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整编11师覆灭记:两次逃过粟裕围歼,最终困死在刘伯承瘦狗阵
送交者: 牛员外[♂★★★★湖边健走★★★★♂] 于 2021-06-10 9:06 已读 5689 次 4 赞  

牛员外的个人频道

国民党军五大主力,新一军、新六军、整编74师、整编11师、整编5师,是国民党军序列中最能打的5个主力军,论战斗力,这5个军不相上下,若论经历之传奇,非整编11师莫属。

一、陈诚的老本

整编11师原本是国民党军十八军,如果追溯其起点,应是大革命时期国民党军第一集团军第十一师。

当时第一集团军是蒋介石直接掌握的部队,前五个师都是黄埔系军官当师长,唯独第十一师,有一部分是北伐时逼降的福建军阀部队。蒋介石照顾投诚部队的面子,让闽军将领曹万顺当了第十一师的师长,蒋介石爱将陈诚出任副师长。 6park.com


陈诚原本以为蒋介石会破格提拔自己当师长,这么一来大失所望,一气之下挂冠而去,跑到上海当寓公去了。蒋介石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派人去上海劝陈诚回来,对他说,前五个师的师长(刘峙、顾祝同、钱大钧、蒋鼎文、朱绍良)都是老资格,贸然让你和他们平起平坐,好说不好听,怕别人不服。这个曹万顺就是给替你占着位子,等你巩固了地位,便叫他滚蛋,让你上位。

毕竟年少识浅,光会带兵打仗,却不懂这些政治运作的道道。陈诚恍然大悟,乖乖回广州就任副师长,从此一心一意带兵治军,尤其是着力建立军纪,整治旧军阀部队吃喝嫖赌的散漫习气。

1929年5月,陈诚干了不到10个月副师长,蒋介石就找了个借口把曹万顺调走,正式任命陈诚为师长。陈诚随即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改,把十一师大大小小的军官全换成黄埔系,提倡主义,对蒋介石保持无条件的忠诚,要会打仗、会带兵、不怕死、不贪财。

经过陈诚的治理,十一师确实展现出与其他部队不同的面貌,战斗力比较强悍。中原大战中,陈诚率11师奋勇冲杀,连克郑州、洛阳等重镇,杀败冯、阎联军。11师的身价水涨船高,中原大战结束后,蒋介石下令以11师为骨干,组建了第十八军,陈诚任军长。

十八军、11师成为陈诚“土木系”的核心力量,陈诚对十八军的军官任命说一不二,恩威并施,在他的面子下,要钱有钱、要装备有装备、要政治地位有政治地位,各级军官对陈诚俯首帖耳,即使后来陈诚调出十八军,仍然通过他强大的政治影响力干预十八军的人事。

有一个强大的主导力量存在,意味着强大的组织力和凝聚力,十八军之所以能够跻身国民党军主力行列,与陈诚的经营不无关系。

二、两次与粟裕硬碰硬

1946年年初国民党军推行整军,十八军改编为整编11师,胡琏出任师长。

胡琏,字伯玉,陕西华县人。1907年出生,黄埔四期生,此人既狡猾又悍勇。1933年12月在赣南进攻红军,一次战斗中被流弹打中脸部,从左颊打入,从右颊飞出,流了满脸血。卫士见状要把他背下战场,胡琏拒不撤退,拿了条毛巾裹住脸部,系在后脑勺上,继续指挥战斗。其勇猛可见一斑。 6park.com

胡琏脸上有两个酒窝一样的疤痕,就是这次作战留下的 6park.com

整编11师经常对人吹嘘,说别的部队怕解放军,唯独11师不怕,尤其吹嘘得厉害的是,11师两次与粟裕指挥的华野交手,都能全身而退。

这两次所谓的全身而退,一次是宿北战役,一次是南麻战役。

1946年12月,国民党军发动对山东、华中两片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国民党军共分四路,其中整编11师、整编69师两个师为一路,进攻宿迁方向,企图切断山东、华中两大解放区的联系。

蒋介石对这两个师寄予厚望,因为他们都是中央军嫡系中的嫡系,尤其是69师师长戴之奇,乃是国民党“三青团”中央委员,政治地位高,自以为是小蒋的心腹兼派驻在军队的钦差,有心要打出一番功绩,为小蒋的三青系力量壮壮声威,因此一路贪功冒进。

胡琏对戴之奇急于争功的态度都看在眼里,只是不说。他率队一直跟着69师后面,让69师吸引粟裕主力,自己好在后面坐收渔利。

果然,惯于歼灭孤立之敌的粟裕,马上捕捉到这一难得战机,指挥山野、华野(当时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尚未合并,故如此称呼)24个团的兵力,包围了69师。

戴之奇骄狂有余,军谋不足,只顾贪功冒进,而带着部队生死存亡的事情,诸如行进中阵地如何构设、各团如何配合、后路如何确保、与友邻部队间距多少,都没有提前预备,导致一被包围马上陷入绝境,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只能提地死守待援。

胡琏的整11师就聪明得多,行进途中胡琏一直小心提防,生怕陷入共军包围。对于69师的遭遇,他心中多多少少有些预料,所以他的9个团一直紧密缩成一堆,时刻保持着战斗状态。69师向其呼叫求援后,胡琏立刻指挥部队发起了进攻。

首先与整11师交火的是九纵,打了一天,胡琏下令暂停进攻,就地构筑工事,喘口气接着攻。毕竟戴之奇的地位非比寻常,他不敢撒手不救。

这时我军方面出了纰漏。

九纵向野司报告说胡琏部队有溃退迹象,粟裕马上令叶飞一纵包围封堵11师的退路。叶飞派了一个旅抄近路堵路,结果发现胡琏根本没有退,而是张网以待,构筑了坚强的野战工事,派过去堵路的部队,被敌人反包围,两个团陷入敌军重围之中。

叶飞得知情况后气得猛捶大腿,这是羊入虎口啊!两个团危险了。 6park.com


不过幸运的是,穿插封堵的两个团误打误撞,杀到胡琏设在曹家集的指挥部,一顿炮火打过去,吓得胡琏以为是共军主力人马杀到,慌忙指挥部队后撤,这两个团得以全身而退。

经过这么一场惊吓,胡琏生怕重演当年子弹穿颊的悲剧,不敢再往前冲得太猛。也幸亏他这么一缩,和粟裕的主力部队拉开了距离,69师被全部消灭后,粟裕要腾出手来准备包围整编11师,时间条件和攻防形势都已不允许了,胡琏带着整编11师侥幸逃过一死。

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是南麻战役。1947年7月,陈毅、粟裕率华野4个主力纵队,在南麻包围了胡琏整编11师。当时粟裕挟孟良崮新胜之威,以3:1的兵力包围胡琏,世人皆以为南麻战役将打成第二次孟良崮战役。

但胡琏非等闲之辈,利用南麻三面环山、一面临河的优势,在复杂的地形里构筑了一连串子母地堡。国民党军基层官兵的军事技术很高超,地堡建的别出心裁,有的在山坡上,有的在坟头边,还有的沿山壁垂直切下来,挖成能藏人的掩体。这种地堡,一方面十分坚固不好炸毁,另一方面与地形结合非常好,看不见,我军将士进攻过程中遭到不小的杀伤。

所谓的子母地堡,就是一个大地堡配合几个小地堡,大地堡里藏有大股兵力,可以顶得住炮火轰击。外围的小地堡只配置一个班或几个人的少量兵力,当华野士兵进攻时,小地堡进行阻击杀伤,当华野用大炮轰击时,小地堡里的兵便从交通壕里躲进大地堡。等华野士兵进行冲锋时,他们再从大地堡里出来,或是组织小规模的反击,或是依托小地堡阻击。

这种办法很有效果,有效迟滞了华野的进攻速度。

饶是如此,胡琏仍然很惧怕,这种战术是个新鲜事物,以共军的智慧,早晚会想出来破解之法,这么死守下去决不是办法。胡琏一边向徐州的指挥部发电请求援兵,一边在军中设了香案,焚香祷祝,请老天爷保佑。

当时正值山东地区的雨季,经常有大雨。也是事出凑巧,胡琏焚香竟然有了效果,连降了几天大雨,处于进攻状态中的华野没有预作防护,火药大部分淋湿受潮,无法使用。这对于攻坚作战来说无疑是釜底抽薪。

激战数日后,国民党军调动整编25师、64师等部增援南麻,陈毅、粟裕见已无围歼胡琏的机会,只好命令部队撤出战斗。

胡琏两次硬刚粟裕,虽然都侥幸逃出生天,蒋军内部传为美谈,蒋介石发话表扬胡琏11师乃共军之克星,但两场战役其实谈不上什么胜利。

第一,胡琏两场战役都没有占据优势,进攻攻不动,被围跑不动,几乎都是被动挨打。

第二,对华野没有制造整建制的杀伤。尤其是南麻战役,虽然给华野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但伤亡平均分摊到了4个纵队。粟裕顶多是想咬硬核桃被崩了一下牙,而粟裕以往打国军动辄断其一指,这两种打法哪个更高明,一望可知。

三、刘伯承中原捕狐

与粟裕的打法不一样,刘伯承善于用大势、善于调动敌人、善于与强敌纠缠。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陈谢兵团和陈粟大军大闹中原,胡琏率整编11师也自山东战场转至中原,开始与刘邓大军斗法。 6park.com


刘伯承对胡琏的特点认识得很清楚,胡琏既能战也很狡猾,轻易无法抓住,抓住也不容易吃掉,因此必须充分地调动他、削弱他,就像猎人捕捉狐狸一样,既然无法立即抓住,就让它来回奔跑,累瘫了再抓。

1948年3月,陈赓兵团与华野合作,攻克河南名城洛阳,生俘蒋介石爱将、青年军206师中将师长邱行湘。蒋介石气急败坏地调兵去救洛阳,整编11师就是援兵的一支。刘伯承趁胡琏数百里奔波后部队疲劳,又在豫西发动了一场战役。

中原野战军逼近南阳,刘伯承有意留了一手,没有立即攻打南阳城。驻守南阳的国军第二军军长王凌云拼命求救,胡琏又奉命驰援南阳。

刘伯承闻讯,在南阳与驻马店之间的必经之路设伏,专等胡琏落网。谁料胡琏狡猾万分,他虽然不知道刘伯承设了伏,但行军仍然十分小心,先派出一部分兵力前进,试探刘伯承有无伏兵。

刘伯承放过了这股先头部队,耐心地继续等待。谁知胡琏一直没动窝,伏击部队白白等了两天,一直等不到,刘伯承判断,肯定走漏了风声,于是下令撤了伏。

1948年6月,华野部队进攻开封,胡琏率军从豫南北上救开封。当时国民党军已经撤销了整编师的编制,重新恢复为军,整编11师改回了十八军。

华野十纵担负阻击任务,宋时轮鏖战胡琏,死活不给胡琏让路。胡琏和宋时轮在上蔡打得天昏地暗的时候,亦给了中野歼击胡琏的机会。当得知胡琏第十八军遭到华野十纵的顽强阻击难以前进之时,刘伯承此时又想捉“狐狸”,他立即指挥中野第一、第三纵队分别从胡琏两翼进行包抄,准备围歼第十八军。胡琏嗅到不妙,当即率部后撤,进驻上蔡县城及其附近地区,与敌其他部队互为犄角。刘伯承见时机不成熟,只得放弃“猎狐”行动。刘伯承感慨地说:“这个胡琏,真是猛如虎、狡如狐啊!”

刘伯承几次猎狐行动虽然没有成功,但也摸清了胡琏的作战特点和作风,为日后的终极决战奠定了基础。

四、刘伯承的瘦狗阵

淮海战役打响后,胡琏第十八军再度成为战场焦点。

当时国民党军的几大主力军长,邱清泉、黄百韬、张淦、李弥等人,都升任兵团司令。胡琏十八军和另外几个军合并起来,成立了十二兵团,隶属白崇禧的华中“剿总”指挥。胡琏本来信心满满能升任兵团司令,但由于白崇禧暗地里要争这个兵团,一直不同意胡琏当兵团司令。

蒋介石出于大局考虑,还要借重白崇禧坐镇武汉,便抬出来黄维当了十二兵团司令,胡琏只当了个副司令。 6park.com


胡琏很是不满。

不满之处有二,一则十八军这几年被自己调教的得心应手,打共军打出了经验,一旦把主官换掉,不利于部队保持战斗力。

二则,黄维虽然也在十八军当过军长,也比胡琏资格老,但他更长于军事教育,一线指挥作战的能力一般化,把这样一支主力大军交给他,不放心。

胡琏一气之下借口父亲病重、自己也需要治治牙病,离开了十二兵团。

本来胡琏以为,黄维只是一个过渡式的人物,过不了多久,老头子稳住了局面,就会把自己调回来当兵团司令。

或许老蒋也是这么想的。然而时事突变,徐州战场压力陡增,黄百韬的第七兵团被围于碾庄圩,杜聿明集团始终无法解围,蒋介石顾不上黄维不是个好指挥官的现实,强令黄维率十二兵团向徐州开进,解黄百韬兵团之围。

胡琏之前的担心,果然成为现实。

黄维率领的十二兵团是个机械化程度较高的大兵团,兵力12万人,如果很快到达徐州战场,以华野的兵力,势必难以两头兼顾,说不定黄百韬兵团真得能破围而出。

但黄维显然军事常识不够,只顾一路冒进,却没有料到由河南入安徽河流过多,沿途要过南汝河、洪河、颍河、西把河、涡河、北把河、侩河等数条河流,战车营、榴弹炮营等重武器和汽车营及大量胶轮大车,渡河很麻烦,再加上沿途“绊马索”太多,到处是解放军拦截、追踪、袭击、阻击,部队行动迟缓。直到11月18日,敌第十二兵团“慢腾腾”地到达蒙城地区,即遇到涡河北岸中原野战军第二、第六纵队激烈的抵抗。

黄维是个直肠子,不撞南墙不回头型的选手,只知道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不知道选择迂回路线,一直闷着头在河流和解放军防线中死撞,结果终于被刘伯承的7个纵队包围在双堆集。

黄维被包围时,东线黄百韬兵团已经全军覆没,徐州“剿总”的兵力缩回徐州城。

黄维发现救人不成,自己反倒成了刘伯承的网中之鱼,想再逃可就逃不了了。

蒋介石急忙把胡琏叫回来,让他到双堆集协助黄维,想办法解围。胡琏坐飞机飞到双堆集,召集军、师长开会,胡琏形象地抛出他著名的“刺猬胀蛇法”。

“刺猬先把刺缩进体内,任蛇缠绕。等蛇完全缠紧了,得意洋洋的时候,刺猬猛地鼓立竖刺,”胡琏双臂一伸,好像他就是那狡猾的刺猬,“那蛇就被扎成几段,然后被一口一口吞食掉。”十二兵团的将领们一片钦慕之色,紧紧盯着胡琏。胡琏信心满满地继续说道:“现在,共军这蛇正在缠绕我们,我们呢,只要我们还有刺,就能吃掉这条蛇!”

巧合的是,刘伯承对双堆集战况,与胡琏就着类似的比喻。

刘伯承说,我们是瘦狗屙硬屎,意思是自身实力不强,要硬撑下去。 6park.com


当时中野经历了挺进大别山,重武器基本上都扔在了黄泛区,在大别山转战一年多,部队消耗也非常大,7个主力纵队,都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兵力也只比黄维兵团多一点点,确实存在被敌人撑破肚子的危险。

这就是经典的中野瘦狗阵,明知实力不济,不足以打大歼灭战,却仍要拿出足够的硬气与强敌硬刚。邓小平甚至放话,就算把中野拼光了、打完了,也要和黄维兵团同归于尽。

五、十八军命断双堆集

虽然敌我双方的认识趋于一致,但中原野战军有一样东西,是胡琏、黄维以及他们的十二兵团不具备的,牺牲精神。

中原野战军虽然没有金刚钻,在十二兵团构筑的子母地堡面前屡屡吃亏,但仍然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拼死包围住敌人,不放跑一兵一卒。

眼见刘伯承“口袋阵”越箍越紧,胡琏指挥部队进行反击,打来打去,地盘越来越小。这一下,胡琏成了“耍把戏的躺在地下,没招了”。

中央军委得悉中野打得艰苦,也从宏观层面给予了支持。陈毅、粟裕在死磕杜聿明集团、兵力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在中央命令下,抽出3个纵队和炮兵一部参加对黄维兵团作战。这么一来,瘦狗阵变成了群狼阵,黄维兵团这只大肥猪,再也难逃出包围圈了。

此时,黄维第十二兵团粮弹匮乏,南京空降飞机有减无增,局势越来越严重。黄维决定派胡琏去南京,一则向蒋介石报告险情,催运补给,敦促救兵,请示对策;二则要胡住在南京,以免和大家同归于尽,给十八军留下一个种子。如果第十二兵团被歼,望胡能为大家处理善后。

胡琏飞南京向蒋介石报告双堆集情况,蒋介石邀宋希濂、胡琏、蒋经国共进晚餐,并放映电影《文天祥》。蒋对宋、胡说:“这个片子很好。”暗示宋、胡为其政权“效忠”。

胡琏兴味索然,蒋介石一贯是这样,当下属最需要物质支持的时候,或者需要高明的策略时,蒋介石只会大谈主义、大谈牺牲,指望手下那帮已经战到最后时刻的穷兵烂将们打出奇迹。

没有拉来任何援助的胡琏,飞回了双堆集,向黄维等传达了蒋介石准许在危急时刻可以突围地指示。

1948年12月12日,中原、华东野战军对敌第十二兵团发起总攻。15日下午5时,黄维与胡琏召集第十二兵团各军、师长,决定分头突围。命令一下,第十二兵团残部顿时豕突狼奔,四下逃命。

黄维和胡琏分乘两辆坦克向两个方向突围。黄维的坦克开到半途发生故障,一下子掉进沟里,他只得跟着乱兵瞎跑,在一片“缴枪不杀”声中,颤抖着举起了双手。另一位兵团副司令吴绍周和第十一师师长王元直以及第十军军长覃道善、第十八军军长杨伯涛等都做了俘虏。只有胡琏所乘的坦克车驶上公路,向南疾走。 6park.com


坦克开到天明,到达涡河北岸时,油料耗尽,胡琏等下车步行,被解放军发现,开枪追了过来,胡琏的背上中了流弹,被卫士架着跑,幸好发现一只木船,他们上了船,急急如漏网之鱼,在混乱的战场上竟得逃生。刘伯承的第四次“猎狐”计划未将胡琏生擒,广大将领甚感遗憾,但是这支号称国军五大主力之一的王牌部队最终在淮海战场彻底覆灭。

喜欢牛员外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牛员外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