证纸纸质极薄,长2厘米,宽1厘米,像邮票一样以一定数量整张印刷,并压有易撕线,方便撕下使用。一整张百元证纸的面值总额是20000日元,三整张就是60000日元,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这可把我吓得够呛,急忙带着钱和证纸返回银行,将多出的证纸归还给工作人员。我的拾金不昧自然让银行方面喜出望外,他们将我请到店长室内,用美味无比的红茶和蛋糕招待我,以示感谢。 6parker.com

后来,我从别人那里得知,如果将多余的证纸拿到黑市去卖,100日元的证纸可以卖得70~80日元。换而言之,我放弃了一笔42000~48000日元的意外之财。 6parker.com

弯折的菜刀 6parker.com

之前的“航海津贴事件”在我的解释下,似乎获得了乘员们的理解,但没想到的是余波未了,不久之后再生事端。 6parker.com

某天夜里,睡在吊床上的我突然被人摇醒,睁眼一看,是和我一起做事的经理员H。“请快点到军官舱去看看吧。”他表情严肃地对我说。 6parker.com

“什么事?”我问道。 6parker.com

“炊事员长跑到军官舱闹事了。” 6parker.com

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家伙一定又喝酒了。 6parker.com

这位炊事员长就是我之前提过的那个冲绳人,在主计科负责烹饪,也是最早登上复员船工作的那批人之一,嗜酒如命,但厨艺了得。他长了一脸络腮胡子,一看就不好惹,平时少言寡语,但做起事来一点都不含糊,就算是为上百号人准备饭菜也能应付自如。虽说名义上我是他的上司,但我毕竟是个半路上船的下士官,对情况不熟悉,而炊事员长是老资格了,所以我将食品、酒水之类的管理统统交给他,自己并不经常过问。 6parker.com

炊事员长酒量惊人,按照海军的说法绝对是“酒豪”级别的。物品仓库的钥匙就由他掌管,他每晚都到仓库里去拿威士忌,毫不顾忌地在舱内自斟自饮。他喝酒的方式非常霸气,与其说是喝酒,不如说是牛饮,他把船上存的寿屋威士忌倒满整个杯子,也不兑水或其他饮料,直接一饮而尽,就像喝水一样轻松。看到他这样喝酒,我还挺担心他喝坏了身体。 6parker.com

6parker.com

■ 炊事员长饮用的寿屋威士忌就是日本著名威士忌品牌三得利的产品。 6parker.com

炊事员长的故乡冲绳如今在美军的占领下,他的返乡之路听说并不顺利,所以我也能理解他借酒消愁的心情。平时,他也安于本分,并不与其他科乘员发生纠葛,所以对他喝酒一事我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不予理会。不过,听说他居然酒后闹事,我心里还是暗暗吃惊。究竟他为什么失去常态,我找不到一点头绪,心急之下我连裤子都没来得及穿,穿着短裤就往军官舱跑去。 6parker.com

等我赶到军官舱,争执似乎结束了,室内已经安静下来,但出现在眼前的一幕依然让我心惊:一位机关科的下士官跪在军官舱的地板上,站在他前面的炊事员长满脸怒气,右手竟握着一把菜刀。跪着的下士官全身微微颤抖,做出降伏的姿态,还有两三名老兵在场,但我的注意力完全在炊事员长身上,一时间没有察觉其他人的存在。我先俯身确认跪在地上的下士官并没有受伤,略微松了口气。到底为什么搞成这个样子,原因还不清楚。 6parker.com

6parker.com

转身面对炊事员长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他好像醉得不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下跪的下士官,根本不回答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胸膛伴随着沉重的呼吸一起一伏。至于那个下士官脸都吓绿了,不能言语。我不知道因为什么发生纠纷,不过眼下情势暂时平息了。 6parker.com

我小心翼翼地靠近炊事员长,一把将菜刀从他手中夺下,让我意外的是,他竟然非常顺从,没有任何抗拒的动作,以他的体格放在平时我绝对无法得手。我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下,既没有注意到那把菜刀的异样,也没有看到在通道上远远观望形势变化的乘员们。我把菜刀交给跟在后面的H,以平和的语调说道:“炊事员长,该去睡觉了。”然后搂住他微微摇晃的身体,扶着他一起走下舷梯。他毫不在乎旁观者的眼光,依旧一言不发,在我的搀扶下走过通道。 6parker.com

我穿着短裤,腿上被鲨鱼咬伤后留下的疤痕暴露出来,我听到有人在背后说:“啊,高桥兵曹的腿上有伤痕啊1我小心抚慰着醉酒的炊事员长,送他回到住舱就寝,总算结束了这场骚乱。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腿上的旧伤痕让我在乘员当中的人望得到了提升,毕竟在战争中负过伤的人多少都能得到别人的敬意。 6parker.com

6parker.com

■ 二战时期日本海军下士官使用的腰带,配有铁锚图案的金属带扣。 6parker.com

我后来得知他们之间的冲突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上次的航海津贴事件。据H所说,晚饭后老兵们在没有军官的军官舱内闲聊,炊事员长照旧喝闷酒,那个机关科下士官依然对航海津贴耿耿于怀,说了我的坏话。酒劲上来的炊事员长就开口反驳,指责机关科没有修好引擎故障,使船无法出航,进而导致航海津贴减少。机关科下士官气不过,两人就吵起来,越吵越凶,到最后因为一句“有种你打我氨,炊事员长竟然真的操起菜刀捅了过去,幸运的是刀尖碰到了下士官的金属皮带扣,没有伤到皮肉。这一举动让下士官顿时失去了气势,当即下跪求饶。虽然没有人受伤,但这件事还是非常危险,差点酿成流血事件。 6parker.com

后来,我仔细检查了那把菜刀,刀尖弯折了2厘米,可见当时炊事员长十分用力,如果不是皮带扣挡着,那个下士官保准被捅个透心凉,想到这一点我觉得后背冒出一阵冷汗。舰内主计科人员经常遭到其他科人员的嫉恨,我一时感情用事,让炊事员长随意饮用公家配发的威士忌,早就招到非议了,说到底我也有责任。 6parker.com

舰上的军官们不可能不知道这次冲突,但是没有一个人出面解决,他们肯定是佯装不知,让我这个先任下士官出头。如果菜刀刺的位置稍有偏差,那么事情肯定难以收常 6parker.com

最后的炊事作业 6parker.com

这个大胡子炊事员长相当于主计科的堀部安兵卫(江户时代著名的赤穗四十七浪士之一,他们为主公复仇,手刃仇家后剖腹殉主,被誉为忠勇之士——编者注),酷爱喝酒,但从来不会因为宿醉而影响次日的工作,即使通宵痛饮威士忌,第二天仍然会出现在厨房中为乘员们做早餐。每次出航的回程都会满载几百名归国侨民,这些人的一日三餐很大程度上也要靠炊事员长和他手中的菜刀,实在是舰上不可或缺的能手。不过,他私自饮用威士忌的事情在舰上人所共知,其他科的人不时会说些难听的话,他倒全都当成耳边风,每天依旧我行我素。如果不给他酒喝,他很可能就此罢工,这让我和主计长左右为难。他与机关科乘员的冲突与此事多少脱不了干系。主计长在听说后,让我劝炊事员长稍微克制一下,但他对我来说是最得力的部下,劝告的话始终说不出口。 6parker.com

在那次争执后,舰上没有人公开抱怨主计科了,但这是表面现象,而私底下积聚的愤懑随时都可能爆发,那时局面不是亮出菜刀就能控制的。虽然如此,炊事员长干脆利索的做事态度是我保持畅快心情的重要因素。不知何故,他对我也非常关照。然而,我和他之间这种无言的好感在某天晚上却被破坏了,这次的事件仍然与菜刀有关,但被吓到的是我自己。 6parker.com

6parker.com

■ 今日日本菜刀的品质在世界范围内都享有盛誉,不过炊事员长使用的菜刀估计不可能是什么高档货。 6parker.com

那天晚上,我下定决心找个机会劝炊事员长少喝点酒。他和平时一样,在炊事作业结束后,把菜刀等烹饪工具带到主计科事务室,收到固定的抽屉里。以当时复员船的状态,刀具不能放在上甲板的厨房内,所以使用后都要由主计科集中保管。那晚我看他跟平常不太一样,心情似乎不错,于是借机委婉地劝道:“炊事员长,我不会说让你不要喝酒那种话,不过,你能稍微克制一下吗?其他科的家伙整天唠唠叨叨,太烦人了……”他含糊地答道:“是吗……”语气并没有带什么情绪。 6parker.com

他的态度让我以为劝说奏效了,心情甚是愉悦,我想他大概会隔天喝一次酒吧。然而,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打开抽屉,双手拿出已经收好的刀具。目睹这一情形的我瞬间石化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双手一抛,将刀具全都从舷窗丢了出去。事情的变化就在转瞬之间,随后我听到刀具落入水中的声音。我本想说点什么,可是面对炊事员长那冰冷的眼神,硬是咽了回去。当时,炊事员长完全占据了上风,我彻底落败。 6parker.com

6parker.com

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劝说之举会造成这样的后果。“没有菜刀明天该怎么做饭啊?”我虽然担心这个问题,可当时早已因为惊吓而六神无主,只是尽最大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冷静。炊事员长一言不发地走出事务室,头都没回。我看了一眼抽屉,一把刀具都没有剩下,我像泄了气的皮球浑身无力,以为他会听从劝告的自负也呼的一下烟消云散了。 6parker.com

这种事在旧海军时代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丢掉菜刀等于抛弃主计科的“武器”,形同叛逆。虽说眼下在复员船上,可是一旦煮不出饭,让乘员们饿肚子,责任之重大是不言而喻的。尽管炊事员长是直接责任人,但作为主计科先任下士官的我责任更大。如果跟主计长商量的话,想必他也不知所措。 6parker.com

那一夜,我一直在思索着对策:“如果他明早不下厨的话,早餐我就亲自动手,让他的部下做帮手。一把菜刀也足够了,这么大的一艘船,找到一把菜刀应该不成问题吧,生锈的也行,磨一磨也能用,先把早餐应付过去。在午餐之前到街上买新菜刀回来,如果买不到就去之前的部下家里借用,总之会有办法的……” 6parker.com

自从昭和17年(1942年)夏天告别“雾岛”号之后,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做过海军的炊事作业了,我回想着菜单和做法,还有其他厨房琐事,最后决定顺其自然,但是几乎整夜没有合眼。至于生气离开的炊事员长后来去了哪里,到底怎么样,我不得而知。 6parker.com

6parker.com

■ 日本海军“雾岛”号战列舰是高桥兵曹最早服役的战舰,他在该舰的厨房从事炊事作业长达一年半时间。 6parker.com

早餐作业必须从凌晨5点开始。我虽然抱定亲自上阵的决心,但心里还有微薄的希望:“他不是真打算罢工吧?他再怎么固执还是有责任感的。”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我从吊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地朝上甲板的厨房走去。 6parker.com

时间还早,舰上其他人都在熟睡中,舰内很安静。复员船远不及战列舰那么大,爬上舷梯把头探出上甲板就能看到厨房。当我向厨房门口张望时,一直悬在喉咙的心终于落下来,因为厨房的灯亮着,说明已经有人在工作了。“那家伙果然没有让我失望1我不由地浮现出满意的笑容。我竖起耳朵倾听,居然听到切菜的声音。“那家伙是不是在哪里偷藏了备用的菜刀?这个混蛋炊事员长,可把我吓坏了1在我感到安心的同时,对炊事员长的耿直性情也有了更深的好感。 6parker.com

我本来想回去睡个回笼觉,但突然感到很好奇,想看看厨房里的情况,于是爬上甲板,为了不让人察觉还猫着身子偷偷接近,幸好天色还很黑,在明亮的厨房里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6parker.com

我先蹲在能够听到切菜声的舷窗下,慢慢抬头往里面窥视,我再一次惊呆了,原来炊事员长手里的“菜刀”竟然是一把日本刀,而且刀尖已经折断了,其实是半把残刀而已,不知他是从哪里搞到的。这个家伙刀功极好,就算是用残缺的日本刀切萝卜也非常顺手。 6parker.com

我默默地回到吊床上,可是直到全体起床的时间也没有睡着,脑海里全是炊事员长拿残刀切菜的情景,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他是怎么跟部下解释这件事呢?从那之后我一直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他还是和以往一样继续“银蝇”威士忌,对此我完全默认,不再多说半句,这次抛弃菜刀事件大概只有我和他知道。 6parker.com

复员船的机械总算修理完毕,我们再次踏上前往葫芦岛的航程,在那之后我又执行了一两次运输任务。在昭和21年(1946年)1月的时候,我收到从家乡寄来的一封信,信是寄到我在博多的寄宿地,也就是串良航空队时期的部下的家里,信上说妹妹一家人已经从满洲平安回国了。收到信后,我决定离开复员船返乡,到最后我妹妹也没能坐上我所在的复员船回国。 6parker.com

在我告别海防舰(复员船)的时候,博多的街上正放着《苹果之歌》。(全文完) 6parker.com

后记 6parker.com

成为败兵之后,我才第一次想到:“早知道要输的话,当初就不说那样的大话了。”即使不能预见到战败,如果能清楚地认识到“战争有胜负”的话,只不过是不起眼的海军水兵的我也应该抱着谦逊的态度才是。然而,在太平洋战争初期,不要说那些职业军人了,就连我们这种征兵也都会自大地拍着胸脯说:“我们一定会胜利的,放心交给我们吧1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羞愧难当。话虽如此,关于诸如战败责任之类的问题却是很难回答的。假如追究失败的责任,由某人全部承担就行的话,那么就意味着只要获胜就能随意挑起战争。 6parker.com

我曾是随波逐流、开赴战地的人之一,在战败后的第三十六个年头,我眺望日本时说不清究竟是战胜一方好,还是战败一方好。在经历过战争,尤其参加过最前线实战的人看来,胜也好,败也罢,其实都是徒劳的。敌我双方都失去了众多的生命,损害了国体,战后的重建工作困难重重。我认为,将战败后的日本复兴到如今的程度,并不是活着回来的我们,而是那些没能归来的战友们,他们才是当今日本国民的恩人。 6parker.com

6parker.com

与前部作品一样,我在此书中所记述的经历不过是战争时期和海军生活中极为微小的部分。在读过前作《海军炊事兵物语》并给我写信的读者中,有很多是经过九死一生幸存下来的人,他们因为过去的所见所闻过于悲惨而不愿在回忆往昔。虽然我在本土迎来终战,但在国外得知战败的人,他们的心情一定难以言荆 6parker.com

我们这些在内地的败兵受到驻地附近居民的痛骂:“说是保卫国家还要那么摆谱装相,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吗?”那些在军队接受过训练的人其实和普通老百姓一样,看到一颗炸弹往头顶掉落,第一反应也是抱头逃跑。我在书中也有记述,在百姓面前暴露丑态的正是内地部队。战败不久到处流传着“美军即将登陆志布志湾”的谣言,让内地部队乱作一团,指挥系统瞬间崩溃,我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最后擅自加入“马车部队”,从九州一直走到四国,回到家乡。 6parker.com

6parker.com

■ 战后,高桥孟写成两本回忆录《海军炊事兵物语》(左)和《海军炊事兵总决算》(右),以真实生动、细腻朴实的笔触记述了自己的海军生活和战争经历。 6parker.com

本书与前作一样,以记忆为主线进行讲述,有些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变得模糊,但当时的心境却记得真切,那份羞耻的心情延续到今日。 6parker.com

本书也和前作一样,是在各位读者直接或间接的鼓励下得以完结,再次表示衷心感谢! 6parker.com

昭和56年(1981年)夏高桥孟

评分完成:已经给 狂心中 加上 150 银元!

喜欢狂心中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