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项与年:敲下4颗门牙、装成叫花子,徒步走十几个县为红军送情报
送交者: JollyRoger[★★★好谋而成★★★] 于 2021-06-11 7:32 已读 894 次  

JollyRoger的个人频道

 如果说人民和军队是新中国成立的正面力量,那么地下党和谍报工作者则是默默在背后付出和牺牲的人。

  项与年就是我军众多地下党员之一,他一直在为新中国的成立努力着!


  项与年

  项与年,1894年出生于福建连城的一个普通农民之家,父母一共有六个孩子,他排行老四。

  在项与年9岁时,父母为了缓解家庭经济困难,将他过继给了他的堂叔。

  被过继给堂叔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因为他的婶婶很快生下了儿子,非亲生子的他自然备受冷落。

  因为家庭原因,他幼年并没有进学堂读书,但是,项与年努力刻苦,聪明好学,通过自己的努力自学了很多东西。

  1918年,项与年独身去北平看望自己在法院工作的兄弟项廷爵。

  此去北平,注定是一段不寻常之旅,在北平的这段时间,通过项廷爵的引导,项与年接触了革命新思想,心中燃起一股革命的热情!随后,这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革命活动。

  项与年被“民主、科学”的思想吸引,对苏联传来的新思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决定投身于革命事业。

  1921年,项与年经人介绍加入国民党。然而,好景不长,孙中山被袁世凯夺权,国民党的所作所为逐渐让项与年失望。


  这时,中国共产党这支新兴力量出现了,共产党的眼界、思想、为群众着想才是他真正向往的。


  1956年,项与年(左)与莫雄重逢时合影

  1925年,项与年在浙江的一个小学庄严宣誓,加入了共产党!

  随后,项与年接受组织安排远赴印度尼西亚地区工作,为了方便工作,他长期潜伏于印尼华侨中,在印尼这段时间,项与年发展了大批党员,他带领华侨中的革命人士开展革命活动,为我党培养了大量的优秀人才。

  1927年,国内大革命失败,国内形势不容乐观,军阀四处征战,国共两党也开始明争暗斗。

  为了更好地了解各党派的情况和歼灭敌军特务,中共中央成立了情报机关——中央特科

  同年10月,项与年因在国外进行革命活动被遣送回国,抵达上海。

  他曾经是华侨身份,回国后在组织的安排下隐藏了共产党的身份,并担任南京华侨委员会科长。

  凭借华侨委员会的工作,项与年又结识了很多国民政府的官员,在他们的推荐下,项与年担任复炎小学的校长,后期,这个学校发展成中共特科的重要联络点。

  因为项年工作能力出色,结交广泛,能言善辩,反应机智,党组织安排他进入了中央特科三科工作,他正式成为我党潜伏的一名地下工作者

  中央特科三科的任务复杂繁重,主要负责打探被捕同志的消息,以及实施营救活动,还负责抓我党的叛徒、特务等,是一个典型的行动科!

  项与年加入三科后,积极完成党下达的任务,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和勇敢担当,不断为党组织除奸除害!

  1929年8月24日,在上海沪西区,中共中央机关的几位同志被捕

  当时,彭湃、颜昌颐等人员正在联络点召开秘密会议,就在这时,英国租界的国民党特务持枪破门而入,这几位同志锒铛入狱。

  入狱后,这几位同志被特务严刑拷打和逼问,但是他们为了党、为了革命信阳,即使被特务打得伤痕累累,也闭口不说一句话。


 彭湃

  8月30日,彭湃等人在上海龙华地区被国民党残忍枪杀,英勇就义!

  当时,党中央四处托人打探彭湃等人的消息,想方设法去营救这几位同志,还没有来得及行动就传来彭湃等人英勇牺牲的消息。

  周恩来得知彭湃牺牲的消息后,痛心疾首,他认为党内一定出现了叛徒,彭湃作为中农的创始人和领导人物,他的牺牲是党中央的巨大损失,周恩来给中央特科下达命令:务必全力追查出叛徒!

  经过中央特科的调查和打探,很快锁定了目标人物:白鑫

  白鑫是中共中央的军委秘书,与彭湃共事多年,极为熟悉,周恩来收到这一情报,觉得十分诧异和痛心,怎么也没想到叛徒竟然是中央军委的同志!

  白鑫是党中央的害群之马,必须铲除,否则上海地下党岌岌可危!随即,他指示中央特科全体成员: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铲除白鑫,必须迅速!

  中央特科收到周恩来的指示后,立即对白鑫的住处展开调查,几经周折,终于打探到白鑫正藏身于国民党情报处处长范争波家中。

  白鑫每日闭门不出,范争波家附近也守备森严,我党工作人员根本无法近身。

  中央特科负责人陈赓为了方便行动,在范争波家附近租了一个房子。项与年等人在这个地方日夜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白鑫做了亏心事,日夜寝食难安,他向范争波提出:派人送他去意大利生活。

  很快,这个消息被中央特科掌握,陈赓命项与年为行动组组长,在白鑫出发的时候实施刺杀活动。

  项与年听说过彭湃的事迹,觉得他是一位为理想而死的英雄,他向陈赓表示:他必定会击毙白鑫为党除害。


 白鑫

  1929年11月11日夜,夜幕降临,白鑫穿着一身黑衣服拿着手提箱,在几个保镖的护送下悄悄从范争波家中走出来,他四处张望着,往汽车方向走去。

  他刚摸到车门的把手,就听到有人大喊:“白鑫!站住!”,白鑫吓得急急忙忙地往车上爬,这时旁边的小道上冲上来几个拿枪的人,对着他开枪。

  项与年怕车开走,立即对着车开了一枪,车胎被打爆了,车子无法行动,白鑫也被子弹射中,负伤而逃。

  项与年大声喊道:“同志们,别让他跑了!

  白鑫没跑几步,项与年和几位同志就追了上来,项与年对着他狠狠地开了几枪,白鑫口吐鲜血,倒地而亡。

  经过中央特科的同志们将近两个月的努力,叛徒终于被击毙了,为彭湃等人报了仇!

  自此之后,项与年一直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在上海地区参与中央机关的情报执行与各组织的联络工作。

  1931年,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面对国民党的血腥屠杀产生畏惧,没有经受住国民党的利益诱惑,叛变投敌。

  此时,中共中央陷入危机,各方面的联络中断,国民党对我党地下党和中央领导人采取联合抓捕活动,中共中央负责人周恩来在中央特科的掩护下离开上海,前往江西的中央苏区革命根据地。


  同年,中央特科负责人陈赓、李克农也乔装离开上海。虽然这些人离开上海,但上海的情报获取工作不能中断,这一重担落在了项与年身上。


  上世纪50年代在辽宁工作时的项与年

  在上海这段时间,项与年低调、沉着,与国民党的各阶层人物周旋,为我党获取了很多有价值的军事机密和情报,将国民党的阴谋扼杀在摇篮之中。

  1934年年初,项与年接受组织安排离开上海,并将自己年幼的孩子托付给在上海的同学照看。

  为了党的革命事业,项与年可以舍弃一切,包括自己的家庭和生命,项与年这种无私的精神是令人敬佩的。

  几经辗转,项与年来到江西省开展下一步工作任务。

  为了掩人耳目,他更改了自己的身份背景,改名为梁明德。

  来到江西后,通过各种关系,项与年进入江西省德安地区的第四保安部司令部担任机要秘书,并与我党在国民党内部工作的同志莫雄搭上线,继续潜伏在国民党内部工作。

  项与年来到莫雄身边后,为他出谋划策,上演了德安地区“共匪已经剿灭的好戏”,不仅保护了我党的同志,还迷惑了蒋介石,使莫雄得到蒋介石的信任和嘉奖,为后期我军获取国民党的军事机密做了充分的准备。

  在项与年的帮助下,莫雄“屡建奇功”,蒋介石对他颇为赏识。


  1934年9月,国民党在江西省庐山地区召开高级军事会议,会议由蒋介石亲自主持,莫雄受邀参加。


(左起 莫雄,项与年,摄于北京颐和园)

  这个会议的主要目的是商讨关于对“对共产党的第五次围剿计划”,当时参与会议的有两百多人,可见这次会议的内容多么重要。

  在会议中,蒋介石提出要以江西瑞金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形成一个长达300公里的包围圈。大包围圈内有无数个小包围圈,每一个圈都有重兵把守和碉堡暗哨,守备极其森严,只要共党在包围圈内必定是瓮中之鳖。

  不仅如此,此次围剿活动大概有国军部队150万人参与,计划一旦实施,6个月内,江西乃至全国的共产党必将全部被国民党歼灭!

  当时,莫雄听到这个建议,心中十分惊恐,为了不让人看出他的异端,他表现得十分淡定,还大声地表示赞同蒋介石的计划,蒋介石听到莫雄的话觉得十分欣慰。

  然而,蒋介石没想到的是:莫雄也是我党潜伏在国民党内部的地下党之一。

  这次莫雄能够成功打入蒋介石身边获取重要机密,项与年功不可没!


  此次会议一结束,莫雄立刻回到驻地德安,将这一消息传达给项与年和卢志英,他着急地说道:“与年同志,志英同志,这个消息属实,必须立刻上报中央,否则整个江西地区和中央的红军将危在旦夕

  蒋介石的计划十分周密,国军部队又装备精良,如果他偷偷开始实施计划,我军必定损失惨重!

  项与年等人听了莫雄的话,也觉得这个消息非常紧急。

  随后,项与年主动要求担任此次传达信息的任务:

  
“莫将军,我去吧,我懂得客家话,问路的时候和老乡沟通比较方便,而且曾经我在上海有过伪装和潜伏的经验,如果遇到国民党我还可以蒙混过关。再加上,我对赣南地区的地形也比较了解,走那条路更近我也知道。”


  随后,众人决定由项与年担任此次任务。

  为了早日出发,大家连夜筹划如何送信。

  最终决定,让项与年乔装成一个教书的先生,用特制药水将情报写在一本书的四个角上,第二天凌晨,项与年带着这本书出发去瑞金。

  从德安到瑞金,路途遥远,需要经过十几个县城,比如永修、南昌、乐安等地。为了躲避国民党的盘查,项与年不能坐火车和汽车出行,只能靠徒步

  为了避免遇到国民党,项与年走的是山路树林和沟壑,而且他多数选择在夜晚出行。项与年一路上食不果腹,还遇到了很多危险,偶尔有国民党的关卡,他就以教书先生的口吻应对盘查。

  有时候,他的身份会被国民党质疑,书本也被国民党搜查,但都通过他的智慧一一化解了!


  到了南昌后,项与年知道这本书的秘密很快就藏不住了,于是,他联系南昌的地下党,帮忙把文件内容缩印在很小的纸张上,随后抛弃了教书先生的身份,以一个普通百姓的形象继续出行,同时他将情报藏在了自己的鞋底

  从南昌离开后,项与年依旧选择小路出行。

  慢慢地,他发现,越靠近赣南地区,国民党的布防更加严格,即使是很偏僻的地方也有关卡盘查。进入泰和地区后,附近的村庄都贴了封条“进剿”。

  如何过关卡又成了难题,之前都可以混过去,如今恐怕很难行得通。

  项与年躲在关卡旁边的树林里思考了很久,该如何是好?突然,他脑子里蹦出一个想法:装乞丐,叫花子,装疯卖傻!国民党不可能揪着一个乞丐不放吧!

  为了让自己贴近乞丐的形象,项与年将自己的衣服撕烂,头发弄成了鸡窝,乱糟糟的,然后他又在地上抓了一把烂泥巴抹在自己的脸上和衣服上。

  即便如此,他还总觉得差点什么,随后项与年捡起一块石头砸在自己的牙齿上,顿时,嘴巴出血了。

  这还没有到他想要的效果,又忍着疼痛,拿起石头狠狠地砸了好几下,上下四颗门牙掉了下来。项与年的嘴满是血,还特别的红肿,此时的项与年,浑身又脏又乱,就是一个没钱的叫花子模样。

  一切准备完毕后,项与年拿着一个棍子拄在地上,慢悠悠地向国民党走去,笑嘻嘻地对国民党说道:“老总,给口饭吃呗!饿了好几天了,给口饭吃!

  国民党看着这个又臭又脏的“叫花子”十分嫌弃,大声骂道:“死叫花子,快滚,没有吃的,一边去!再不走把你枪毙!

  就这样,项与年凭借自己惊人的演技蒙混过关了!

  从南昌关卡通过之后,项与年顾不得身上的伤痛与疲惫,日夜赶路,丝毫没有休息,终于,在出发的第六天赶到中央苏区,将这个情报交给了中央。


  项与年赶到中央苏区时,已经累得疲惫不堪,走不都走不动,终于,他看到了一个正在入口处负巡逻的红军战士,他立即呼喊道:“小同志!小同志!请问周恩来副主席在哪里?

  红军战士听到呼喊声而来,看着这位“叫花子”问道:“请问你是哪位?”

  项与年有气无力地回答道:“我叫项与年,是江西地区的地下党。我与周恩来副主席是旧识,我有紧急情报传达!”

  小同志听完项与年的话,随即将他带去了部队驻地,并将项与年带到了上级领导的办公室。

  到了驻地后,驻地的首长立即与项与年沟通,并派值班室与周恩来联系。

  周恩来听到“项与年”三个字,知道情况不妙,立即说道:“我要立即见项与年!

  随后,项与年被驻地首长派专人骑马护送到中央军委驻地,会见周恩来。

  周恩来一见到项与年,十分惊诧地看着他,然后开玩笑地说道:“与年,你怎么像个叫花子?怎么这个样子,哪有你以往的帅气?

  项与年听到主席如此开玩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严肃地对周恩来说:“首长,此次情报十分重要!关系整个中央!

  随即将情报递给了周恩来。


周恩来

  周恩来看了这封情报的内容,也收起了笑容,严肃地说:“与年,辛苦你了,本来应该先让你去休息的。不过现在恐怕不行了,咱们现在立即去见主席!

  然后,项与年和周恩来一起去了毛泽东的住所。

  因为项与年拼死送出的情报,中共中央对“国民党的第五次围剿活动”提前做好了准备。

  在国民党还在商讨“庐山会议的具体作战计划”,他们的包围圈计划还在襁褓之中时,毛泽东等人早已经提前部署,带着中央苏区的红军和中央机关的成员开启万里长征。

  等国军赶到瑞金时,大部队早已离开。

  这次中央红军能够提前筹谋,实行大规模地战略转移,项与年起着举足轻重地作用。这个“叫花子情报官”用自己的勇敢和担当为我党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自此以后,“乞丐情报官”、“叫花子情报官”成了项与年在我军中响亮的名号。

  项与年因为对蒋介石的计划比较了解,红军长征初期,他参加了长征先遣队的侦查工作,利用自己曾经谍报工作的经验为“长征”开路!

  长征先遣队的工作完成后,项与年再次踏上返回上海的路程,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破坏敌人的供给线!


 红军长征

  因为国军四处设下关卡、巡逻队伍,项与年刚在南京下船就被国民党抓捕,情急之下,项与年凭借自己的经验,表现得临危不乱,十分淡定,编了一套说辞。

  国民党信以为真,就放他走了,项与年凭借自己的智慧再次逃脱,然后顺利完成任务。

  为了不泄露自己的身份,项与年乔装成商人,辗转各地逃离上海,再换个身份准备回上海继续工作,国民党特务一路跟着项与年,追到赣江地区,项与年没了踪影,他们只能无功而返。

  项与年看到敌军没了动静,再次辗转信阳、汉口地区返回上海,回到上海后,项与年更改自己的身份信息,从事地下工作。

  项与年几经周折,不顾自己的安危,一心为党工作的表现让党中央欣慰和称赞!毛泽东等人也给予他高度的评价。

  1935年,项与年的身份被我党叛徒泄露,他再次陷入危机,为了保护他,党组织将项与年转移至香港地区。

  1936年,项与年脱离国民党的视线,再次回到内地参与西北军和东北军的统一工作。为了尽快劝降这两支部队,项与年先后前往长安、天津、沈阳地区,在中统内部工作。

  项与年长时间在国民党内部潜伏,为我党后期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项与年继续为党和人民工作,在东北人民政府监察委员会任职。

  1978年,84岁的项与年与世长辞。

喜欢JollyRoger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JollyRoger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