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闲侃 一首“淫诗”是肿么写成的?
送交者: 喀什[♂★★★达坂城的汉子★★★♂] 于 2019-03-15 5:00 已读 10105 次 6 赞  

喀什的个人频道

介是俺第一次教唆别人如何写“淫诗”啊。哈哈。前两天俺戏笔写了一首“日本职业女性下班也去居酒屋”: 6park.com

  黄柏长台柜,红泥小火炉。扶桑职业女,结伴享醍醐。半夜厨房灶,偏街居酒屋。   越光再添碗,獭祭烫双壶。侃到知心处,洗耳共停箸:“兀那东京男,文才真个酷。”   不由起竞争,谁先尝异物?划拳定输赢,剪刀石头布。 6park.com

大意是调侃日本职业女性下班后,结伴到居酒屋,聊到会社新来的小鲜肉时兴致一下都来了,居然要玩“剪刀石头布”来决定谁先吃他。拙作中“异物”二字乃调侃的点睛之笔。这个词的出处很古: 6park.com

一出自《史记》: 6park.com

  灵公元年春,楚献鼋於灵公。子家、子公将朝灵公,子公之食指动,谓子家曰:“佗日   指动,必食异物。”及入,见灵公进鼋羹,子公笑曰:“果然!”灵公问其笑故,具告灵   公。灵公召之,独弗予羹。子公怒,染其指,尝之而出。公怒,欲杀子公。子公与子家   谋先。夏,弑灵公。 6park.com

这段话的大意是:子家和子公二人一起朝见郑灵公,子公突然食指大动,就对子家说:“以前我食指动,一定会吃到新奇的菜肴。”果然一进大殿就见灵公邀请朝中大臣们食鼋羹。二人不由大笑。灵公好奇便问,却故意不给子公吃,以笑他食指不灵。子公大怒,心说这也太不fair了,干脆走过去把食指蘸入羹盆,再放嘴里尝罢,扬长而去。从此君臣结仇,谁知后来子家跟子公合伙竟然把灵公给弑了。这一段儿的关键句是“佗日指动,必食异物。”这里“佗日”同“他日”,既可理解为“以前”,也可以理解为“以后”。 6park.com

二出自《左传》: 6park.com

  斋楚人献鼋于郑灵公。公子宋与子家将见。子公之食指动,以示子家,曰:“他日我如此,   必尝异味。”及入,宰夫将解鼋,相视而笑。公问之,子家以告,及食大夫鼋,召子公而弗   与也。子公怒,梁指于鼎,尝之而出。公怒,欲杀子公。子公与子家谋先。子家曰:“畜老,   犹惮杀之,而况君乎?”反谮子家,子家惧而従之。夏,弑灵公。 6park.com

这一段与上面《史记》的记载大同小异,关键句也是“他日我如此,必尝异味。”“异”字自然能联想到“异性”,从而“异物、异味”又有了亵义。明清小说里滥用较多,毋庸考证,顺口想起清末小说《青楼梦》里描述的某秀才给某女伎出了一枚谜语,谜面是:“他日我如此”,让该女伎猜。孰料她居然羞答答地猜出“必尝异物”这个谜底来。若知接下来二人又如何,自己找书去看。哈哈。 6park.com

可见:写“淫诗”首先得追求内涵,有可品味之处。如果只会让男女果了身子来演示活塞气缸原理,则索然无味。拙作中用“异物”二字,似淡然,却引人层层联想: 6park.com

第一层,弄清“异物”这个典故的出处,便能联想到子公那刚蘸起羹汤放进嘴里尝的食指; 6park.com

第二层,更学问点儿的读者还能从“食指”联想到《西厢记》里的小张生一见崔莺莺就得了相思病,夜间忙坏了手指的情节,这段王实甫是这样写的: 6park.com

  他是个娇滴滴美玉无瑕,粉脸生春,云鬓堆鸦。恁的般受怕担惊,又不图甚浪酒闲茶。   则你那夹被儿时当奋发,指头儿告了消乏; 6park.com

“他”指的是崔莺莺,古人那时还“他她”不分。而“你”则是张生自称。金圣叹评西厢到“夹被儿时当奋发,指头儿告了消乏”时不由地叹为观止,以为最亵!相信诸诗友读得懂的。 6park.com

第三层,懂得“异物”含义的女性自然得有学养、有主见,且又这般俏皮,是不是更有吸引力?哈哈。大家都知道,女性们独自聚在一起若谈起异性也会很“污”的。俺早年见两女子赌气走下公交不坐了,一女子还愤愤说:“那小子敢在俺后面‘划火柴’,就该揪他去派出所。”半天俺才悟出是那“小子”借着车挤在女子后面干的啥事。 6park.com

既然前面提到《西厢记》,咱们干脆就借它说山好了。不知读过的诗友们注意到木有,书里的小红娘也是嘴很污,居然当面数落张生: 6park.com

  你原来“苗而不秀”。呸!你是个银样镴枪头。 6park.com

“苗儿不秀”啥意思?“秀”是“秀穗”,即结籽也。“不秀”就是讽刺张生之“异物”不管用,生不出儿子来,这话够毒!所以她才接着嘲张生是:“银样镴枪头”。想象一下,镴是锡铅合金,软胎的,见热就化,介样的枪头哪里管用?这其实是红娘激那张生鼓起勇气来追求崔莺莺。 6park.com

所以说,写“淫诗”还要比喻得贴切婉转。常见用“铁杵”喻男子“异物”的,很乏味。干脆跟悟空借金箍棒好了,不是还能长短变化? 6park.com

俺总觉得吧,介红娘应该是位老大妈,而不是一个比崔莺莺还小的丫鬟,否则为啥崔莺莺都不知道的事她却都知道?每当看舞台上的《拷红》,要拿板子打一小姑娘的屁屁,俺就觉得好笑。那何不用个街头卖花姑娘来替换《水浒传》里卖茶的王婆? 6park.com

不多说了,且看这红娘终于把个崔莺莺领到张生面前。张生早就望眼欲穿,此时定睛一看: 6park.com

  绣鞋儿刚半拆,柳腰儿够一搦,羞答答不肯把头抬,只将鸳枕捱。云鬟仿佛坠金钗,偏宜鬏髻儿歪。 接下来这张生色胆包天可就出咸猪手料: 6park.com

  我将这纽扣儿松,把缕带儿解;兰麝散幽斋。不良会把人禁害,呔,怎不肯回过脸儿来? 6park.com

这一行诗句中“不良会把人禁害”最妙,古代情人之间,女常称心上男为“那可憎”,这里张生用“不良”来称呼崔莺莺,类似“小坏坏”的性质,内心里是称她为“小可爱”也。等于说她:“你这个小坏坏可把俺害苦料”。俺发现吧,咱们华夏人民的语言修辞,从古至今变化不大。古人撒娇的玩意儿咱们现在也还在用。 6park.com

接下来二人已经全果了: 6park.com

  我这里软玉温香抱满怀,呀,阮肇到天台!春至人间花弄色,将柳腰儿款摆,花心轻拆,   露滴牡丹开。但蘸些儿麻上来,鱼水得和谐,嫩蕊娇香蝶恣采。半推半就,檀口揾香腮。 课间提问:这一段的关键句是啥?是:“但蘸些儿麻上来。”俺前面才说过,“弄清‘异物’这个典故的出处,便能联想到子公那刚蘸起羹汤放进嘴里尝的食指”,这里小张生居然“蘸些儿麻上来”。上面这一段金圣叹是这么评的: 6park.com

“阮肇到天台” = 初动之 “春之人间花弄色” = 玩其忍之 “但蘸些儿麻上来” = 更复连动之 “鱼水得和谐” = 稍已安之 “嫩蕊娇香蝶恣采,半推半就” = 遂大动之 “檀口揾香腮” = 毕之” 6park.com

其实只有前三句才是过程,到“麻上来”已“毕之”了,后四句乃回味总结。不过金氏已是古人,就随他说去了。哈哈。请看,同样是写啪啪啪,王实甫写得让你啥也听不见,你却啥都听见了;写得让你啥也看不见,你却啥都看见了。这才是写“淫诗”的妙笔!全得力于以抽象写具象之法:就让你感到“麻”了,可肿么“麻”的,奏得你自己品味去料。 6park.com

这一段后面还有好的哪?接着看? 6park.com

  春罗原莹白,早见红香点嫩色。 6park.com

上面介两句其实是作案现场的痕迹。崔莺莺终于说话了: 6park.com

  羞答答的,看甚么? 6park.com

不让看张生却忍不住偏要看: 6park.com

  灯下偷睛觑,胸前着肉揣。畅奇哉,浑身通泰,不知春从何处来?... 若不是真心耐,志诚捱,   怎能够这相思苦尽甘来?成就了今宵欢爱,魂飞在九霄云外。投至得见你多情小奶奶。 6park.com

看介鲜肉男多么无聊,“小奶奶”这话头也说得出口来。非常传神不是吗?不得不赞叹,王实甫手中真乃一支神笔也。 6park.com

写“淫诗”还最忌讳“害题”,字面上一定要尽量避免出现会透露主题的字眼。比如《金瓶梅》对男子“异物”的描写就属“害题”: 6park.com

  一物从来六寸长,有时柔来有时刚。软如醉汉东西倒,硬似风僧上下狂。   出牝入阴为本事,腰州脐下作家乡。天生二子随身便,曾与佳人斗几场。 6park.com

描述“长短软硬”已是间接“害题”,而“出牝入阴”则更直接“害题”。最后容俺也诗一把呗: 6park.com

  梦遇桑间扯大蓬,白云岫里纵顽龙。   垂首流连风雨后,醒看林间残露凝。 6park.com

6park.com

评分完成:已经给 喀什 加上 200 银元!


贴主:喀什于2019_03_15 11:49:24编辑
喜欢喀什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喀什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喀什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