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我的家國情懷---父親的懸命歸途
送交者: 無知者無畏[♂☆★龍頂協統★☆♂] 于 2021-01-28 22:10 已读 8779 次 12 赞  

無知者無畏的个人频道

文革雖然始於1966年中,但是真正影響到縣和鄉鎮一級的地方,其實是很晚的事情,最少在73-4年的時候,鄉鎮一級並沒有多少實際影響。

離我家不到一百米的一個半島上(U型河道形成的)有一所中學(鎮屬,我後來在這裡讀過初中),這裡有一個女老師(也是全鎮唯一的一個人)參與了66-67的毛主席接見紅衛兵活動,她見過周總理,她是這個中學最好的老師,每次說起這事,她那都是一臉的自豪和驕傲。去北京參加毛主席接見,並非很多文人作品所描寫的那樣,說什麼是一些不學無術的傢伙,實際上這些人都是基層推薦出來的代表,業務上絕對是一流的,政治上也是可靠。當時的校長(我讀初中的時候,他還是校長)也想去,他甚至把自己的名字都改成張紅賓(兵)都沒有去成。

鄉鎮一級形式真正轉差的,是74年以後,這一年我的大伯婆(老紅軍遺孀,小腳女人)去世了,這一年有天災,乾旱很厲害。74年冬天,西南一帶的紅衛兵機構(主要是『三師』和『零連』--派別),把分支機構推進到鄉鎮一級(是不是有點像當年輪子的“輔導站”?),中學是重災區,我家附近的那所中學也參與其中,學生們分派系武鬥(其實『武鬥』也不是文學作品所說的那種非得搞它個『你死我活』,主要是互相之間扔石塊,砸泥巴,最嚴重也就是往對方撒石灰,絕大部分時候,都不會砸到人,通常一看到砸到人了,施暴的人知道惹禍了,也就『一哄而散』了),我奶奶見證過紅軍和川軍打仗,她嚴格地看守著我們,不讓我們靠太近看熱鬧。

75年春季,老師們開始下鄉支農(我們小學也停課),那個去北京參加過毛主席接見的女老師就住在我家(因為我家是紅烈,可以接待她,她是鄰縣的人,民國時期的師範生),白天跟我一起下地幹活(收糧食-豌豆),休息的時候,就教我們各種知識,我就是哪時候學會看時鐘和手錶的(別笑,真的),我當時對她那一雙又白又嫩的手印象深刻,哪裡像我們的手,又粗又黑,心想,這世上居然有這麼白嫩的手?,現在都能記得當時她幫助我們收糧食情況,那真是自願,真誠和無私的。她在我們家吃飯,會給糧票,我們可以拿著這些糧票去鎮政府領糧食(但是通常都會留著這些糧票)。

75年秋冬季,形勢開始惡化,最直接的感覺就是,我大伯婆去世以後,我奶奶陪鬥(鬥地主的時候,陪著站在旁邊)的機會多了好多,很多時候,我也會陪在旁邊(後來我才明白,我奶奶一直把我帶在身邊,那些參與鬥地主的人,看到有孩子在旁邊,就會比較節制)。

其實現在想起來,那些所謂的“鬥爭”,也不過是讓這些被沒收土地的人(地富反壞右),要認清現實,不要老是想著老蔣會打回來幫他們奪回土地,經常用的一句話是:“只准老老實實,不許亂說亂動”。有人亂說亂動,被人告了,真的會挨打,我還真見過,是比較嚇人!

我們家倒是沒有什麼,我們家本來就支持革命,而且為此付出重大犧牲(一紅兩抗日);如果不支持革命,大伯公也不會參加紅軍,只是家裡田地多也是事實。後來不也都交給國家,大家分掉了,鎮上的鋪子,也都交出去了,所以一直沒有什麼大事。

我父親除開毛筆字寫得好以外,還是遠近聞名的石刻高手,特別是魏碑體石刻和高要求的紀念碑的製作。

基本上附近幾個縣市的公園,紀念碑上重要石刻,在他那個年代(60-80年代),都由他和他師傅包圓,他師傅負責起料(專業用語,方(動詞)料和檢平面),由我父親負責雕刻。

75年整年,我都沒怎麼見過我父親,快過年了,才盼到我父親回家。原來是這一年我父親和他師父一直在萬源縣施工,建造當地的一個公園,裡面有大量的石亭和石雕工作。父親回來的時候,我們盡本上不認識他,人瘦得不成人形,衣服也全都破了。那時候襄渝線已經通車到達縣(現達州),父親回來的過程中,被阻在了火車上了,他說,整條鐵路線上,全是人,火車頂棚上是人,鐵軌上躺滿了人。這些人都嚷嚷著要去北京見毛主席,鐵路運輸中斷了四天四夜,具體有多少人,誰也不知道。父親他們一共四人,所帶的乾糧,只夠一天(正常也就是一天就到渠縣了),他們有見過數次有解放軍和幹部模樣的人上車(估計是當地武裝部和軍分區的人),勸這些人回家,但是這些人不為所動。堵塞的第一天晚上,他們分到一人一包餅乾,第二天就什麼都沒有,第三天,有人在站台上推著一個大鬥車,一掀開蓋子,就聞到一陣酒香,原來這是他們從附近酒廠弄來的釀製用的酒糟(裡面有釀過酒的高粱,麥麩和穀殼等,可以用來餵豬),他看到有解放軍戰士試吃,然後就讓所有人排好隊,一人分一捧(有紙的,就用紙包著,沒有的,直接用手接著),這就是他們一天的食物,再也沒有了。第四天,完全沒有任何食物供應,那怕他們有火車票,列車員也沒有辦法提供任何食物。一直到第五天清晨,聚集在火車和鐵道四周的人,才慢慢散去。

我後來時常回憶起這段事情,想到那時候國家的確是經歷過一些令今天的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在那個年代,好像也正常的很,人們對毛主席充滿了真誠的熱愛和崇敬。

评分完成:已经给 無知者無畏 加上 500 银元!

喜欢無知者無畏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無知者無畏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無知者無畏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