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文革游行记忆
送交者: Chainhortz[☆品衔R3☆] 于 2019-09-09 10:06 已读 493 次 6 赞  

Chainhortz的个人频道

看到这个板块simon52的一篇关于文革的文章,突然很感概,小的时候事情一下就涌上了心头,感觉自己真的很老了,居然会回忆小的时候,居然小的时候还有文革。
文革结束是在1976年,但是和文革开始有五一六通知不一样,文革结束却没有发通知,所以我关于文革的记忆也是在76年前后,但是在我的记忆分类中都属于了文革。
因为当时年幼,对文革印象最深刻的记忆是游行,文革时期游行之多是远超香港今日的。最爱的时刻就是看见居委会主任来挨家逐户敲门,我们小孩子立刻就像被打慌了的鸡一样往外就跑,积极参与的程度是远超我们懒心懒肠的父母的。我们热爱游行是有原因的,游行就意味着有数不清的各式彩旗可以捡,运气好遇到是一个庆祝活动还可能有气球,这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乐高级别的玩具。彩旗除了美丽可以插在衣服上假装是戏台上的探马招摇过市,以及插在土里作陷阱坑害过路人以外,还特别具有教育意义。我启蒙识得的字多半来自小彩旗,记得看得最多的词就是“打倒”,这个“倒”字在我们成都话中是多音字,可以读四声如“打倒一切反动派”,也可以读三声如“下雨了,打雷了,楼上的桶子打倒了”意为打翻。所以那时候我认为把什么东西打翻了是世界上最严重的罪行,是值得广大人民群众上街声讨的。彩旗的另一个重要价值就是极大提高了我们扯筋角孽(吵架打架)用词的专业性,如果在吵架理亏之后,突然冒出一句“打你个牛鬼蛇神”,对方登时瞠目结舌,旁边大人哄然大笑,自己满面红光,那种舌璨莲花的强大气场是我只会说“crap”的女儿难以想象的。游行的神圣性在文革早期我没有亲见过,但是在文革晚期已经沦为闹剧,游行队伍中大家挎着菜篮,提着酱油瓶,还有小小孩哭喊着穿来穿去找妈妈的。有一次还有一个邻居小孩突然脑子抽风,跑到游行队伍振臂高呼:“毛主席万岁”。本来喊这句话是没有毛病的,但是该红小兵当时穿着破背心两袖清风,靸着烂拖鞋如履平地,两条鼻涕一长一短如过江之龙,一脸煤灰忽黑忽白似江青打粉,后面跟风群众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跟喊,声音稀稀落落,此伏彼起,极大破坏了游行的气壮山河的革命气势。带头的解放军怒视了几次,终于在马路转角的地方把他一脚踢出了队伍,这个喜剧场景留在我脑海如此之久,以至我以后每见游行第一想到的就是这个。
但是游行也有乐极生悲的时候,一次围观了游行回来,看见隔壁的松猫坐在大院门口大哭,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我们大院门口高挂的一个大匾“革命大院”不见了,松猫不敢肯定是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所以大哭,我也无计可施,只好陪他在大院门口嚎啕,直到有大人出门把我们领进去。那应该是我对文革结束最大的失落。

评分完成:已经给 Chainhortz 加上 500 银元!

喜欢Chainhortz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Chainhortz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杂论闲侃首页]
Chainhortz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