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经济观察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从自由经济扯到香港国安
送交者: 魏习加[☆★★欢迎光临脸书★★☆] 于 2020-05-23 2:15 已读 10465 次 29 赞  

魏习加的个人频道

那些反对中国经济道路的人们,通常喜欢设立一个基本前提:自由经济最好。我同意在法制和道德规范共识的保障下,自由竞争的私人资本经济通常最有效率,最有活力,同时还能基本保护公平公正,确实“很香”。但一方面,自由经济天然的导向垄断,垄断的规模效应和集中效应(经济通常不喜欢民主,而喜欢集中)也许欠缺一些活力,但最具备成本效益,也成长出自由市场的破坏力。一个例子:亚麻在零售市场的占有率越来越大,规模化带来低成本,他们资本雄厚,就能建设更多自家的基础设施,比例仓储,物流,以后背后的高科技(例如进销存运的自动化/智能化,客户消费偏好,巨量数据的快速处理加工,顺便“卖云”)。市占率上来之后,他们的议价权,定价权就越来越强,小商家的生存难度就越来越高。

垄断资本会打压他的控制范围以外的创新和(潜在的)竞争对手:不客气的时候就利用其市场优势逼死你,客气一点就买下来关小黑屋,真看得上你就买过来用起来)。西方政府发展了“反垄断法”,用拆分/抑制并购等方法试图克服垄断的破坏性,但同时也扼杀了垄断的正面作用 - 规模效益,使得被拆分的本国企业失去全球竞争力。美国政府似乎很快的调整了策略,将“反垄断”大棒只用于对外,再跟“反商业贿赂/欺诈”,“维护国家安全”,“违反国际制裁”等等工具配合起来,再借助美国的软硬实力长臂,不遗余力的打击海外商业竞争对手。欧洲一此政府倒还兴致勃勃的继续用“反垄断”维护他们理想中的自由市场,时不时的还要忍受美国的反垄断大棒(比如阿尔斯通),有时被打急了也反咬一口(比如数字税)。

“反垄断法”的失灵和滥用,除了缘于西方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商业竞争之外,也缘于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中国对于规模经济的力量有了充分的认识,对于“垄断”的好好坏坏,如同我在前两天的小文中说到的:“中国给出了更好的答案:用资本的公有性来约束垄断企业的过度贪婪,强化垄断企业的社会属性和社会责任,尽管执行起来还有很多不尽人意之处,例如被利益集团势力侵蚀操控,经济激励力度降低,抑制内部创新(西方垄断资本也有类似问题,但主要是抑制外部创新)等等,但我想,总的来说还是一个比人为拆分更好的解决方向。”但在西方资本的眼中,“公有制”就是国家垄断,是对西方主导的全球自由市场的巨大挑战。西方资本在利用新兴经济体的低成本劳力,低成本资源肥了自己的同时,也触发了新兴国家的经济腾飞,国家自信和民族意识,而像中国这样规模实力和潜力都巨大的经济主体,偏有好死不死的有一个既笃信公有制,用国有资本约束和限制私人资本“负面效应”,偏重公共利益;又同时放开私人资本/私企的自由竞争,偏重经济效率活力;并力图给国企和民企提供“公平竞争”的市场机会的这么一个政府,这个政府一方面尊重自由经济规律和国际市场规则,一方面又在一定程度上组织/扶持国内的经济力量参与国际竞争,还为外资进入中国市场参与自由竞争设定了一些门槛和条件。西方资本对于中国市场是又爱又怕又恨。中国经济,中国商企中明里暗里,时有时无,此起彼伏的“国家/国资”背景,对于西方经济体中的许多精英来说,无疑是比“垄断企业”更为恐怖的怪兽。

理解了这些,就不难理解目前东西方紧张关系的经济原因。对于西方人制订的wto等全球贸易摩擦框架和规则,“环保”规则,中国一面遵守一面钻空子(例如“发展中国家”概念上的错乱:巨大的体量和相当的经济实力,以及可怜的“人均”数据;相当发达的都市,和遍地的穷山沟;全球最大的奢侈品消费群体,和拾荒者,三和大神,有些悲惨的乡村老人和缺乏管教的留守儿童,为了三五十块人民币努力接客的姑娘妇女们),维护中国自身的经济利益。面对这样一个难以完全遵循西方经济秩序的中国,以川普政府为代表的部分西方政府对中国失去了耐心,他们宁可砸掉自己人的“中国锅”(西方资本在中国的经济利益),撕烂自己拉扯起来的全球经贸争端解决架构,撕烂对于环保的义务和承诺,也要把中国怼回去。

对于中国政府和社会来说,施行经济控制,社会控制也有他们的逻辑。很多核心技术,专利壁垒,利润大头都在洋人手里,要取得国际竞争的机会,就不得不通过集结规模,压榨劳力,改善基础设施,补贴退税等手段来提高“国货”的竞争力,基建,补贴,维稳都需要钱啊,举债能举一部分,但想举太高,却没有美国那种号令全球都帮它托举的本事,只好加紧“国家剥削”,包括利用土地/房产等手段,把花出去的钱再收回来。还好这些年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小有些成就,国际竞争力有所上升,政府手里的钱多了些起来,一些城市终于可以摆脱“土地/房产经济”了(没房的欢喜房多的忧)。前面说过,自由经济对于整个社会(不仅是对资本,对企业自身)有效率有活力(即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社会效益)的前提是:1,管得到的方面,有完善的有实效的法制;2,管不到的方面,有较好的社会道德良心的约束。现今的中国,大概有全球最大规模的法律法规体系(大到政策,小到通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但有法可依 - 各种(经济)骗子坏蛋们的新花样层出不穷,立法部门疲于追赶;有法必依 - 各种集团利益部门利益派系利益纠缠不清,执法成本又高,执法能力和意愿也经常打折扣。所以“法制”在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时候,还是不得不“以令代法”,以“人治”代行“法治”。比例反贪反腐,说实在的,光拿法律当武器,要完善证据,需要付出的成本,包括时间成本可能难以负担,而且那些“需要处理”的对象,有很多办法拿法律当“挡箭牌”。道德法制,这俩词常常在一起说,就是因为道德,社会风气,官场风气,责任心,使命感,还有道德衍生出来的理性,文明,宽容,自律,冷静,远见,这些东西是法制的生态环境,是法制的土壤,营养和保障。如果说法制是“实数”,这些东西就是“虚数”,虚数比实数可多多了。我们尊重法制,追求法制,但法制不是一切。万法归宗,万佛朝宗,道德良心才是这个“宗”。中国的法制尚在路上,而中国的道德良心还有很多还没长全,长出来的还经常给狗吃了。对于这样的中国社会,硬塞个华丽丽的“完全自由经济”,“完全自由民主”给她,不噎死,也是虚胖,丑得一逼。

扯得有点远。总之,中国社会,中国经济,中国人都需要管。在中国单纯追求自由经济,可能会有局部的,一部分人的发达,但难以“可持续发展”,更有可能引致动乱,让几十年的经济腾飞成果化为灰烬。

那中国能不能只好好管自己,而在对外商业竞争中老老实实遵循西方的规则和秩序呢?中国人和中国政府就不能不钻空子,当西方秩序下的“良国良民”呢?很遗憾,我觉得办不到。盲从西方的规则,中国经济只能在西方设立的玻璃天花板上撞死。西方可能主动提供完全真正公平公正的全球自由竞争环境吗?我觉得几乎不可能。他们中一些人或许有这样的“圣母心”,但西方资本利益,西方国家,西方民族的利益,只会把这样的圣母心当个幌子。西方资本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更富了,西方民众却没分到多少油水,西方的“低端人口”们更是惨淡,只能靠国家福利。“地方家也没有余粮”啊(有他们也不会交出来的,最多施点粥)。他们自然不愿意把他们的生活水准预期去跟全球平均数去对标,那就只能借助现有的优势和实力,“苦口婆心”劝新兴经济体,“你们够啦!有流水线工作可干就很好啦!研发的活还是留给我们吧!你们努力读书,我会进口个把,给他们“高薪”的!”

中国人当然不会听。凭啥你们一个大人一辆车,我就只有挤地铁公交的命?我也要自己开车,接收孩子上下学,野营,得空还要跑个滴滴补贴家用。川川们说,“劝不听,我就只能把中共和中国政府抹得黑黑的,把圣母婊们挂在旗子上,大力推销‘民主’膏药,打台湾牌,绊香港脚,扭新疆脖子,扯西藏哈达,追着华为和一众中国科技企业跑,把他们按在清单上,乖乖和中国屁民们一起下蛋给我吃。”

利益之争,没有解药。信教传教也白搭。好好干活,准备战斗,建统一战线,让实力说话。只是有些人被高高在上的圣母们骗了,殊不知那些圣母是被西方资本力量和群体利益订在高竿上的。

心情好时,我会希望中国资本力量到西方投资创业去,赚微利,惠民生,再帮西方政府整整福利,治治贪得无厌的资本和刁民。可中国也需要这些投资和就业机会啊,西方政府还叫嚷着中国资本威胁“国家安全”;而且西方政府怎么可能去整治他们的金主和选民呢?真是痴人说梦。真要帮他们,不如把中国发展好来,用中国的软硬实力,制度示范力,去迫使西方的资本、精英和民众们自我改革,去调整他们的利益格局和工作态度。只有对等了,他们也才愿意一起坐下来谈判资本利益,劳工利益,国家利益,政治利益的全球均衡化。 6park.com

回到香港国安法的议题。能够看完我上面的文字,或许能够理解一点西方对于香港问题的态度。集权有集权的问题,民主也有民主的问题。中国在社会治理的微观上,也确实有太多问题(美国应该少得多);不少港人仇共崇美的心态我能够理解一点。中央政府跳过特区政府和香港立法机构强推国安法,一定会在香港招致较大的反弹。咱不说港人对于内地政府的仇视鄙视吧,“不信任”肯定是有的,归根结底,是对大陆制度的不信任。西方自由资本经济模式导致的香港贫富分化,我看许多中国南方人有很好的耐受性(发财就是靠本事,靠运气;另外,发财的全称是“发洋财”,内地“土财”,“土财主”,鄙视之),穷人自有穷人的痞子文化(古惑仔?),幸福快乐和人生意义不比富人们少。但要让我受“官”的管,要是洋人我认了,要是内地老共的泥腿子,我呸。古时山高皇帝远,我们南人自古不把皇权放在眼里,除了红毛,老子连条子都不惧,现在老共又能如何?皇爷“投之以木桃”,他们能“报之以大便和燃烧弹”。

在我看来,香港的经济政治问题,让他们自己去搞。过不下去,就上内地打工去。中央政府伸手过去,“哇靠,我自己的瘤子,轮不到你来割”。买办经济这种“洋财”,内地只要稍一抓手,保准他吃不着。跟洋人挑明,要投资就直接投,不需要去香港绕一圈。中央省省经济政治资源,让港人自己选择,要去欧美,自寻出路;要去大陆,给行点方便。待香港人口降下来,再多从内地填些人过去,慢慢改变这一个殖民城市的风气。

“国安部门”建到香港地盘上,估计是板上订钉,谁也反对不成。不过我觉得,名为国安,实为教育督导就好了。多培训一些教育资源,也从内地选送一些优良师资力量过去。大人就算了。从娃娃抓起。 6park.com



喜欢魏习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魏习加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经济观察首页]
魏习加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