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范天恩私自做主率部赶入战场,却打出了永留史册的松骨峰阻击战
送交者: 牛员外[♂★★★★湖边健走★★★★♂] 于 2021-10-12 6:42 已读 4506 次 8 赞  

牛员外的个人频道

很多人并不知道当年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所有志愿军军长的名字,但都听过一位铁血团长的名字——范天恩。范天恩这个名字,在朝鲜战场上如雷贯耳;这不是凭空得来的名声,而是用一场场足以彪炳史册的战绩令所有人都记住了他。 6park.com

范天恩 6park.com

范天恩,山东泰安人,1938年参加革命。担任过连、营的军政指挥员,在纵队和军级机关中当过参谋,以军事学识丰富和作战凶狠而闻名。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前,范天恩在38军军部任作战科长。

38军入朝前夕,新婚不久的范天恩强烈要求把自己调到一线部队去,于是他被任命为112师335团团长。入朝前的誓师大会上,范天恩代表335团向兄弟部队发出挑战,挑战的条件就是:“以我一个团消灭敌人一个团。”

第一次战役,38军打得不理想。战后,彭总制定了“诱敌深入”的作战计划,为了保证各部队的调动,防止联合国军北进的速度太快,在夺取了飞虎山后,彭总命令335团就地坚守阵地,阻击敌人。

作为团长的范天恩当然不知道,志司实际的目的是让他们把敌人引诱进来;上级之所以没有把真实意图告诉335团,目的就是为了不让敌人看出端倪。

11月6日,南朝鲜第7师在美军的配合下,对飞虎山发起猛烈的进攻。飞机和大炮是美军攻坚的利器,整个飞虎山上的石头在炮火的轰击下变成了粉末,树木变成了光杆。成群的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向335团阵地发起冲击。

飞虎山阻击战,335团打得极为艰难,仅仅在第一天的阻击战中,4连就伤亡过半,6连打了一天下来,只剩下不到一个班。很多战士,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抱着手榴弹、汽油桶冲进敌群,与敌人同归于尽。 6park.com


阵地在敌我双方之间反复易手,多次展开了肉搏战。到了11月8日日落时分,335团再一次打退了敌人的疯狂进攻后,范天恩接到了师长杨大易的命令:335团放弃飞虎山,向后撤退三十里。

范天恩一听就火了,在电话里大声对师长喊道:“退?拼死拼活没让敌人前进一步就落了个撤退?再退就退到鸭绿江了?士兵们的工作做不通。”

杨大易在电话里吼道:“范天恩,这是命令!执行!”

就这样,满腔怒火的范天恩在11月8日晚上率部主动撤离飞虎山。在飞虎山上,335团与南朝鲜第7师和美军一部血战数昼夜,始终没让敌人北进一步,并取得了毙伤俘敌1800余人的辉煌战果。

范天恩不知道的是,他们在飞虎山上打得太狠了,让联合国军北进的决心出现动摇,所以彭总决定让他们抬一下手,以打消麦克阿瑟的疑虑,让敌人放心的北进。撤离飞虎山后,范天恩带着335团边打边撤,来到了距离德川100多公里的华坪站。 6park.com


11月25日,志愿军发起了第二次战役,38军的任务是消灭德川的南朝鲜第7师,这时候的335团在距离德川上百公里外的地方。25日晚上,范天恩接到了新的命令:向当面的敌人发起进攻。

这时,团部与师里联系的电台坏了,范天恩在地图山寻找前进的路线,决定朝着新兴里打去。也是在这个时候,40军的一个参谋找到了范天恩,说是来接防335团阵地。从40军指战员口中得知,他们38军这次打的是德川。

范天恩转念一想,觉得跟着40军,肯定没有什么真正的仗打,还不如去追自己军的主力。于是,335团在范天恩的指挥下,全部轻装出发,把除了战斗必须需要东西外,还有部分装备藏在一个小山沟里,留下一个班看守,大部队则全速向德川赶去。

追赶大部队,这是与师部失去联系后,范天恩自己做的主张。

335团没有向导,全靠着一张地图和一个指北针,在冰天雪地中开始了翻山越岭的急行军,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追上主力,争取赶上大仗打!走了两夜后,他们抵达距离德川还有十几公里的一个小山村,大家实在累得走不动了。

范天恩命令一个参谋带人去侦察主力部队的方位,大部队进入村子准备休息一下。意外的是,在这个村子里,他们抓了十几个南朝鲜士兵,一问才知道德川已经打完了。没多久,侦察参谋回来了,说主力正在向嘎日岭前进。(实际上向嘎日岭穿插的是114师)

范天恩立即下令部队停止休息,快速向嘎日岭前进。在嘎日岭附近,335团终于追上了刚打下嘎日岭的38军主力,范天恩还顺便从躺在公路上的美军汽车里弄到了一部电台。 6park.com

112师师长杨大易 6park.com

112师师长杨大易还不知道范天恩此时已经带着335团赶到了嘎日岭,他正在犯愁不已,因为刚接到军长梁兴初的命令,让112师立刻派出一部抢占松骨峰,阻击敌人。可杨大易手里无兵可派了,112师的其他两个团正在凤鸣里抵挡美第25师的猛烈进攻。

师参谋长建议从师直属部队和机关人员中抽调出一部分人,由他这个参谋长亲自率领前往松骨峰阻击敌人。就在杨大易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接到了范天恩的请战电报。杨大易一听火了,怒骂道:你范疯子捣什么乱,这会就算让你335出战,可等你们从100公里外赶到战场的时候,敌人早跑了。

不过,当杨大易得知范天恩已经带着335团赶到嘎日岭附近时,正苦于无兵可用的他大喜过望,高兴地说道:“这真是神兵天降!”于是,他给范天恩下达了命令:直插松骨峰,在那里把难逃的美军堵住。

极为高兴的杨大易师长没想起,范天恩这是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私自做主赶到了战场!

范天恩带着极度疲惫的战士们,在漆黑的夜晚,冲破美军的炮火封锁,抢先占领了松骨峰。范天恩命令1营占领松骨峰,1营的先头连是3连。3连在天亮的时候爬上松骨峰,还没来得及修筑工事,大批的美军就顺着公路过来了。

蜂拥而来的是美军第2师。 6park.com


看到敌人来了,经过几天急行军的335团将士们立即把饥饿和疲惫忘得精光。处在最前沿的是3连8班,在敌人距离阵地还有20米的时候,8班机枪手杨文明首先开火,打着了敌人的第一辆汽车。

枪声一响,排长王建侯带着5个士兵冲上公路,火箭筒射手抵近向敌坦克射击,手榴弹同时飞向汽车。这时,5班的爆破组也把第二辆坦克打着了。被打着的汽车和坦克堵塞了公路。

片刻的混乱之后,美军组织其向松骨峰的反击,他们想要活命,就必须打开松骨峰的通路。

美军飞机疯了一般,擦着志愿军战士们的头顶扫射轰炸,敌人的炮火也疯了,炮弹如同密雨一般打在阵地上,处在最前沿的3连阵地上弹片横飞,大火熊熊燃烧。范天恩和1营长王宿启对3连的处境十分忧虑。

王宿启命令3连阵地左侧的1连和右侧的2连全都上好刺刀准备。当美军冲上来的时候,王宿启命令1连和2连从左右两侧发起进攻,与敌人展开肉搏战,3连在正面顶。就这样,3个连从3个方向进攻,把冲上来的敌人逼了下去。

但是,在白刃战中,1连和2连的伤亡十分大。紧接着,美军增加了进攻的兵力,再次向3连的阵地发起冲击。这是敌人的第四次进攻。师长杨大易焦急地关注着3连的方向,从师指挥部所在的山头上,看见从药水洞到龙源里的公路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汽车和坦克。

美军冲上了四班的阵地,机枪由于连续开火,枪管已经烧弯不能射击了;机枪手李玉民从战友的尸体上拿起步枪就向美军射击,他的大腿被敌人的子弹打穿了一个洞,他往裤管里塞了一颗手榴弹止血,然后继续与敌人拼刺刀。 6park.com


就在3连阵地上的战斗进入白热化的时候,范天恩接到了军长梁兴初的电话。在电话里,梁兴初向范天恩发了一大通火,原来根据侦察情报报告,在335团的防区,有4辆美军炮车通过公路向南跑了。

梁兴初命令道:“给我追回来!记住,不许一个美军逃出去!”

范天恩立即派出3营的两个连去追。敌人是四个轮子的汽车,而战士们只有两条腿;为了歼灭逃出去的这4辆炮车,3营的两个步兵连在战斗非常紧张的时候被抽出来,他们翻山越岭追了整整一天,最终把这4辆炮车追上并全部歼灭。

从这就足以可以看出38军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和执行力,也可以看出志愿军要将敌人一个不剩地置之死地的决心。

激战到中午的时候,3连只剩下不到一半人了。连长戴如义和指导员杨少成烧毁了全部文件和自己的笔记本后,与还活着的战士们一起回忆着3连在其征战历史上获得各种荣誉:战斗模范连、三好连队、抢渡长江英雄连。。。

戴如义、杨少成和还活着的战士们做好了与阵地共存亡的准备。

下午3点,美军发动了第5次进攻。由于志愿军其他部队的合围越来越紧,南逃的美军和北上增援的美军发疯了,因为他们想要活着,就必须打通前面的阻碍。为了拿小山包,敌人在发动了持续40分钟的轰击后,派出上千人对3连防守的阵地发起了冲击。

没有任何工事可以藏身的3连战士们蹲在阵地上的弹坑里,向冲上来的美军射击。美军的冲锋被一次次地打退,接着又投入更多的兵力再次发动冲击。敌人进攻的兵力越来越多,3连能够战斗的战士们却越来越少了。

排长牺牲了,班长主动代理,班长牺牲了,战士主动接替,炊事员、通信员也参加了战斗。指导员杨少成在手里的子弹打光了以后,端起刺刀冲向敌人,当被数倍于己的敌人包围后,他拉响了怀里的最后一颗手榴弹。 6park.com


指导员的牺牲,激起了3连战士们的愤怒,他们含泪呐喊着,端起刺刀冲向敌人。这是3连的最后时刻。美军的第五次冲锋失败了,阵地依旧在3连手中,而此时,3连的阵地上只剩下7名活着的战士。

松骨峰上,端着刺刀无所畏惧的迎面冲上来、用拳头砸、用牙齿咬、拉响手榴弹同归于尽的3连战士们,给美军留下磨灭不去的噩梦。

有一名叫邢玉堂的战士,被敌人的凝固汽油弹击中,浑身燃起了大火,他带着一身火焰,端着刺刀扑向美军,敌人在一大团火焰中只看到一般带着鲜血的刺刀。面对这个“火人”,美军胆寒了。邢玉堂连续刺倒了几个敌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紧紧抱住了一个美军士兵,直到两人都烧成了焦炭。

黄昏的时候,志愿军其他各部已经完成了对美军的合围,335团在范天恩的率领下反守为攻,全团出击。同时,志愿军各部从各个方向发起了对美军的最后进攻。军隅里、凤鸣里、龙源里之间,到处是被分割成一小股的美军和四面追杀而来的志愿军战士。

当天晚上,已经连续六个昼夜没有合眼的彭老总亲自为38军起草了一封嘉奖电报,其中就有这样一句话: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

强将手下无弱兵,38军从军长梁兴初,到三位师长,再到下面的团长以及战士们,一个个犹如下山的猛虎。范天恩这位以勇猛著称的铁血团长,更是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率部主动参战,打出了载入史册的松骨峰阻击战,为第二次战役的胜利立下了大功。

松骨峰战斗结束后,112师师长杨大易和作家魏魏一起走上了335团3连的阵地。他们看到的是,在几百具美军尸体的中间和一片被打乱摔碎的冲锋枪中间,已经牺牲的志愿军战士们仍然保持着死前的拼杀状态。

他们手中的手榴弹上沾满了美军士兵的鲜血和脑浆,嘴上叼着美军士兵的半个耳朵;而那名叫邢玉堂的战士的尸体,还在冒着余烟,他的手指已经插入他身下那个美国士兵的皮肉之中。

于是,魏巍写下了那篇被无数人所熟知的《谁是最可爱的人》。 6park.com


一支部队,能打一场漂亮仗,就足以名留史册;对于38军来说,他们获得了无上荣耀的同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第二次战役中,打得最苦的是38军,立功最大的也是38军。然而,这并没有完,因为他们接下来还要面临一场生死恶战,那就是汉江南岸阻击战。

1951年1月27日,刚刚休整了不到半个月的志愿军将士们不得不停止休整,再次投入战斗。与前三次战役不同,第四次战役志愿军是在一切都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动应战的。用彭总的话来说,就是敌人在我军最不适合作战的时候发动了进攻。

第四次战役,38军和50军在西线阻击敌人主力的进攻,为东线战场争取时间。从1月28日开始,到2月17日撤到汉江北岸,38军在汉江南岸苦战20余日,为东线战场争取了宝贵的时间。联合国军的主力集结在西线,这场阻击战的惨烈程度不难想象到。

第四次战役打响的时候,范天恩刚抵达国内准备参加集训。不幸的是,在回国的路上,范天恩被严重冻伤,双手溃烂,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在沈阳刚开始接受治疗的范天恩,接到了返回前线的命令,他忍着钻心的疼痛立刻动身赶往前线。

日夜兼程的范天恩赶到师部。师长杨大易看着蓬头垢面、腿肿得又粗又亮的爱将时,说什么也不让他上前线,而是要他留下来治疗。(范天恩在赶回前线的途中,汽车翻了,他伤到了腿部)

范天恩坚持请战:“用担架把我抬上去!”

也就是这天,335团上了阵地,把已经坚持了数天的334团从阵地上换了下来。范天恩向全团下达了命令:各营做死守的准备,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范天恩所在的团指挥所决不后退一步! 6park.com


上去前,师长杨大易把目前的形势很明白地说给了范天恩:部队都集中到东线去了,在这里阻击的只有335团以及50军的一个团。为了保障东线作战,这里必须顶住。如果东线没有打完,这里垮了,指挥员掉脑袋是小事,对整个战线引起的严重后果是谁也承担不起的。

东线战场上进行着的就是横城之战和砥平里之战!

580高地是离团部最远、也是美军进攻最为猛烈的一个阵地。坚守在这个阵地上的335团1营伤亡严重,且粮食断了,几天里战士们只能靠吃雪充饥。白天丢了阵地,晚上再反击夺回来;弹药没了,就组织人从尸体中寻找。

右翼的336团也撤退了,敌人的榴弹炮可以直接打到范天恩的指挥所,炮弹直接命中指挥所的掩蔽部,把范天恩和政委赵霄云埋在了土石中。336团的撤退,让范天恩的右翼出现缺口,他连忙派警卫连去堵上了缺口。

就在这时,1营防守的580高地支撑不住了。几天来连续的恶战,让1营损耗巨大,仅剩无几的兵力再也挡不住敌人的轮番进攻,阵地丢了,夺回来,又丢了,再夺回来。。。范天恩不得已把3营派了上去。

没过多久,因为敌人的炮火太过凶猛,3营伤亡严重。范天恩手里没兵可用了,他破天荒头一次向军长梁兴初请求增援。梁兴初最了解范天恩的脾性,如果不是情况真的危急,范天恩是绝对不会开口求援的。

梁兴初派军部作战科长带着军侦察连来到了335团,直接上了最危险的580高地。当军侦察连上去的时候,1营基本打光了,3营伤亡过半。作战科长立即把情况向梁兴初做了汇报,梁兴初又紧急把114师341团3营调给了范天恩。 6park.com


2月15日、16日,是美军进攻最为疯狂的时刻!

敌人炮火的猛烈程度,是范天恩之前从未见过的。除了飞机的轮番轰炸外,向580高地发动轰击的美军炮兵至少有3个炮群。580高地的防御面积仅有600平米,但是每天落在上面的炮弹却超过了两万发。

所有通往高地的小路全部被美军的炮火封锁,伤员转不下来,补充队伍及弹药上不去,电话线以便又一遍地被炸断。每往阵地上运送一次物资,都得付出巨大的代价;每修理一次电话线,就有通信战士牺牲。

114师341团8连位于前沿阵地,在打退敌人的几次进攻后,只剩下了十几个人。营长刘保平用机枪向敌人扫射,不幸中弹,他的腹部被炸开了一道口子,肠子都流出来了。刘保平一手托着肠子,一手坚持射击,直到因为失血过多牺牲在阵地上。

16日,是335团最为危急的时候,东线参加砥平里之战的部队已经开始撤退,而范天恩和他的335团以及341团3营还坚守在580高地。

580高地上,335团1营、3营、344团3营、军侦察连、341团3营幸存的战士们集中在一起,根据范天恩的命令组成一个阻击整体,由335团1营营长负责指挥。随后,范天恩又把已经没有了炮弹可打的炮兵也派上了阵地。

16日上午10点,580高地再次危急,范天恩把通信班集合起来,对他们说:“上高地去!保卫那里的营干部,不能让他们死光了!还有就是,坚守阵地,不准后退一步!不愿意上去的留下!”

通信班的战士们很争气,他们上去的时候正赶上美军的一次猛烈进攻,他们配合阵地上的战友们打退了美军的进攻。 6park.com


激战到下午的时候,高地上再一次支撑不住了。范天恩正焦急的时候,民运股长带着20多名文化教员从外面筹粮回来了。于是,没有办法的范天恩只好把这二十多名没有上过前沿的文化教员,派上了高地。

这20多名没有上过战场的文化教员每人带着五颗手榴弹来到了580高地,出乎意料的是他们没有丝毫的胆怯,反而打得十分勇敢。

16日晚上,335团接到了撤退的命令。放下电话的范天恩,一头昏倒在了地上。

对于335团来说,无论是飞虎山阻击战,还是松骨峰阻击战,都没有汉江南岸阻击战残酷和艰难。

飞虎山阻击战,是335团的初战,那时候的335团兵力充足,在还有余力的情况下奉命撤出了战斗。松骨峰阻击战,335团与敌人激战了1天,完成了上级的任务。但在汉江南岸,335团拼尽了全力,最后在友军部队的增援下,才险而又险地完成了阻击任务。

飞虎山阻击战、松骨峰阻击战、汉江南岸阻击战,范天恩率领着335团,一次又一次地创造了永载史册的辉煌战绩。在抗美援朝战争的史料的出版物中,范天恩和335团所占的篇幅甚至比一些军级作战单位还要多。

遗憾的是,范天恩这位铁血团长因为一些客观的原因,未能获得将军衔。取消军衔制前,他未能晋升到将军,而到1988年恢复军衔制时,他已经离休!

喜欢牛员外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牛员外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