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舍利子之诛心 第1章 灵石
送交者: 厚朴甘草[☆★★若水居士★★☆] 于 2020-11-21 14:22 已读 2159 次 3 赞  

厚朴甘草的个人频道

序言
这是俺第一部小说,试航之作(仙侠玄幻),青涩幼稚,略加整理之后拿出来供大家闲来消遣,权当佐酒小菜,茶馆闲话吧。
小说写作缘由是看了一部连续剧《灵珠》,深感主人公结局悲惨,于是闲来无事狗尾续貂,希望弥补遗憾而已。诸位看官莫要见笑!简介小说前缘背景:却说远古三界,仙族、妖族、人族大战,朱雀作乱,被龙族之主无道,联合其弟问天、女娲弟子仙乐以及人族联合剿灭。然而无道心爱之人香消玉殒,万念俱灰之余让出龙主之位,浪迹天涯。故事从这里开始......
6park.com


********************************************************************************************
远古,人类尚在懵懂之中,到处是海浪涛天。陆地如同海上的行舟,渺小而不定。在大海的深处,阳光无法透入,黑暗与沉寂主宰着这里的一切。偶尔有一些闪烁的光亮忽明忽暗,带着诡异之气,那是一些海底生物在猎食,光影的明灭往往会伴随着一些可怜生命的不甘心的消逝,而这消逝却也同时成就了某些生命的存在。时光就在这些消逝与存在的更替中日复一日,似乎成为一种寻常状态,对于那浩瀚的海洋来说,一切都是那么平淡无奇。 6park.com

平淡虽是常态,但总有被打破的时候。这一日,很多的不平常接踵而至了。先是太阳,与往日不同,好像被染了色,鲜红鲜红的,倒真的像是个烈焰腾腾的火球了。接着,陆地上的动物们都惊惧不安,纷纷从藏身之处跑出来,也顾不得平日里害怕的天敌了,竟然混作一处往高处跑。更奇的是海水,那水面不仅失了往日的平静,竟然沸腾了,从某处不断向上翻滚,继而海底在震动,似乎整个海洋都在颤抖。突然间,海底似有闷雷炸开,红色岩浆喷薄而出,火与水的较量让海水瞬间浑浊不堪。 6park.com

与此同时,九重天上,瑶池在云雾中缥缈,若隐若现,又不知何处传来阵阵仙乐,听之足以消愁忘忧,我心悠然而不知身在何处。今日是天上百年一次的道坛度经日,众仙家在此欢宴聚饮,然后开始十日论道,讲述各自修行的心得。正欢娱间,众仙感受到下界的异动,拔开云雾一探究竟,恬巧火山一次剧烈喷涌,一股岩浆冲出水面,西王母身边护持甘露瓶的紫炼仙子一时贪看,手中的甘露瓶微微倾斜,瓶中的甘露不慎流出一滴,落入凡尘,刚好落在那刚刚涌出的岩浆之上。岩浆一面已被海水激成青黑色,露在水面上的那面接到了那滴甘露,瞬间变成琥珀,仍然是炫目的红色,既使被海水冲刷,依旧保持着岩浆原本的红艳。 6park.com

西王母微微叹口气道:"但愿这甘露之缘能让它造福下界,便也是成全了它自己。" 6park.com

6park.com

时光飞逝,那甘露洒上的岩浆变成了一块岩石,一面青黑,一面赤红,被海水冲上岸,受日月精华,更有甘露滋养,过了将近一万年,渐生灵性。此时,大地早已生出千万变化,沧海桑田,人族早已成了大地的主宰,而四海却是龙族的国度。那石头,虽已有了灵性,却尚不能变成人形,也不能自由行动,只可以变成各样的石头。 6park.com

一日,碰到龙族为苍龙修建陵墓寻找石料,那岩石原本担心自己的样子引人注意,就变为一块普通的岩石。谁曾想还是被采为石料,成为陵墓外铺地石中的一块。没办法,他只好委屈自己被人踩,继续修练着。如果就这样下去,也许再有个几千年,就能小有成就,脱胎成妖,因甘露的滋养,兴许是个有善缘的妖。 6park.com

然而又是意外发生,一场仙人大战在苍龙陵墓前杀得天昏地暗,上古神兽中的朱雀不甘心当年的失败而作乱,被龙主无道、无道之弟问天和女娲弟子仙乐联手诛杀。却不曾想朱雀将死之时发现了地上的灵石,拼尽最后一口气爬到灵石之上,朱雀的血一滴滴渗入灵石,灵石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神血灵力相助,竟然不过百年就修为猛增,终于可以飞行,离开陵墓,但还只能是石头的真身。 6park.com

那石头起初只是隐没在荒山野地默默修行,偶然间遇到有人无意中看到,觉得这半黑半红的石头很是奇特,便带了回去,由此对人间世界产生了浓浓的好奇。于是,灵石便有时化作砌墙的砖石,有时化作把玩的宝石,或是玲珑的假山石,或是书生墨客不可或缺的砚石,或是人人都爱的玉石,以这无穷变化,阅尽人世人情冷暖,看尽人间贫贱富贵。终于看腻了,厌倦了,只觉得人类如此怯懦庸碌不堪,更不忿他们竟会是这大地之主宰,便又重回到了那密林幽谷之中,专心修行,有心一朝得道,也该让这世界变变了。 6park.com

五百年后,西海,碧波荡漾,浩瀚无垠。 6park.com

这一日,西海龙王郁仲心情很好,能让他心情好的事儿只有两个,美人和美酒。此时的郁仲正在与一个年青貌美的鱼美人调情。 6park.com

当年历经仙人大战后,龙族重获仙籍,执掌四海,无道将龙族之主的位子让给了他视如兄弟的九鬼,自己怀着对爱人的思念独自漂泊而去。九鬼委派手下四大将分别镇守四海。东海龙王赤龙敖光,西海龙王青龙郁仲,南海龙王黑龙壬悔,北海龙王白龙兆庄。 6park.com

青龙郁仲算是四海龙王中最有心机的,城府颇深,但贪杯好色,冷酷无情。自从被封到西海为王,越发不知收敛,放纵无度,要不是多少还忌惮着夫人,只怕西海的海水有一半就是被他无情抛弃的情人的眼泪。近日,他又看上了妖艳的鱼美人,正当两人你推我搡,眉来眼去之际,突然,门被推开了。 6park.com

门口站着的是青龙的正室夫人乔汐。她脸上不仅没有怒容,反而嘴角含笑,只是那双杏眼目光阴森森的,令人不寒而栗。 6park.com

"听说这儿来了个美人,连嫦娥都自愧不如。我慕名过来看看,不巧倒让大王捷足先登了。打断了你们的倾谈,不会扫了大王的兴致吧。" 6park.com

"夫人真是消息灵通,我也才到。听说这位玉鲛姑娘不仅长得出众,还精通音律,夫人是否有雅兴一同欣赏一下她的琴艺?"郁仲心中不悦,但还是要勉为其难应付一下。 6park.com

"哦?原来大王是求才若渴,真是有心!玉鲛姑娘可要用心抚琴,别辜负了大王的真心!这美人我已见到了,果真是名不虚传,至于这听曲嘛,改日再听吧,别扫了你们的兴。"乔汐说罢转身就走,瞬间嘴角的笑意消失,一张精致的脸冰封般冻结,透着寒气和肃杀。 6park.com

望着她的背影,玉鲛心有余悸。郁仲的这位夫人面善心狠、尖酸善妒的名声早已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只是没想到见得这样早,看来自己今后要十二分的小心了。玉鲛正暗自忖度、心神不定,突然被郁仲一把揽入怀中,"美人,我们别理她,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对了,说你藏着好酒,赶快给孤王拿出来,看看是不是匡我呢?" 6park.com

玉鲛从郁仲的怀中挣出来,抬手理着弄乱的发髻,面带愁容地说:"不是我不肯拿出来,只怕拿出来,大王喝多了,让夫人知道,我粉身碎骨也担不起!" 6park.com

郁仲看着玉鲛抬起的玉臂肤如凝脂,云鬓似墨,又是双眉微蹙,低垂着双目更显得睫毛长而上翘,小巧的鼻子,红润的双唇,美人的举手投足都妙不可言,看得郁仲心里是又痒又痛。禁不住上前双手捧起玉鲛的纤纤玉手,怜爱地说:"就是伤了你一根手指头,孤王都心疼,怎么能让你粉身碎骨呢?谁敢伤害我的心肝宝贝,我就让先碎了她的骨!" 6park.com

玉鲛展颜浅笑,风情万种,看得郁仲骨头都酥了,一把将她搂过来,横将抱起往内室走去…… 6park.com

乔汐阴着脸回到龙宫,脑中一幕一幕尽是自己的这个花心夫君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不管是香的臭的、卑的贱的都往龙榻上拉,让她这个堂堂龙宫女主颜面无存,作人笑柄!如今她早已过了伤心的阶段,心已死,伤无可伤,剩下的就是仇恨与报复。她要让所有伤害她的贱人都生不如死,让郁仲众叛亲离,匍伏在自己的脚下尝尝被伤害的滋味! 6park.com

"娘娘,您回来了。喝点玉藻露润润口吧。"贴身侍女珊儿赶过来服侍。 6park.com

"怎么是你,青儿呢?"乔汐的脸色更阴沉了。 6park.com

"娘娘刚走,青儿就说那个贱人病了,要回去侍疾。倒真是会挑时候!" 6park.com

"病了?好啊!那我就去看看什么病!"乔汐说走就走。 6park.com

珊儿大感意外,忙跟上来:"娘娘贵体,小心让那贱人气坏了身子。"见娘娘毫不不理会,只好紧走几步跟着。 6park.com

龙宫很大,宫殿楼阁,层层叠叠,亭台回廊,蜿蜒曲折,一点也不亚于人世的皇家宫宇。这些楼阁殿宇竟都是用汉白玉和花岗岩所建,到处装饰着精美的贝壳、珍珠和宝石,巨大艳丽的珊瑚树奇瑰梦幻,各式海草、珊瑚与陆地植物大相径庭,形状奇特、绚丽纷繁、美轮美奂,令人叹为观止、目不暇给,当真这海里世界更有一番别样繁华。 6park.com

然而,繁华的背后也有阴暗的角落。 6park.com

在这龙宫偏僻之所的一间陋屋内,传出一阵呕吐之声。 6park.com

"娘,您这是怎么了,您哪儿不舒服?我去找大夫给您看看吧。"一个穿着侍女服饰的小姑娘轻抚着床上女子的背,焦急地说。 6park.com

"不用,给我些水。"那女子稍稍缓过来,靠在床头上,由小姑娘服侍着喝了些水。 6park.com

"这么挺着不行啊,小病耽误成大病可就不好了。要不,我去求求五太子,他不像大太子他们,有好几次都暗中帮我们。他会帮我找大夫的。"小姑娘急切地说。 6park.com

"青儿,我们不能总是给五太子添麻烦,一旦让娘娘知道了,五太子也会被责罚的。况且••••••"女子的话就此打住,似有难言之隐。 6park.com

"可是……娘,为什么父王这么待您?这么多年不管不问!您都这样了,就不能请个大夫看看吗……"青儿急得泪要下来了。 6park.com

"青儿,是娘不好,连累你跟着受苦。別哭,乖女儿,娘没有病,只怕是••••••娘有了身孕了。" 6park.com

"真的!娘,那……那我们应该告诉父王啊!他一定很高兴,您就不用在这儿受苦了!"青儿惊喜不已,兴奋地憧憬着,"太好了,娘,我就要有个妹妹或者弟弟了。如果是个龙子,那您就母凭子贵,我们就熬出头了!" 6park.com

看着雀跃的女儿,女子心中涌起一阵悲哀:"青儿,这件事千万不能传出去,就是五太子也不能说!" 6park.com

"为什么?那父王呢?也不告诉吗?"青儿不解。 6park.com

女子摇摇头。 6park.com

"为什么?"青儿追问。 6park.com

"青儿,事到如今,娘不得不说了。你知道娘娘为什么能容忍我们母女活到现在吗?你父王用情不专,处处留情,被他染指的女子不计其数,可没有一个是善终。你父王玩腻了,就忘在脑后,夫人心狠手辣,把她们都抓了起来、折磨至死!不仅是这些女子,即便是生下的龙子龙女,她也会千方百计阴谋暗算,一样都是死于非命!可独独留下我们母女,不是我们幸运,只是因为她垂涎我的一个宝物,又要拿你作人质,用你的命来威胁我。“ 6park.com

青儿很是惊讶,不禁追问:”娘,是什么宝物?“ 6park.com

女子注目青儿,庄肃地说:“珍珠皇!我们家族世代修炼着一颗珍珠,修炼它的人百病不侵,如果用它治病,不论什么疑难杂症,但凡有一口气在,它就能让人顷刻间病痛全无。这珍珠传到我这儿,至今已历经一万七千九百九十八年,再有两年,这颗珍珠就得大成,成为珍珠皇,不仅可以治病,服用它还可以长生不老、青春永驻,最要紧的,还可以用它换得一次起死回生的机会。娘娘就等着珍珠皇一出,立时就会杀了我们母女。如今我怀了龙胎,算算我临盘之际,也是珍珠皇出世之时,到那时我们三条人命,恐怕就难以保全了!"女子看着惊呆了的女儿,叹了口气,握着女儿的手继续说:"青儿,如果让你父王和娘娘知道我怀有身孕,我们一定会成为众人关注的中心,也更要引来娘娘的忌恨和监视,我们要逃就更难了。" 6park.com

"逃?我们怎么逃,能逃得了吗?"青儿不免慌乱。 6park.com

"娘隐忍这么多年,就是在谋划逃走的办法。如今虽不能有万全之策,可不能再等了。青儿,你要沉住气,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冲动。忍,一定要忍到我们重获自由的那一天。" 6park.com

青儿点点头:"我听娘的。娘,您歇会儿,我把这儿收拾干净,再去做些热汤来。" 6park.com

"青儿,收拾好了,就快回去侍奉娘娘吧,出来久了回去会受罚的。" 6park.com

"娘,别担心。娘娘出去了,恐怕这一时半刻回不来,您••••••"青儿话未说完,门被猛地推开了。 6park.com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当娘的算计别人的丈夫,女儿就算计着偷懒!"乔汐站在门口,横眉怒目,尖声厉言,此时的她,也不必装,更无须忍,面对这两个毫无还手之力的阶下囚,赤裸裸地发飚真是爽快。她留着这两个人这么久,除了对珍珠皇志在必得,也是给自己营建了一个发泻的场所。只要是有不顺心的事,就拿她们出出气,五百年来日日如此,竟已经成了习惯。 6park.com

"娘娘恕罪,只因母亲身体不适,所以过来看看。娘娘要罚,就罚青儿吧。"青儿赶紧低声下气地认错,希望不要牵连到母亲。 6park.com

"当娘的不要脸,做女儿的也不知羞耻。怎么,说的不对吗?你娘有珍珠护体,百病不侵,要不怎么会日夜勾引男人不知疲倦!你当面撒谎,脸都不红,看来真是要青出于蓝了啊!" 6park.com

"娘娘息怒,当心气大伤身。原是我思念青儿,私下里让她回来看我。青儿还小,胆小怕罚,说了谎,我一定好好管教。"女子生怕娘娘生疑,赶紧将错就错,先蒙混过关再说。 6park.com

"好啊,银铃,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管教你这个贱种!"乔汐眼中凶光毕现,说话都是咬牙切齿的。 6park.com

银铃赶忙搬了个椅子给娘娘,回身看着青儿,咬了咬牙,从门旁捡起一个小臂粗的鱼骨铲,用长柄对着青儿就是几下,青儿咬牙不吭声。 6park.com

"珊儿,我看你真该去找个大夫给这个贱人看看了,有气无力的,不是真病了吧!"乔汐不依不饶地逼迫。 6park.com

银铃闻言,咬着嘴唇,挥起骨柄雨点般落下,边打边数落着青儿的不是。青儿先是跪着,之后就倒在地上,除了认错,别的一声不吭。渐渐地青儿认错的声音也小了下去,银铃停了手,跪下来哀求:"娘娘,有了这次教训,青儿不会撒谎了,再打下去只怕青儿就不能侍奉娘娘了。"银铃心中又是痛又是恨。 6park.com

"哼!我哪里敢劳她伺候!她受罚认错,那你呢?" 6park.com

"娘娘教训的是,银铃管教无方,甘愿受罚。"说罢,银铃左右手轮流自打耳光,声声响脆,脸上立刻红印鲜明。 6park.com

青儿不忍看,眼泪不住滴落。 6park.com

看着银铃嘴角渗出血来,乔晰不屑地挥了一下手,起身冲着银铃阴冷一笑:"自作孽,活该!"转身往外走,青儿赶忙踉跄着跟上去,回头望着母亲,母女俩目光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6park.com

 

评分完成:已经给 厚朴甘草 加上 50 银元!

喜欢厚朴甘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厚朴甘草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厚朴甘草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