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羽掠山海忆少年•摘野菜的奇遇
送交者: 楚夫子[★★声望品衔10★★] 于 2022-07-30 17:44 已读 4287 次 4 赞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羽掠山海忆少年•摘野菜的奇遇 6park.com

楚夫子 6park.com

那辰光,食物匮乏至极。为弥补粮食的不足,政府提出“瓜菜带”的口号。 6park.com

虽有这口号,但菜场的菜委实不易买——菜还没到菜场,你就得先去那儿站队。到了菜场,你会发现从菜场往外,巷子里早已密密麻麻排好了板凳、砖头和石块。每个板凳砖头石块都代表一个站着队的买家。当然,也有不摆替代物,亲身站在板凳砖头石块群中遗世独立的认真的老实人。你只得跟在老实人后头的板凳砖头阵列,规规矩矩肃立,看更多的人在你的身后摆上新的板凳砖头石块。菜场的菜还没到,巷子里板凳砖头石块,便忽忽变成了一大队鲜活说笑的人,熙熙攘攘,挤了个满巷子。运菜的车一到,不一会儿,便风卷残云,三斤五斤,一售而空。你跟着队伍走,到了跟前,可能什么也没剩下了。瓜更难得见到。有种瓜,汉口人叫它烧瓜,生吃味道不佳,做起菜来也不好吃的,就是一泡水。那时也买不着了。这便是为什么我家虽不送米去街道食堂做双蒸饭了,却还是在食堂买菜——免了那菜场抢菜之苦。食堂的菜,虽贵一点儿,但有街道立威,菜场保证供应。 6park.com

为什么买菜要抢呢?因为那时,唯有菜,是不凭票证不定量卖的。其它食材,都要票证,票证之外,还有购粮本,一些粮食之外的副食品,只要有购粮本,就有定量保证供应,所以无须去抢买。比如点心,每个月一个人发半斤点心票,凭此可在杂货店买不要粮票的点心,如碱酥芝麻饼子或发饼。每年过年前,每人会加发一斤糯米票,一斤糍粑票,一斤杂糖票,一斤肉票,一斤蛋票,半斤芝麻油票。端午、中秋和国庆节,也都会有些许额外供应。后来,为改善蔬菜供应,政府开始发放菜票,保证人人买得到,更开放了自由市场,让农民进城来卖粮食肉蛋或蔬菜——就是跟萝卜汤似的,自己定价,价钱偏高。最后,政府还开设了议价粮店,卖高价粮,缓解世面一是一、二是二的紧张。 6park.com

整个三年困难时期,大约因为有口粮的基本保证,也有这些额外的票证和把“黑市”变白的新经济政策手段作补充罢,虽然人人都有强烈的饿感,吃再多也吃不饱肚子,可我在汉口没见饿死过一人。也没听见别人传言在汉口饿死过一人。唯一的一次,是在一九六零年那个三伏天,在一男中的校门口,我曾亲眼见到一拖板车的人拖着拖着,倒在校门口附近的马路上,口吐白沫,症状是中暑。马上就被热心的路人雇三轮车送进附近的医院抢救。还不知最后死了没有。另外,某日听说民族路的一个点心店,早上开门时发现一小偷半夜进去偷吃点心,竟吃撑死了!——也不知是真有此事还是流言。但那点心店从此就关门大吉了。 6park.com

总之,菜场的菜既然不易买,很多人就把心思用到去郊区和乡下挑野菜上。去的人回来,收获颇丰。我和同学们听说了,便起意邀约一道去解放公园摘野菜。为社么去解放公园呢?因为它离市中心远,人烟稀——离我们家近的中山公园里的野菜早被人挑光了。但我和同学都是在市区长大的,不认识野菜,不知道哪些青绿植物可以吃,哪些不能吃。所以看见有人貌似在摘野菜,便凑上去看,他摘什么,我们便摘什么。既不知道菜名,也不知道怎么做着吃。 6park.com

那时候,解放公园里头是有个猪圈的,也不知属谁,里面喂着好多匹猪,都是白皮白毛红嘴巴的,哄哄的臭。我们在公园上下逛了半天,也未见着一人在摘野菜。又不敢乱摘。逛着,逛着,就百无聊赖地逛回这猪圈了。在这之前,我们猪肉吃过,冻肉厂冷冻库被屠宰后吊挂得如酒池肉林的猪肉我也看过,但没有真切见过猪一步步走路。所以扒在短墙上好奇地观察,如如今的人看熊猫。我发现眼前的猪,也不是真在走路,而是在被圈养的猪圈里,东用脏兮兮的嘴巴拱拱泥,西用肉滚滚的背在地上摩擦止痒,有时又跳起来两三只,卷起小尾巴彼此追追逐逐闹腾。 6park.com

看着,看着,突然间,我见到有头母猪行为异常,双耳竟竖立着,任别的猪欢腾跑窜,它却站在众猪中纹丝不动!又有一头公猪,凑向不动的母猪,胯间阴茎前端居然飙出来一截血色样鲜亮的筷子般粗细的肠子来!那露出来的红亮肠子饶是可怕,时短时长的收放自如,而且“肠”尖尖那儿,居然还曲曲弯弯的如绕着圈的弹簧血红红的珵亮着!我们还没反应过来,那猪就将两只前蹄爬跨上端立不动的猪的背臀。紧跟着,就见那猪射出那筷子般粗细的那红“肠子”,那莫约一尺长的“肠子”焦躁地在呆立不动的母猪的屁股后摆甩钻窜,忽尔一下找着孔窍钻将进去不见了。跟着,前猪仍稳立不动,只见后猪屁股的耸动。过不一会儿,后猪收下扒在前猪身上的蹄子,无事人般走开去。前猪仍是呆呆的兀立在那里,然后才尾巴一摆,混进了猪群。 6park.com

亲眼见到猪的交配,我立刻就联想到了初中去扁担山春游的前一夜罗矮子在教室的黑暗中跟我们描述的男女性交细节!人之交合,原来跟猪一样,竟是这般的丑陋!小说中可都是说爱是纯洁的,美妙的,神圣的。目睹的东西,跟小说中写的东西竟然完完全全是不搭边的两回事!猪交配的一幕,就跟那公猪阴茎前端如蛇信般吐出的筷子般粗细的螺旋状红亮着的“肠子”一起,镶嵌在我脑海深处的深处,让我从此认定,性爱是可怖的,丑陋的,而谈情说爱,才是洁净的,高尚的。这混溷的观念,一直在我心中存续了好多年。在这些年中,我交往过无数女孩子,眉目传情的有,拥抱的有,接吻的有,亲热的有,情书来往的有——俱依样画葫芦如中外小说中披露的热恋场景——可就从来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男女交合的性爱。 6park.com

要到多年之后,我才体认到,性爱并非淫孽污秽,性爱跟谈恋爱一样,都是美妙的。关关雎鸠,求偶,因其自然而美妙。关关雎鸠,悦偶得偶,也因其自然而美妙。只不过人在性爱中掺入了无数人造的千丝万缕的道德思维,这才使我长期对性爱产生各种各样的误解。实则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男女欢合,如阴阳融合,公母交合,雄雌配合,天经地义,是谓“人道”。不如此,反而不人道。 6park.com

若干年后,文革开始。我有个朋友,在省种畜场工作,被领导看中,负命赴上海海关通关,接回从荷兰国引进的种牛。跟种牛一同引进的,是本如何正确饲养此牛的英文小册子。朋友见我书架上有英文书报杂志,请我全文翻译那养牛的小册子。我反正没事儿干,便给他译了。一日,朋友来,说我翻译了上万字,够辛苦的,无以为报,请我去他们种畜场观赏难得一见的种马跟母马人工取精配种。说这是先进科技。而且,因马高大,雄俊,那场面会是很令人震撼的。恭敬不如从命,我当然去看了,还邀了一众朋友同行。果然壮观。观看时,只觉骇然,却已既不觉其美,亦不觉其丑。马道而已。 6park.com

文革之后,我负籍来到美国,曾落脚新泽西海滨半年。一日,去银湖看天鹅浮游和孵蛋。正羡它弯颈滑行优哉游哉的儒雅,突见湖上十数只大体格公鸭从天上扑下湖追逐一小体格母鸭,强行交配,且一只接着一只,恐怖的很,直到全部交配一遍之后飞离,状似轮奸。小母鸭被轮暴后,呆了呆,飒飒翅膀,也便游开。我知道,这是鸭们世界的自然,给那些个公鸭套不上强奸罪和轮奸罪的罪名的,所以既不觉其美,亦不觉其丑。若是在人堆里某时某地有一群人也这么干,才有法入罪的。 6park.com

再往深处想想:人世间本没有度量衡,不同的地方的人,制定了不同标准的的度量衡,也就有了度量衡,如市尺,斤,公尺,公斤,英尺,磅,然后由一强有力的人类集团强制性地在全世界推行一种度量衡,称之为公制,逼迫所有人承认这种度量衡的法理性,违者便是违法。是以至今,世界各国各地,虽有公制,度量衡系统仍不能统一,恰如秦始皇帝统一中国之前的七国,各用各的度,各用各的量,各用各的衡。 6park.com

性也一样,原本是自然行为。原始的自然人没有法理度量衡的概念,就是近亲,也如狮虎豺狼,可以交配的。人类社会进化,出现私有财产,性成了私有财产的附属物。性的结果,是生出子女。子女的血统,涉及私有财产的继承,性这才开始有了度量衡——人给性定了个可度可量可衡的标准。用黑格尔以降的异化论来解释,人创造出性行为的度量衡,所以,这度量衡,是人本身的异化物,外化物,物化物,因此,它就必然反过来控制和限制人自己。一夫一妻,一夫多妻,一妻多夫,走婚无婚,公夫公妻,都是不同时候不同地域信仰不同宗教的人厘定的可性对象的数字标准。是人为的而不是天为的度量衡化了的数字标准,让不同的人对不同的性有了不同的美丑观。而在本质上,人并不能脱离自己是动物之一种的事实,所以在任何社会,在公开的法理婚姻关系之外,往往都有不同程度的对隐蔽的不合当时当地性的度量衡标准的出轨性行为的容忍和纵容,视而不见,甚至鼓励,以此作为严格的度量衡标准化之外的跅弛的补充和法理外的优容。 6park.com

我那时才十六岁,当然不可能这样去思考和探讨人类性行为美丑的哲学问题。但那时我已看过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里面没有论及。我也看过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倒有论及,却未站在哲学高度深究,留下一个自然的窟窿让我遐想。可才十六岁的我看这些哲学书时是硬啃,咀嚼只是个形式,囫囵吞咽下肚皮,却变不成可供吸收的营养。脑里的伦理知识,是以跟目下公然交配的公猪母猪对不上号。赫然见到猪的自然交配,我跟同学只会目瞪口呆。 6park.com

正惊诧得愕然惘然呢,旁边猛然响起一大人的声音,“好了,好了!” 6park.com

我们回过头,见是一老者。我们明知故问,这猪在干嘛?老者笑笑道,“真是城里伢!连这也不晓得?春天到了,母猪发情了,公猪跟母猪配种,好怀毛毛生一窝小猪娃啦!……” 6park.com

我们见老人腰间有个口袋,里面装着似乎是野菜似的绿叶,这才想到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摘野菜,连忙问老人,“您这兜里可是野菜?”老人答曰,“是啊,炒鸡蛋吃的……”我们又连忙问,“哪里摘的?”老人手一挥,“就在猪圈那边门的外头啊!……”我们一听,连谢谢都忘了说,几步就跳到那儿,果然看见还有不少没摘干净的跟老人兜里的菜一模一样的炒鸡蛋的野菜。我们狂喜,脱下衣服,摘几把就小心翼翼放到衣服上,直到把猪圈外的炒鸡蛋的野菜摘的干干净净,一点不留,这才用衣服包得严严实实的回家。临行才想起,没问这野菜的名字。回到家里,给母亲看,母亲从小在汉口长大,也叫不出名头。家里那时哪里有鸡蛋?但这菜既然可以跟鸡蛋一起炒,一定是可以填肚皮不怕中毒的!于是,就这么野菜炒野菜的少油少盐的炒了一大海碗,炒出的菜果然有股略苦的清香。跟榆树叶子的味道似的。有几片菜叶、几根老茎硬了点,嚼不动。其余的并不难吃。 6park.com

以后, 我抽空又去了一趟解放公园,猪圈还在那里,猪的发情期过了,没见再到交配奇景。猪圈门外,也是季节过了,半根可炒鸡蛋的野菜也不见。那老人更是仙踪飘渺,如在下邳授罢张良天书后的黄石公。 6park.com

白跑了十里路,铩羽而归。时至今日,我还是不知道那吃进肚子救我饥荒的野菜的学名土名或诨名。网上查了查可以炒鸡蛋的野菜名目和图片,它可能是曲麻,可能是苜宿草,也可能是垂盆草,白蒿、蓟草、鬼针草……看着都像,再看又都不像。——到底年代久远了,还记得吃进嘴里的那味还不错,但野菜菜叶菜茎的鲜活形状,对不住,绞尽脑汁,也记不真切了! 6park.com

贴主:楚夫子于2022_07_30 17:47:05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楚夫子 加上 50 银元!


贴主:楚夫子于2022_07_31 12:05:09编辑
喜欢楚夫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楚夫子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