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舍利子之诛心 第80章 表白
送交者: 厚朴甘草[☆★★若水居士★★☆] 于 2021-01-13 13:41 已读 826 次 3 赞  

厚朴甘草的个人频道

追月料到迟早必然会与方斋做个了断,一直在想克制他的办法,关键就是不让他使出“鬼目枭”,速战速决。 6park.com

于是追月一开始就力求先发制人,一招紧似一招,不让他有机会使出“鬼目枭”。两人斗了一阵,方斋苦于没有机会施展“鬼目枭”,渐落下风,已经猜到了追月的意图。忽然计上心头,方斋边打边向正厅后门退去。 6park.com

追月便知道方斋的用意,下手更为凌厉,看看形势危急,方斋被追月缠住,竟一时靠过不去,但已感知门边有人声,方斋一狠心,竟硬生生挨了追月一枪,伸手召回“混沌”符,此时平陵鹤刚好在后堂门口摸索着,突然间眼前一亮,看到门口,因眼睛一时不适应光线,便一手遮光,一脚往门内迈进来。 6park.com

方斋作势要去抓平陵鹤,追月抢上来一把抓住平陵鹤飞身往院中退去。然而就这一招之间,给了方斋难得的机会,当追月放下平陵鹤,“鬼目枭”已现,追月躲避不及,立即现出白鹿真身被定在当地。 6park.com

方斋狞笑着挥动拂尘冲过去,拂尘的银丝根根绷直如千百根银针向白鹿的颈部刺过去,突然奕正合身而上挡在白鹿前面,银针全部刺入他体内的同时,白鹿回复追月之身,一柄银枪箭一般刺入方斋的左眼,方斋大叫一声,血流满面,掩目而退,一手攥着道符,恶狠狠吼道:“追月,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将符一摔,人便消失不见。 6park.com

追月忙去看奕正,只见他整个上身如万箭穿心般被扎成了筛子,可看着自己的眼神却是满怀关切,追月的心涌起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温暖。 6park.com

追月扶着摇摇欲坠的奕正,看到平陵鹤呆若木鸡,知道他定是被自己的白鹿真身吓到了。但平陵鹤又看到奕正浑身是血,踉跄冲过来,语不成句地说:“这、这,陛下┄┄” 6park.com

奕正握着他的手,努力微笑着摇摇头,嘴角却流出血来。 6park.com

追月不能再耽搁了,对平陵鹤说:“国舅爷,先不要声张,我自会回来收拾局面。你放心,我这就带着皇上去医治,绝不会有事!”说完做法将整个平陵府罩在结界之内,自己扶着奕正腾空而去,看得平陵鹤目瞪口呆,如在梦中。 6park.com

当青儿看到追月驾着失去意识的奕正,再看到他胸腹间被不知什么东西刺得如筛子一般,身上像是被血洗了,不禁心惊,没想到奕正登基不过两日,形势就惊险到如此地步! 6park.com

两人忙将奕正安置在与乘风相邻的房间内,青儿吐出珍珠放在奕正身上,珍珠所到之处,伤口随即消失。 6park.com

青儿收了珍珠,安慰追月:“姐姐,他的伤口已经愈合,就是失血过多,静养些时日就能康复。你还好吧?有没有伤到?” 6park.com

“我没事,要不是他替我挡了致命一击……我希望他没有这么做!”追月很是心痛。 6park.com

奕正从梦中惊醒,那是同样的梦,微微开启的宫门,恶毒的双眼,倒下的母亲,一张张冷漠的面孔,可当他扶起地上的母亲,看到的却是面色苍白的追月,他猛然一惊,从梦中醒来,一睁眼便看到一脸关切的追月。 6park.com

追月见他醒了,不禁问道:“是做噩梦了吗?” 6park.com

奕正看到追月,心中轻松了,庆幸那不过是个梦。于是笑笑,便要坐起来。追月将靠枕放在他身后,奕正侧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天已微微发亮,再看看追月,追月会意,手一伸,一方小小的白绢放到奕正面前,角度刚好便于书写。 6park.com

奕正提笔写道:“什么时辰了?” 6park.com

“卯时,还早,再睡会儿吧。”追月说。 6park.com

奕正又写:“舅父那边可还好?” 6park.com

追月说:“放心,虽然受了些惊吓,倒无大碍。我已加派侍卫和我的亲信护卫平陵府。那方斋伤得不轻,暂时不会再来。寻常刺客更难以靠近。对不起,是我的疏忽,让方斋钻了空子,对不起!” 6park.com

奕正摇摇头,写道:“这么多事都是你一个人撑着,我应该谢谢你!方斋的确是个很大的麻烦,他还会找你报仇,你要多加小心。” 6park.com

追月用异样的目光凝视奕正,幽幽地说:“你拼上性命去护一头鹿,不后悔吗?” 6park.com

奕正突然想起刚才的梦境,心中发寒,情不自禁地轻轻握着追月的手,片刻后松开,提笔写道:“那日你对我说,你愿为我遭受天谴,可我不想让你为了我受到一丝伤害。我害怕失去你。” 6park.com

追月的心不禁颤抖,越是不想流泪,泪水还是不争气地滑落下来。奕正用手轻轻为她擦去泪水。两人默默相对无言,却胜似千言。 6park.com

“当-当……”晨钟响起,奕正知道是上早朝的时间到了,猛然间想到一件事,用手触了触胸前,发现身上的伤好了,惊奇地看着追月,刚要写下来,追月却说:“不必写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妹妹青儿有颗珍珠,但凡有一口气在,什么伤病都可治愈。尤其是这外伤,珍珠一碰触,伤口即刻复原。所以你的伤口都痊愈了,只是失了不少血,伤了元气,还是要静养调理。不如,今日的早朝就免了吧。” 6park.com

奕正觉得很是惊奇,写道:“你曾说有个妹妹是龙女,原来这世间竟真的有龙,若有一天得见真容,此生无憾!” 6park.com

追月不禁莞尔,说道:“你不记得比箭之时,青龙现身?当时她就在你身后啊。” 6park.com

奕正回想当时的情形,这才恍然大悟,写道:“原来是你们串通好了戏弄群臣啊!” 6park.com

追月半嗔半笑地说:“怎么说是戏弄,刚才不是还说见到真龙就此生无憾了吗?我可是让他们都此生无憾了,还不谢我!” 6park.com

奕正一笑,写道:“让内侍进来更衣吧。我突然不上朝,难免人心浮动,况且还有大事耽误不得。” 6park.com

追月不再劝,默默收了白绢,化身阿东,便去开门召唤内侍入内更衣。 6park.com

时间不知不觉又是黄昏时分。追月看着明显露出倦怠之色的奕正,终于将又哭又闹的惠太贵妃送走,几乎是跌坐在椅子上,脸色很是难看。她忙叫来暖轿,将昏昏欲睡的奕正抬回配殿,刚到门口,神庙的亲信便追随而至,报说乘风醒了。 6park.com

追月将奕正安顿好,便急急回到神庙。姐弟相见,自是一番劫后重逢的欣喜。 6park.com

乘风神色凝重地对追月说:“姐,玄墨已经知道你与青儿姑娘交好,隐瞒不报。几次派小妖来刺探你的情况,虽没抓到其它把柄,但玄墨已不再相信你会尽心办事,要派蚚惕来抓你回去,另遣步云来代替你。” 6park.com

“步云?是玄墨新收的手下?”追月问。 6park.com

一提到步云,乘风满面怒容,极为厌恶地说:“姐,你可知这步云是谁?提起来就有气!她原本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妾,叫小红。因为她长得像龙族殿下无道死去的爱人雨蝶,被玄墨派去的小妖找到。玄墨训练她妆扮雨蝶,改名叫小蝶。后来,玄墨带着她到蜀山,故意设了个局,让无道以为她是雨蝶五百年后的转世,博取无道的信任。然后把无道引到普济寺,重新上演当年雨蝶为无道而死的那一幕,玄墨故意用妖气伤了小蝶,刺激无道,想逼迫他自剖龙胆来救她,趁机杀掉无道。没想到功亏一篑,被两个和尚给拦住了。无道不明真相,不仅给小蝶治好了伤,还带她回到蜀山。小蝶设计要杀青儿姑娘,玄墨亲自出手,结果虽然逼走了青儿姑娘,小蝶也露了身份。无道没杀她,蚚惕把她带了回来。谁知玄墨不仅没有怪罪,反倒很欣赏她。小蝶仗着玄墨撑腰,终日纠缠我,我告诉她人妖有别,让她断了念头!她就去求玄墨说愿变成妖。玄墨竟然答应了!当初,玄墨从岐凤山迁到黑崖谷,收复了一只蟒蛇精,已修炼了一千七百多年,叫千娫,但玄墨却一直猜忌她。因此,玄墨借着这个机会,设计让千娫吃了小蝶,事先却为小蝶施了法,结果小蝶鸠占鹊巢,占了蟒蛇精的躯体,白得了千年的道行,虽然这样做还是折损了几百年的修为,我们也不是她的对手。她还给自己取名‘步云’,说什么和我的名字相配,对我更是纠缠不休!我一怒之下便跟她打了起来,反被她打伤。又被蚚惕趁机算计,中了他的毒,危急时却又被步云救了。她去求玄墨给我解毒,玄墨要她在三个月内让人族臣服。所以,步云和蚚惕奉玄墨之命一同来中平,蚚惕负责抓你回去,而步云则会假扮成你,祸乱中平。”乘风说得太久,有些喘息,青儿端了碗汤药来让乘风喝了,让他稍作休息。而自己终于知道玄墨指使小蝶暗害无道的这些细节,又把刚刚平复的内心搅动得翻腾起来。 6park.com

 

评分完成:已经给 厚朴甘草 加上 50 银元!

喜欢厚朴甘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厚朴甘草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厚朴甘草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